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人的玫瑰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搭上公車後,想著方才那二十朵粉紅玫瑰,她心裡就溢滿了甜蜜,不自主的嘴角也牽動著往上揚。這是她這輩子,截至目前為止,唯一收到的一束花,一束她最愛的花色。
如果有什麼遺憾的話,那就是她不能把這一束他的愛帶回家去。

一早,她在開會之前,給他掛去了電話:
「今天公出,我要去教育部開會。」
「可以見面嗎?」他問得客氣,但她也聽得出來他難掩的興奮。
「十二點結束,我立即就走。」她的語調也雀躍。
「十二點半火車站西三出口見,好嗎?」仍然是徵詢口氣。
「嗯……」

教育部的會結束得早了點,她不作興與不熟悉的人牽扯不完,即使是已認識的朋友,或學長弟之類的,她也不愛一群人在大庭廣眾下閒聊。
所以她早早離開會場,也就早了十分鐘到火車站。
她是那種好奇心極低的人,不會因為哪裡熱鬧就往哪裡去,因此彷若小學生般的站定等著。
這天她穿著一件天藍色碎花高腰洋裝。她喜歡高腰剪裁的款式,那裙身如傘一般斜斜攤在她直挺挺的小腿上,這樣的剪裁除了把她的身材托長了些,也因那傘狀的裙襬在走動時能搖晃夢幻。
車站裡人來人往,誰也不理會誰,唯獨有位離她約莫三公尺遠的男子,粗里粗氣的直盯著她看。她那小女兒的心情一時浮現,霎是嬌羞的只能望著自己腳上的高跟鞋,但又怕他來了尋不到她,於是又抬起頭來,發現那魯莽男子已經踱向他處,她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才一轉身向他服務機構方向望去,就看見他遠遠的走向她來,一雙手還反弓在背後,一臉笑吟吟的。才來到她跟前,腳步都還沒站定,右手突的從他身後變出一束花,綻放的花蕊正如她一般美麗。
她怎麼也沒猜到他會送她一束花,在火車站裡送她一束玫瑰花。她好似一夜宿醉方才醒來般,仍然帶著醺然醉意,因此遲鈍沒有接下那束花。其實另一因素是,她溺沉在他的浪漫裡了。
「妳不喜歡嗎?」
急急搖著頭。
不,怎麼會不喜歡呢?就你懂我呀!她在心裡回答,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他將花遞給她,她伸手接捧那束花,如婚禮上接過新郎手中捧花的新娘,甜蜜在心頭。
不過這份甜美才感受過未幾,她像突然酒醒般的清楚,而且再清楚不過了。這束花是怎麼樣也不能捧回家去,先生、孩子問起時,倒要怎麼回答。隨即絲絲縷縷的悵惘像小螞蟻般爬滿心頭,雖無痕跡卻是萬般難受。
他看得出她的為難,於是問了:
「怎麼了?我給妳添了麻煩!」
「不,不是的。我喜歡這花,但是……我無法帶回家去。可不可以……現在我捧著,等會兒請你幫我帶回你辦公室,幫我好好照顧著?」
「當然好啊!這樣我們就共同擁有一束花了。這是值得慶祝的,走,現在就去吧!」
她捧著花,和他共有的一束玫瑰花,他伴著她一起步出車站大廳。耀眼的陽光像彩色金粉灑向他們,剎那間,她醉在自己的錯覺裡了。 :)
〈醉人玫瑰〉
醉不迷人,人自醉哪。
可以多寫一點,不能把玫瑰帶回家的隱喻才能發揮。
missthink 寫:〈醉人玫瑰〉
醉不迷人,人自醉哪。
可以多寫一點,不能把玫瑰帶回家的隱喻才能發揮。

建議銘記,謝謝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