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頭顱說話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看著你,拿著頭顱想說
一些諒解
一些那年針氈的體會
痛,在下視丘裡
漸淡、薄了

顱骨以複沓的路徑
滾過
歉意自齒與舌間
滑出
像是保齡球道
當年的爭執已十瓶全倒

再繼續說
一段迷途導航
你和頭顱之間的三個洞
是喑啞前
鑿開神經密林的傷
解鈴還需繫鈴人,相隔一段時日,傷口有個機緣可以癒合或是好事!
木擇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