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弘安出去送客,唐倩坐在床沿忽然開始渾身發抖,她身上抖得她自己都受不了了,感覺身子要散架了一眼,床上的彈簧加劇了抖動,她站起來,她像跳舞一樣邁著抖動的腿出去,站立的那條腿也在抖,她有過這樣渾身發抖的經歷,是跟那個人在一起的時候……那是幸福,而這,是,她不恐懼,她不害怕,她不緊張,她是,絕望,她知道她再無法躲避,無處逃避了,她呼喚著那個人,來帶她走……可她知道這絕無可能,而且,她絕不要再想起那個人,在這樣的情景中……此後的每一天,她都要過這樣的日子嗎……
石弘安進來,一把抱起她把她壓到床上,唐倩骨頭架子都散了,皮肉都麻木了,她張嘴想要喊叫,又明白喊叫沒有用。石弘安把嘴湊上來,舌頭往裏伸,唐倩趕緊閉上嘴,喉嚨裏發出“唔,唔,唔”的聲音……石弘安停了下來,唐倩聽到了自己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你怎麼了,怎麼這麼,害怕?”石弘安喝了酒,舌頭不利索地說道。
唐倩逐漸停了下來。
她不知道怎麼辦。她不知道說什麼。她想說求求你,放過我……
石弘安再次壓上來,唐倩想要有人,把她的腦子割掉,讓她對這一切都一無所知,她筋疲力盡了……然而顫抖,停不下來,她知道沒人能夠幫她,她試著自己,把腦子裏的那根弦,繃斷,是的,她這條命,仿佛只有腦子裏的一根弦在繃著,斷了,也就結束了,她用力繃,越繃越緊,就快好了,她看見了白光,耀眼的白,刺眼的白,不過她的視覺已經微弱,沒有覺得刺眼,她覺得柔和,啊,是那個人,身上發出的光,親愛的,心愛的,她在心裏說道,你是來指引我的嗎……不,這樣的時候,不能想起那個人,會玷污了那個聖潔的人……她掙扎著,朦朦朧朧地,聽到了一個的聲音。
“你真是個處女嗎,這麼緊張,抖成這樣了……”
唐倩的衣服已經被解開,男人的手伸進衣服裏抓著她的乳房,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把男人推開,坐了起來。
“你幹嘛,你……你怎麼回事?”男人有些惱火。
唐倩清醒了,她裹住衣服,抱著自己的身子,她的身上仍然發麻,她不發抖了。對這一晚,她仍然預料不足,她以為她能夠屈從的,她還是高估了自己,她根本接受不了。現在,她要重新給自己找到可承受的範圍了。
“戴避孕套。”她說。她想到了可以保留自己一點可憐的貞潔的方式。
“什麼?”
她沒有再說,抱緊了自己。這種方式很可笑,自欺欺人。但是,她能保留一點是一點了。
男人看她的樣子,很可憐,語氣緩和了些:“我,沒准備。再說,你三十一,我三十五了,差不多可以要小孩了。”
“我不會……那麼早要。”
“這……我也沒准備。誰新婚之夜會準備那個?”
“去買。你想那……就去買。”
男人湊過來,試圖擁抱她。他身上的酒味提醒了她:
“你喝酒了,不行的。”
她縮著身子往裏躲。
男人有點惱火,但是看到她可憐巴巴的樣子,忍住了沒發火。
“就一次,不要緊的,哪那麼容易就懷上……”
“我說了,你想要,就去買,這是我的……”唐倩忍住了後半句話。
“新婚之夜,別搞得這麼……”
唐倩站起身來,整理衣服,把扣子扣好。
“好好好,我去買,你別生氣。”男人無奈地說,看看表,“這個點了,上哪去……”
“那就不要了。”
“好好好,我去,我去。”男人終於妥協了,“不過,有個條件,你脫光衣服在床上等我。”
唐倩沒有理他。
男人訕訕地出門了。
太差勁了,唐倩懊惱著自己,她應該早就想好,處理好這一晚的事的,避孕套她可以早點準備好,她沒想到自己那麼脆弱,會抖成那樣,還昏厥過去了……如果不是那樣,她不會把事情搞得這麼糟,男方,畢竟沒有什麼過錯。她在考慮,要不要按男方說的,脫了衣服……她做不到。
石弘安回來了。一切又來了一遍。當石弘安壓到她身上時,她再次渾身發抖……她哭了。
男人多多少少有點發現她不對勁,“你怎麼了,你怎麼回事?你是不是,被強姦過?”
