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幾天前,我已經帶過紫希去看望過櫻了。今天,我的計畫是帶琉璃出門,然後一路逛到杏秋楓的四區復健室去見一下努力復健中的櫻。

「那位叫做櫻的女孩有類風濕關節炎,她正在復健,很厲害對吧?」

我說話根本得意不起來,只是將手指指向櫻而已。

「什麼?居然是櫻,原來她一直都在這復健喔?自從我上國中分班之後,我就很少有機會幫櫻推輪椅了耶。」

我不知道琉璃本來就認識櫻,這一點實在讓我感到非常的驚奇。

「琉璃,妳到底是怎麼認識櫻的呢?能說出來聽聽看嗎?」

我一臉傻眼地張望著琉璃,已經開始搞不清楚狀況了。

「不好意思,遠夜可以別過問我與櫻的往事嗎?我只能告訴你,我從國小開始就認識櫻,我也有愧於櫻,所以有時看到櫻的時候才會一邊幫她推輪椅一邊聊天。」

原來琉璃對櫻的關懷,完全是來自她內心中一段未了的責任感嗎?雖然不知道她們兩人過去怎麼了,但我就是懶的追問那麼多,因為那些事情對幫助櫻來說應該也不重要。

「遠夜,我曾幫助櫻重新站立,誰知當了朋友之後,一過就是3年,到最後我也捨不得逼櫻自立。真是想不到,現在我還能夠跟櫻重逢。」

琉璃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了感傷的神情,似乎對這位老朋友非常的依依不捨。

「琉璃,妳想陪我一起幫助櫻靠自己一個人力量站起來嗎?讓櫻永遠跟輪椅說再見嗎?」

我並不清楚琉璃到底在想什麼,我只是很乾脆地向她提出了幫助櫻的邀約。

「對不起,我做不到,我覺得這樣強迫她站立是在傷害她。」

琉璃低下臉拒絕了我的提議,但是我根本就不在乎。既然琉璃做不到這種事情,那我就親自去執行總可以了吧?誰管她這麼多。

「琉璃,妳不需要為此感到自責。雖然我不清楚妳們的過去,但我還是會去做自己能夠幫忙上櫻的事情。」

我腦袋空白,因為不曉得說什麼才是對的,只好一個一個字慢慢想。

「嗯,我明白了,只是遠夜這麼想幫助櫻呢?對你來說,櫻難道不是陌生人嗎?」

琉璃困惑地向我問話,但是我就是懶得想理由,所以過了將近5秒我才回答了她的問題:

「我才不管櫻對我來說是不是陌生人呢。我早在很久以前,就親身體會過從幼稚園到大學被傷害跟孤立的感覺了。所以我才決定要出手幫助櫻一把。怎麼樣?這理由夠充分了吧?」

聽完了我的話後,琉璃一臉傻眼地看著我,瞬間進入了當機模式。

雖然我不知道琉璃腦袋在想什麼,但我就是懶得去猜,因為我根本沒有那麼多腦細胞可以燃燒。

「好了,我們先回去吧。改天我會自己過來看看櫻有沒有進步。」

我下意識抓抓了頭,可是我腦袋空空,根本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喔,好吧,你喜歡就好。」

雖然曾有一瞬間總覺得琉璃沒說出真心話,但我想了老半天還是決定不去過問了,既然她不想說,讓她說出那些過往又有什麼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