【短篇】史懷哲與王寶釧(全)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sianlight

一、崩壞的早晨

  平常日的早上,國道上暢行無阻。這班客運,也是空空蕩蕩的。乘客加上我,只有四個人。

  「欸,妳看……」坐在我旁邊的史懷哲撞了撞我的手肘,示意我閱讀他的平板電腦。
  「喔這是……哈哈哈哈哈哈哈這結局實在太好笑了啦!」我突然想起車上不是只有我和史懷哲,馬上降低音量,接著說:「也太早了,昏昏欲睡哪我,可是又睡不著。」

  「所以我就說無聊到只用能平板看漫畫,不然就是兩個人明明並肩坐著,還要用手機傳LINE講話。誰要我們想省錢,不搭高鐵呢。」史懷哲邊說邊收起他的平板電腦,拿出手機。

  「那好吧我們來聊天。」
  「哪有那麼多話?」
  「原來我們已經到了這種程度我怎麼不知道這就是心領神受嗎。」我雙手交握做出祈禱的姿勢,邊說邊對史懷哲眨眼睛。
  「王寶釧……」史懷哲白了我一眼。
  「好無聊喔我瞇一下。」我拿出包包裡的墨鏡戴上。
[CENTER][/CENTER]
  對,我叫王寶釧,坐在我旁邊的男人就叫史懷哲。我就是那苦守寒窯十八年的王寶釧,以前我問過父母為什麼叫做王寶釧呢?卻只換來這樣的回答:「因為不知道取什麼,那時候正在流行的連續劇就是薛平貴與王寶釧。」至於史懷哲,我沒細問,反正和我無關。

  至於為什麼我會和史懷哲出現在這班客運上呢?要從我們的工作說起。我是某旅遊雜誌的總編輯,也是個作家,名不見經傳的那種。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因為我叫做王寶釧,所以不但愛情,連事業也要苦守寒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給自己取了個筆名叫做「貝金川」。然後天真的以為會有人叫我「貝瑪央金」,蓮花仙子耶,神哪!這真是太美妙了呀。

  事與願違,結果大家都叫我「金貝貝」,去好樂迪唱歌總是會點〈一代女皇〉,然後唱成:「一袋尿布,金貝貝──」我,我只能默默接受。金貝貝其實聽起來很可愛,只要不要想成是尿布,想成是大富翁遊戲裡的人物就好;至少大富翁遊戲裡的金貝貝是個有錢的可愛女嬰。

  扯遠了,你知道作家總是慣於鋪陳。史懷哲是我大學學長,說是學長,其實我們同年,小他一個多月而已。只是因為我重考一年,所以變成他的學妹,在學校的時候,常常一起修課,所以都彼此認識。畢業之後,漸漸地沒有聯繫,我進入某大出版企業的雜誌部門,成為某旅遊雜誌的總編輯。後來,史懷哲退伍之後來到雜誌社應徵攝影師。公司錄用了他,我們成為同事。他是我們雜誌的攝影師,幾乎都是我跟他搭配一起工作。所以,這回也一起去南部做本期的特別企劃,探訪隱藏在山區的淳樸民宿。

  史懷哲剛結束一段感情,我則是在感情中載浮載沉。這一次不僅僅是去工作,也是散心。我幫自己和史懷哲另外安排了三天假,我想在南部的小鎮多待幾天,而他預計在工作結束後,回到他在鄰縣的家鄉。
[CENTER][/CENTER]
  我迷迷糊糊快要進入夢鄉的時候,聽到一聲巨響,之後車身猛烈搖晃滑行,撞上路肩的護欄才停止。我的眼睛才剛睜開,視線朦朧還分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史懷哲用力一把將我往外拉,太過突然和用力,讓我踉蹌,幾乎跌倒。 

  客運爆胎了。 


二、謝謝,我好遜


  世道難混,這年頭攝影師也必須具備保安的能力。當我活著站在國道上,往前一步是車頭全毀的客運,往後一步是高速呼嘯而過的自小客車車流。旁邊的史懷哲右手掛著他龐大的攝影器材包兼行李以及我的行李背包,左手還緊緊抓住我。一個身高一百八十公分,身材中等的大叔,哪來這樣矯健的身手?其實不能說他大叔,我跟他同年,可是我真的詞窮。

  ……認識如此多年。我第一次覺得,他怎麼,這麼帥!這樣應該有補償到大叔的形容吧。而且他救了我的命,也太厲害。

  遠方傳來警車的鳴笛聲,我轉頭一看,國道警察速度很快。而當我完全地回過神來時,已經坐在警局進行筆錄。

  「小姐,請問妳的名字?」
  「金貝貝。」
  「什麼貝?妳還找得到證件嗎?」
  「呃,是王寶釧。」旁邊的史懷哲聽到我回答金貝貝的時候,將我的行李遞過來,多虧史懷哲拎起我的背包。
  「王寶釧?」警員狐疑地重複。
  「就是你想的那個王寶釧。」早就習慣別人的反應,翻找了一下,我邊說邊取出身分證。

  我聽到另一邊,警員跟史懷哲的對話。

  「就是你想的那個史懷哲。」他也跟我反應一樣,這可能就是我們和名人同名的好處吧。

  不過,我隱隱約約聽到兩個更有趣的人名。「沒隨你」和「謝遜」。是我耳朵有問題嗎?做完筆錄後,我和史懷哲坐在會客室,等客運公司的員工來處理後續事宜。接著同車的兩位乘客也走了進來,在等待的過程,聊了起來。

  眼前一位年紀比我略長,長髮大眼、身材高挑的辣妹開口了:「我叫沒隨你,叫我沒你就好。」對不起,我真的聽不懂,而且這聲音也太粗啞了吧。可能我疑惑的表情太明顯,那位辣妹又說了一次:「我姓梅,梅花的梅。隨意的隨,伶俐的伶。叫我梅伶就可以。」

