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NaNNaNNaN] [LEFT]喜歡水文的我,面對水景,想起前年至今的人們離世,如杜潘芳格、王拓、陳映真、羅門、林佛兒、鄭清文、李永平、余光中、李敖、霍金、洛夫等,心中除了不捨,也多了些惆悵。文學或藝術,是永無止盡且浩瀚的水文,不能因巨擘殞落,多少會受影響,但不能一蹶不振,寫作仍要持續著,發揚並傳承他們的精神。[/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生命,也是水文,有起有落如那流向出海口的過程,時而塑形岸邊圓滑的鵝卵石。不是漫無目的的,...
[HIGHLIGHT=#NaNNaNNaN] [LEFT]喜歡水文的我,面對水景,想起前年至今的人們離世,如杜潘芳格、王拓、陳映真、羅門、林佛兒、鄭清文、李永平、余光中、李敖、霍金、洛夫等,心中除了不捨,也多了些惆悵。文學或藝術,是永無止盡且浩瀚的水文,不能因巨擘殞落,多少會受影響,但不能一蹶不振,寫作仍要持續著,發揚並傳承他們的精神。[/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LEFT] 生命,也是水文,有起有落如那流向出海口的過程,時而塑形岸邊圓滑的鵝卵石。不是漫無目的的,...
<扛>

中住壞了好久,腳下的責任感還在
〈白頭翁〉

白了山頭的側臉
自冬瞥過
聽說
有一種寒冷
綻於巔部,屹立著

啁啾─
鳴於大寒之後
聽說
攝影家爭先
捕捉被偷走的鏡頭

飛吧
相機在五瓣的春
釀一幅
五指的祝福
與幸福
[LEFT] [HIGHLIGHT=#NaNNaNNaN] 余憶童稚時,是小時候國文課《兒時記趣》的文字,有時候放慢生活快速的節奏,會有回到學齡前的錯覺。童年的我,記憶猶新之處是母親的家鄉 - 關西,是我小時候常去遊玩的地方,外公的一畦田是我的秘密基地。 小時候的我,喜歡看家人播種、耕耘,用心栽培農作物的日子,陪我度過童年。我總是充滿好奇心,問媽媽在種甚麼蔬菜,她指著高麗菜、茄子、玉米 …… ,耐心地回答我,小腦袋如呼拉圈轉呀轉,似乎把學到的蔬菜名,都化作成長的力量,陪我上幼稚園。 我還去菜園旁的倉庫探險,裏頭的農具像是發現寶藏,那些鋤頭、斗笠、灑水器等、雨鞋吸引我的目光,穿著雨鞋的我想裝成一...
[HIGHLIGHT=#NaNNaNNaN][LEFT]我是你兩段式遺忘的左轉[/LEFT][/HIGHLIGHT]
只有你懂,信口開河的深度
〈川〉

流淌於胸型的溪
沿著他呼吸
起伏成
一波波
待續的情節

這戲生髮
一絲,徜徉於芬多精
一絲,沉淪在人間的拉扯
還有一絲
掙扎泥淖和膠著中

她的髮線
因時間頹然
沒想過
總有濯濯的一刻
在逝去後
拚命喊著
〈紙天使〉

飛往伊人的天使,用翅膀振動思念
〈飛鴿傳書〉

古人的秘密,只讓天空知道
想不想找絕望的人
吞下一片海洋
很快地
能結為鈉
在水分太少時
竄成一張嘴巴

找孤獨的人咀嚼魚群
刺在喉中
更痛得悲涼
久了,發現兩個人長滿鱗片
在岸邊看著港口發呆
〈冰塊〉

別太快融於我口
你的方正不及我的柔韌
聽說流汗與冷感
是相呼應的詞彙
直到嘗試伸與縮
才懂的
我是三個被拼湊的字母

輕撫、微顫
不足以為這特寫
繼續剔透、清晰
再堅持
將以液態的方式回報我
那五字的訣別
走過的路,全泛濫成治水前的遺憾
偷灌溉我的渴,在日子發芽以前
還沒蒸發,我們液態的愛急著被充滿
在萬芳醫院站外
拉出一條褐色
為動物園的棕熊
量一件屬於牠的衣服

