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窩裡有我的名字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黃木擇

我在屋簷下的鳥窩裡撿到自己的名字
橫豎都跛了腳,像感染失語症的鳥
失語症是一種傳染病
不知何時,誘拐走失的名
於是我以看似飽和卻乾涸的腦,懸賞

據說有座孤島重鎖迷路的口
原來島嶼是鳥的窩

我在柱旁種植葡萄的藤蔓,每天每天
每天練習吞嚥城市的排泄物
拉長手,沿著孤獨攀爬
像感染失語症的鳥,橫豎都跛了腳
終於,窩被時間的雷擊落

我在翻覆的鳥窩裡撿回自己的名字
是不懂得遷徙的留鳥

好悲傷的一首詩呢
其實用詞是不會的
只是寫的東西
讓妹子感覺憂傷

"我在屋簷下的鳥窩裡撿到自己的名字
橫豎都跛了腳,像感染失語症的鳥
失語症是一種傳染病
不知何時,誘拐走失的名
於是我以看似飽和卻乾涸的腦,懸賞 "
>>然後就把他們串起來
晾在屋簷下 小小的陽光
我還找不到名字呢...名字是一個人與外界的聯繫
找不到啊找不到
我就是孤獨地 一如島嶼

"據說有座孤島重鎖迷路的口
原來島嶼是鳥的窩 "
>>承接上一段的意向
不過竟然連窩也是孤獨的了...
背影 該落向誰的門檻?

"每天練習吞嚥城市的排泄物
拉長手,沿著孤獨攀爬
像感染失語症的鳥,橫豎都跛了腳 "
>>其實我們都是的
在城市的廢棄堆上
開始感覺寂寞...像不像傑克跟豌豆的故事?
流光裡 我們向來不知所云

"我在翻覆的鳥窩裡撿回自己的名字
是不懂得遷徙的留鳥"
>>當別人都離開了之後
而我還悄悄守著...這是一隻萬花落盡的鳥
孤獨

整篇讀來
就是很深很氾濫很無力的
寂寞著

問好極光姊

翻覆的鳥窩---
鳥窩是島嶼---
你是留鳥,在其中撿拾自己的名字,---

這如你應該離開這個地方,卻不懂得離開...

...為何要離開呢?

...是因為它翻覆了嗎? 8)

殘痕:
殘痕的解析挺有意思的,
讀出了另一種味道,
謝謝你總是不吝指教。
^_^


胡迭:
名字才是留鳥喔!
翻覆了只好離開,至於是否翻覆了,或許是,又或許不是,你說呢?
奇怪,總是把胡迭當成蝴蝶^^"

我在翻覆的鳥窩裡撿回自己的名字
是不懂得遷徙的留鳥

如果
我在翻覆的鳥窩裡撿回自己的名字
這一句省略一些,可能會多一些轉換與空間
做出更有張力的結尾

很不容易可以挑剔到極光!
〈別誤認我故意找碴喔〉

最近又有空寫詩了,歡迎多貼一些!

沐魚說錯了唷!
我的詩很容易就可以挑到毛病,而且漏洞百出哩,但這也是詩有趣的地方。不喜歡太過完美的詩,那就太無趣了。淺薄識見,還請多多包涵囉!
我在翻覆的鳥窩裡撿回自己的名字不能省,原意在於呼應首句,當然若是以如沐魚的角度來看,或許簡潔一點是好的,畢竟讀者也是詩的主導人之一。
謝謝你提出的建議。
^_^

極光說的很對!不喜歡太過完美的詩,那就太無趣了。

個人只是就著讀後的直覺,認為詩末可以不必保持「呼應首句」的句式與型式上的完美。
因為這首詩是以幾個意象返復交疊,也帶著閱讀行進著,
如果詩末的結尾搞破壞〈不完美〉,感覺更活些,
留一些給詩本身與讀者自行延續、捕捉
〈純粹個人讀後直覺,探討之處並非簡潔與否〉

挑到毛病之說,是極光客氣了!詩如同人,誰都一堆毛病!
應該是我使用字眼不當,意見交流吧!

希望能有幸多看到妳的作品喔!

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