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翻個筋斗
奔騰的永遠傷口,時間蕭瑟走來
莊嚴列隊的荊棘受難日,向我襲昔
一件風衣擋不住我的寒

甦醒的血河統治了號角
峰浪冷冽衝擊

仰望二月最後天空
肅穆的鐘聲無法補救
包紮依舊刺痛的悲愴
失血的太陽,誰的生命能夠復原

一刃陽光氾濫著全部黑暗
我們都不曾忘記
一顆顆裸露的心臟曾擊斃於爭奪
張目的死成了活靶

今日
獨裁是已熄滅槍火
民主是高舉的火把

公民埋葬生鏽往事的槍
深鎖的眉宇也遼闊起革命
荒碑的脈膊彷彿還在緩緩跳動

而瘀血的政治舞台
正等著你拉開紅色布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