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生圈<殘獸篇>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

救生圈
<殘獸篇>


  死寂都市,只有一頭殘獸在街角徘徊,黑色利爪碰在柏油路上咯咯作響。那發出血淚腥臭的身軀,遠眺誤以為是一頭喪家犬,竄逃於冰冷街燈下。停在十字路口,回頭看著只有黑雲靠攏的夜,就連默默伴隨的月兒,現今也躲藏起來,牠垂頭看自己身影,不再是月兒光照般自然,換來只有昏黃街燈弄成的朽壞身影。牠一邊舔著自己傷口,一面在沉思,在十字路口街燈下,依靠那燈火的些微安全感。被風吹倒的空城,發出叮叮噹噹的歡呼聲,驚醒那迷失於思索中的殘獸,心就神經質地亂打著拍子,牠試圖用叫聲來平復,卻喚起眼淚啟航,傷痕也爆放著悲苦的血,如煙火般迎送奔流的淚。三年,花三年時間,才逃脫出那空殼生活、那空洞城市、那空白回憶;殘獸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悲慟、還是興奮。
  劃過十字路口中央,向另一個死寂都市游移,沒目標的軀殼,引渡意志前進。傷痕躲在血泊底下抽泣,彷彿於這城市也將受過去一樣的傷害而預言著;意志隨即躲在軀殼後封印起來,深怕微弱信念經不起傷害而被磨碎。如常生活,如常讓時間如盜賊般把尊嚴、自信都偷去;只有,翻弄垃圾箱使牠還感覺自己是存在著,因牠過去感到那是只有野狗才會做的丟臉事。今天,拖著身走進一條由黑色石版鋪成的小巷,盡頭是一道失掉白色的啡黃水泥牆壁,有一座灰褐色垃圾箱立在正中央。翻弄著那灰褐色垃圾箱時,突然傳來一陣叫喚,牠停下來聽聽是否颯颯風聲。「有人嗎?」從牆壁那邊傳來一把嬌柔女性聲音,殘獸在漆黑垃圾箱中,思索著要不要回答;其實就這麼簡單的問題,牠也不能單純地回答,心可被傷害得沒有信任二字。
「有人嗎?」
「嗯」忍不住,殘獸冷冷地回一句,身還在箱中鑽。
「您好啊!」
「嗯」
「好久沒有跟人聊天囉,世界都變得好冷,人跟人都很遙遠…儘管是在身邊的人,也變得好冷、心很遙遠。」
「嗯…」從箱中走出來,正想離開。
「我喜歡你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暖,很親切啊!」
「…」牠回頭察看,牆壁因為某些原因變得啡黃,是什麼原因呢?牠突然感覺到那些掉落的白,好像一個坐著的人形圖案,那邊叫喚的女孩,因著那圖案而被清晰化,牠再次愣住,很不舒服地退後一步。
「您…討厭我麼?」
「…沒」牠自己也想不到會這樣回答,不用思考就說出來:「只是,我要走了…」
「明天還要來啊!」