她搖搖頭,她現在在經歷的才是強姦。她坐起來,蜷著雙腿把自己抱成一團,嚶嚶地哭著。
“你怎麼會這麼抗拒,就算你是處女,從來沒有過,也不會這樣啊。”
她有過性生活,她跟那個人在一起時,風騷又淫蕩,下流又下賤……
她想告訴他,也許他會放過她。
“我……我也不知道,你,我還沒准備好,你慢慢來好嗎?”
“讓我先抱抱你。”
唐倩沒有反對。
“來,躺下來,放鬆……”
“好的,你別……你……帶上避孕套,還有,別碰我的嘴……”
男人答應了,迅速脫掉了自己的衣服,戴上了避孕套。
“把燈關掉。”
男人關掉了燈,然後,慢慢脫她的衣服。她又開始了,瑟瑟發抖。這一次,男人沒有停下來……
她感到窒息,仿佛在水中,一支船槳在拍打她,她的頭剛露出水面,還沒來得及呼吸,又被拍下去……一下,一下,沒有止盡……漸漸地,她感覺自己沒有了呼吸……
當她醒來時,她的身體還是僵硬的,她慢慢轉動眼睛,她知道自己在床上,她感覺到了,男人在她身上聳動……一下,一下,沒有止盡……漸漸地,她大口喘起氣來,她要把心裏積壓的負累呵出來……
她動了一下,她的身體是可以動的,只是沒有知覺。她把手伸到旁邊,撐著自己的身體,坐起來,轉身,找來衣服穿上,然後去衛生間。
下體濕漉漉的,不可能,她不會有這麼多水,她摸了一下,她忽然想到,她洗乾淨手走到房間:
“避孕套呢?”
“扔了。”
“你是不是偷偷把避孕套摘掉了?”
“沒有。”
唐倩回到衛生間,拉開褲子,把手伸到下體摸了一下,拿出來放到燈下看一眼,打開水龍頭洗乾淨了,再次走到房間裏:
“避孕套呢?”
“扔掉了。你要那個幹嘛?”
“扔哪里了,我看看。”
“你看那個幹嘛?”
唐倩走到垃圾桶那裏,裏面沒有。她拉開被單,床上有避孕套的包裝,她繼續拉被單。
“冷,你幹嘛?”
“找避孕套。你剛用的,放哪里了?”
男人起身,從身後拿出來,空的。
“你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還以為你是個處女呢,原來不是啊。”
男人點上煙。
唐倩走到鏡桌前,伸出手一劃,嘩啦啦桌上的東西摔了一地。
“你幹嘛,大半夜的,新婚之夜呢,你摔什麼東西,有話不能好好說嗎?”男人從床上跳起來說。
唐倩張了張嘴,沒有說了。她到衛生間,打開熱水洗澡,渾身上下搓。她知道這很蠢,很笨,沒有意義,自欺欺人,可是她沒有別的辦法。她把衣服扔到地上,找了身乾淨的衣服,然後,從衣櫃裏找出一套被褥,到客房去睡。
石弘安追過來,“你怎麼……你能不能講點理,又不是處女,這麼金貴幹嘛,再說了,女人嘛,還不都是這樣,早晚得……你都三十多了,又不是處女,你發什麼脾氣……”
到客房去睡,並不能避免什麼。第二天晚上,第三天晚上……石弘安都會到她床上,無論她什麼反應,都要做。只是他都帶上了避孕套,也沒有碰她的嘴,每次都關著燈,唐倩也堅決不讓他看自己下體。


可能是為了討好她,石弘安說週末的時候去看她父母。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
“這是為什麼,去看你父母呢,你都不去?”
“不想去,沒什麼好看的。”
石弘安見識過新婚之夜她摔東西,也不多說了。

石弘安買了一束花回來,玫瑰花,唐倩看到心裏一陣刺痛……她看都不再看一眼花。
“漂亮嗎,去,把它插到花瓶裏。”
“你自己去弄。”
“怎麼,花也不喜歡?女人都喜歡花的……”
“我不喜歡。”唐倩說。
石弘安把花扔到桌上。石弘安沒有錯,只是他遇到的是她。過了一會,石弘安說:
“我有事想跟你說。我考慮過了,我們要個小孩吧,我們都年過三十了,也該要了。有個小孩,家裏熱鬧,生活也有了目標,我們夫妻,也有了聯繫的紐帶。”
“你父母的主意吧。”

王霞打電話說要來看她,她說別來。王霞再打電話,她就把電話掛了,唐建軍的電話也是。後來,王霞就給石弘安打電話。
“你跟你爸媽是怎麼了,你連他們電話都不接?”
