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大河过




总是能看见水中的绚丽
陌生的鱼和水草游行
留无法辨认的痕迹
地平线穿梭其间的门槛
独自吞吐迷雾
雨断断续续
那些忙忙碌碌的鱼
一生最终空
或许只有
徘徊可堆积
曾经夜有雷
闪电成谜
河依然在门前
此河是现在的彼河
彼河是过去的此河
河之变
在于波浪变
彼河
波涛已知海无穷
此河
正等钓客悬银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