  「我們就稱呼妳梅伶姐吧。」我耳朵真的有問題,梅隨伶可以聽成沒隨你。

  另外一位是西裝筆挺的中年大叔,身高跟我差不多,一百六十公分左右,體型偏壯,黝黑的皮膚加上像原住民的深邃五官,留著一頭俐落的小平頭,自我介紹:「我姓謝,單名一個謙遜的遜字。」

  還真的是謝遜,我和史懷哲匆匆地交換了一個只有我們才明白的眼神。

  客運公司的某位經理來到警局,對於國道上爆胎這件事情深深感到抱歉。還帶來豬腳麵線,說要讓我們去去霉運。

  「各位貴賓,我謹代表本公司向各位致歉,往後各位可以免費搭乘本公司的任何交通服務。」有沒有搞錯?以後再也不搭你們家的客運,是嫌命太多不夠死嗎……我又和史懷哲交換眼神,唉。

  客運公司給了我們一人一個為數不少的紅包,留下我們各人的連絡方式,並且保證後續會有更完整的補償,現在會安排另一班客運送我們抵達目的地。

  「不用了,我寧願自己租車開去。」史懷哲冷冷地說。客運經理充滿抱歉地告訴我們,公司願意負擔租車的費用,反正現在甲地租車,乙地還車的服務很方便。

  「寶釧,走吧。梅伶姐和謝大哥要不要一起搭車?」我們選定一輛大而舒適的休旅車,只有梅伶不會開車,我們三個人都會。就在史懷哲表示他願意開車的時候,拿出駕照後,頓了一下,對我們說:「呃,我駕照過期了。」

  很好,金毛獅王沒帶駕照,梅伶不會開車。史懷哲見識過我的駕車技術,他只語重心長地拍拍我的肩膀:「寶釧,要好好開……」我聽見他極細微的咕噥:「難道說一切都是天意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梅伶開口說:「寶釧怎麼了嗎?」
  「沒怎麼,看過終極殺陣嗎?」史懷哲微笑地說,被我白了一眼。
  金毛獅王搶白道:「我知道啊,皇后拉蒂法開車超猛的。」
  「對……」史懷哲邊說邊看著我打開車門。
  
  就這樣,我坐上了駕駛座。


三、同是千古傷心人


  調整好座椅的距離,繫好安全帶,準備發動時,瞄一下後照鏡。發現我右眼的假睫毛居然掉了,我側過臉對著坐在副駕駛座的史懷哲說:「史懷哲,你看我。」

  「看什麼?大小眼嗎。」

  「吼!你早就發現了居然還不跟我講!」我對著後照鏡就直接撕下左眼的假睫毛。坐在我後方的梅伶驚訝地說:「妳就這樣直接撕下來喔?不怕破皮嗎?不會痛嗎?」

  「王寶釧是男子漢沒在怕的啦。」史懷哲拍了自己的胸脯,還對我比讚。
  「幹!我分明是柔情似水的小女人,豈容你抹黑?」我回報他中指。

  金毛獅王開口了:「寶釧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樣喔。好特別喔。」梅伶也跟著說:「真的是呢。」然後掩嘴輕笑,連金毛獅王也加入豪邁的笑聲。我說,你們到底是在笑什麼,現在是嘲笑三重奏嗎?

  「對啊,沒收功就罵髒話;很特別。」
  「史、懷、哲!」我重重地捶了他的肩膀一下。
  「妳是要不要開車……妳再任性,浪費的時間早就到高雄了。」史懷哲拍拍自己的肩膀,無辜地說。
  「你好意思講?」我作勢又要捶他,繼續把話說完:「走省道好嗎?等等看到便利商店我想去買個喝的。」
[CENTER][/CENTER]
  其實我開車一點都不像史懷哲形容的那樣恐怖,雖然快,但是很穩。好歹我的路考跟筆試都拿滿分,只是不小心會超速而已,所以我爸媽是很不希望我開車的。尤其我爸常說:「妳是在責怪我們沒有把妳培養成賽車手嗎?」

  大家都誤解我,好悲傷。同樣地,這也不是重點,我想說的是,原本以為一路上會很無聊,沒想到謝遜和梅隨伶居然都是健談有趣的人呢。可惜我在開車,只好聽著他們聊,不然早就掏出錄音筆,嗯,職業病。

  「你們到高雄是去玩嗎?」
  「我這次是要回去定居的,還是家鄉好。」梅伶悠悠地嘆了口氣,欲言又止。
  「我是去南部分公司開會,順便來個療傷之旅,不知道第幾次又被發好人卡了。」謝遜不好意思地笑笑:「講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這麼巧喔,療傷之旅,可以和寶釧一起啊。」史懷哲露出奸詐的笑容。
  「史懷哲,好意思講我?你自己咧?」我終於忍不住加入聊天。
  「你們感情真好,交往很久了吧。」謝遜和梅伶異口同聲地說。
  「誰跟他感情好啊?誰要跟他在一起啊!」這次換我跟史懷哲異口同聲。

  愣了一下,我們四個人同時爆笑出聲。

  史懷哲這傢伙,趁我專心開車,不忘補刀:「我性向正常喔,我不愛男人,誰要跟男人在一起啊。」
  梅伶露出驚訝的表情問:「寶釧不是女人嗎?」連謝遜也跟著附和:「對啊,寶釧是個很漂亮的女人呢。」

  「你們不認識王寶釧,她只是擁有女人的身體,但靈魂是男人。算了我不敢講了,我怕被她殺人滅口。」

  「沒關係,您繼續。我還真想知道我在您心目中的形象呢……」我裝出甜美的笑容,回答史懷哲。

  「真的齁那我就繼續囉……」他拍拍胸口,打算接著往下說。

  我說史懷哲,你還真好意思講哪!