“沒什麼,跟你沒關係,你也別問那麼多。”
“他們想要來看看你,我說,我們還是先去看看他們吧。”
“這事你別管,你管不了,到時候你兜不住。”

胡文蓓打電話來:“你這傢伙,結婚都不通知我一下,怎麼這樣啊?”
“你結婚生孩子的時候我都沒在家,也沒給你紅包。我不通知你,省得你給紅包,幫你省錢了。”
“你這……我不管,我結婚是你沒在,你結婚可是都在一起的,你不通知有點不拿我當朋友哈。你要請我吃飯。”
“好吧,等我這段時間忙完吧。到時候我找你。”

石弘安打電話來:“我們幾個朋友今天聚一下,你晚上到那家飯店來,跟大家一起吃個飯。”
“我不想吃,我不去,我也不會說話不會聊天不會喝酒……”
“就來坐坐,都羡慕我老婆漂亮呢,我帶你出來顯擺顯擺。”
聽到這樣說她就去了。
在座有兩位女人,唐倩感到,自己好像好久都沒有見過女人了。她迅速打量了一下她們,一個開朗,一個內向。內向的那個她用眼神勾引,開朗的那個她用言語挑逗。
坐下來打過招呼熟一點之後,有人開始開玩笑了。
“老石,真是豔福不淺啊,人到中年,收到這麼一位,天仙一般……”
“就是,我們女人看到都喜歡,嘖嘖,這小嘴巴,女人都想親一口。”開朗一點的那位女人說。
“那你來親呀。”唐倩說,眼睛深深地定定地看了內向的那位一眼。
“哈哈哈,老石,新婚生活很有情趣吧,哈哈哈……”
幾個男人笑著。
“跟女人才有情趣呢。”唐倩說,眼睛在兩個女人之間來回穿梭。

晚上回去後,石弘安問她:“今天怎麼回事,放得那麼開。”
“怎麼,不是應酬嗎。”
“那也沒必要說那些……”
“你吃女人的醋了?”唐倩鄙夷地看他一眼。
洗漱過後,石弘安又來糾纏了。唐倩一動不動。
“你換個姿勢,翻過來。”
唐倩沒有動。
石弘安動手拉扯她。唐倩推開他,
“就這樣,不滿意就出去。”
“啪”的一聲,石弘安的手打在了她身上。
唐倩驚異地轉臉看著他,“你打人?”
“不是,你甩開我的時候,我一用力,就……”
唐倩坐起來。
“別這麼一副可憐的樣子,在外面跟人有說有笑的,都在打情罵俏了,回來就一副木頭樣,我怎麼你了?”
“你沒有。我也沒想怎麼樣。”
“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這意思,不想跟你怎麼樣。”
“你告訴我,你心裏在愛著誰?我們結婚了,你這樣想著人家,還有意思嗎?你把我當什麼!”石弘安有些激動了。
唐倩被他說中了,不過,她在這種情況下不願想到那個人。
突然他撲過來扯唐倩的衣服。
“把你搞得不爽嗎,還想著別人,他媽的,你不要,我自己爽就夠了,我娶回來的女人,”他要親唐倩的嘴,“憑什麼不讓我親嘴,我是合法的正牌的老公,我叫你想別人,我叫你想……”
“啊——”唐倩尖叫一聲。
他用力捏她乳房。唐倩推他。
“你推什麼推,又不是沒跟我搞過,每次都這樣!”他抬手打了唐倩。這次是真打。打完後,他也愣了。
唐倩奮力推開他,裹好身上被扯亂的衣服。她沒有哭。
良久,石弘安說了聲:“對不起。”
“不用道歉。”唐倩說,“是我不好,我不該這樣。”
“不不,我……喝酒了,太衝動了。”
應該和喝酒沒關係,而且,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的。
“我沒辦法,我受不了。你如果沒法接受,可以離婚。”唐倩說。
“我只是一時酒後衝動,你不要提離婚,我們才剛結婚,未來日子還長。婚姻是要經營的……”
唐倩想起經營書店,手機店,水果店……
“我們一起來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好不好?”
