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世界


0.


世界十七歲,穿著白色上衣百褶裙黑皮鞋,在媽媽床底下的密封罐子裡,發現了一只沈睡在福馬林裡的部分人體。


她一直凝視著那個漂浮的東西,感覺好像嬰兒的殘片。


後來在圖書館塵封的人體教科書裡面認識到,那是剛出生就切下來的陰莖。




1.


「你得成為我的人,如果我要,你得四肢折裂,死在輪架上 濟慈」




世界聽不見爆炸聲,身旁擁擠著呼吸的聲音。
呼,吸,呼,吸,她們全部女校學生擠在小小的防空室,那麼多的頭髮,那麼多的臟器,對四處割裂的武器碎片而言毫不特別或珍貴。


短暫的生命。


她只是執著地聽著自己的呼吸,感覺自己的意識漸漸飄在天空,凝視下方所有汗水黏膩的肢體。


突然,在緊挨著的身體與身體間,聽到了母親的心跳。


她渴望的永遠的泳池。


已經死去的母親的擁抱。(窒息於濃密煙霧中的遙遠回憶)


手掌裡,黏著完全汗濕的塔塔的頭髮。順著那樣濃密的黑色波紋,彷彿可以漂流到任何地方。
那個時候,塔塔是世界在心裡面稱之為「半身」的女孩。


「一定是我失落的半身。」有如永遠的泳池那樣「接近」。


直到現在,隆隆的砲響讓一排紅磚樓倒塌了,世界的記憶流動到了那個時候,塔塔的心跳聲出奇平靜,彷彿睡夢般地迎接著死亡。


然後,她們兩人出了街道,在斷垣及殘肢間極其緩慢地行走,奇幻的夕幕降臨之時,呼吸著永恆的廢墟而彼此連接。那個畫面穿越了二十年,燃燒著的街道盡頭迴盪著塔塔的笑聲。


世界看著塔塔哼著曲子推著嬰兒車,搖鈴下的嬰兒恬睡著。


畫面又倒回許久許久之前,世界的母親在搖籃旁邊輕輕唱著的一首歌。
(與我連結的唯一肢體)
不知不覺撫摸耳垂。


「原諒媽媽,世界。」媽媽手裡拿著剪刀。


在那流滿年輕擁擠氣味的防空室裡,塔塔的頭髮靠在世界的肩膀,她們手牽著手,天上的爆炸像流星雨一樣落下,塔塔偏過頭親吻了世界的耳朵。


「別了塔塔。」


然後二十年的時間迅速催化了那些女孩和她們的頭髮(白得發光的長髮),老去的紅色磚塊紛紛斷裂化為粉塵朝天空飄去。
她們穿越了嫉妒,不安,孤獨,分離,親密,脆弱,碎片碎片深化消失。在身體裡面如此清澈地死去。


在刺目的陽光中,塔塔的歌聲及她的嬰兒車慢慢蒸發,她們的時代即是戰爭的終止,永永遠遠結束了,年邁的母親靈魂走進了滿覆灰塵的地下室,在那裡擁抱著同樣走向衰老的世界,她抬頭看著母親,彷彿第一次認得了這個過去握著剪刀的絕望女性。




「媽媽。」
她會承接這個永恆恬靜,強韌的世界。




2.剪刀



她握著剪刀,將自己的長髮全數截成參差不齊的短髮,那些掉落的髮絲像張開的雨傘將生命一點一點啃噬乾淨。
小小的嬰兒身體陷入柔軟的床縟。


「我愛妳,世界。」她說。
這短文給我日本動畫的氣氛
以隱喻的方式演繹出作者的意識
並不是很多人擁有寫出意識流作品的頭腦
也不是每個讀者都能理解得到完全的意義
如同作者創造出屬於自己的「世界」

ocoh說
寫得很特別。我建議可以先從一篇完整且獨立的短篇小說開始寫,這作品不需要寫得太過白話,不過要確信每個讀者都能正確理解你所想表達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