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她心裡心不甘情不願的,料想沒照做肯定脫不了身,只好陪笑:是是,在下這就請您喝個酒,就當做賠不是。

那人一甩身,馬上領在前頭走,她跟在後面。這一路拐啊拐,竟來到一家煙花酒館,傍晚時刻,才正熱鬧。

她盯著斗大的門口上的招牌寫著:萬紅樓。渾身起了雞皮疙瘩,那趙什麼公子的這時剛好轉過頭來,說了:就這一家了,陪我進去吧!語氣當中盡是要脅。

柳蓉兒怕被看穿是女兒家的身分,又被這趙公子逼迫著,兩頭為難,正不知如何是好,這時,裡頭出來一個,眼見是趙公子的舊識,講沒幾句話就半扯半拉將他拖了進去,連柳蓉兒也被旁邊的人給拉進去,她手一甩,好不容易甩開那個拉她的人,但人也已經進了萬紅樓。

又是吃驚又是緊張的,柳蓉兒知道自己眼下是脫不得身了,只好看一步是一步,跟著那些人上座,老鴇很快招來一干姑娘,大家都各自分好,一個嬌滴滴的,年紀有點了的就坐在柳蓉兒身邊,讓她不禁想啞然失笑。

她自己是個姑娘家,豈有姑娘陪姑娘喝酒的道理?尤其在這樣一個地方?!這一切不是可笑麼?

心眼裡想著,也只能端正坐好,看著眼前這一切。

趙公子那群人開始喝著姑娘們倒的酒,柳蓉兒不會喝酒,只好假裝喝,其實都倒在袖裡的手巾裡,然後喝沒幾杯,又假裝酒醉,趴在桌上酣睡。

趙公子那群人分明是酒鬼,一個個特會喝,都喝了幾大甕了,還在乾哪!乾的,讓柳蓉兒不知不覺開始頭痛起來:這些人到底醉不醉哪!

這時也只好豁出去,背好包袱,故意裝顛,說要去茅房,那群人一個也沒正眼瞧她,她趕忙溜到後頭,逢人就裝醉翻了,說要找茅房,給她指路的都不起疑。

這時是老天爺幫她了,進了茅房後,看看門外沒動靜,又溜出來。此處是萬花樓的後院,她看沒人顧守,牆又不高,就壯著膽子,爬上去,很快就溜到另一頭出去了。

順利出了萬花樓,腳步也不敢停,慌忙地加快步子走出這小鎮,明知道夜間趕路很危險,但是要被趙公子給抓到,就更糟糕了,只好一直趕路,連停都不敢停。

夜黑風高,她一個小女子在陰暗的道路上,說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她從小膽子就小,要不是碰上這事,肯定不敢這樣夜深在外頭走的。

盡量不去聽那風呼呼的聲音,也不敢亂看旁邊的路樹草叢,拉緊包袱,柳蓉兒就這樣一直趕路。

忽然,有座破廟出現了,在黯淡的月光下看來很古舊,又敗壞,她先喘了口大氣,這才小心翼翼推開廟門,那"呀"的一聲特別響,裡面很暗,但感覺出來沒有其他東西在裡面。

柳蓉兒謹慎地往裡面走,再次確定沒有人,找了一個角落,在地上鋪了層稻草,也不敢躺下,背靠著剝落的泥牆就這樣瞇著。

好在一夜平靜過去了,沒有枝節再生,柳蓉兒理了理身上的衣物,想起昨夜都沒來得及吃東西,現下餓得緊呢!

不過要吃東西也得有食物,她將包袱一提,背好,又走出寺廟。

外邊可是康莊大道?還是又有什麼東西等著她?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