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94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跳舞鯨魚ocoh

(194)-

1992年秋末,挪威北地之里爾漢默爾市(Lillehammer),榮獲1994年冬奧之主辦權。消息傳出舉國歡騰,就連斯堪底那維亞半島諸國領袖,也都紛紛致電祝賀此事。斯時我人在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探望我廠產品代理商。

商友克里斯坦歡悅迎接我的到來,我也不免俗的向他說聲「恭喜!」。第二天商務會談結束,他特地開車載我去北地,拜訪榮獲主辦權的里爾漢默爾冬季奧運場地。是日我們從奧斯陸出發,車子走出市區,轉上第六號國道直往北地奔馳。沿途穿過數座森林與結冰的湖面,足足跑了一百五十多公里,人車方抵達目的地。

此地緯度與西伯利亞相同,秋末早已冰結寒凍。途中克里斯坦介紹說,里爾漢默爾市人口只有兩萬多。其人深信在這兩三年內,會因舉辦冬奧運而人口暴增。難得北國寂寞的市鎮,必會因此而活躍一段時間。

可不是嗎,一些早已獲得消息的建築商與旅關業,目前已紛紛展開現場作業,準備在這難得的機會裡分到一杯羹。此時不免令我暗思:「兩年後若有機會再來,此地不知會變得如何樣貌?」

1994年2月12日,開幕日已經開始倒數計時啦。寧靜的北國市鎮,上上下下也都跟著忙碌的動了起來。街道上人來人往多起來了,雙頰紅噗噗的挪威人,露出靦腆的笑容迎接湧入的外來賓客。

熱情的外國人向他們說哈囉,靦腆的神色加深了他們雙頰的通紅。他們會迴避您得臉色,前走幾步再回頭拋給您一個微笑。和煦笑容帶著羞澀,純樸像貌表露無遺。我們長途跋涉至此,只在中途休息站打尖吃些輕食,此刻已經餓得肚子咕嚕起革命了。於是我坦然向友人表示肚子餓,兩人便就近找家餐廳祭祭五臟廟。

這是一家很普通的餐廳,因為附近只見到它一家。所以我只好委屈一下囉。克里斯坦拿一本挪威文菜單要我點菜,沒有圖案我也看不懂,所以我將菜單推給他,並對他說客隨主便,請他自己點叫就可以啦。

我對奶油食物非常排斥,但是附近僅見這家餐廳而已,肚子確實也餓了,因此,只好勉為其難的忍受一下奶油食物之衝激。儘管這家餐廳料理不是上佳,可是它的煙燻鮭魚和馬鈴薯燉肉的滋味卻蠻可口。我們草草餐畢,走逛至市政府附近的市場一趟。

由於北國之雪冷冽難受,加上還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須趕,所以,我們就上車循著原路返回奧斯陸。車途之中,克里斯坦告訴我說「Rex,您可知道滑雪之英文Ski如何來的嗎?」我回答說不知道,於是他就說:「Ski是挪威語『滑雪』的意思!」我哦聲以對,然後他繼續說:

「西元1206年,挪威王子哈肯遭受敵人追殺。因為事發突然無所防備,僅僅依賴身畔一批滑雪勇士之搭救,這才幸運的陶過一劫。」他賣個關子故意頓了一下,然後才又接著說:「嗣後王子返回宮中,賦寫一首長詩讚揚滑雪勇士。這首史詩變成家喻戶曉故事,世界各地文學家將它翻譯成自己國家語言,於是Ski這個名詞遍佈全球,它也成為滑雪的專有名詞啦。」

這傢伙平常說話喜歡誇張,我心在想它還會再賣關子耍我,果不其然,他又開口說了:「1994年挪威能獲得冬奧運主辦權,或許就是因它而出線的吧?」我也不知該如何答覆他,只有漫不經心的對他說聲「恭喜!」罷了。

