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誤入凡間的仙子亦是苦難的凡人』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不知為何今日會來參加這個聚會,望著會場大家熱絡的景象,Ching還是不自覺得將眼神移至鄰桌的女娃兒身上,是一歲吧?女娃兒不怕生的露出燦爛的笑容,也不管是否有長牙就張著可愛的小嘴朝後方的Ching甜笑,那天真可愛的模樣讓Ching也以微笑回應。望著望著,思緒飄向遠方...恍然,看到父親高舉著女娃兒逗弄,那寵溺的模樣...女娃兒被逗的咯咯笑個不停。不知何時,那天真的笑容不知藏匿到哪兒,而人不可能無憂啊!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可以真正無憂無愁,不受世俗的干擾和影響。

  「Ching,妳在發什麼呆啊?軒他在算命,妳要不要也來算算?」成裕興奮的拍著發呆中的Ching。

  「呃..好啊!」Ching免強收回思緒,不好意思的跟著成裕走向林子軒那一桌。


★    ☆    ★    ☆    ★    ☆    ★


  「還有誰要算的?沒有的話,我可要收牌了哦!」子軒一邊收起桌面剛算完的牌一邊問道。同時雙眼不時的掃向圍在桌旁的人,而大伙兒見到無人要算亦覺得了無樂趣各自找人聊天去了。

  「軒,等一下.等一下Ching 還沒算咧….別急著收牌嘛!」成裕趕緊阻止子軒欲收牌的動作。

  「呵呵,Ching 妳現在才肯出現哦?整晚都不見著人影,這樣子是不行的唷!」子軒嘟著嘴半抱怨的看向Ching 。

  「呵呵,我想說這裡有你這號大人物在這裡坐陣就夠了,無須我再插上一腳。」Ching一臉委屈。

  「唉!我就是看您太忙了,沒空理我,只好一個人躲角角看小娃兒去了,不好意思太麻煩您。」Ching強忍住爆笑出來的衝動。

  「瞧妳!說的多委屈似的,明明是一個人跑去發呆了,還躲角角咧?虧妳還真敢說。」子軒一臉暈厥樣。

  「嘻嘻!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還問我..真是~我到現在才知道你會算命耶,真是失敬失敬。」Ching 一臉敬偑,並學古人舉掌作揖。

  「妳現在才知唷!真是...想算什麼?讓本山人替妳算算。」子軒故作施恩狀。

  「呃..要算什麼好呢?隨便啦!」Ching 一時間也不知要算些什麼。

  「好吧!等等妳從我手中抽出一張牌出來,先算算妳的本質。」子軒說完後就凝神將牌組重新分成四堆,交錯插進牌組裡洗牌。同樣的動作重覆三次後,將牌放置掌心。

  「先把手放在牌組上默念想問的問題,然後從中抽出一張牌來就可以了。」子軒凝神默念數秒後並向Ching說明接下來的動作。

  Ching 依照子軒的指示做了一遍並從牌組裡隨意抽出一張紅心2後,將牌拿給子軒等待解答。子軒看著Ching抽出的牌後,沈默了一會兒。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全緊盯著他,最後沈不住氣的成裕終於嚷嚷道:「怎樣.怎樣?」

  「嘿!你急什麼?又不是在算你的,真是...」子軒戲謔成裕的『猴急』。

  「妳抽出的這張牌代表著感性,而數值的大小表示對世俗的風化成度,也就是說被社會這個大染缸渲染的成度高低。」子軒稍微停頓一下,別有深意的看了Ching一眼。

  「而Ching抽到的數值是2,可以說~幾乎不沾染凡塵,靈性很高。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應該是無憂無愁的。」子軒怕他們不了解並舉例。

  「哇!仙子下凡耶!真看不出來唷!」成裕揶揄道。

  「嘻嘻!讓你看出來還得了...那豈不是破功了?」Ching眼底閃過一絲苦澀,但那速度快的讓人查覺不出。

  呵!好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天知道現在是她處境最糟的時候。但Ching還是迅速收起受傷的感覺,刻意用甜美的笑容掩飾。

  「Oh!那方塊代表什麼?」Ching 企圖將話題轉移。

  「方塊代表金錢,一般來說抽到方塊的人都會以金錢為導向,也就是說向錢看齊。」子軒有問必答。

  「呵!這只是算算別太認真...不過,依妳的個性想要向錢看齊,可是有得『拼』囉。」子軒一邊調皮的對Ching眨眼,一邊私下踩了成裕一腳,要他別再瞎說下去,深怕他玩笑開過火,而Ching是經不起激的。