四、救妳幾次都一樣


  「王寶釧是個男人。這句話就道盡一切,結案。」
  我很不服氣地辯駁:「我哪有,你看我不是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嗎?而且我做事情認真又細心,力求完美,這是女人才有的細膩。」
  「那只是外表。」
  「我每天都穿裙子和高跟鞋。」
  「那只是外表。」
  「我……」不等我講完,史懷哲馬上接著說:
  「那只是外表。」

  「你是跳針嗎。」我沒好氣地瞟了他一眼。
  「做事情認真又細心,不是女人才有。而且妳近乎病態的自我要求,這跟性別無關。小到連每天服飾的配件都講究,我看妳搞不好每天睡前都會花很多時間搭配好整套的穿著吧,從髮飾、耳環、項鍊、戒指、香水,更別說是衣服鞋子和化妝。」

  「女人真麻煩……」謝遜聽完史懷哲的話,小小聲地回應。
  「史懷哲好用心喔,這麼了解寶釧。」梅伶溫柔地笑著說。
  「這跟女人不女人無關,而且王寶釧從大學時代就這樣,我們是學長學妹。」
  「我突然發現,你偷偷觀察我好久了吧。」我無奈地苦笑。
  「嗯哼。」史懷哲不置可否。
  「要是他像你這樣就好。」我沮喪地輕聲嘀咕。

  「前面有便利商店,妳不是要買飲料?」謝遜提醒我。
  「我下去買好了。寶釧想喝什麼呢?」梅伶貼心地問。
  「我自己去吧,還沒決定喝什麼飲料,先看看。妳們有沒有要喝水或是吃東西?」眾人搖頭,「不好意思,就停門口一下子,馬上回來。」

  選好飲料,到櫃檯付完錢,走向自動門。突然一個兇神惡煞的彪形大漢,朝我衝撞過來。

  這,這什麼狀況?現在是演哪一齣,我怎麼看不懂?我嚇得全身發抖,發現自己的肩膀被他的右手臂扣住,而我的右側頸動脈貼著一把菜刀。

  「不要亂動,放開無辜的小姐。」尾隨在後的兩名持槍員警逼近我們。
  「再過來我就殺了她,退後!」歹徒在我耳邊大喊,我好害怕,發不出半點聲音。

  不會吧!繼國道客運爆胎後,現在又成了被挾持的人質。這種情節不是只有在肥皂劇裡才會上演嗎?前後不到六小時,我是要死幾次?神哪!我待您很薄嗎,為什麼一直玩弄我?

  自動門再度打開,我看到史懷哲進來,站在警察後面。頭微微向左傾,對我使了個眼神,收到訊息後,我馬上將頭轉往左邊。那一刀沒劃到動脈,也沒想像中的痛。歹徒被我的動作轉移注意力,此時我看到史懷哲動作很快地將什麼東西射往我們這邊。

  歹徒大叫一聲,鬆開了我,菜刀掉到地上,警察趁機撲過去逮捕他,我這才看清楚歹徒的手背上插著一把瑞士刀。史懷哲走過去,拔起瑞士刀。走到我旁邊,看了看傷口,對我說:「還好沒有割得很深,皮肉傷。」便利商店的店員也嚇傻了,他冷靜地對店員說:「請問有沒有急救箱?」

  回到車上,梅伶替我消毒和包紮,血流得不多。但是,我們又得去警局做筆錄。

  這次的筆錄很快就結束,回到車上,我對梅伶和謝遜道歉,又拖了他們的時間。謝遜回答:「沒關係,明天才開會,我有好幾天假期可以玩。」梅伶柔聲地安慰我:「嚇到了吧,我們也很緊張,還是史懷哲臨危不亂。最重要的,妳人沒事就好。」

  我感激地對史懷哲說:「謝謝你,你又救了我一次。」

  沒想到他居然神色嚴肅地回答我:「救妳幾次都一樣,妳還不是會為了他自殺。」


五、不斷去死


  「不會,他不配。」我臉色一變,悲傷地說。
  梅伶尷尬地問:「史懷哲,你這是……?」
  「我這是在給王寶釧機會教育。」史懷哲轉頭對梅伶微笑,接著繼續對我說:「妳確定他不配?這八年來有多少次妳想自殺是因為他?八年前他狠狠甩掉妳,不管妳的死活就過了五年。然後兩年多前又求妳復合,妳猶疑沒反應,他立馬交上新女友,當他抱著新女友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妳一個人過得多辛苦嗎?最近這一年被前女友甩了就回頭求妳復合,妳的好日子過了幾天?然後,現在呢?」史懷哲不顧車上還有梅伶和謝遜,就這樣講了起來。

  「我們現在有什麼不好?」我嘴硬。
  「好,那妳們有什麼好?我問妳,妳們多久沒連絡沒見面?他忽略漠視妳多久?剛剛接連發生的兩件事,妳怎麼不打電話跟他講?難道他只說了幾句會用一生補償妳然後對不起妳求妳原諒他給他機會共度一生,妳就跟白痴一樣死心蹋地。妳真的腦子有問題,枉費妳原本是那麼聰明靈巧的人。」史懷哲咄咄逼人的態度惹得我怒火上升。

  「你憑什麼這樣說我們?你自己呢?而且沒事打電話給他做啥?」我開始激動起來。
  「妳都差點死掉兩次還不是大事?我問妳,那什麼是大事?不要替他找藉口!」這句話史懷哲幾乎用吼的。

  「呃,史懷哲怎麼這樣清楚?」謝遜插進來這個問題。
  「很簡單,因為那男的也是我學長。他們從大學時代就開始。」
  「你非得這時候揭我隱私!」我的音量提高了。

  「是呀,史懷哲你就別說了……」梅伶露出尷尬的表情。
  「我以為這種事情只會發生在我身上,原來寶釧這種正妹也會噢。」謝遜感嘆了起來。
  「欸你……」我看到梅伶撞了撞謝遜的手肘。  
  「寶釧條件這麼好,一定很多男人愛,只是寶釧自己不要吧。看到寶釧喔,我就覺得發我好人卡的那個女人實在不能比。」謝遜不懂梅伶的動作,自顧自說著。

