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成了最熟悉的兇手

  每每在親愛的家中醒來

  喉中總仍留著它行兇的痕跡

  身體卻僵硬如石 無法自主

  他已無力求救


  水日日夜夜的行凶

  再日日夜夜的將他救活

  鼻腔裡滴滴答答 答答滴滴

  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

  他身體即使如石

  也彷彿要被滴穿

  那是 活下來的代價


  生因為一杯水 死也是

  混著無數顆的藥丸

  他已是個 無法一飲而盡的人


  (註)帕金森氏症會有肢體僵硬的症狀,化療則會導致吞嚥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