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門窗要關上 (中)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星心亞

(三)奶奶的靈魂
艾莉莎睡了好一會兒後,感覺背後的拉鍊被褪了下來,本來睡在隔壁單人床的表哥竟爬上她的床。他的唇還貼上她的背,艾莉莎驚恐的感到背脊整個涼澈且僵硬。他的唇貪婪的飢渴的在她裸背上不停摩挲,一股嫌惡湧上她的心頭。
表哥聽到有人往房間走來,伴隨著講話聲,他趕緊替艾莉沙拉上衣服蓋上被子,然後飛快的躺回他的床裝睡。
很快的,房門被打開了,表姑丈和表姑媽一前一後走進來,他們似乎在談論牆壁上的一幅山水畫,這時艾莉莎故意突然坐起,半醒半睡的,身上的衣服掉了下來,他們驚覺道:「妳的衣服怎會掉下來…?」他們應該知道曾經發生了什麼事,因為隔天艾莉莎就換到獨個房間。
表哥還是會常常找機會...
放學後的艾莉莎常在外遊蕩,她會跟同學邊聊邊跟著去同學家,儘管天空已由灰轉黑又變更黑,她會忘記應該回家了,她彷彿忘了還有人會等她回家,忘了會惹得表姑媽又生氣的拿雞毛擅子狠狠在兩條腿上鞭出紅紅條條的傷痕來。像身體不自主的,背著書包慢慢走在暗黑的小路上,儘管她膽小怕黑,肚子餓,腿又痠。
不敢東張西望,草叢樹木暗屋似乎鬼影幢幢。
路燈下,人行道上,停在路旁的車輛,建築物下的騎樓,漆黑的窗門,艾莉莎頭不轉眼不瞟快快通過。連想都不能想;剛剛那是什麼?好像有什麼飄過去?是誰站在那裏?
不能正眼注視,不要讓鬼知道你看得見!心裡的聲音這樣告訴她
不要試著與鬼對話,小心別讓鬼盯上你!
不過,艾莉莎還能瞞鬼多久?
沒人關心,沒人聞問...,若有,艾莉莎想求救。
說自己被欺負虐待,想必往後的日子會更難過的;說自己看到鬼,肯定會被當神經病吧!
艾莉莎想念從很小就照顧她的奶奶,
遠在南部的奶奶...現在在做什麼?
是否像我想她一樣的也在想我呢?
艾莉莎想像自己擁有雙大翅膀可以飛高飛離此地,可以飛遠飛奔到奶奶家。忘記自己有多久沒真心笑了,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離開這裡,何時才能過開心幸福的日子?
世界何其大,竟沒有容身之處,該何去何從?
想回去了,急了,蹣跚的步伐加快了,因為艾莉莎要上廁所。
是表姑丈來開的門,難得沒被責罵,沒挨打,驚奇...
從一進門,表姑媽就一直背對著她坐在飯桌的椅子上,不發一語,看似心情不佳。
艾莉莎心裡竊笑了。
口亨!
(對於自己內心會有這樣的反應,她有些驚訝。)
這晚,艾莉莎做了快樂的夢,夢到了奶奶。
奶奶和哥哥姐姐玩起枕頭大戰,有玩沒玩的都笑得很開心...
她感覺到自己的臉笑了,還笑出了聲音。
夢中的奶奶說-過年了,要發紅包,每個人都有喔。哈哈~好開心~
我也拿到了!夢裡我的手裡握著紅包,心情很好。
然後,醒了,握著空氣的手拿到眼前看,才知道是夢。
不禁悲從中來,淚水滑落枕頭。
坐起身,瞥一眼牆上的時鐘,快12點了,感覺似乎有什麼事將要發生...
時鐘上的長短針快接近12點了,艾莉莎坐在床上不安的等待著,
眼睛直視前方,專注在眼周,果然,艾莉莎看得很清楚─
在幽靜的窗口乍然出現了!
頭髮到身體的整個形狀是透明帶點霧,臉部是死白的。
那靈體像極了艾莉莎奶奶的體態髮型身高和那個臉龐的整個輪廓,
...那...那是奶奶,我確定那個透明的靈體...就是奶奶!
我奶奶來看我了!
不能也不敢扭頭正面看,雖有點害怕,但思念之情更甚。
既然是...,那表示我奶奶已經...
