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式懷想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黃木擇林宇軒

你不能否定
貓的眺望使你更不能確定
直覺是種暫時性的軟弱
比如窗外總是可疑的
可疑不是因為樹影或者虛構
多麼堅定的倒影 濃郁且
富含假象以致於茶褐色的誤解
白的時候特別想念黑
味覺總是缺了某一個線索
遺忘了的
遺忘 憂鬱中帶著點猜疑
我們不能埋怨似是而非
我們更不能界線彩虹的軌跡
茶褐色傾向失憶
進行某種煙燻的輪廓
滑翔魚 寫:你不能否定
貓的眺望使你更不能確定
直覺是種暫時性的軟弱
比如窗外總是可疑的
可疑不是因為樹影或者虛構
多麼堅定的倒影 濃郁且
富含假象以致於茶褐色的誤解
白的時候特別想念黑
味覺總是缺了某一個線索
遺忘了的
遺忘 憂鬱中帶著點猜疑
我們不能埋怨似是而非
我們更不能界線彩虹的軌跡
茶褐色傾向失憶
進行某種煙燻的輪廓
  許久沒有讀滑翔魚的作品(上次有印象都好幾年前了)。很明顯的,不管是語言或意象的使用都更加沉著;相較過去,現在詩中在使用的一語一句都有著「誠意」,詩人開始確信和掌握詩歌的可能,就像舞蹈一樣,手指或者腳步,每個動作與伸展都充滿著誠意,表演者本身當然不必去解釋這種誠意,在釋放時唯求妥貼身心,足矣。
 
  我喜歡這首詩。
謝謝賞圖

問好 羅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