“我的問題,”解決不了,唐倩後半句沒有說。
“是我的問題,我來想辦法解決。我們沒有戀愛,是介紹認識的,年紀也不小了,沒考慮那麼多,你忘不掉別人,是可以……”
“不要說了。”唐倩不想聽他提到那個人,事情也不是他以為的那樣。他說她愛著別人,她也不想否認。
“我累了。”她說。
“夫妻吵架,床頭吵床尾和,我們還是……來吧……”
就是這樣,她不明白,她話說的那麼清楚了,她的態度那麼明確,為什麼別人就是不理解,還要按自己的意思來,她就不值得被人當回事嗎,她只是那一個人的寶貝……

胡文蓓打電話來,說約吃飯怎麼還沒動靜,然後提到王霞,說有次在街上碰到王霞了,很掛念她,問她怎麼不回去看看,新婚快樂,就圖自己快樂忘了老媽……
唐倩把電話掛了。想了想,又撥回去:
“剛才突然斷了。”
“哦,我還以為你掛了呢。怎麼樣改天回去看看……”
“你別管我們的事,我在外面,跟我對象開著一家手機店,我們過著好好的日子,她把我們的水果砸了,把我弄回來,”接下來,唐倩不知道怎麼說了,“反正你別管我們那些事。”
“你對象?”胡文蓓問:“我不是聽你媽說,跟你開店的,是個女的嗎?你媽說假話,讓你好嫁人?”
唐倩猶豫了一下,說:“是女的。”
“你對象?”
“我有事,等些天我閑一點了找你們吃飯。”

“我媽他們今天要來,你下午買點菜回來,晚上做幾個菜。”石弘安說。
“我不會做。”
“不會做,學啊,又不是什麼高難度的操作,油鹽醬醋調配調配的事,多做幾次就會了。”
“我不想學。我不喜歡做飯。”
“你現在結婚了,得當個家庭主婦了。”
唐倩覺得,這樣無理取鬧對著幹也是有點幼稚了,她在下午的時候,去菜市場買了些熟食和成品菜,回家用盤子裝上擺上桌。石弘安下班回來時,還有點意外,他大約以為她不會去買的,有總比沒有好。然而他父母來時見到一桌熟食很不滿意,儘管石弘安一再示意不要多說,他母親在吃飯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教訓唐倩了:
“居家過日子,總是自己做的比較好,就這熟食,吃著香,誰知道是些什麼肉,誰知道裏面添加了些什麼,你說是吧。”
唐倩“嗯”了一聲,石弘安母親吃了個癟,更不高興了。
“結婚了,得會過日子,這可不是錢的問題,我們家也不缺這點錢,我說,過日子要親力親為,要有所付出,要不這日子,是過不長遠的。”
石弘安一個勁在桌下碰她的腳也沒有阻止她說話。
“哦。”唐倩說,她本想問長遠是多遠的,想想還是算了,她不想廢話。
“你這是什麼態度?”石弘安母親問唐倩,“你老碰我幹什麼,”石弘安母親問石弘安:“你可別告訴我,這家裏,你做不了主,你開著廠,當老闆做生意的人,在家裏不會連老婆做的飯都吃不上吧……”
“媽,你來了,就好好吃頓飯,我們好好的,她今天剛好有事來不及做,就買現成的了。”
長遠是多遠?唐倩記住這個問題了,因為她沒想過這個問題,她在等待結束。

唐倩打電話約胡文蓓吃飯,要她幫忙約一下徐月軒,胡文蓓愉快地答應了。不一會,她又打電話過來,說徐月軒要她們就到她店裏去吃,她去買菜,給他們做幾個拿手菜,“你下午沒事早點過去,在那玩一會,幫幫忙,散散心。”
唐倩答應了。她想了一下,本來是她要花錢請他們吃飯,現在又成了徐月軒破費了,還費時費力做菜,她要帶點禮物給他們。她對這種事完全沒主意,好在超市選擇多,她買了盒巧克力。
到了徐月軒的店時,同學都驚訝她瘦了。
“你怎麼瘦成這樣了?老公不讓你吃飽啊?”
