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

正常的人們都死去了。

下班尖峰,塞在國道上的德國車之間
引擎很安靜
像那夜蹲在臺南運河橋上,遠望便知
他是個正悲傷著的孩子。

意識到時,他或說原來的自己亦已死去
而冬天又到了。

我已無法
無法再帶著任何一個深愛的人
輕易地逃離--命運之前
誰如何能不成為
一頭命定的獵物?

人都死去了,正常的冬天
緩緩逼近。

第三個塞在國道上路燈與影子間的星期
龜速的彼此,歲月飛逝
偶爾我還能聽聞雪原與北京
傳來那人的消息
但山裡已不再有鹿,於時涉溪的蛇與馬
也遠遠地將彼此送離。

我竟像個舉杯的人
又像步槍像火燄像海風像殘羹像命定之獸,而獵人
是冬天是子彈是沙塵或不太正常卻也不斷
死在國道車陣中的自己。
這兩天看了你的書

覺的你真是情感豐富的人寫的這麼好

網路的我也很喜歡喔~加油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