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戳似蓋在我的手心
忠誠的燈塔,去愛的幸福
追尋彼此感覺
深深烙印的墨守
意味明天彼此緊握住的手

行囊像裁好的車票
帶我旅行
望盡天涯路
郵差是那樣的出路
一場送別而已

肩上的風信子胎動空郵箱的
出生等待
一朵久違的白玫瑰
快遞翠綠,重逢的渴切

交付的,給了一個完整的將來
突然一種死亡的符號,不能回頭

舊情猶在,被保留收藏
視為一種紀念

什麼樣的抽象
草草一生古董了

什麼樣的心犀
生命能復原,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