  「我不是揭妳隱私,不這時候跟妳講,要哪時候跟妳講。對,我也跟妳一樣,一個月前我也是對著妳傾訴前女友的冷漠和忽視。但是我比妳醒得早,妳記得妳跟我說過的話嗎?」史懷哲的口氣漸漸平緩。

  「我記得,我說你這麼好的男人,別把愛情拿去給不愛你的女人踐踏。」我也漸漸收斂口氣。
  「這些話妳自己做不到。還記得某天早上,我突然打電話給妳,告訴妳,我醒來後發現自己不再愛她,取而代之的是厭惡和憤怒。這件事情妳記得嗎?」

  史懷哲看我點點頭,沒回答,繼續語氣平緩地說:「妳生病的時候,他人在哪裡?連最起碼的電話問候都沒有。妳從公司樓梯上摔下來的時候,他有反應嗎?還不是我們幾個扶妳去看醫生,我們輪流載妳去復健一個月。妳有事情想找他聊的時候,電話哪次打通?不接電話不回訊息的理由一堆,妳居然都默默接受,還催眠自己他只是在忙,很忙很忙。我是不懂,跟女友講五分鐘電話的時間沒有,卻可以跟朋友出去玩,這樣是多忙碌?妳心情不好,哪次不是我們陪妳去喝酒?妳喝掛了還輪流送妳回家。」

  「你不了解他的好,不了解我有多愛他。」我乾澀生硬地擠出這句話。

  「我是不了解他有多好,我只看到他讓妳不斷去死。我也經歷過類似的感情狀況,我會不了解妳有多愛他?我只是不了解他有多愛妳而已,不了解妳為這樣的男人要委屈自己多久。」史懷哲說完這些話,嘆了很大一口氣。


六、多少人擦身而過


  梅伶插了進來說:「寶釧,我雖然不知道所有完整的事情。可是,女人青春有限,要想清楚。被愛才是幸福,唉。」

  「妳叫王寶釧,但這並不表示妳就得苦守寒窯十八年。妳無怨無悔地等了這些年,連我是男人都知道女人青春多麼珍貴。妳等待他不可能實現的承諾,還要多久?妳也夠了,都做到這樣,仁至義盡。」史懷哲順著梅伶的話說,我還是沒有吭聲。

  我覺得心口好酸楚,那種酸楚的感覺湧上鼻間,快要無法呼吸。我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史懷哲說的沒有錯,我沒有話可以反駁他,我自己清楚,統統都是我自欺欺人和一廂情願地自作多情。他根本就不愛我,是我自己還在愛,所以總是不離開。巴望著他哪天會好好地愛我,但我很明白,一切都是我的問題。我自己給他機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重重傷害我。

  我覺得自己好無能,覺得自己好糟糕。難道我就這樣不值得被他深愛嗎?的確,就像史懷哲說的仁至義盡。但是我還在等什麼?是什麼牽纏住我,不讓我走?我以為自己的愛情很珍貴,可是對他來說其實不屑一顧。

  「死裡逃生兩次,妳卻還要繼續去死,我再也不想救妳。」聽到他這句話,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

  突然,史懷哲打開車門,下車。我茫然地看著他的動作,突然間他打開我的車門,把我拉下車。

  「看清楚!王寶釧,妳睜大眼睛看清楚,這路上有多少男人,多少男人和妳擦身而過,而妳居然看都不看他們一眼,妳一直在和真愛擦身而過,就為了一個不愛妳的男人。」

  我只是呆呆站著,眼淚不停流下。

  「妳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樣狼狽,進退維谷?現在如果妳接受了別的感情,就會被他指責無情和背叛,可是除了我們這些朋友,誰知道妳的無助?然後妳繼續蹉跎下去,就會錯過真正屬於妳的幸福,繼續浪費妳珍貴的青春和愛情。妳難道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有多糟糕嗎?」

  我轉身想逃回車裡,正好撞在史懷哲的胸口,我抱住他,狠狠地嚎啕大哭。眼淚鼻涕混合我臉上的彩妝,弄髒他的米白色襯衫。他沒有推開我,但也沒有擁抱我,就這樣任憑我抱著他哭泣。

  「我到底做錯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傷害我?我做錯什麼……」
  「妳沒做錯,妳只是愛錯。」史懷哲冷冷地說,卻輕輕拍著我的背脊。

  (沒法深得你心/哭泣都不吸引/用我一身本領交換緣份/若我深得你心/只因懂得擁吻/就算吻傷這張臉/不希罕你的心/還你最膚淺一吻/不希罕你的心──情無獨鍾)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擦乾眼淚,希望工作完畢的幾天假期,可以徹底放鬆,好好地想想自己該怎麼辦。準備回到車內的時候,史懷哲對我說:「換我開吧。」

  「你無照駕駛耶。」我很不放心。
  「眼睛這樣腫,妳是想死第三次嗎?我會小心開,大不了罰單妳付嘛。」聽到他這樣說,我突然笑了出來。

  「笑,還好意思笑咧!又哭又笑的,妳好像笨蛋。」他坐上駕駛座,開玩笑地對我這樣說。


七、不笑,難道要哭嗎?