“恐怕是勞累的,哈哈哈,新婚嘛……”
唐倩感到厭惡,走進店裏,她看到王霞在那裏,她立刻想到了自己晚上遭遇的痛苦,她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胡文蓓來招呼她:“呀,還帶東西了,結婚了就是不一樣,懂得人情世故了。王阿姨我在路上碰到的,說你要來,她想來看看你。”
但王霞的樣子不像是來看看就走的,她系著圍裙在幫徐月軒做菜。她看到唐倩的臉色,打了聲招呼,
“我看她做那個蟹,我幫她做一下。”
蟹……要命……
“是啊,我想阿姨做的應該更合你口味。”
“這麼多人吃,幹嘛要合我的口味?再說,誰知道我的口味,我什麼都吃,我不挑。”
大家都看出來她不對勁了,徐月軒老公過來:
“來喝點茶,那個徐月軒,你別管了,今天我來下廚,我來露一手,各位女神就負責吃,品鑒……”
“哎呀不敢當不敢當,趙大廚的手藝,可真是一流,上次約你來這裏吃飯,你去旅遊了,待會你要多吃點。”胡文蓓來拉唐倩了。
唐倩冷靜下來了,跟著胡文蓓和徐月軒去喝茶。徐月軒跟她們介紹茶,唐倩對茶沒興趣,聽不懂也記不住。
冷靜下來後,唐倩感覺到,自己心中對王霞最後的依戀消失了。
徐月軒的店裏是賣一些比較高檔的家用物品,洗衣液香皂牙膏,鍋碗瓢盆,美容美顏塗抹液口服液……高科技新成分之類的。一起吃飯的還有徐月軒的妹妹和妹夫,胡文蓓的老公也來了,他們讓唐倩打電話叫石弘安來,唐倩沒有說話。
胡文蓓老公從車上拿了酒,幾個男人都在誇酒好,徐月軒表示也想嘗嘗。
“那就都嘗嘗,唐倩,胡文蓓,都喝點。”
“都喝點都喝點,這個酒,差不多四五百一瓶吧?”
“錢算什麼,關鍵是,這個酒買不到……”
王霞要告辭,徐月軒老公拉她坐下:“阿姨,忙活半天,怎麼能到吃的時候走呢?您坐下坐下。”
落座了,王霞坐在了唐倩旁邊。
舉杯動箸了。
“你還好吧,我好想去看看你……”
“不勞你看。你不看我的時候,我都很好。”唐倩說。
男人那邊有人注意到了她們話不對路,舉杯敬酒來緩解。
吃喝談論一會,王霞又跟唐倩說話了:
“我是為你好,年輕的時候在外面……女人總歸是要結婚生孩子的。”
“恭喜你稱心了,我結婚了。”
“你自己也同意了……”
“那還不是你逼的……”
“唐倩!”徐月軒語氣嚴厲,“你們母女的事,是你們家務事,我管不著,今天在我這裏,大家和和氣氣熱熱鬧鬧喝酒吃飯。”
唐倩意識到確實有些不合適,她舉杯說:
“不好意思,一下沒注意,對不起了。”她一揚脖子,杯裏剩下的半杯酒喝完了。
胡文蓓老公趕緊拿酒瓶來給她倒。
“我不喝了,你們好好喝,我喝多了頭暈。”
“嗨,沒事,誰喝多了不頭暈,空杯不好,你再倒上一點,來,我們幾個加把勁了!”徐月軒的妹夫說。
王霞再次告辭:“我真要走了,你們小一輩的在這聚會,我老傢伙不該來的,掃了你們的興。”
“阿姨坐下,什麼掃興,什麼老一輩,都是這麼多年的朋友,我們小時候就互相認識,跟親戚一樣的。您沒有掃興。”徐月軒說。
唐倩明白徐月軒是在說她掃興了,“好吧我再倒半杯,我慢慢喝,陪大家。”
“這不就好了嗎,來來,一起走一個!”
