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燃燒的冥紙前爭吵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

夏日正在逼近,陽光一天比一天熾熱;而在這條乾乾淨淨的小巷子中,竟也充斥著一陣陣的悶熱。最讓他生氣的是,竟然在這樣的天氣中,還在燒冥紙!


沒錯,以文彬的角度來看,溫室效應嚴重、今年又是高熱度的夏天,又怎麼可以如此枉顧常理的在燒冥紙呢?而且,還是一邊哭一邊燒;那哀號的聲音聽了更讓人煩燥。

「小玉啊!路上要平平安安的走啊,啊那樓梯麥跌足啊!牛頭馬面妳免驚,人家係好叔叔要幫妳去地府玩。」外婆的臺灣國語一邊哭一邊嚷著,文彬不太耐煩的扯扯領帶。
「好啊啦!母啊!再叫小玉就不甘走,去甲水果啦。」文彬的母親在一旁勸著。
「啊!歹命哦!甲肖年就走了,小玉愛甲水果啦!去端一盤出來猴她甲。」
文彬再也忍不住:「外婆,外面很熱,進去吃水果吧?」
「啊......小玉攏沒吃,我安抓吃啦?不放心啦.....」
出身律師的文彬犯起職業病來:「人都死了要怎麼吃?她嘴巴肌肉不能動、胃也不能消化,整個身體都腐爛掉了,您再不放心她也吃不到啊!更何況,人死根本沒感覺嘛!」
「你那按說這款話啦?小玉是車禍往生的,怨氣在要安抓投胎?不投胎當然有魂魄在啊!」
文彬的母親見狀也說:「文彬!快跟阿媽說對不起!」


他極氣憤的扯著領帶,一大串話不自覺的吐出來:「根本就無法證實靈魂真正存在,人類的思考及感覺都是腦部在控制的!屍體腐爛了又要怎麼有感覺呢?這根本不合邏輯!」語畢又狠狠的揮了揮手:「即使屍體有感覺和感情,小玉現在都火化了,骨灰放在宜蘭,怎麼聽到我們在這裡說的話?」
「文彬!小玉是你表妹耶!出車禍死了,你在那裡樂個什麼勁?發什麼律師瘋啊?」母親罵著。
「你這不肖子啦!我猴你給氣死!」阿媽氣憤的抖著手杖,將最後一疊冥紙丟進爐子裡燒,又喃喃對著爐子唸:「小玉啊,阿媽猴妳零用錢哦!到地府麥亂花錢哦!」接著瞪了文彬一眼,一邊咒罵著走開了。

『哈!我贏了!』文彬高興的想著,出身農家的他,自從十六歲來到台北這個熱鬧且新奇的世界後,便不斷的向上發展學習,成為一個優秀的律師。他十分自豪的想著:我連外婆都可以反駁,以後我一定會打贏每場官司的!

他轉頭,忽然看到一個小女孩,開心的拿著一張提款卡從他面前走過,笑得像是剛拿到零用錢一般。

因此, 可別對另一個空間的事反駁得太肯定:D

無論人神還是鬼神
多一份尊敬
才是本當

說到燒紙錢
台灣人從年頭燒到年尾
四季不疲不歇的啊

:roll: [/b]最後小女孩的出現,
想必能讓自以為飽讀書的文彬此後看待世上
的萬事萬物都存著一份尊敬吧!

不過說實在的,也因為燒紙錢這樣的習俗,
讓人更有過年或過節的感覺,不是嗎?

但是,真的要小心火苗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