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非白

夜路



这漫长的路
把夜种在我心里
把泪水种在月光里
掺杂了月光的黑色
无穷无尽地倾泻
一种等待爆炸的灿烂
一种快要凝固的寂静
此时碎裂可以没有痕迹地回到完整
完整也可以没有征兆地返回碎裂
给我海一样深的绝望
让我在深夜里提炼出阳光
但我已身处很深很深的夜
但我已沉入深深的海底
對我來說一萬年的那三句(给我一万年/我/不可能有一万年)顯得稍微突兀,似乎跳過這三句閱讀也不會對詩的意思造成太大的影響。可能我沒弄明白詩友想表達的內容。
非白試讀,
問好。
如果關於愛情
這夜何只千年萬年
這路又何其遙遠漫長艱辛
谢版主和诗友评读。一万年确实用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