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軌串起風景,風景串起回憶,回憶串起聲響,但聲響提醒我們:我們現在是一個被承載的旅客,一個被用力推送、有規律起跳的音樂家。   嘎搭、嘎搭,一下比一下重,鋼筋的木魚敲擊在串接南北的血管上,扣打嘎搭聲起的任何一下,血管都顯得脆弱至極;一經刮敲便留滿記憶的血,把被承載中的我們塗的班班歷目,一個、一個個,深刻又嚴謹整齊的(您的座位在26排A位),在自己的侷限裏頭擁抱自己。   等到打入身子的意識,開始把酸苦用力的在體內擴展、伸張,我才驚醒過來,用著一張很不熟悉又按壓不下慌張的臉,與這個城市作招呼。斑馬狼狽地披上城市吞吐的灰黑濃艷,正當季節與壅擠的節奏把神智掌了不清之時,我竟然幻覺整籃城市裝載著...
〈三問〉

用葉把露炸在你臉
只是想嚇嚇暑

季換的響鈴還不及拉動
賽者的悲秋
為何已奔至遙不及處?

把我的養分靜靜還予您
如當初沐浴羊水的姿態
抱著感恩
仰跌母親的大海
卻是樓底下一片不知情的嘆息?

就說了是你們人工的攝氏害的
緯度螃蟹步趨上
沒有了凝結沒有了剔透
唐宋竟然就不出門?

匆匆更替
卻打從心底不知方向的圓舞曲
一首首砸下來

腳下仍是恬靜望著
人為籌碼亦為獎,天氣的樂透。
妳的舞顯得赤裸,又瞪測又監視。
快來呵護潘朵拉的小眼睛
賭一場陰晴,百帕與毫米的吃角子老虎
整晚的風速置在眼上,蓋以滿城的屏息。
攜風載雨非年獸也,卻又怕紅欲紅
大囍奔走時光,在瞬間風速喊忌之時。
氣旋期待增溫的情笛響,全縣市的愛情。
終連祢的吸吐,也成了曆上的紅字了。
因我生命不平行的兩線,孕妳擁的二條平行線。
把你獨有的蛋糕落屑,滋養另佳餚。
蜜的組織液,澱著你情我願的癌胞。
叩叩,室旁的新房客。
裏內的基泥開始動搖沸騰,一柱雕鏤過美的像。
反白字痕,歷史的鍵取代又篩選。
初苞相信夕陽是灰的,烏鵲的詭計。
商品下架,活性的思考的消費。
刻意挑食,鴻門一道有擺置的心意。
同一曲巴哈,用不同的手來奏。
輾壓車一過,把私語壓成唇型一片片播映。
轟聲劃過,把裝載回憶的口子拉更緊。
摩登 / 黃木擇


不可以說不懂爺奶的經典歌
或許要說
一片薄透的蟲翅
並不會勝過一片扇葉


不知道
溢出的洞口可以竄出什麼把戲
我只知道
下午場預約了壓縮機的交響奏


當水可以跳過流動,直接拉飛
整片如茵如丘也可以
跳過
只要抓一點碎片妝點就不會心虛


水泥牆內比外冷
心牆內比外冷
即是一棟棟發燙的冰山落成
我還是要搭著現代的肩膀
在最熱的肩頭上看最冷
對面,隔著不望被拆封也不想猜封的信,對面。
我正聽妳也看到妳,我也看不見妳聽不到妳。
回憶的聲音一踏一踏,把我踩入童年更深的池裡。
麻雀拉飛驚嚇,鯊魚敬業地往血腥游來
無明的輪迴串透心口,勾起尾尾掙扎的因果。
合理的衝動,我是合法的野獸之姿。
禪跟花開的聲音兜不攏,尷尬臉紅了起來。
按時報到,雖感覺其他天你也都來過。
原因不關切,醫生們正為怎麼切病灶而打架。
左簿記右分錄,結清人生帳。
爍星又撞出一點鎂光,以傲然的弧線之姿。
再用視覺劃開一次,慾望的兩豎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