「嗯」慢慢地退出小巷,再次投進街燈懷抱。明天?連今天也沒目標的牠,哪會想到明天?
  世間的事情,往往愈摸不著就愈令人投入,牠的明天跟明天,也都奉獻在這小巷裡。可能在那裡用不著去想明天的事,可能在那裡不用擔心對方知道自己的過去,可能在那裡有牠自己也想不到的安全感;陌生有時是很可愛的保護者,帶著一份不需交代、不需責任的舒暢。
「對了,你從那裡來?」
「…為什麼…突然問這些?」殘獸在想,可以怎樣回避對方。
「嗯,不想說,沒所謂,我們都在不一樣的世界啊!」
「也許吧…」牠冒一身汗,好像自己的心已被看透;牠把自己的過去,編造成空白,也許還能令自己接納自己多一點吧。
「我可以,接近你嗎?」
「妳問得好奇怪啊…」
「可以嗎?」
「…嗯…可以…怎麼做?」牠一臉狐疑地說。
「你可以貼近牆壁,我把手掌靠在牆上。」
  殘獸乖乖地照著做,牠想,就算做了也沒什麼損失。透過那邊女孩的手,臉貼在牆壁上,感受到氣息從另一方傳過來──苦澀及死亡,交織著一份微弱的柔情,被永不知足的心靈困住,張開口,一下子想吞噬殘獸的脈絡;但殘獸並沒有躲開,牠甘願被吞噬、牠甘心那麼樣就完結。
「那天,如果你沒回答我,我可能離開了…」她把手縮進懷裡。
「離開?」牠坐直身,指頭碰在牆上那圖案,彷彿在撫摸著少女的長髮。
「嗯,因為在這裡,我什麼也沒有,沒有人、沒有事值得留戀…」她再次把手掌貼在牆上,感覺著殘獸指頭在畫,就像在她掌心上畫:「因為你,我每天也可以跑來找你,因為你,我有了明天…」
「明天?」牠又何嘗不是因為她而每天有了休憩地?對於一個沒有明天的人,竟可給予別人明天?牠心情不禁滑落一下。
「畢竟,我們是活在不同世界裡…」
「沒什麼不一樣吧?我們都在找理由留下來…」牠不安地坐下來舔著自己傷口。
「嗯,就是不一樣…我是找不到理由離去…」
  當愛情在門外叩門,只要雙方同時間把心門打開,愛情就如早晨朝露、又如雨後彩虹;滋潤心房每一寸、耀目心靈每一刻。愛情播種在這小巷,一天一天成長,充滿生命熱情,直到愛情果實能夠摘下時,半年已經過去。牠快樂地渡過半年,雖然不知道對方怎麼想,但至少,牠感到幸福。
  今天比平常早到的殘獸,左顧右盼,把垃圾箱翻了又翻,每過一刻就為自己想一些解悶的點子,累了就躺下來,直到陰鬱的霧沿街道的石板,悄悄在牠瞳中捲曲成漩渦,夜的冷如小刀的刀鋒,在心臟表皮輕拖了一下──她兩天沒有來。失意地走進沒有燈光的街,濃霧一下子把牠吞沒,消失得沒有影蹤。
「你在嗎?」她趕回來了:「你在不在啊?」
  連濃霧也隨牠爬離小巷,垃圾靜靜待在黑色石版上默不作聲,那邊冰冷溫度從牆壁滲到女孩的腳踝,但女孩的熱淚把冷空氣迫出一串串霧氣,之後,她等了近三個月,牠卻沒有再出現。