從挪威的里爾漢默爾市返回奧斯陸,我連續打幾個噴嚏,克里斯坦將車停在一家餐飲店前,買一杯熱咖啡讓我喝下。狀況似乎改善不少,鼻涕也不再作怪。於是克里斯坦加快車速,回到奧斯陸已是夜燈熱鬧之時。

因為明天要飛丹麥,所以,晚餐過後克里斯坦送我飯店。我向他道聲晚安便進入飯店。翌日早上十點飛機,克里斯坦早上七點就來飯店。我們一起在飯店頂樓咖啡屋進用早餐,時間不多草草用過早餐,接著便搭上克里斯坦車子去機場。

北歐四國是堅強之聯盟團體,故爾海關進出驗證簡單。一路通關順暢,半小時之後我已在DC-10飛機上。十點鐘飛機準時起飛,飛抵哥本哈根已超過午餐時間。
住在丹麥哥本哈根的新商友顏森伍德(Jensen Wood),帶著夫人與孩子,一起在機場入境廳前接機。

他是哥本哈根大學之國貿系高材生,當年我們組團前去拜會「哥本哈根商總會」之時,透過熟友金約翰(J. Kim)之介紹,一見投緣而互相結識成為朋友。不過我們之間的生意來往,一直到1993年才接軌上去。

1995年春季初旬,嚴森於深夜來電邀約我去哥本哈根,參觀當地商家公會舉辦之「哥本哈根消費電子展」。四月初旬某日,我們一行八家公司老闆連袂啟程前去共襄盛舉。

當晚我們搭上KLM航機,首飛至荷蘭阿姆斯特丹,然後轉機斯堪底那維亞航空直飛哥本哈根。抵達當地正好是上午七點左右,順利通關之後住進飯店分好房間,立即下樓與嚴森一起進用早餐。吃到當地的軟牛角麵包,配上兩顆太陽蛋,再喝完兩杯咖啡之後,一行人便直接前去展覽館參觀。

這回展出的商品琳琅滿目,但台灣展品卻是十分寥少。一星期的展出期間,讓我們清楚的瞭解到,啥麼樣的產品水準才可進入北歐市場。參觀完畢之後,顏森認為我們千里迢迢來至丹麥,何不多留幾日讓他盡完地主之誼後再走。

我私下想想也這麼認為,一趟遠門來此誠屬不易,況且還有鄰近國家之客戶,也可順路前去探訪他們,說不定還可趁此撈到幾張訂單咧。留下的來台商心思既定,於是我們一起相商日後繼續之行止。

最後只有我和愛麗絲音響公司老闆留下,其餘的老闆們在此分手各自登上歸程。顏森聽完我的決定之後,次日便將生意交給他弟弟艾科琳照料。他親自陪著我們走訪了奧斯陸、斯德哥爾摩、與赫爾辛基等幾個北歐之重要市場。

這些都市是北歐市場之進出口重鎮,對我公司未來的生意拓展之攻略上助益頗大。商旅時間匆匆過,吃吃喝喝又一天。當晚客戶邀請我們共進晚餐,這是丹麥北海一家著名的老餐廳,它是利用一艘古老的大漁船改裝而成。

餐廳入口門楣上寫著「Since 1895」,算算還真的是歷悠久哩。聽說這家餐廳的魚子醬不錯,但是魚子醬始終與我無緣。雖然我在商旅途中,客戶一起吃飯之時,經常與魚子醬見面,可是一聞到它的腥味,人人都說好吃,但我對它仍然是拒之千里,敬謝不敏,絕對不想與它有所親近。

儘管我對它惡之如此徹底,可是我並不排斥寫作與它相關之文章。我和魚子醬初遇是在北歐之行,確切日期我無法記住,但是過程之印象清晰,恍如昨日剛發生之事。初抵丹麥哥本哈根之日,由客戶顏森夫婦招待我們的晚餐。斯日是我們雙方之初次見面,故爾雙方皆存靦腆保守不敢有所造次。