  Ching 張口正要反駁卻傳來集合的訊息,只好將到口的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子軒見狀趕緊抓住機會一邊把成裕和Ching 拉到集合的會場一邊說道:「好了好了,要集合了...我們快走吧。」讓話題就此打住。

★    ☆    ★    ☆    ★    ☆    ★


  「Ching 妳家在附近對吧?我陪妳走一段。」在散會後,子軒對Ching提議道。

  「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跟,咱們三個人也很久沒聊了,就一道吧?」成裕不甘心被撇下。

  「嗯!也好。」反正大家都那麼久沒聊了,就趁此機會聊一下也好。
  

  在走了一小段路後,Ching 突然開口說:「說吧!你不是有話要說?」

  「呵呵,還是被妳發現了..真是瞞不過妳。」子軒激賞的說。

  「真是....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

  「嗯,其實是先前的話我還沒說完...就被這個小子一鬧就沒說下去。」子軒順手就舉起一隻手從成裕頭上打下去。

  「鳴..關我何事?」成裕不平的說。

  「呵呵,怎麼沒有?還不是怕你玩笑開過火...,唉!我想和妳說的是,就算是仙子下凡不沾染的世俗,我想她在這個凡間生存必定很辛苦吧!」

  Ching 聞言一驚,但迅速換回慣有的笑容:「我想也是!人心難料嘛!沒心機的人怎鬥的過世俗的險惡?就看他們的造化了。」

  「妳呀!別老是不會保護自己,別被人騙了都不知道還幫別人數鈔票咧!」子軒意有所指。

  「對啊!妳都太相信人了,都不會防人..笨笨的。」成裕附和著。

  「我哪有...」Ching 一臉無辜。

  「呵呵,妳哪沒有..需要我們點出來嗎?」子軒已準備好要數落『罪狀』。

  「啊!啊...不用了。」Ching 自知理虧。

  「妳哦!別又不吃偶爾也對自己好一點,吃好一點的東西。」子軒擔心的說。

  「呵呵,你想多了啦!別操那麼多心嘛....啊!我家到了,今天謝謝你們。」Ching感激的說。

  「還有...算是仙子被欺伍也會有人願意幫助她,就算真的沒人幫她..我想再差她應該也有她自己的方法可以自救吧。嘻嘻!再不行,也有你們在啊!對吧?」Ching俏皮的說。

  「是是是...妳說的是。」子軒和成裕一臉認命狀。

  「好了啦!你們回去要小心一點唷!我就不送你們了,掰!」Ching 目送他們離去後,才轉身進屋。

  這次的算命風波,不管是準確與否,Ching 真的都很慶幸有這些好朋友在身邊,就算在最險惡時總會適時的給予鼓勵和安慰。就算Ching真的是誤入凡間的仙子,其實不也是在這廣泛人海中的苦難的凡人麼?而這股力量可以支撐Ching 繼續走下去,在未來艱難的困境裡也會用微笑來渡過,這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關心自己的人所能做的。Ching 就帶著這個想法進入睡夢之中,夢裡依稀看見父親逗弄女娃兒的身影,而那女娃笑的燦爛。

                 慕雨~ 93.02.6 ~

看起來像篇小說﹐應該就是小說吧﹖您是不是貼錯地方了啊﹖如果是﹐要不要改一改的說。

:wink:

我也覺得這篇像小說
可以考慮貼到小說版
能獲得更好的討論回應

:oops:
水冷兒
季風
我給搞胡塗了
是登入在小說區看到這篇文章呀
莫非心雨老眼昏花這樣啦@@

心雨
這篇本來貼在散文版
後來才被移動的

=.= 以結構來說......我以為構不成小說的條件...所以才會歸類為散文
還是我弄錯了....?

心雨 寫::oops:
水冷兒
季風
我給搞胡塗了
是登入在小說區看到這篇文章呀
莫非心雨老眼昏花這樣啦@@
自首,是我搬的。 :roll:

季風
原來如此^^

還以為是我的幻覺摸錯路@@

謝謝芹晴搬過來呢^^

=.=||| 看樣子似乎造成大家的困擾...和不便...真是抱歉...

慕雨
別客氣
歡迎你常來貼文

還盼望版主和大家多多指教....... 我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