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病例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Azuresianlight

淑華的憂鬱症好了,痊癒的原因是由於安有了外遇~
安是淑華的老公,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中年公務員~
安自從離開學校後,所看的書用一隻手掌便可以概括~

可他的肌肉仍然充滿彈性和油亮,舉凡運動項目都有興趣,球類,潛水,戶外求生,騎自型車環島一週,高空飛行傘...都有興趣,雖然連人帶傘在樹上掛了好幾回,所以他得了一個”種馬”的外號~

淑華的模樣非常清瘦,只能用奧立微(卜派的女友)來形容她,而且敏感指數特別高,喜歡東想西想,聯想力豐富得有些荒誕,她雖然沒有林黛玉的才情,但多愁善感倒是傳承得頗具火侯,見她十次有九次眉頭總是皺著,坐在她旁邊吃飯連喝口湯都會感覺噎著~

上天老是喜歡開人的玩笑,這兩位裡外前後全不搭嘎的男女,居然會結為夫婦?戀愛時,安騎機車載著淑華去東部郊遊,在北宜公路上的某個彎道,安把淑華甩離機車,隔了好一段路才發覺,回頭找時發現她手裡提著鞋一拐一拐的往台北的回路上走,說是太扯也不為過,可卻是事實~

安是獨子,俗華結婚後少不得和公婆同住,婆媳問題總是免不了,安又是個挺孝順的人,夾心餅乾當了好幾年,接連著三個小孩兩女一男相繼著出世,從此以後磨擦得更激烈,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婆媳各佔一二樓,楚河漢界分得明確,公公被煩透了乾脆把樓梯封起來,從外牆另作一座樓梯直通二樓,自此以後壁壘分明,相安無事了一段日子~

小孩漸漸長大懂事,淑華也失業在家相夫教子,照說怎麼看都是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才對?可她的心緒卻日復一日的煩躁,身子骨也愈來愈虛,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各安其位的,安帶著她跑遍了縣市大大小小的醫院,做遍了全身檢查卻找不出任何病因? 最後醫師以”憂鬱症”做為總結,開了處方拿了一堆藥回家,但是藥吃了問題還是沒解決,該痛的地方還是痛,該不舒服的照舊不爽,期間還自殺了好幾次,割腕吞藥樣樣都來,可都適時的被發現救了回來,搞得安灰頭土臉無技可施~

淑華感覺苦悶寂寞又無助,小孩因為她這樣子導致一個個視見她為畏途,能不回家便盡量不回家,能晚回家便晚回家,家裡剩下的只是空洞,安想盡了辦法,說盡了好話,甚至寫了丈夫十誡貼在床頭做行為準則都沒效,最後,安放棄了,開始應酬打牌喝酒唱歌,總要醉了才回家,至少場面話都免了~

兩個月前的某一個晚上,在一家歌友會裡,安認識了一位女人,兩人因歌結識,因識結緣,然後結緣到床上蓋棉被聊天,兩人是怨婦碰上種馬可說是天雷地火,風雨交加,不但晚上如此,白天上班時,安沒事便抱著電話兩人親親我我肉麻當有趣,十足像個初戀的少男,老婆也忘了,子女也懶得甩了,笑紋直裂到後腦勺,除了某一項運動外其他的運動都束之高閣懶得理睬了~

紙終究包不住火,淑華終於發現了安的越軌行為,終於展開跟監探聽,也抓到了實據,可安已經陷入其中而難以自拔,最後連孩子都看不過去,母子四人採取了聯合陣線一致對老爸譴責,開罵!

雖然後續情況還在發展中,不知結果將會如何? 唯一可告堪慰的是淑華的生活終於有了戰鬥的重心,與孩子間的互通也進展得更密切,憂鬱症也不藥而癒了,真是奇怪得很?

{ 因識結緣,然後結緣到床上蓋棉被聊天,兩人是怨婦碰上種馬可說是天雷地火,風雨交加,不但晚上如此,白天上班時,安沒事便抱著電話兩人親親我我肉麻當有趣,十足像個初戀的少男,老婆也忘了,子女也懶得甩了,笑紋直裂到後腦勺,除了某一項運動外其他的運動都束之高閣懶得理睬了~
}

形容得精彩^__^

憂鬱症只因沒事磨而生
這個是值得思考的原因呢
相信真的會有這種情況
真的
有時人需要一點[災難]才有不再憂鬱的目標


是人
多多少少會有精神方面的困擾
隱性顯性基因作祟
只是不自知

我也得過憂鬱症=====>那是醫生說的 :(
我自己覺得沒什麼特別不合常理的地方
只是不愛說話而已
誰不想清靜一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