王霞把手伸過來試圖拉著唐倩的手,唐倩抽出來了。
“慢慢來,慢慢過就好了,慢慢就改了,有了孩子,等你有了孩子,你就知道孩子多寶貴,你就有了媽媽的心……”王霞儘量用緩和的語氣說。
“你被強姦過嗎,你知道被強姦是什麼感受嗎。”唐倩的聲調也不高。
但是她們母女之前就有過爭執,她們一說話,滿桌的人不由自主就注意這邊了。
“唐倩,不好的事,別放心上。”徐月軒聽她說到“強姦”,猜想她是遇到了不好的事,語氣沒剛才那麼生硬,但仍然不希望在聚會的時候破壞氣氛。
“慢慢就好了,慢慢就習慣了,那個,你們吃……”
“你要我慢慢習慣被強姦?”唐倩面無表情看著王霞。
“好了,你們慢慢吃,我真要走了,你們吃高興。”王霞再次告辭,這次沒人再留她了。
在場的人都被那個刺耳的詞鎮住了,不知道怎麼開口好,尷尬地不露聲色地相互看看。
“好了唐倩,不愉快的事,就丟一邊去吧,我們都是朋友,別放心上。”
“謝謝你徐月軒,對不起大家了,讓大家掃興了。”
“沒關係沒關係,放寬心吧。”
“就是就是,不好的事,就隨風去了……”
“不是你們以為的那樣,”唐倩說,她知道他們以為她遭遇過不好的事,“我說的是現在。”考慮了一下,她說:“你們就當個笑話吧。我有一個愛人,我們,相親相愛,在一起十幾年了,我們……”她還在猶豫,她覺得“相親相愛”根本不足以形容她和那個人的關係,這樣的話說出來,在別人聽來,可能毫無感觸,根本體會不到她們愛的深沉。
“後來,她把我們拆散了,千里迢迢趕過去,把我們的店砸了,在左鄰右舍面前,辱罵我們,她把我帶回來,逼我嫁給一個男人。”唐倩平靜地說。
徐月軒跟胡文蓓在悄悄說話。
“真對不起,本來我也是想來好好跟大家聚聚的。來我敬大家一杯。”
“你慢點喝,慢慢喝。”
唐倩喝一口把杯放下了,“只喝了一小口。”
“你有一個愛人,你們那麼好,你媽為什麼要拆散……”
“月月!”徐月軒阻止她妹妹。
唐倩笑了笑,“因為我們兩個都是女人。”說完,她覺得豁然開朗,她還得意地補充說:“那是一位絕世美女……”


從一天,兩天,到一周,兩周,到一個月,兩個月……日子沒有結束的跡象,唐倩沒有適應,她對結束的祈盼更加強烈。
唐倩到市場上找了份看守店面的工作,這種工作容易找,而且工作時間長,工作時間長可以幫她避免很多,婚姻生活。
比如她不想給男人洗衣服,她不想把自己衣服和男人的衣服一起放進洗衣機裏洗,她不想把自己晾乾的衣服和男人的衣服放進同一個衣櫃裏,她不想和男人一起吃飯,她不想給男人做飯,她不想收拾男人的煙灰缸,她特別討厭煙味,但她不想管,仿佛一個賢妻良母愛惜男人身體似的不讓男人抽煙……她不想對他表示出一點情感。
她最痛苦的,性……男人最近糾纏她比較少了,男人畢竟三十多歲了,對她新鮮感過去了。她大約知道男人在外面的一些事,滿街都是曖昧場所曖昧廣告,都是吸引男人去消費的。石弘安確實常去消費,請客戶去,也被邀去……那不關她的事,她不愛,只有一次酸了一下,自己這麼漂亮,男人居然還去外面消費……但立刻就嘲笑自己了,她希望他天天去外面。
看店看到晚上八點多才回來,鄰近店鋪裏的人都吃過飯了,她當時也餓了,她餓的時候就想吃最想吃的東西,她當時忽然最想吃面,手擀面,她跟隔壁店鋪的小妹說她不餓,等待著下班後去買麵粉,回去自己做面。
她很久沒吃過了,一個人做要慢一些,揉好了面,洗菜切菜,準備調料,然後擀面,切面,放進鍋裏煮,煮的同時炒料,下菜……
她跟幾個比較熟識的同學,算是出櫃了,他們中有人是見過那個人的,不過當時都不知道她們倆是什麼關係。現在,可能會有人猜到她所說的,就是那個人……他們都不是亂傳閒話的人,但也不一定,他們也有要好的朋友,胡文蓓喜歡多管閒事,嘴也把不住;徐月軒生意做得大,朋友不少;男人們,也可能喝酒的時候當笑話,當下酒的笑料……無所謂,她現在,根本不在乎他們說出去,也許傳出去更好,傳到男人耳朵裏,也許,他會好心不再纏著她要那樣……
男人回來了,她在廚房門口看一眼,知道是喝酒了。她沒理會,但是沒心情吃了。想多了,哪個人,會不在意自己婚姻的另一半有其他的狀況,除了她這樣心有所屬的同性戀……聞著炒好的香噴噴的醬料,看著鍋裏翻騰的麵條,她一點食欲都沒有了。那個人,她和她,還相互屬於嗎?
她聽到男人走過來,她面對著鍋爐不想回頭。
“挺香的,你不是不會做飯嗎?”
