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殺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夜殺
夜。暗紅的夜。微風,是凝固透明的冷。頭頂,壹輪紅月。這是殺人之夜。
東城門,城隍廟邊。瘦樹少葉,流水無聲。寂靜得讓人不能大聲喘氣。店鋪歇燈收幌,早已關門,店家與小二隱匿在暗裏。今夜有人送命,這是必然。
梅花齋,廟邊壹酒肆。地方不甚寬敞闊綽。只沽點酒,賣些花生米、豬頭肉。也有其它菜肴。唯豬頭肉有名。店家頗愛風雅頌。備下壹桌,請來城裏有名詩詞大師、書法大師取了店名、寫了匾牌。大凡城裏車夫夥計,愛說到梅花齋吃些酒。讀了《大學》、《中庸》的,說去城隍廟押點豬頭肉。意思壹樣,都爲豬頭肉。
其時,梅花齋店主,壹長不過五尺的男人,臉色凝重,坐在櫃台前撚胡須。壹根根撚。
午時,壹清瘦者和壹闊臉者便坐店中。店主沒在意。看似青桐派人士,以爲只是爲豬頭肉而來的俗客。壹碟花生米、壹碟豬頭肉、壹罐雄黃酒吃著。沒甚言語。店家忙完午時,到外溜達。待天上有了紅月,便忙不叠回店鋪關門。瘦者、臉大者仍在。店主想催,竟不敢。兩人仍舊無聲喝酒,狀如初時,對紅月無動于衷。頓時覺察險意。店小二先溜,棄履破衣便沿河岸疾走而去。大廚借口到水裏洗蔥,也徑自離去,扔下店主。店家額角出半滴冷汗。是半滴。硬生生收住另外半滴。熬至戌時,店家手提抹布,欲往水邊。瘦者微擡手,似乎說了諾,也似乎沒說諾。店家感到額頭正中被竈鐵鏈燙著般,聽到了額骨塌陷聲。
客官……客官……
店主面如灰色,身子定住,不敢挪腳,便似委屈、似可憐地呼喚兩聲。
沒人應。
客官……今夜要殺人?
店主歎息壹聲,問道。
仍沒回答。
莫非要殺我?
店主問罷,臉大者眼神瞟過來。像壹只巴掌扇來。
店主怔了片刻,歎道,果真是我了。我沒做壞事,爲人和藹,受人尊敬,真麽會殺我呢。去年秋末紅月,妳們殺的鐵牛,才真該殺哪。多少女人被他搶先睡了,多少丈夫抱著小兒渾然不知是鐵牛的種。可我呢……本分老實。唯壹的壞處是愛點風雅頌、賦比興。這有何來被殺之理。莫非是我的詩詞蓋過大師,被大師厭著了?看來是如此,看來是如此咧……
店主壹時不能自禁,感歎半柱香光陰。
店裏響起瘦者的聲音。嗯嗯嗯……現時殺了?
臉大者朗聲笑道,哈哈哈……殺吧,廢話刺耳。
瘦者便擲壹根筷子過來。像利箭,撲赤下便刺在店主眉間,半截入腦。店主大叫壹聲倒地。翻滾幾回。喊道,該殺的,天妒英才!喊罷,怒目圓睜,壹命嗚呼。
臉大者放下酒杯,過來看,道,今年這活忒麻煩。說罷,壹刀將店主頭顱砍掉。再壹刀,沿脖子處將身體劈開。血肉模糊間,壹年輕小生從店主短缺的軀體內鑽出。小生歎道,竟然能被妳們識破,是命。但風流日久,也無甚遺憾。
臉大者大笑,又往前送壹刀。小生嘴巴仍喋喋不休,頭顱卻已跌落在地。臉大者伸腳踏住,方才讓那嘴停止言語。
瘦臉也過來看。看罷,道,嗯……完了?
臉大者側臉道,看似沒完,最怕沒完沒了。
瘦者俯身拉住小生身軀,壹拉扯,刺啦壹聲,身軀分爲兩半。裏面果真藏著壹人。滿身疥瘡,結成暗紅色花朵般。壹股濃臭頓時撲來。臉大者掩鼻大叫,趕緊結果。
疥瘡者未及言語,被瘦者壹掌擊斃。完事,瘦者疑惑道,仍舊沒完?
臉大者道,也快完了。
言罷,拿刀戳破疥瘡者身子,從裏面蹦出碩大的蛤蟆。蛤蟆跳將出身軀,往門外急去。瘦者微擡手,蛤蟆便趴在地上,沒再動彈。
臉大者皺眉,道,今年這活真煩心。爲壹只蛤蟆,竟然還需妳我趕來。
瘦臉道,妳是何人?也別虛得不知自己。
說罷,壹搖身不見。臉大者壹跺足,也瞬時不見。
好像看了一段MIB星際戰警。

這樣的黑色幽默還真異類...只是不免懷疑:如此凝練老成的武俠文筆,如此鋪陳的氣氛古典...竟會落此急轉直下不可思議的收結
小說期待的心情,不亦是被一刀斃命了?一笑.
以武俠的外衣
包裹神祕的傳奇
紅月像鮮血慢慢凝結
豬頭肉般的知識
永遠填不滿人類的心
彷彿童年那些說不完的故事
黑夜猶如內心深處的無底洞
正不斷擴大中

問好
跳舞鯨魚
路痕 寫:好像看了一段MIB星際戰警。

這樣的黑色幽默還真異類...只是不免懷疑:如此凝練老成的武俠文筆,如此鋪陳的氣氛古典...竟會落此急轉直下不可思議的收結
小說期待的心情,不亦是被一刀斃命了?一笑.


謝路痕的閱讀意見。極是。
寫時時沒拉開來。時間問題居多。匆忙中把要表達的東西寫了出來。
跳舞鯨魚 寫:以武俠的外衣
包裹神祕的傳奇
紅月像鮮血慢慢凝結
豬頭肉般的知識
永遠填不滿人類的心
彷彿童年那些說不完的故事
黑夜猶如內心深處的無底洞
正不斷擴大中

問好
跳舞鯨魚



跳舞鯨魚安。
的確,武俠是外衣。寫這篇短文,我想探索一下人內心黑暗深處的東西。許多東西在陰暗裏滋生者、潛伏著。我們是否看得到這些——自己內心的這些,別人內心的這些。我們、別人又是如何運用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