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秤座滑進了銀河中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有人跑得比我快
彷彿四輪驅動
洋溢著塑膠風
讓皮鞋
整整咳了百日

我放棄
追逐我
像一隻疲軟的獵豹
累垮的影子
把生命以保護色
疊在茫茫的失衡中
但偶爾我也期待
月月亮得藍藍

夜晚來了
應當集中精神
貓眼勢必撐開世界
於降落時
但地心引力的鐵則
把人的頭打破了
而長得很月球的人事物
註定有嫦娥奔向他它它
我覺得學林寫出來的作品,時好時壞。這首也是不好的例子之一。我通常認為那應該是你「消遣娛樂」之作。
而這首詩,我覺得可以在物象的觀察上更加細膩,我們由身體感知外界,那麼回饋到自身之後必然要把它們內化加工。但它們在經過你的「身體工廠」後,表現出來的並不好,我要說的便是這點。
如以下修辭的使用並不能說得上出色,但就算有再好的技巧,不能將所用意象有力地組織起來,不能善加利用的話,其實讀來也只是外表光鮮而已。我還是認為語言或者技巧修辭的使用,平淺樸實最好,他們有更大的潛質去表現更有力的詩歌。
好吧,這不是你消遣之作嗎。(我真的認為你一定很輕鬆就把這首以及某些詩就醬給他飄過去了,素質才會如此不穩定)我覺得我又多嘴了...嗚嗚,不要討厭我。

/讓皮鞋
整整咳了百日/

/我放棄
追逐我
像一隻疲軟的獵豹
累垮的影子
把生命以保護色
疊在茫茫的失衡中/
我覺得學林寫出來的作品,時好時壞。
這純粹是因為我是顆不定時......啊不,是不穩定份子,跳跳虎。

耶,說真的,我本身是個產量很少的人,年平均大概雙十有找,所以我最近在實驗咩,我想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增加產量。至於「消遣娛樂」?嘖嘖嘖,寫詩這麼傷腦的事情,不太適合娛樂哩,至於比較輕鬆地飄過去?倒是真的,在實驗中嘛,但是寫得又累又淚。
意象有力地組織起來
這正是我實驗中的一個重點。嗯,傷腦筋中,下次再問問你。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