指南步道上看著
在貓纜寫信的自己
寄給海巡署工作的他
一副尚未署名的身體
漂在海上
等著被尋獲

一封上岸的回信
找遍文山區
就是找不到收信人
卻在一間學校
找到好久不見用腳寫下的筆跡
〈清淨機〉

曾相信自己是惰性氣體
卻勤快地
和這個世界發生反應
這片天龜裂出
太多雜質
原是純粹的
得到山、水青睞後
原來大地還能再過濾出
我最初的身體
和被遺忘的聲音
十月的我們
唱著秋天的歌
看見新公園的孩子
走不出自己的秘密


交往十五年的我們
趕在萬聖節前夕
搭上一輛南瓜馬車
摔破了兩人的玻璃鞋
和織了好久的午夜


遊行後的我們
讀著童話的婚姻
囚在城堡的王子、公主
渴望交換彼此的心靈
翻到最後一頁
卻是未更新的教育
還在好久好久以前......
岸邊伴海鷗,以為能飛了整片海洋
〈月羆〉

熊在夜間
長成夢裡的羆
牠的咆哮
佔領我的皮

在園中兜售獨家的誠懇
看那褐色的天
做保護色
會不會有一天
裝死為一片葉子
能讓月羆對我有更多期待?
釘書機咬到自己
吐出的傷
比紙上的詩
更綿延



塗蠟不是方法
用針寫下的八行
比銀色的力道
還要長遠

<失速>

為了找到青睞,平行線上忘了踩剎車與打檔
<瞳路>

在對面看著你,路上都是你愛笑的眼睛
為你,裸成一件夜
遮掩我的羞愧
再用毛細孔點綴
這件尺寸恰好
是星、月的胸型

把皮膚穿在身上
有些彆扭
這片天忘了扣釦子
直到它的羞澀綻放人間
才趕緊用霧、淚灑向每張笑臉
<風>

邊塞時的蕭瑟
談了一曲
羌笛、雁聲

<雨>

走過清明時
遇到杜牧
才想起那年唱的輓歌

<嵐>

繪了一幅廬山
在仙人親臨時
還不清楚自己是誰
〈沙發床之夢〉

在寬敞中找到沙漠
可能真是一場夢
又前往舒適
每波都是愛
直到挖掘每次的真相
都怪潛意識作祟
再被棉絮埋藏後
我才成為最後盛夏的涼爽
有時候說到愛情這回事,抱持著一種矛盾的想法,有時候渴望愛情,但又覺得一個人比較自在。或許愛情,本身就是矛盾的,且充斥著溝通、曖昧、吃醋、激情等藝術。但核心且基本的概念是,愛要由心感受,而不是肉體的享受。你會如何看待「性」、「愛」呢? 曾經我覺得愛情不是很重要,若跟友情、親情相比的話,但自從真的體會過後,這樣的價值觀變重新定位了。愛情是一堂經過傾聽、溝通與成長的課程,可能多少會有爭執,這就是需要過程中經過彼此理解、尊重來化解,同時也製造許多回憶。 以前的我總釐清「愛」與「喜歡」的差異,以及「在乎」和「重視」的不同,這可能與對一個人的好感程度、欣賞及佔有有關,但重要的是真的成為一對情侶,如何走得長...
前些時刻
對著腦袋
灑下咖啡,入睡
是一種零壓的長眠

數秒間
它朝鼻腔,飄雪
暢快吐納間
意識住了一位竊賊

偷走時間
歸還空間
誰讓這副臉畫上赤字
近年來
總虧損為認不出的金額
〈名次〉

學生在考試後,看見自己的手掌與腳印黏在試卷上,被強行交出
謝謝宇軒的評語
<雙人雙>

你的空間紀錄了關於海的深度
我看過這麼多遍
就是惦記著每日的蔚藍
在醒後,蕩漾

我沉淪在你的懷中
擁著雙人的夢
這魚
在這枕與床榻間,優游
奴隸學習如何當工具
可能人
只是樸實的代稱
那梅雨
淋濕他曇花的戀情
也鏽蝕肢體
在尚未整修體制前
下一波滯留鋒又將到來
雨衣下破碎的零件
為暗冥的天光卸下最後的成全
〈方向盤〉

