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的困境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我變成
一顆冷漠的半導體
關於天氣
只能複述
只能被聽見
而不能使之哭泣。
我想我必須戴著latex
處理這些
有毒的詩。

一個人寫過這麼多年
已沒有多餘的平衡感
去承接一隻發情的貓
從高樓墜落。
我披著昨晚的霜
就為了走下去。

對比今昔
氣侯其實沒有變化
熱或冷
都未曾引起
一顆分子的共鳴
我顫抖
或燃燒
都是隔離而待死的人。

我信仰科學
卻將命運與緣份和
基因劃作等號
相信自己是缺乏
或被刪除了
鑲嵌在DNA中的通關密碼
來轉動這門把
這扇難以言喻的
我喜歡這一首。真情不造作。詩中好用的某些物象,推測應該是和作者工作或本身相關?

/一個人寫過這麼多年
已沒有多餘的平衡感
去承接一隻發情的貓
從高樓墜落。
我披著昨晚的霜
就為了走下去。/

但我完全覺得在這一首詩裡以上這段可以刪掉,或者也可以處理得更好。另外:



/我變成
一顆冷漠的半導體
關於天氣
只能複述
只能被聽見
而不能使之哭泣。
我想我必須戴著latex
處理這些
有毒的詩。/


/對比今昔
氣侯其實沒有變化
熱或冷
都未曾引起
一顆分子的共鳴
我顫抖
或燃燒
都是隔離而待死的人。/


/我信仰科學
卻將命運與緣份和
基因劃作等號 /

在自我表述上坦然的語言,這些部分是我尤喜歡的。
詩中好用的某些物象,推測應該是和作者工作或本身相關?
就是唄,我是個實驗室裡做研究的學生唄,不過跟半導體沒有關係就是了@@
但我完全覺得在這一首詩裡以上這段可以刪掉,或者也可以處理得更好。
好,說刪就刪,砍掉!要寫也應該是寫白老鼠,怎麼會是隻野貓呢?刪!



我變成
一顆冷漠的半導體
關於天氣
只能複述
只能被聽見
而不能使之哭泣。
我想我必須戴著latex
處理這些
有毒的詩。

對比今昔
氣侯其實沒有變化
熱或冷
都未曾引起
一顆分子的共鳴
我顫抖
或燃燒
都是隔離而待死的人。

我信仰科學
卻將命運與緣份和
基因劃作等號
相信自己是缺乏
或被刪除了
鑲嵌在DNA中的通關密碼
來轉動這門把
這扇難以言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