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羨慕妳有一塊地可以種樹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我羨慕妳
有一塊地可以
種樹。
妳可以
每天澆水
每天說說話
他絕不背叛妳
總是站在同一個地方
繼續長高,繼續
撐著天空。

其實我也有一塊地,不
不止如此,是一片廣袤的
沙漠,住著一對蒙面的
狂舞幾至地裂的兩神*
喔,消失又出現*
出現了又消失*
我尚看得見地平線蒸發著。

妳知道嗎?我只能用眼睛
嚼著沙子,因為聽起來
就像是詛咒。是我。
就是我。被詛咒。
一雙葉綠色的瞳眸
寧靜而溫柔地望著
卻沒有落地生根之處。
不會知道的。
妳不會知道。因為
妳在那裡;而我,在這裡。
妳唱著歌;我啞著,感到乾渴,渴到想一口吞了自己與沙漠。

*借深尾須磨子〈地もやぶれよと踊り狂ふ二神〉之詩句:「地もやぶれよと踊り狂ふ二神、ああ、消えてはうつり、うつつては消え、」
/其實我也有一塊地,不
不止如此,是一片廣袤的
沙漠,住著一對蒙面的
狂舞幾至地裂的兩神*
喔,消失又出現*
出現了又消失*
我尚看得見地平線蒸發著。/

我不喜歡這裡的語言,認為可以把矯作的語言修掉,我也不喜歡詩中用那麼多句號(包含分號等等,沒必要),我認為那些都在阻礙閱讀的過程和在閱讀上為一首詩產生多種歧意讀法的妙趣。
而且,*...這是?樹上開的花嗎?

/妳知道嗎?我只能用眼睛
嚼著沙子,因為聽起來
就像是詛咒。是我。
就是我。被詛咒。
一雙葉綠色的瞳眸
寧靜而溫柔地望著
卻沒有落地生根之處。
不會知道的。
妳不會知道。因為
妳在那裡;而我,在這裡。
妳唱著歌;我啞著,感到乾渴,渴到想一口吞了自己與沙漠。/

重要的末段卻說太多了,而且都是一些你不用講我也知道結果的話;其實,前面兩段要說的都已經說了,再給他們一個更好的出口。
這首詩值得挽救,可以更好的。
我不喜歡這裡的語言,認為可以把矯作的語言修掉,我也不喜歡詩中用那麼多句號(包含分號等等,沒必要),我認為那些都在阻礙閱讀的過程和在閱讀上為一首詩產生多種歧意讀法的妙趣。
Yes, yes, 噎死,我就來把標點忘記吧。
而且,*...這是?樹上開的花嗎?
如果有美感的話,噎死。
如果沒美感的話,耨。我純粹寫論文寫太多,很快你的樹上也會開花了。圖檔
重要的末段卻說太多了,而且都是一些你不用講我也知道結果的話;其實,前面兩段要說的都已經說了,再給他們一個更好的出口。
這首詩值得挽救,可以更好的。
說得太多,是致命傷,誰來封住我的嘴,最好是用美食,因為我上週筷子掉了兩次。
這首詩救了一次,回應下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