手中的尺駛離支道,那刻度已偏向肇事的路口
這面牆感受失眠的溫度
枕頭為我量
這夜有點著涼

棉被窒息我淺眠的夢
還沒醒
就被晝偷走思念所需的氧氣
對這社會
感時花濺淚
打了噴嚏
找唐代的大夫醫病
診斷亂世入膏肓
是難以根絕的毛病



好友帶了伏冒熱飲
但這足以泣鬼神的氣候
仍令我
無奈這聖人的氣管,如此脆弱



這暈眩
晃了我的草堂
每次動盪
都震懾史詩般的汗青
康復了沒?
政府還沒給我積極的回應

該淨化這淤川,在水質汙濁的時刻
<黃雀>

振翅後
是提醒凡間人類
該懂得報恩
還是準備啄食為防備的刀將軍?

雀兒飛,花葉地
一鳴啁啾尋詩佛
別怕彈弓暗處埋伏
不妨找片油菜花田作掩護
窗外的雨聽老師上課
聽學生琅琅的中國文學
此刻,黑板上的邊塞
泣訴血淚與閨婦
桌椅上的山水
陶冶雙眼
誰還在漫遊
在夜中成為臥遊的詩人?
啪踏啪踏
小孩走過一面喜悅
對母親招手
沿途踉蹌
隨著鼓聲
響為成長的節拍

啪踏啪踏
爬過另一面不安的小孩
懸起惴慄的心
看著紅蜻蜓,想飛
爸爸說:脾氣長了翅膀
等夢想的藍圖有了旋律
自然能飛的高遠
旋轉木馬倒著轉,我們的童話也在後頭追
紅蜻蜓與彩色彈珠,來比誰最先褪色?
<螳螂>

擬花、似葉
我是園中的一簾差遣
看不見身後的黃雀
只有河面的三角臉
映在生態中成為奴僕的鏈

我投資生命
孤注最後的價值
造福子嗣
是唯一的方法
魂往他界
能再成為葉上之王
伸向玻璃的指甲
又順勢剔除
水晶體中的荊棘
緩緩的光趨近
對著疼說:
「近視是最遠的距離,朦朧是焦點的美。」

是蔓延著
一切淡、慢、漫而忘
不盡然,何妨?
我們點亮一盞元宵的燈
從未眨眼

將許多釋然塞進纖維或鎢絲中
致使亮度不夠
只剩我提著半顆布滿血絲的眼球
走進下一道光裡
「吾日三省吾身」雖然夜已深,但反省還是很重要的,前陣子我在思索關於「眼光」這回事。 由於我是重視別人的人,因此要做一件事時,通常都會參考身旁朋友、家人意見,雖然這是不錯的,但時間已久,似乎不太好。有時候,一件事做得不好,媽媽總說這樣會很面子;有時候寫完詩,都會覺得是不是我寫得不好所以給予評語;有時候看到一本詩刊目錄沒有自己的作品,就在想是不是寫得不好而未錄用。但其實這些事的背後,出發點對我而言都是好,又或者真的是競爭激烈,「眼光」似乎是我庸人自擾罷了。 「眼光」是一種具有影響力的光,會讓人太在乎身旁的人,而忘記或忽視自己的想法,這當然是不好的。例如以前打工總覺得別人做得很好,他們看我一錠都很差...
伊人在對岸,將吻放進深海
<蟬>

掙出土的若蟲
想當虞世南
為初唐高歌
怎料
曲未畢
就被孩童的喧嘩
取代為夏的交響

為秋意發聲
短期內
帶著薄翼與鼓室
風來了
生命也被吹走
伸向玻璃的指甲
又順勢剔除
水晶體中的荊棘
緩緩的光趨近
對著疼說:
「近視是最遠的距離,朦朧是焦點的美。」

是蔓延著
一切淡、慢、漫而忘
不盡然,何妨?
我們點亮一盞元宵的燈
從未眨眼

將許多釋然塞進纖維或鎢絲中
致使亮度不夠
只剩我提著半顆布滿血絲的眼球
猴!政局是馬戲團,官員正為觀眾耍把戲
未通的建案,用一些弊病貫穿可掬的風景
枕邊的茉莉
取下一朵
在我的夢裡
綻成抽象難解的芬芳

床榻的朱色
在懷中成辦
誘人的刺
總在夢裡滲血
胸口的玫瑰是易解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