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不到醫院了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摸摸病床上的手
救活了很多東西
三天兩夜沒有下嚥
因為愛著

我是個好人
這是基因做的決定
如你的腫瘤在呼吸
像嬰兒般做自私的夢

如果有顆球
輕輕地滾動就好
醫生說你可以把它刺破
後果自負

如果到了天國
就可以和狗狗在雲海上
奔跑 與跌倒
僅僅一步之差
灰色的河裡,瀝出黑白和其他原本,
然後按自己想要的比例拼貼,調高對比。

這種看似空拍的直描,
是我偏愛的、陳述殘酷與悲傷時的語氣。
這種看似空拍的直描,
是我偏愛的、陳述殘酷與悲傷時的語氣。
嗯嗯,有一個單詞可以形容,那就是Hard-boiled。
這首作品碰到有緣人,是幸福了。

問好黑仔。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