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失憶成
一個個靜默的窟窿
傷痛,夜裡偷偷
撈起失蹤的影子

這場壯遊
沒有名字,卻早早立了碑
刻打在驚懼的嘴上、
孩童的眼睛

斷了聲帶的河
取一行淚水
堅韌的苦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