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緊的拳頭曾經撕開監牢。心底的吶喊曾經震碎天空。放開那個女孩。你已經死了。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一個人來
就留下
一雙腳的足跡
說太多話
就含住時間
讓花融化

上次橫渡沙漠
遇見一個L
她看過死神
與核爆的天空
曾經寂寞
在輻射雨下枯萎

我摸了摸她的臉頰
她說話了
如沸水般
無法止渴

我登上骷髏山
L把鑰匙丟給我
鎖上美好的門扉
走入荒廢的原野

核爆的天空
燃燒著
白裡透紅
如女孩的臉頰

很多條路
沒有答案
只因問題從不存在
如「人為何變成琺瑯」
如「時間為什麼有一天會靜止」
沒有 都沒有

於是足跡
沿著天際
直到發光
穿透死亡的黑袍
你是拳四郎的繼承人嗎?
北斗所到之處必有動亂,恕我無話可說。走吧,巴特(?)。圖檔
余學林 寫:北斗所到之處必有動亂,恕我無話可說。走吧,巴特(?)。圖檔


其實你的詩題比詩本身更具詩意。
這也是一種未詩先詩的感動。

男子漢不需要墓碑,只需要戰場。

祝福你。
果然我妄想重新詮釋拳四郎是錯誤的。拳四郎已然到達完美的巔峰也。

我料想家立版主肯定是可以理解的。我只需要跟著,就夠了。

問好。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