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綠豆謝予騰黃木擇

曾以為自己也是騎士
終能拯救一些神話裡
高貴的女性;
但如今,傳說有惡龍的峽谷中
只剩下浮雲
栽種著自身的影子,偶爾有熊出沒
但我卻也已不再是
驅犬放火的獵戶。

我只是騎車經過
稜線下方
在所有傳說視角都無能
視及的位置
嘗試將雪點燃
企圖蒸發悲傷
並建立一個碉堡,固守自己曾經堅信而
微小的期望。

然後雲都離開了
山都還在
凝視深谷才發現
原來惡龍連瞅你都懶。

長跪的女性,假面的騎士。

曾以為自己要越嶺
攀山才能親眼見證最遙遠的距離
才驚覺浮雲們都不說話--它們默默
在山的斜坡上栽種著倒影
並深知其將永不發芽。
謝予騰 寫:
週二 2月 11, 2020 12:44 am
曾以為自己也是騎士
終能拯救一些神話裡
高貴的女性;
但如今,傳說有惡龍的峽谷中
只剩下浮雲
栽種著自身的影子,偶爾有熊出沒
但我卻也已不再是
驅犬放火的獵戶。

我只是騎車經過
稜線下方
在所有傳說視角都無能
視及的位置
嘗試將雪點燃
企圖蒸發悲傷
並建立一個碉堡,固守自己曾經堅信而
微小的期望。

然後雲都離開了
山都還在
凝視深谷才發現
原來惡龍連瞅你都懶。

長跪的女性,假面的騎士。

曾以為自己要越嶺
攀山才能親眼見證最遙遠的距離
才驚覺浮雲們都不說話--它們默默
在山的斜坡上栽種著倒影
並深知其將永不發芽。
回首過往,發現自己開了自己一場小玩笑吧!
也許大家曾都是英雄(自己分封),
也許大家也都有這樣幻滅與小消極的時刻。

木擇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