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熊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月熊》

文/唐东起

渴极了
就饮一口兴安岭十二月的苦寒风雪
饿极了就舔舔我抓握枝干如挥毫之笔的掌
梦里都是山峦翠野枣挂藤悬的奔夺
可是天际漂泊的那块冰骨啊
生僻孤冷
如幡般感召我的魂魄
抬起头
一声孤吟
显露胸口铠甲般月牙的族记
「十二月」已會讓人聯想到「苦寒」,可刪去
若將胸口的印記賦予更深一層的意義或和其他事物連結會更加出色
好淒美的月熊

問好祝愉快
林宇軒 寫:「十二月」已會讓人聯想到「苦寒」,可刪去
若將胸口的印記賦予更深一層的意義或和其他事物連結會更加出色
嗯!同感!
波兒 寫:好淒美的月熊

問好祝愉快
谢谢!
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