  「寶釧,感覺我好像無意間就窺探了妳的隱私。那麼,如果妳們想聽,我就說說我的故事吧,就當作和妳交換故事。」梅伶溫柔地笑著說。

  「可以嗎?」我覺得,應該有很多的驚奇。

  梅伶點點頭:「妳們一開始,會不會以為我是變性人?因為我的聲音不太像女人。」

  「我倒是沒想過,王寶釧聲音也很低沉啊,講話又大聲,她才是變性人吧。」史懷哲不忘嘲笑我一番。
  「你好煩。」我對他做了個鬼臉。
  「不會啊,我也不覺得妳是男人。」謝遜接著說。

  「你們知道所謂的聲帶結節嗎?」梅伶問我們。
  「就是喉嚨長繭對吧。」我回答她。
  「沒錯,我就是。」
  「那不是要開刀?」謝遜問她。
  「開過。沒用,太嚴重,聲音永遠無法回復。」梅伶拉開衣領,我們看到微微的疤痕。

  「我以前是唱歌仔戲的,是團裡的當家花旦。記得早期的大家樂簽賭嗎?還有六合彩,以及現在的公益彩券。為了酬神,有時候一天還要趕兩三場呢,長期沒有休息,又缺乏保養。日積月累這樣唱下來,喉嚨長繭。」

  「好辛苦喔。不過為什麼妳會進戲團?興趣嗎?還是單純工作?」我發揮採訪的功力。

  「我是歌仔戲團團長的養女,說是養女,但卻是團長花錢買來的。」梅伶微笑,繼續說:「我的原生家庭很貧困,父母務農,我是家裡的第九個孩子。父母只留下男孩,女孩不留下;我在五歲那年離開家。」

  「妳不怨恨他們嗎?」謝遜驚訝地問。
  「不會啊,比起賣到私娼寮,歌仔戲班已經很棒囉。我雖然五歲被送走,可是兩歲以後的記憶卻還保留著。」

  「好厲害喔!」我佩服。
  「所以背詞很輕鬆。我的原生家庭姓陳,梅是團長的姓。」梅伶笑了一下,說:「想知道為什麼叫做隨伶嗎?為什麼又叫做梅伶呢?」

  「想!」我們三個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我的生父抱著我去申報戶口時,等了很久,等到很不耐煩。他沒讀過書,不知道取什麼名字。所以,當戶政人員詢問生父要取什麼名字時,我的生父這樣回答:『啊,隨便你啦。』可能戶政人員見多了這樣的狀況,靈機一動,就把我的名字寫作『陳隨玲』,本來是玲瓏的玲。後來歌仔戲團團長改成伶俐的伶,藝名就取做『梅伶』,很有趣吧。」梅伶邊說邊笑,好像在講別人的事情一樣。

  說真的,這樣的身世背景,我真的笑不出來。突然間,我覺得自己的名字,並沒有那麼糟糕,自己也很幸福。

  「妳怎麼笑得出來?」謝遜又驚訝地問。
  「不笑,難道要哭嗎?哭有意義嗎?」梅伶依舊微笑著。
  「演了一輩子別人的戲,經歷過很多事情,不把自己從所謂的人生抽離,能活得下去嗎?」

  「唉。」謝遜這聲嘆息,同樣也是我想發出的聲音。

  「越長越大,團長看我長得漂亮,又伶俐,學得快。就讓我國中畢業後,開始演女主角,在這之前,我還是得演,不過都是演一些小角色。所以,我只有國中畢業。」

  「唉。」這次換我嘆氣。

  梅伶彷彿沒有聽見,繼續說:「十七歲的時候,我懷孕了。孩子的父親是團長的長子,我以為那樣子就叫做談戀愛,什麼都不懂,傻傻的。本來要結婚生下孩子,就連我懷孕六個多月的時候,還在演出,因為戲班缺人,那時演出場次又多。我懷孕也沒變胖太多,肚子也不大。穿上戲服就看不出來,頂多以為是豐腴。後來,演出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孩子流掉。」

  「天哪!然後呢?」

  「沒然後,休息一個禮拜,繼續演。當然也沒結婚,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團長的兒子呢?」謝遜說出我心中的問題。

  「當兵了,退伍沒多久,讓別的女人懷孕。這次孩子有平安生下來,就結了婚。」

  「把妳當成什麼了?」謝遜突然好激動。
  「男人中的敗類。」史懷哲冷冷地說。


八、我們註定就是無法在一起


  「後來呢?」我小心翼翼地問,深怕自己會傷害到梅伶。
  「後來他們夫妻開了間小麵店,生活還過得去,反正他也不想繼承父業。」
  「那妳呢?」謝遜問道。
  「工作啊,就像沒任何事情發生過一樣。那次之後,我對感情看得很淡,曾經我也怨恨過,身邊沒有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記得我三十歲那年,第二次倒嗓,完全發不出聲音,更何況唱。那時候深深地感覺到自己好孤獨,沒有聲音,沒有人幫忙我。連開刀都自己去,自己休養,因為戲班真的太缺人,抽不出身來幫助我。比較要好的朋友當然也會燉些補品,可是,還是有種失落的感覺。」梅伶苦笑著說。

  「我明白那種感覺,就像我下班回到一個人空空蕩蕩的房間,有時候仍然有莫名的悲傷。」我嘆了口氣,唉,這樣的日子我過了好幾年。曾經以為他的回來,可以讓我的生命圓滿,讓我的生活不再孤獨。但是總有那麼多的風波和阻礙,我常常在夜裡哭著想,我們註定就是無法在一起。不然為什麼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問題阻撓?難道這就是愛情?像一座比一座還險峻的高山,不停地翻越,卻看見面前又是一座更高的山。

  「嗯,有時候我看著一些情侶,很羨慕他們。就單單純純地談戀愛,手牽手,一起吃飯一起生活,有時候吵吵架又很快和好。然後結婚生子,人生就這樣平凡地過完。看到他們就覺得愛情似乎很簡單,反觀自己的愛情卻難如登天。」梅伶感嘆地說。