她想了想,說:“煮個面而已……”
男人突然從身後抱住了她,一手抓住她的胸,一手去解她的褲子……她扭動身體來躲避,她往下蹲脫離男人的控制,男人跟著蹲下來,仍然在她身上上下其手。
“又怎麼了,我是你合法丈夫,你心裏想著別人,身子還不讓我碰了……”
男人把她拽起來,拖到餐桌邊,扯下了她的褲子……
她曾經……和那個人……這樣玩過……
“戴上套!”她急忙說。
“就這樣……”
“不行,你別從外面染上病,傳給我……”
男人猛地推了她一把,她本就趴在桌上,沒有距離,也沒有被碰疼。
她站直了身體,把褲子拉上來,眼淚掉到地上。
然而男人又來了,已經解開褲子戴上了避孕套,他走過來重新把她按到桌上。
她不再反抗,閉上眼睛雙臂護在胸前……又睜開眼睛,她要讓自己看清楚眼前的情景,不要在這種時候,想著那個人……她抬起雙手揉按自己的頭,想把那個人,從處於這種情景之下的她的腦子裏趕走……
面已經煮成糊糊了。她關掉了爐火,去衛生間洗了個澡,穿好衣服出來,男人在沙發上看電視。她盛了一碗麵糊糊,炒好的醬料也冷了,她澆上了一點,拌了拌,坐到餐桌上——她剛才被,強姦的地方——開始吃。
“你別去給別人看什麼店了,你到我廠裏去,給你安排一張辦公桌,你不想管事就在那裏坐著,你想管事,到廠房裏去轉轉,你是老闆娘,你什麼都可以管。”
“我不去。”她的腦子裏還是剛才自己捂眼抱頭的情景。
“要想好好過下去的話,這是最好的辦法,我們吃在一起,住在一起,上班在一起,別人羡慕都羡慕不來。”
“我不去。”唐倩想說,誰羡慕你找誰去,不過她不關心這個,她聽到他說“想好好過下去”的話,如果不那樣做,是不是就可以不這樣過下去了?
“那,我三十五六了,我得要兒子。你愛不愛我我不管,你給我生個兒子,我什麼都不管你了。”
“我不會生。”
男人暴跳起來,沖到她面前。她嚇了一跳,以為男人要打她。
“你什麼意思?你到底怎麼回事?你愛的是個什麼人?人家還想著你嗎?你不過也是被人家玩完扔了吧……”男人的手在桌上拍著:“你這樣算什麼意思,你腦子進水了,自己結婚的,身邊人,你不在乎,想著一個不可能的人,是不可能了吧,要不你不會嫁給我……”
唐倩起身拿碗去廚房。
男人一把拽住她:“給我生個兒子,不然,沒得過了。”
唐倩手上的碗差點掉了,她帶著些厭煩,眯著眼睛,日子不過了,這個可威脅不了她。
“我不會生。你可以跟別人生……”
“啪!”
男人動手打她了。
“你……你……你是個人嗎?我不說什麼愛不愛的,生兒子這種事,你都不在乎我跟別人……你居然說得出口,這是一個正常人說的話?別說我是你丈夫,就是一個普通認識的男人,你能跟人說這種話……”
這話確實……確實該打……這次碗掉到地上了,唐倩去拿掃把來打掃,男人要去搶掃把不讓她打掃。
“別鬧了!喝酒就打人……”
唐倩說,男人沒有再阻止。唐倩拿著掃把打掃,屋子裏響起碗的碎片在地上劃過的聲音,碎片掃進簸箕的聲音,碎片互相撞擊的聲音。唐倩仔仔細細,找出碎片可能濺到的地方去打掃,讓這個過程變得儘量漫長。這個過程中男人一直沒有舉動。當她把碎片倒進垃圾桶後,男人說:
“我們談談吧。”
唐倩沒有看他,她想他喝酒了,不大適合談話。這次他好像喝的不多,但他仍然強姦了她,打了她。儘管她像不接受那種行為一樣不願意接受這個詞,但她還是認為那就是一種強姦。
“我想要個兒子,我們心平氣和地談一談,否則的話,我們都沒必要彼此耽誤下去。你長得漂亮,可是這婚姻生活……我只要求生個兒子。”
現在,她必須要面對這個問題了,結紮是她的一種反抗,一種抗拒,不,她沒有那麼重要,同性戀的狀況,她做不了什麼,她做了什麼也無濟於事,那只是她為自己尋求的一種保護,她對婚姻表明的一種態度,她在婚姻中為自己保留的一個底線。
這是一個適合的時機嗎?事實上唐倩一天都不能忍受,但她確實還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有天晚上在和男人針對的時候,她第一次提到了這個詞,但當時她是站在男人的角度考慮的:她這樣子,男人應該考慮離婚,她自己的意願,倒不是那麼強烈。現在,有些事情,一旦說破,就再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她有沒有準備好,進入下一個階段?下一個階段,她該何去何從?
