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




云有些像鱼
梦有些像云
梦被沉思切割之后
沉思去了脑后
梦的一部分不知去了哪里
梦剩余的部分
像一条鱼的尾巴
游到我的手中
冰凉
我的手有些温热
梦不断地融化出水
而我也渐渐软化
渐渐雾化
逐渐有点云的样子
逐渐飘到了高空
我猜测手中的尾巴
也许就是鱼尾
沉思又带着锋刃
回到眼的附近
我想知道
鱼头游到了哪里
我也想去
沉思的锋刃
逐渐
把我削成鱼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