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著回憶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消瘦的歲月不為我唱歌了
青春的臂膀孱弱了,應是最美好的言語
忽然不再甜膩

座前的風光盡逝了
膜拜的人兒去遠了,原來夕陽近黃昏
在此時囁嚅

我看你,一尾魚逞強
逆流而上
我看你,沒有片刻花香
向春日圍繞

我站著回憶錦繡,翩翩風采
是盛唐的煙花了
偏又像個多情男子,在詩句
自詡揚著傳奇
在鍛字煉句上可能要更加注意,有許多語法不通順的地方如:
唐樂 寫: 青春的臂膀孱弱了,應是最美好的言語
忽然不再甜膩
以及
唐樂 寫: 膜拜的人兒去遠了,原來夕陽近黃昏
在此時囁嚅
除了語法,在使用意象時也應注意所選擇的物件是否太過跳躍,造成情境和氛圍的衝突。
不知道版主寫詩嗎?
我的詩第一段第二段自認意象及文字的運用雖不盡完美
但也還通順
一個站著回憶著逝去歲月的人
或許有更好的寫法

謝謝版主指導
您好,有關您說的「通順」,個人針對以下幾處說明:
消瘦的歲月不為我唱歌了
青春的臂膀孱弱了,應是最美好的言語
忽然不再甜膩
第一節前兩句皆為以「了」結尾的敘事句,且兩句所陳述之事皆同,以不同方式重複陳述一種相同意思或概念(且該概念為共時性且讀者熟悉的),此舉在此14行的詩作中除了過冗的鋪陳並無太大的意義;另第二句「青春的臂膀孱弱了」,究竟這句的「青春」是名詞或是形容詞?此句語詞排列的方式會造成解讀的歧異性。接續的「應是最美好的言語」所指為何?作者在前兩句並沒有給出線索,是指「消瘦的歲月」和「青春的臂膀」應是最美好的言語嗎?「應是」接「忽然」的句式代表兩句後的內容相反,作者之意為「美好」就必定是「甜膩」的嗎?
座前的風光盡逝了
膜拜的人兒去遠了,原來夕陽近黃昏
在此時囁嚅
第二節第一句「座前的風光」之「座」指什麼?為何突然冒出「座」?和第一節相同,前兩句皆為以「了」結尾的敘事句,但所陳述的內容卻反而更加模糊。「原來夕陽近黃昏/在此時囁嚅」句法是完全的不通順,不知作者原意為何?個人完全無法理解,希望能多了解此兩句所表達的內容,以及為何選擇使用這種句法。

以上為第一、二節我在句法上所看見的問題,有關意象指涉、語境、音樂性等部分或是第三、四節的問題就先保留了。另有關您於其他首作品之回覆提到「或許版主有沒有想過詩詞的通順與否與用詞跟當時的心態有很大關係?」個人認為在文學批評以及文學研究之外,一般的閱讀上讀者並沒有義務去理解作者的心境。在作品端出來之後,作者已死,作者創作時的心態是無法為語句的不通順辯駁的,因為閱讀的受眾永遠是不理解作者心態的讀者,作者無法強逼所有讀者明白自己的心境。若一味堅持創作時心態的重要性大於語句的通順,則作品其實可以自己留存自己看就好,不用發表。

「詩」是需要沉澱的,若只因為書寫時的心態而決定了整首詩,則會產生許多盲點。若作者喜歡古典意象,建議作者可去閱讀楊牧、楊佳嫻等名家的詩作;若認為因使用詩詞或古典意象的不通順為必然,可去閱讀唐捐等人的前期詩作,相信對於遣詞構句會有所助益。
謝謝版主指教

對於版主這句"個人認為在文學批評以及文學研究之外,一般的閱讀上讀者並沒有義務去理解作者的心境
我有一些想法
如果詩是寫來研究的.那麼去研究老前輩的詩就好
詩,畢竟是很個人的
如果您用客觀的方式去讀作者的心態
那麼必會有所助益
如果以批評的心態來讀詩
沒有一首詩是完美的

你知道我寫詩幾年了嗎?十幾年了,十七歲我的第一首詩就被發表出來
而且是雜誌,當時有名的雜誌
青澀的青春文字不盡成熟,但好歹努力到今了
寫了詩作數百首
也有得過獎的

不管版主相不相信
我說的話並無惡意,也沒有其他倚老賣老的意思

只是想請版主再深思,詩對你我各自的意義
如果版主覺得我對你不禮貌
我將不再來貴網站發表詩作

很感謝喜菡老師給我一個"優良部落客"的稱號
我曾在貴網站深耕了好一陣

以上,算是多嘴了,請見諒!
您好,個人的回覆僅針對「讀者沒有義務去理解作者的心境」,並無質疑創作者的能力或是資歷。個人寫詩齡雖只有短短四年,十六歲發表詩作於創世紀詩雜誌與聯合報副刊、十七歲入選年度《臺灣詩選》。在擔任版主期間對創作者一視同仁,在論壇上對無論是寫詩數十年、得獎或出書的發表者均一視同仁,從來都是針對單一詩作評論。

您所提到的「如果詩是寫來研究的.那麼去研究老前輩的詩就好」個人很是認同。您也提到「詩是很個人的」(也就是很主觀的),既然是「很個人」的,該如何去用「客觀的方式」去讀「作者的心態」?

個人擔任版主職務之職責為回覆詩作、給予作品回饋與建議,若您希望我能在「充分理解您創作時的心境」後再評論,建議日後可以在創作後寫下您的創作心境,因為個人對您完全不了解,單看作品是無法知道您的生平、現在正遭遇什麼事情、心情起伏等等的文本外瑣事;另若您不希望有實質性的建議的話,往後個人也不會再對您的作品回應。
先謝謝版主
這畢竟是一種時代的差異與變遷
也許不如說是代溝

我知道版主的責任
當然這責任很重

既然能主觀,自然能客觀
這是心態的問題

我是接近50歲的中年人
看遍世情,我們之間有不同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很佩服版主有如此優異的表現
只是希望版主能夠盡量接近作者的心態去感受一首詩的美
其他的我沒有意見

用古典的方式表現現代詩的風格,一向是我的專長
我也還在學習和改進

謝謝版主的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