  「對……」我們三人接連附和,非常同意梅伶的話。
  「史懷哲也覺得這樣嗎?我很意外呢。」梅伶笑了出來。

  「他超羨慕這種感情,還求之不得咧。」我抓住機會回敬史懷哲。
  「最好妳就不羨慕,妳就不想跟他這樣。」他白了我一眼。

  「說真的,這樣才是人生啊。看起來清清淡淡的湯,卻有豐富的滋味,人生啊人生──」奇怪,謝遜補上這句感嘆,聽起來卻讓人想笑;我們四人又同時笑了起來。

  「直到兩年前,我交了男友,但是我常常覺得自己是他的洩慾工具。平常他也是說忙,連講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好像跟寶釧一樣的狀況。當我需要他的時候,他沒一次出現。還都是我身邊的朋友幫忙,但是當他需要我的時候,我隨傳隨到。當兩個月前,我又再度聲帶開刀,他不聞不問的態度讓我醒悟,我不想再浪費時間去愛一個不愛我的男人。所以,我帶著所有的積蓄,想回到我出生的地方,做個小生意,也許再談場戀愛,過自己的生活。」

  「戲班肯讓妳離開嗎?」
  「當然肯,因為我的聲音永遠無法回復。」
  「妳不難過嗎?」要是我,應該會很難過。
  「不難過,反而我很開心。因為我離開一個爛男人,離開一個本來就沒有溫暖的家。我開心自己可以過想過的生活,我開心自己的人生正要開始,雖然已經有點年紀,但是就算沒有結婚,我也可以過得很好。」

  「那男人沒跟妳聯絡嗎?」
  「不知道,因為我換掉手機號碼,他找不到我。而且他從來都不想進入我的生活圈,所以我的朋友他一個也不認識。就算去戲班問,也不會有具體的答案。我覺得他也不會問,這樣最好。」

  「王寶釧,學著點。」史懷哲認真地對我說。
  「我有換手機號碼!我有把他臉書刪掉,我有……」我越說越心虛。
  「可是那然後呢?他一暴走妳就心軟加回來,心可以硬一點嗎?我是不懂他求妳復合,妳也給他機會,那他現在對妳不聞不問是怎樣?答應妳的事情一項都沒做到是怎樣?開很多支票給妳,卻每張都跳票,跟妳已經講好的事情又一堆變數是怎樣?根本不重視妳,也沒想面對和處理。他心這樣硬,妳不會跟著硬嗎。」唉,史懷哲又來了。

  「所以寶釧要加油喔。」梅伶露出甜美的笑容,看不出來她也是有這些故事。
  「寶釧啊,謝大哥跟妳說,好男人還是有的,就像我──」謝遜邊說邊拍胸脯。

  我們又歡樂地笑了起來。


九、歡迎光臨宇杉民宿


  「那我是不是也要說說自己的故事?」謝遜抓了一下頭,害羞地說。
  「隨便你呀。你說,我們就聽。」我有點好奇謝遜的故事。

  「我的故事很平凡,就是一直被發好人卡……」謝遜說著,臉居然紅了。
  「有史懷哲收得多嗎?」我搶白。
  「王寶釧!我好歹也交過幾個女朋友,就只收過那麼一張好嗎?被妳講成一整本。」史懷哲不服氣地回應。

  「我還沒交過女朋友。活到快四十歲,連女人的手都沒有牽過。」
  「你長相不差啊,個性又是溫和的好好先生,怎麼會?」梅伶驚訝地說。
  「真的,我一直被發卡。溫馨接送情、送愛心午餐……這些都試過。」謝遜越說臉越紅。

  「她們都說:『謝謝你,你人很好。可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對不起。』好慘,每個都這樣說喔。」

  「學生時代也沒有嗎?」我驚訝地問。

  「沒有,以前都被告誡大學以後才可以交女朋友。我是那種書呆子型的,都乖乖的讀書,唸和尚學校。終於等到考上大學,可是心愛的學妹都被同學或學長追走。我一直等到唸完碩士,當完兵,都還沒有學妹女友!直到現在……」謝遜說著說著突然悲憤了起來。

  還握拳,是有沒有那麼悲憤哪?噗哈哈哈,我好壞,在心裡偷偷笑他。

  「只聽你說要到南部分公司開會,還不知道你是做什麼工作的?」梅伶發現謝遜的悲憤表情,轉移注意力。

  「我公司是做休閒旅遊事業的,我只是個業務經理。你們知道公主大飯店嗎?那就是我們的子公司。」謝遜收回悲憤的表情,認真地說。
  「當然知道,別忘了我們兩個可是旅遊雜誌的編輯呢。」
  「我也知道喔,連鎖飯店、還有餐廳和民宿。」
  「聽說公主大飯店,是老闆娘的嫁妝,所以取名為公主大飯店。老闆娘人稱『馮公主』,聽說很難搞。我個人倒覺得公主大飯店是想和王子大飯店一較高下吧,哈哈哈哈──」我豪邁地大笑。

  「不會啊,我嬸嬸很溫柔哩。」謝遜說溜嘴。
  「所以馮公主是你嬸嬸?」也太驚訝了我!

  「呃,對啦。公主大飯店是她的嫁妝沒錯,可是沒有要和王子集團一較高下喔,我們的風格不同。這次是因為公司在南部開新的民宿,所以我去驗收成果,順便住個幾天度假。公司很注重這間民宿,未來我會接管。」

  「該不會是宇杉民宿吧?」我突然福至心靈地問。
  「對!妳怎知道,這麼有名了嗎?」謝遜眼睛一亮。
  「我看我們不用在高雄車站分別了,直接開往民宿。」史懷哲對著我說。
  「因為我們這次就是要去採訪宇杉民宿。」我轉過頭,對著謝遜和梅伶說。

  「不會吧……」謝遜和梅伶相視,異口同聲地說。
  「我是知道有雜誌要採訪啦,所以才下去,沒想到是你們,好巧喔。」謝遜開心地說著,突然間,像是想起什麼般,偏過頭去,對著梅伶說:「梅伶有地方住嗎?不嫌棄的話,在找到安身的地方前,可以先住在我們民宿,免費招待妳喔。」