那年我幫一位音響進口商,一起去丹麥尋找音響套組工廠供貨。顏森的家庭音響組合包括音箱,全都使用我工廠提供的揚聲器。雖然我們已有生意來往,但是從未見過一面。藉著這次北歐之行見面,相談甚歡且還交易不少貨物。

抵達哥本哈根之晨,霧氣濃濃交通打結。顏森夫婦前來接機,甫一見面就是塞車場面,真讓人有著糗窘之感覺。爲了等後車潮之疏散,我們在附近麥當勞用早餐。因為有生意送上門來,顏森愉快的開著他心愛的SAAB轎車接機。

吃過早餐車潮已散,我們坐上他的轎車,直往他家的工廠開去。一路途中他輕鬆開車,耳朵聽著流行音樂。雙手輪流在方向盤上輕打著拍子,真是爽快到了極點。下午一點多左右,雙方初步的洽商完成段落。

他送我們去進駐的飯店,登記入住之後,是日晚餐在一家樸實的古船餐廳進食,他對這次洽商很滿意,所以,大方招待展現其愉快心情。點餐之時煞費苦心,結果上來的是一大桌的海鮮全席。

丹麥海產豐富,就連頂級之黑海魚子醬也羅列其中。爲讓來客吃得安心,餐廳還熱心派出主廚,過來說明席上菜色之內涵,以及簡述他的烹調方法。這招在歐洲非常流行,一方面表示尊重來客,一方面則是示出餐廳與廚師之慎重與禮貌。

這家餐廳的主廚是個法國人,英語說得不是很輪轉,但大夥都聽懂他在說些甚麼。主廚對於魚子醬的著墨最多,他把魚子醬說得好像是「此物只應天上有,世間難得幾回見」的模樣。

我對魚子醬完全沒興趣,故爾把心思放在其他食物之上。主廚講解完畢,大夥鼓掌送走之後,顏森夫人繼續說道:「丹麥的魚子醬有兩種:一種是當地生產之鮭魚卵,一種是黑海出產之蟳魚卵。鮭魚卵成紅色,故也被稱作『紅色魚子醬』,蟳魚卵色澤烏黑金亮,所以也人稱它為『黑珍珠魚子醬』啦。」

她說:「由於黑海之蟳魚卵產量日減,因此價碼直線上升,故爾有人將它稱做『黑色鑽石』」。顏森夫人又說:「優良的魚子醬顆粒飽滿,外觀晶亮彈性極佳。遜色的魚子醬,則是顆粒小而且色澤暗灰。

行家測試魚子醬品質之時,利用一塊平滑木板斜放著,然後讓魚子醬滾動滑下木板,速度快且滑得遠者是為極品。」接著她又說:「魚子醬之吃法,最好原汁原味不加任何得佐料。將它塗上剛出爐之土司麵包上,小口品嚐其味再搭配上級之美酒,滋味之棒難以形容。」

她稍停潤嘴之後又接著說:「如果將它做成湯品,必須以鮮魚熬煮出來的高湯搭配。魚卵必須各個刺破濾去卵皮,讓其湯汁與高湯融合一起,不論是紅湯或黑湯風味絕佳,令人捨不得一口吞下肚裏。」

這一頓飯幾乎都在魚子醬上打轉,儘管我不喜歡魚子醬,但是聽到許多與它相關的知識也算值得。更何況這次的生意牽線成功,除了獲得顏森工廠訂單之外,進口之友人還給我一個不小的紅包呢。 [待續]。
接連幾篇文章裡
展現友人插科打諢
妙語解頤
也是人生暢快之樂事

問好
跳舞鯨魚
[quote="跳舞鯨魚"]接連幾篇文章裡
展現友人插科打諢
妙語解頤
也是人生暢快之樂事

問好
跳舞鯨魚[/quote


RE:好友晚安~
謝謝光臨閱覽~
週四順心吉祥!~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