蠟燭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ocoh葉宗德星心亞Azure

蠟燭


他感覺自己是一根蠟燭,時緩時速地燃燒著燭芯,燭台周邊圍繞著一群緊貼共舞的男女,金碧輝煌的大廳劇烈搖晃,首先震倒的是高掛在天花板中央的華麗水晶燈,無數玻璃一面下灑一面如同落雪般閃閃發光。
他的身體隨著發光的碎片朝著地上的裂縫往深處墜落,來到了一個黝黑的防空洞,炸彈在人們頭頂紛紛爆裂,無數花瓣、樹葉、動物的生命蒸騰燃燒。
回神後驀地發現自己身邊一直依偎著一個少年,身影隱藏在黑暗中,為了短暫地逃離痛苦,他們比賽一個接著一個訴說自己曾經聽說的故事。
他說有一個地方,人們互相把對方揪出來,釘在鐵籠子裡,逼每個人說出自己曾經做過的錯事,眾人再一樣接一樣輪流引申出更多微不足道的罪跡,每人反覆輪流,直到整群體都黑到了徹底,甚麼都不剩為止。
他和身畔的少年張牙舞爪地撕裂對方的臉,因為生存,他們不惜杜撰\偽造自己的恨意,直至將對方殺伐殆盡。結束後,他撿拾少年留在地上的衣服回家,一邊聞著對方的味道,一邊在破舊的臥舖上沉沉地進入睡眠,直到所有人都在茫茫灰塵中醒來,再繼續對彼此永無止盡的韃伐。
那少年此刻正睡在他身邊,胸膛平穩地上下起伏,定睛注視少年的臉,才發現那已經是一具白骨,模模糊糊閃滅的燭光照亮身旁無數的屍袋,每一袋都發出疫病的味道。傳說有人吃下了一隻蝙蝠,這生物原本是裝載病毒的容器,就這樣讓世紀之毒輕易在人類之間傳播了開來,數月之間世界恍若死城,屍身滿身滿谷,人們死前也無法再見他人一面。他顫抖地離開身邊的骷髏,把臉埋進消毒紙巾裡猛力擦拭,手已經全爛了,全部都是酒精與過度洗滌造成的創傷。他害怕這個極其骯髒的世界,空氣是髒的,水是髒的,人是髒的,所有的一切都不保險也不安全,包括接吻,那是噁心至極的。
死亡的飛機在天空盤旋,無形的瘟疫蔓延,還有地震,無數充滿熱流的板塊在肉身下永不休止互相撞擊,此起彼落地爆破。他閉上眼睛,看到整條路上都是屍體,腦漿攤流縱橫氾濫,四處蔓延著嘔吐物的味道。黑黝黝的人們一群跟著一群,在刺耳的槍聲中瘋狂奔逃向亂石懸崖盡頭的大海,一波一波落下沉浸深深的潛靜如雪地。他在癲狂中下墜,同時把手伸進自己的深處,掏挖著腹腔裡的彈殼,血流平穩浸滯開來,淹沒了視界,那柱蠟燭已經燒完了。

任何微不足道的理由都能造成人的分離。
這個少年曾經令年輕的他感到無望。他們甚至感覺對彼此的慾望羞於見人,這份蒙羞以各自扭曲陰晦的方式如此地長成了,無法在對方的家人面前露臉。像戴著一頂滑稽的黑絲帽子那樣畸形而不倫不類,冒著蒸騰熱氣的浴池湧動著的孤獨與晦暗。
等到了一個年紀,人就要被實用的價值觀與戀愛觀壓到世界的底層。 出社會沒多久,他就窮得一塌糊塗了,做什麼都不順利,往往有著各種形式的失敗結局。在逐漸繳不起房租的生活壓力下,重複著自卑與更深的厭世。藝術很貴,漫漫長時,頭疼暈眩,且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從深處散發出臭味。各種累進疊加的毛病攪擾下,連昔日擅長的寫作都倍感痛苦,唯一深愛的創作夢被惡疾壓成死灰及生活緊掐著脖子的無助。這生命裡沒有任何華貴大衣的影子,他有的,只有永不被看見,無光漫長、病體、虱子與故事裡每個人物的各種飢寒交迫。
後來他自己住在一個陰影幢幢的廢棄醫院裡,層層疊疊的檔案櫃沾黏著不可告人纏結無解的疫病,曾經恐懼一旦開始這些藥物之後自己將會成為某種生化人,但終究向一切妥協,靠著無以名狀的藥物試圖改變自己的腦神經迴路。這些藥物要定期吃,只要不小心停下兩天,過往的崩塌就會毫無道理地回來,像原子核爆一樣將理性湮滅。
他藉著微弱跳動的燭火在鏡子裡看見自己的臉,無論是年輕時多麼清麗的面龐,也都將在最後形成衰敗鬆弛的腐味,身軀失去緊繃張弛,就像那隻在自己掌心完全失去氣息的老貓,也有曾經鮮鮮活活的氣力。

他回去取了少年白骨指上最小的一塊關節穿上線,戴在自己脖子上,最後,只有這片灰骨毫不嫌棄地陪伴著自己。
真的很想再一次撫摸少年的耳朵。無邊無際的靜寂中,從融入體內的鍊墜裡傳來了昨日的歌聲。張大雙手隨盡頭下落,耳垂靜靜淌下海潮鹹鹹氣味的紅色,滿天滿谷排山倒海的星辰,他們曾在年輕時忘情高歌,大腦分泌滿溢的多巴胺,把瞬間的燃燒蔓延至熊熊大火,呢喃吟唱並全然無視即將來臨的終局。大夢初醒一般,他開始思索是否要回到原來的地方,粗糙的手無意識地摩挲著桌面,麵攤的大湯杓,火爐,點火器,一樣一樣都在原先的地方,人依然與恐懼分分秒秒同眠。世界分崩離析像一片汪洋,他也老了。
一層又一層的譬喻
一層又一層的寫作議題
由年輕到老
自往昔的平衡至變動後的不安
從感受推演現實
回到想像的譬喻
每一層都可以是一個故事
此文談及許多故事
在短篇中
呈現出一種宇宙觀

問好
跳舞鯨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