* * *

  死寂都市,只有一頭殘獸在街角徘徊,黑色利爪碰在柏油路上咯咯作響。走到街尾轉角處,傳出一串機械聲,又像是車子,但感覺不出重量。殘獸伺機襲擊,跳上屋簷觀察獵物,一個東西在對街緩緩移動,牠躍過馬路,趕在獵物前頭,躲藏在小巷中。吱吱的機械聲漸漸接近,利爪按捺不住在腳邊磨蹭著,獵物閃現於眼瞳,牠躍身而上,當利爪碰到對方頸項,空氣就突然凝固,染血利爪退隱回皮肉下,他一下子給愣住;氣息,牠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苦澀及死亡,交織著一份微弱的柔情──就在眼前,是一個坐在電動輪椅上的女孩:「是誰?」在她來得及回頭之前,牠驚愕得像一頭喪家犬,竄逃於冰冷街燈下。冰冷空氣滲到女孩的腳踝,她知道那就是牠,雖然她受到傷害、雖然她難過,可是,思念如江河奔流進大海般,力量蓋過一切鬱結,她找不到不追尋牠的理由,有時候,她就很討厭那樣子的自己。
  倉皇像瘧疾般在每一個細胞散播,身體慢慢染上無力感,牠拖著被自己利爪割傷的腳脛,胡亂竄逃於城中,最後來到一個碼頭。那裡有一個穿著禮服的胖子,像一位管家站住,海面瀰漫一片憂鬱藍,反照於禮服上使得他格外高貴。
「先生,要渡海離開城市嗎?」禮服先生以笑容迎接殘獸,指頭掃向三堆不一樣的救生圈:「請選擇合適的救生圈。」
「救生圈?」
「對!」禮服先生很禮貌地介紹著:「少看這人海,就會葬身其中。」
  細看所謂的人海,是一片憂鬱眼神的人群,朝同一方向漫流,眼睛在開開合合,彷如海面鱗光,泛起一片憂鬱藍,倚欄杆遠眺,就見到有人在人海中與世浮沉。
「“權勢” 救生圈!」禮服先生再很禮貌地介紹著:「那位在轉圈的就是穿上了它,好處是快速步行在人海中,但壞處是容易迷失自己。」他用眼角上下打量殘獸:「先生的外貌,似乎用不著那種救生圈。」
「“金錢” 救生圈!」禮服先生接著在介紹:「這種救生圈是最容易得到別人幫助,但缺點是,控制不到它,就會被海掏空!」他指著正被人浪撕裂的一個人。
「“情慾” 救生圈!」禮服先生最後說:「這種救生圈只會令人快樂,最後會沉溺於人海!所以在海面上是沒辦法看到用使用者。」
  殘獸坐下來倚欄杆而笑,想不到人生無論倚賴的是那一種不同型態的救生圈,最後還不是混在人海裡與世浮沉,被欺壓及欺壓別人,那麼為何還要踏進去呢?
「先生,要渡海離開城市嗎?」禮服先生再一次微笑著打量殘獸,指頭再次掃向三堆不一樣的救生圈:「請選擇合適的救生圈。」
  對,那是選擇的問題,會否給自己一個理由留下來的問題。牠看著自己竄逃出來的空城,死寂而沒氣息,石版路上還留下先前掉落的血,因為冰冷溫度而凝結,漆黑中泛起魚鱗般的紅光,就像一條引路紅線,誰在那邊一抽,就會把牠抽回去。
“我可以,接近你嗎?”牠的心被抽了一下,四周除禮服先生外,已沒其他人。
“可以嗎?”迴響在耳,牠的心再被抽動,那是一份熟悉的痛,只有她才能給予。
  牠站起來,沿紅線而回,愈走愈快,忘掉轉過多少街頭,牠只想尋回熟悉的溫柔。在玫瑰街盡頭,紅色石版中央,少女倒在地上蠕動,身上流出無盡苦水,經過之處,石版也被染成啡黃。殘獸蹲身抱她入懷,把那層附在她身上、黏膜般的東西擦去,直到再沒有苦水滲流出來。四目交投,見到她思念的臉,淚跟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口張開卻哭不出聲音。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殘獸忍不住也在悲鳴。
「別再離開我…別再把我丟棄好不好?求求你…」
「對不起!我不會再這麼做了,從此,妳的苦水要變甜!」
「變甜?」
「對!過去我沒勇氣去面對妳,因為我討厭我自己,我沒信心去面對自己…試想,一個連自己也不能接受自己的人如何被人接受?」
「別那麼說…那應該是我說的…」女孩月手蓋住牠的嘴。
「妳救了我…」牠溫柔地把她的手握在懷裡:「因為妳對我的堅持,因為妳對我的愛,妳選擇了我…」
「對,我選擇了你,你是我的救生圈!」
「妳才是我的救生圈!」牠笑了,殘獸笑了出來。
  殘獸肢體慢慢被苦水吞噬而掉落,像解咒,又像脫皮的蛇,另一個軀殼就展露出來。女孩詫異她看見的,是一位臉面發光的男孩;他也驚訝他看見的,是一位臉如初春的女孩。黎明把街角的戀人溫暖,晨光為他們引路,他抱住她在懷中向日光的方向奔馳,於一個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樹的廣場停下來,迎候陽光的撫慰。
「我可以,接近妳嗎?」
「你問得好奇怪啊…」女孩把頭藏於他懷裡。
「可以嗎?」
「…嗯…可以…怎麼做?」
  他把自己那玻璃的心靈交給她,兩人在日光下如同一人。
「以後,妳是心、我是腳,我們永不分離。」
  朝露洗滌情侶的憂鬱;虹橋見證戀人的盟約。
  誰是誰的救生圈?愛情裡沒分彼此…

  「求你將我放在心上如印記,帶在你臂上如戳記,因為愛情如死之堅強嫉恨如陰間之殘忍。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是耶和華的烈焰。愛情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
  聖經雅歌八章6至7節
.
:shock: 好特別的故事情節哦!
彷彿置身在荒蕪的世界,
卻邂逅彼此,相知相惜也相愛,
真的很感人。
:oops:
謝謝您,這是去年嘗試參加香港某出版社的文學比賽而寫的小說。
有機會可能會再創作另一篇,是殘獸篇的後篇。 :wink:

希望那時候還可得到大家的支持。 :roll:

:lol: 期待著續篇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