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雷擊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黃木擇非白

1732 篇文章
快篩疫苗注射地點結果也可以啊
當然 你只有國中畢業我是高中畢業
當然聽我的
既然有要參無字話頭
你們就照我教的方式去參無是什麼
無就是沒有
不能再說了
分證佛的定義
其實經典記載法身大士才是分證佛
破一品無明證一分法身
佛陀已經授記我們都會成佛
廣義來說小乘果位也可以算是
如果佛陀是滿月的話
我們可以在既有的蛋白疫苗上發展mRNA
也就是我們可以採用雞尾酒的疫苗
也就是先打一劑蛋白疫苗再打mRNA讓抗原能辨識更多病毒
沒有必要重來一次
至於我之前提出的方法參考看看
把蛋白疫苗的抗原直接用mRNA改變
這方法理論上是可以
不過這已經算新的療法了
做不做的到還是另一回事
如果無字話頭參透了
再參念佛是誰
如果還是參透
那就沒有什麼可以再阻礙你了
念佛是誰這個話頭有三四種解法
如果每一種你都答的出來才算參透
難度很高
古來大德也是如此
最簡單的誰念阿彌陀佛
先從這個開始
念佛是誰
你已經念了
你有沒有聽過一隻手的聲音
你說的就是
人一生發光的時間只有一隻手掌的時間
已經過了
都已經說不知道我是誰了
哪裡還有一個我
我說的一定對嗎
找個善知識認證吧
詐騙集團很多
我不說自己證悟我說你證悟
你不說自己證悟說我證悟
自己小心
白色的是神明
黑色的是鬼
金黃色是佛菩薩
小紅點是藏傳佛教修明點也有很大感覺髒污的妖怪
總之久了就知道
為什麼找你
那得問你自己發生什麼事
這句話是假的
真的呢
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何必再說
....
念佛是 誰
有個人在賣雜貨
無論是真鈔假鈔都收
在他臨終時他說
我這備子沒有論斷過任何人事
希望死後上天也不要論斷我
不要輕易論斷一個人一件事情
接受他
完全的接受
整個世界是你內心的映照
他們都是部分的你
比如你染疫快死了
然後你開始咒罵為什麼是我
可是死亡就在你的身體
你能逃到哪裡去
而你卻在咒罵死亡
生命是由出生到死亡的過程
你會說我活著而且理所當然
精確的說是我還沒死
也許下一秒幾天後
誰曉得
死亡就在那裡等待
總會有那麼一天
那是人空的境界
也許太安靜了
你很專心的聽並沒有懷疑才會如此
要知道人空只要問他你有沒有看過月亮
滿月的時候你還會看到星星嗎
聽的懂也好不懂就再努力
都好
奧修曾提到他的西方弟子來二三天就要離開
並希望能夠給予有效的指導
這又不是感冒只要吃了西藥就好了
就算你給我再多的錢我也沒把握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事也會發生在你身上
更何況我又沒有那個責任
佛陀時代有一次整個團體都出外應供只留一個沙彌
剛好有一在家居士也要供養所以就邀請沙彌應供
等應供完後居士就趴跪在小沙彌前請他說法
可是小沙彌也不是比丘不會說法
情急之下就跑了
居士等了很久都沒有聲音就抬頭看
結果人也空法也空當下就證果
他就急著找小沙彌
結果小沙彌情急之下也證果了
我不太確定人空法空跟人無我法無我是否一樣
但人空比法空還要難給予指導
因為法空可以透過文字但人空...
那就好比我教你初級的釣魚
因為釣魚一個人靜靜的你也有興趣
你學會初級的釣魚然後我想你應該會繼續學更高級的釣法
然後我就離開了
可是我不曉得你是否繼續前行或做其他事情
這不是我能掌控的
我如果要害人我一定會教人如何修神通
然後你會住進精神病院
真的是基本的你用時間成本來看就知道了
如果你善根深厚
那只要看經典師父就足夠了
不用像古來高僧大德窮盡一備子
到最後還是說自己仍然愧對佛法僧眾生
蔡 整件事情就是捐和助
他捐必然成為輿論的主戰場
可以順水推舟將民怨和風向帶到他身上
現在不是說對誰有利和不利輿論
目的是脫離主戰場
至於怎麼助如何助這有賴你的政治智慧
比如如果粹死之類
功能計程車或遊攬車
可以載人載物長途購物貨車
臨時修息站
兼賣扮手禮優惠加油車
工程車餐車雜貨車
與公益團體合作車
包車環島支援物資車
那就像赤壁之戰曹操派蔣幹當說客結果被用計殺了兩位水師上將
來的好不如來的巧
飛機輪子助推器
就像鋼彈一樣出發時是用底部的噴氣助推器飛行
1732 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