  「真的可以嗎?這真是太好了,本來我是打算在車站附近的旅館短期租房,現在有地方暫時住了,非常謝謝你!」梅伶高興得握住謝遜的手,我偷偷瞄到謝遜沒有抽回他的手,而且臉比之前更紅。

  「很好,這樣我們可以直接開往民宿。」史懷哲也笑了出來。


十、拿去,不用找了。


  我們終於抵達宇杉民宿,這天晚上,我們四個人坐在民宿的庭院,烤著營火,看著天上的星星,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更多的時候是各自沉默,共同享受溫暖的火和美麗的星空,山上的夜裡有些涼,我打了個噴嚏。

  「拿去,不用找了。」史懷哲把他的擋風外套丟給我。
  「你不冷嗎?」我問他。
  「我去拿啤酒,再順道拿件外套就好。還有沒有人要啤酒?」史懷哲站起身,問了謝遜他們。

  「我要。」嗯,大家都還想喝點啤酒。
  「想喝紅酒嗎?我去拿來好了,要喝再倒。」謝遜問我們。

  看著史懷哲和謝遜的背影,梅伶突然問我:「妳覺得史懷哲怎麼樣?」
  「沒怎樣,就這個樣。妳對他有好感嗎?他人是不錯啦,跟他在一起應該會很幸福,雖然他講話嘴賤了點,但人真的很好很好。要不要我幫忙妳呀?」我露出興味盎然的笑容問梅伶。
  「呵呵,是要不要我幫妳吧?」梅伶也饒富興味地笑著。
  「免了免了,沒興趣咧。」
  「呵呵……」梅伶給了我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

  「拿去,不用找了。」史懷哲丟給我一罐啤酒。
  「嗯哼。」這表示我跟他說謝謝。
  「你怎麼總是講這句。」梅伶歪著頭問。
  「嗯哼。」史懷哲沒有回答。

  又安靜了起來,營火也漸漸熄滅。我們各自回房,明天開始工作。
[CENTER][/CENTER]
  這一晚睡得很好,早上我們精神奕奕地用過早餐。謝遜帶著我們到民宿附近逛逛,順道解說特色。史懷哲不停地取景拍照,我在旁邊進行訪談。

  「先這樣,拍了很多美景,只要再補上黃昏的Cut就完成了。」採訪非常順利,我們各自行動。謝遜回辦公室開會,梅伶和史懷哲四處逛逛,我則回房間用筆電寫稿。等黃昏的照片拍完,正好可以傳回雜誌社,到那時候,屬於我的假期就開始囉。

  稿子寫得很順利,受到美景的洗滌,我整個人輕鬆地在午後的陽光中完成工作,接下來等史懷哲回來交圖就可以傳回雜誌社編排。我走到大廳,想來杯花茶,遇到謝遜。

  「稿子寫完囉,搶先給你看看。我回房間拿筆電喔。」沒想到會遇見他。
  謝遜萬分期待地說:「辛苦了!」

  當謝遜看完我的稿子後,很開心地向我道謝:「寫得真好!總公司看到一定非常開心,也許我們可以談談未來的合作,我們民宿這邊提供招待券。」
  「這樣最好,我給你業務的電話,你們談談吧。」
  「對了,妳還有幾天假?」
  「還有三天,稿子交完就開始假期。」
  「有沒有想去哪裡?」
  「還沒有計畫,你有建議嗎?」
  「要不要繼續住下來?住到妳假期結束。」
  「可以嗎?會不會太打擾了?」喔,這真是太棒了。
  「沒問題啊,反正梅伶也住在這邊。現在民宿還沒有多少人來呢。」

  我和謝遜就這樣東拉西扯地隨便聊聊,直到傍晚,史懷哲才和梅伶一起回來。我先和史懷哲回他的房間傳檔交圖,謝遜和梅伶到廚房去準備晚餐。

  「妳看這幾張黃昏,哪張好?」史懷哲今天拍的照片特別好,難以取捨呢。
  「你都傳回去好了,讓美編自己選。這次的圖都不錯,她們應該不需要後製。」
  「這邊的景真的很棒,下午我和梅伶下山,到了鎮上,又是另一種風情。妳看看今天拍的這些……」
  「超棒,你要不要考慮出攝影集?反正公司發行很方便。」我認真地問。
  「再說吧,等作品累積更多些。」


十一、愛久見人心


  晚餐的時候,謝遜問史懷哲:「你明天回去嗎?」
  「寶釧也幫我安排了三天假,我明天醒來就要回台南,看看父母和家人。車我就開到台南還,如果有租金多收,我們付就好。」史懷哲邊吃邊回答。

  「我繼續住這邊喔。」我把下午和謝遜聊的話,也告訴了史懷哲和梅伶。
  「寶釧,我們明天去鎮上吧。今天下午去了鎮上的幾個景點都不錯呢。我正好看到有一間服飾店要頂讓,也許明天去問問看。」梅伶提議。

  「那史懷哲你要下山時就送我跟梅伶去鎮上吧。」
  「吃過午餐再走吧,你送梅伶她們去鎮上,傍晚我到鎮上買完東西就可以順道接她們回來。」謝遜說道。
  「好,就這樣決定。」這安排不錯。
[CENTER]
[/CENTER]
  隔天,我們照計劃到了鎮上。史懷哲就自己開車回台南。鎮上非常純樸,這是從小到大在台北生長的我,很難得體會到的感覺。

  「進去看看。」到了梅伶說的那間服飾店,我們推開門進去。逛了一圈,發現在更衣室後面有個小房間,好奇地走進去看,居然是──

  情趣用品專區。

  也太害羞了,對於一個有男友但很久沒有親密接觸的女人來講,還真是有點臉紅心跳。我和梅伶相視而笑,沒有說話。梅伶走回櫃台和老闆詢問頂讓事宜,看來她很有興趣頂下這間服飾店。