艾莉莎小小的心裡明白了。霎時,悲傷的淚水在她的臉頰上簌簌而下,不停歇。
「奶奶...」她低低啜泣。

(四)窺探的眼睛
表姑丈要被調回美國總公司任職,因此全家必須移民,基於某些因素,他們決定留下艾莉莎,這對艾莉莎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於是,在升小五的暑假裡她被安排在父親的家庭裡。
連絡了父親的妹妹把艾莉莎接走,接近中午,車子在熱鬧的台北市市區跑,熙熙攘攘車水馬龍,原來父親也住在台北,這兩年卻都沒來看過她。
姑姑在車上叮嚀:「妳爸爸跟那個阿姨生了個妹妹,今年要讀小二了,還有個要上國中的男孩子...是那個阿姨跟前夫生的,妳要跟他們好好相處。」
車子很快的就停在一棟三層樓房的高級車庫住宅,紅色的磚瓦白色的牆,牆邊擺放幾盆綻放花朵的盆栽和修剪整齊的矮樹叢。
艾莉莎的姑姑長得清秀蓄著一頭長直髮,她和艾莉莎的父親長得很像,也都載細框眼鏡。
有點緊張的艾莉莎臉有些緊繃,和一箱裝著衣服的行李一起被姑姑帶進了屋子裡。客廳很寬敞,擺放著ㄧ組皮質沙發和一座原木電視櫃,電視櫃上有些書和漂亮的裝飾精品。
姑姑笑臉和在客廳的人寒暄幾句,然後對艾莉莎說要乖要聽話,便走人了。
艾莉莎大眼雙眸看著男人冷淡的目光,女人冷漠的目光,還有女孩好奇的目光,也有面無表情的大男孩,他們沒有太多的情緒表現。
父親猶如只是有著熟識面容的陌生人,艾莉莎有那麼一刻覺得自己走錯了地方。
「這是妳表姑媽寫的信,妳看ㄧ下。」父親淡然的表情說。
艾莉沙接過他遞的一張信張,看著。
想當然爾,表姑媽列出了艾莉莎的一堆罪狀,言而總之就是很不乖,還真是惡人先告狀!她看完嘴角抿了一下,一副不用也不想解釋,隨便好了的態度。
父親看著, 若有所思。
他說:「長這麼大了,應該知道不要讓家人擔心...,」推推鼻梁上的眼鏡,遲疑了一下接著說,「我希望妳在晚上六點前可以回到家。」語調平淡。
艾莉莎輕輕點頭。
其實我也不喜歡在外面逗留...
「我帶妳去妳房間,把東西放著就先出來吃飯吧。」
記得父親也不喜吃辣,果然桌上飯菜沒見一點紅辣椒的影子,食物只要不辛辣,對艾莉莎來說都是美食佳餚,阿姨手藝也不差,這餐她吃得津津有味。
飯桌上父親和阿姨兩人的互動怪異,似乎是為了艾莉莎吵過,那女人繃著臉,父親則略顯疲態,艾莉莎感覺自己被他們當成是麻煩製造機。
小三扶正的阿姨,一頭長捲髮,漂亮的臉蛋藏不住的驕,艾莉莎感覺到她的不太友善,她竟連假裝關懷都覺得是多此一舉,不過也好,刻意的噓寒問暖倒顯得虛情假意。
大家都無話可說。
期待擁抱父愛成了奢求,艾莉莎對這荒唐的念頭覺得可笑,雖然是再明白不過的事,內心還是有些難過,不過,重獲新生般的喜悅足以撫慰內心小小的撕裂疼痛感。
艾莉莎對未來還是充滿希望,決定要努力讓自己開心。
不被愛,我也不用愛他們。懶得理,倒也落得輕鬆。
一個人獨處了,現在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以前在表姑媽家的房間裡,桌子只是用來寫字,床只是用來睡覺;在這裡,艾莉莎好奇的打開桌子的每個抽屜,看自己擁有哪些東西,算算有幾枝鉛筆,細看鉛筆上的可愛圖案,她把抽屜裡的東西都擺放在桌上。
接著她坐在床緣,小手摸摸,站起又坐下,上下用力搖動,玩玩彈簧力,接著大字形的躺下,翻過去轉過來,怎躺都好。拉被子到蓋住嘴巴,開始放聲呵呵笑,一笑止不住。
後來一時興起,還模仿電視上明星在舞台上的載歌載舞,假裝手拿麥克風扭腰擺臀起來。
突然,艾莉莎感到從敞開的窗口吹來一股怪異的七月的晚風冷颼颼,令她寒毛豎起,直覺有不速之客,似乎剛剛耍瘋的模樣全都被看見了,覺得既糗又害怕,這時得神色鎮定不能慌張,更不能東張西望。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
上床睡覺了,艾莉莎雙手十指交握...
明天加油吧!
奶奶,請繼續保佑我!
記得先關上門窗,以防窗外有窺探的眼睛在看戲,若有窗簾最好也拉上。
寄人籬下的遭遇真的不好受
小女孩獨自跟生活在搏鬥
並適應著各種陌生的環境
如能更具體講述這些經歷
也會為故事增加追看性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