無論怎麼樣都比現在這樣要好。
“我不會生。”
“你是說,你不會,你不能生育,不是你不願意?”
“都是。”
男人臉上露出怪異的笑無奈地仰躺在沙發裏,“這就是說,第一,你不愛我,不願意跟我生孩子,第二,你還不能生,即使我幹了你,射精在你子宮裏,你也生不了,是嗎?”
“對。”
“也就是說,你心裏沒我,我得不到你的心,我他媽的連你的身體都得不到,你給我生不了兒子?”
“我的身體,已經被你……”
“你他媽的賤貨!”男人抓起電視遙控器向她扔過來。
唐倩條件反射側了一下身,遙控器打在她的手臂上。
“你他媽的給我滾,給老子滾出去,滾!滾!滾……”
唐倩在聽到第一個“滾”的時候就進房間去準備走了。她收拾了一些自己需要的衣物,裝進箱子裏。當她拖著箱子出來時,男人說:
“你真要走?”
唐倩張了張嘴,沒有說什麼,走到門口去換鞋。
男人沖過來把她的箱子摔到屋子裏面去:“沒那麼容易,先把事說說清楚,至少賬得算一算,我花那麼大的代價結婚……”
“你花什麼代價了?”
“請客吃飯,二十萬的彩禮……”
請客吃飯收了禮金回來,二十萬的彩禮是抵了房子首付,不過唐倩不想廢話,都不是她的錢,要算讓他跟王霞算去。男人提醒了她,她出門還沒帶錢。她回到房間去拿自己存錢的銀行卡,想了想,把王霞給她的彩禮那張卡也拿出來,放到桌上:
“這是你的彩禮,密碼是你結婚的日期。我沒動過,裏面到底有多少,我也不清楚。”
說完拿起箱子往外走去。
“我並不是在乎這個錢,你知道我家,我以為你會不肯……”
“無所謂了。”
“行了。這麼晚了,拎著箱子出去,讓別人看見了,閒話還不夠說的。”
唐倩想了想,“我還是出去比較好。我不能生小孩,這段婚姻,不會持續下去的。你不會,你家裏也不可能……”
男人過來抓住了她開門的手的手腕:“現在別出去,門口有保安,人家一看就知道……”
“我說我去旅遊。”
男人用腳把她的箱子向裏面踢:“問題是人家不會問,就算問,誰半夜出去旅遊……”
“我們還是分開,你也好想想怎麼處理這件事。”她和男人拉扯推搡著。
“就這麼點事你都不能聽一下我的,這還沒離婚呢,你還是我的人,明媒正娶的,我想搞就要搞!”男人碰到了她的乳房,興致和火氣都上來了,伸手扯開她的上衣。
唐倩躲避著,推搡著,男人更用力了。扭打中,唐倩褲子被脫到小腿,男人用手摳住她的下體。
“……啊,你好好弄,求求你,你帶上避孕套,我不反抗了,你好好弄……”
“老子偏不戴了,你他媽的又不會懷孕,老子戴什麼戴?就算會懷孕,老子也不戴!”
男人握著那東西往唐倩那裏塞。
唐倩扭動著身體:“求求你,戴上吧,我不反抗了,都要離婚了,你不要這樣傷害我了……”
“我他媽沒受傷害嗎?我受的傷害找誰去?”男人急切地聳動著下體往唐倩身上頂。
唐倩發現,他進不去,他軟綿綿的。唐倩不著急了,不再扭動,讓他頂了兩下。
“別白費力氣了。”唐倩說著,彎下腰把褲子往上提。
男人不甘心:“媽的,老子不會放過你。”
男人伸手抓住她的胸,用力地揉捏。唐倩疼得咬住牙,男人急急躁躁,兩只手在她身上上下移動,抓,捏,掐,抓撓她的外陰……忽然將手指插進去摳弄,唐倩失聲驚叫:
“啊——”
男人去捂她嘴。
“別……求求你……放過我……我是同性戀,我受不了,我求求你了,別再折磨我了,我不是要對你這樣,我不喜歡男人,我是同性戀,嗚……嗚……嗚……我是……同性戀……嗚嗚……呃……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