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的文字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黃木擇

純白的話語
彷彿在尋找暗黑時代的出口
夢想不斷被現實遺忘
而曙光始終在八分二十秒後抵達
在那之前的所有故事彼此咆哮時間
緊跟的破曉來臨
一切美的太突然
故事的結尾
全忘了呼吸


PS
你這個死人妖跟在我後面想幹嘛
不菸不酒又不隨便搞女人
當然囉
你是同性戀嘛
你是不是上次那個姓林的
營造出一種氛圍,從黑暗到曙光到來,其中有些詞句的關係太過老套而指涉太過模糊,導致只給出一種氛圍,無法有更深入的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