  我們又逛了一下鎮上,去河堤閒晃,看時間在小鎮行走的步調如此緩慢。在等待謝遜來接我們回去的時候,我問她:「那間服飾店,妳覺得如何?」

  「還不錯,價錢什麼的都可以。我再考慮一下,畢竟沒有做生意的經驗。」
  「那個,情趣用品呢……」我曖昧地笑。
  「一定要保留的呀!搞不好店裡全靠這專區了。」梅伶大笑。

  當我們回到民宿,享受溫馨的晚餐後,坐在庭院看星星,謝遜升起營火。我們喝著啤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謝遜問我和梅伶明天有什麼計劃。

  「沒有耶,我可能就待在民宿發呆吧。」
  「我去鎮上逛逛,看看有沒有工作機會好了。」梅伶回答。
  「明天我要去市區一趟,我送梅伶下山吧,回來的時候如果可以,就接妳上來。不然的話,就請寶釧借用民宿的車去接妳。可以嗎,寶釧?」謝遜問我們。
  「好啊。」我沒問題,梅伶也表示可以。
[CENTER][/CENTER]
  三天的假期很快就到了,當謝遜和梅伶送我到高雄車站搭車時。我有些依依不捨,回到台北。日子又變快了,我也就沒有和梅伶、謝遜聯繫。半年就這樣過去了,我還是沒有什麼改變。一樣孤獨,一樣工作,一樣心情不好就找史懷哲他們吃飯喝酒唱歌。但是,我的心卻越來越平靜,越來越少想起他。

  今天打開伊媚兒,謝遜傳來的,他說民宿現在有了新的設備,邀請我們過去體驗。開會決定後,我和史懷哲回傳伊媚兒約好採訪時間。這次,我們決定搭高鐵,誰還敢搭客運哪!

  出發的那天早晨,我們像往常一樣。謝遜到高鐵站接我們的時候,我看到了梅伶。

  「梅伶!」我驚喜地大喊。
  「她現在改回名字囉,叫做陳隨玲,是我們民宿的主任,這次的美人湯屋就是她的構想。」謝遜笑著說,我發現他牽著梅伶的手,他很大方地說:「我們交往大半年了。」


十二、要跟我去非洲嗎?


  在車上的時候我們聊起這一年,多半是謝遜說,梅伶在旁邊微笑。原來,我們離開一個多月後,梅伶終於順利改回原本的名字。回到原生家庭重建失去的親情,本來要開服飾店,考量許久還是放棄。這時候看到民宿徵人,就從基層做起,也因此跟謝遜相處久了,覺得彼此不論工作或是生活都很適合,預計這個農曆年過完以後,就要結婚。

  我沒有什麼好說的,老樣子。史懷哲也一樣。但是,非常開心。

  晚餐過後,我們在院子裡重溫一年多前的營火和星空。突然間,我說:「我終於完全明白史懷哲對我說過的話,這一刻看著星空,我醒悟了。」
  「我說過那麼多話,妳指哪句?要不要翻個史懷哲語錄前情提要一下。」史懷哲打趣說道。

  「有一天醒來,發現不再愛這個人,取而代之的只有厭惡和憤怒。」我平靜地說。
  「恭喜妳,我是說真的。」我知道他是說真的,因為他的口氣很溫和。
  「敬全新的王寶釧!」史懷哲舉起手中的啤酒,謝遜和梅伶也笑著碰碰我的啤酒罐。
[CENTER]
[/CENTER]
  隔天,我們品嚐了梅伶研發的新菜色,跟著謝遜體驗新設備,並進行訪談。下午我在房裡寫完稿,史懷哲在旁邊整理圖檔,今天的工作也是非常順利。我們坐在房間的陽台上看風景,隨意聊天。

  突然間,史懷哲對我說:「王寶釧,妳要不要跟史懷哲去非洲拍照片?」

  「什麼?你要離職嗎?去非洲嗎?那誰來替你的職務?那個人會不會跟我有像你這樣的良好默契……」不等我把話說完,史懷哲把他的右手掌貼上我的左臉頰,輕輕地撫摸我的長髮和臉頰。

  我突然緊張了起來,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只見他深深呼吸一口氣,一字一句清楚而溫柔地對我說:

  「王寶釧,我是在跟妳告白。」

  我笑了。

  (完)
真真是驀然回首
那人在燈火闌珊處啊

敬史懷哲和王寶釧

問瑀珊妹妹好
老闆娘人稱『馮公主』,聽說很難搞。
這絕不是小說的亮點。圖檔
金毛獅王搶白道:「我知道啊,皇后拉蒂法開車超猛的。」
「對……」史懷哲邊說邊看著我打開車門。
這邊,史懷哲真的沒有一邊說,一邊緊張地扣上安全帶嗎?圖檔

問瑀珊姊姊好
真是讓人開心又意味深長

敬瑀珊
妍音 寫:真真是驀然回首
那人在燈火闌珊處啊

敬史懷哲和王寶釧

問瑀珊妹妹好
謝謝妍音姐姐,希望這篇作品有輕快一些。
問好:)
余學林 寫:
老闆娘人稱『馮公主』,聽說很難搞。
這絕不是小說的亮點。圖檔
金毛獅王搶白道:「我知道啊,皇后拉蒂法開車超猛的。」
「對……」史懷哲邊說邊看著我打開車門。
這邊,史懷哲真的沒有一邊說,一邊緊張地扣上安全帶嗎?圖檔

問瑀珊姊姊好
這絕對不是亮點!
這是事實(默)

其實不用緊張。
因為騎虎難下了哈哈哈。
也問好學林:)
芹晴 寫:真是讓人開心又意味深長

敬瑀珊
芹姐好久不見啦,呵呵。
希望有不同以往的感覺喔。
也問好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