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喃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黃木擇林宇軒

1.
橘子開始發皺
我想我沒發現時間經過
日子一向小心翼翼
所以我們很難察覺
它的蹤跡

(你的步伐已逐漸斑駁。)

2.
我仍然不夠貼心
仍然不夠
用力,去軟化自己
舉止得宜
荊棘是一條不肯離開的
蛇,在我左邊
長期冬眠

(我希望有一天能原諒自己。)

3.
天冷,手腳發寒
早晨煎法式吐司
缺蛋,而且溫度冷的
很快

我們吃下對話的樣子。
饅頭 寫:1.
橘子開始發皺
我想我沒發現時間經過
日子一向小心翼翼
所以我們很難察覺
它的蹤跡

(你的步伐已逐漸斑駁。)

2.
我仍然不夠貼心
仍然不夠
用力,去軟化自己
舉止得宜
荊棘是一條不肯離開的
蛇,在我左邊
長期冬眠

(我希望有一天能原諒自己。)

3.
天冷,手腳發寒
早晨煎法式吐司
缺蛋,而且溫度冷的
很快

我們吃下對話的樣子。

時間行走如常
而兩人對話的氛圍卻重重凝結
甚至用了"吃下"兩字




荊棘是一條不肯離開的
蛇,在我左邊
長期冬眠


私人的愧疚
形化為荊棘
再形化為蛇

很生動
感謝 喜菡老師賞讀~
兩行括弧中的句子削去了詩質,若是為了節奏上的需要,尚須考慮。
另外,整首詩略顯老陳,作者可多斟酌。

問好了。
感謝羅荼賞讀並提供意見
學習了
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