諷刺的反差讓人很容易投入其中,我覺得最屌的怪物確實就是那幾隻兔子。
劇情發展如果有些變化,到時候的故事說不定會更驚人,事情真相恐怕不簡單。
兩人對雨的痴狂不知最後是會聚合還是分散。
她就象(像)瞭解自己的女兒那樣地瞭解我
他著我坐在辦公桌前方的座椅,桌上更放有一罐咖啡,是他的刻意安排。前面看不太懂。

老闆受到刺激脫胎換骨,這是好現象,不過在台灣這種事情好像不太適用。
文章讀起來有種早年文學的韻味,能夠看見歷史的軌跡也能夠看見純樸的人們,好像在看百年前的近代歷史片一般。
文章讀起來有種早年文學的韻味,能夠看見歷史的軌跡也能夠看見純樸的人們,好像在看百年前的近代歷史片一般。
一系列與雨有關係的愛情觀,人物對話幾乎都是在傳頌不同的愛情觀。可能是牽涉雨太多,顯得太過浪漫,甚至無緣無故想起情深深雨濛濛致個詞,說不上來。
藉由故事寫出社會所隱含的問題與衝突確實是當初寫作的初衷,非常高興版主能夠抓出我當初寫作的立意。
本篇就是過往美劇經驗的綜合體,完全是模仿美劇編劇的思考邏輯而寫的,故事誇張卻又緊張。
人性的弱點與盲點確實是當初創作的核心,這也是美劇與改編小說讀起來有深度的原因,正經與謹慎之中帶有一絲的哲理與辯思。
當初寫這個作品也是為了表現出社會的真實樣貌,這種劇情就是為了表現出人性的寬度與深度。
其實我之前在看這作品的時候,覺得故事的寫法很文藝,是個充滿壓力又充滿想像空間的題材。如今看來,充滿血淚與掙扎的字句讓我為之動容,你的文筆儼然已經有了出版水準的底蘊,欠缺的就是向遠流或皇冠這之類的傳統文學出版社投稿。

寫故事一定要擬定大綱至少三百字(一般而言),因為很多審稿者有時間壓力與工作壓力,若有寫作風格不合味的狀況發生,編輯很可能看到前面就退稿,根本不會看到完。也因此,作者故事中的核心大綱有著關鍵性的作用,可以適當地引導編輯在有限的時間內了解你作品的故事輪,讓他們更願意仔細讀完全作。
裡面的主角有點可憐,嚴厲的母親配上天真的童心,真令人不禁好奇娃娃的聲音是真是假。
故事的字句間充滿著詭譎的味道,眼疾看起來是不單純的疾病。

文字的標點符號需要統一,建議全部都使用全形。為了求正式,驚嘆號建議使用一個就好。
JoJo奇妙冒險是個好作品,動畫相當地有趣,有時我也會看動畫增加靈感。
建議老師可以單篇發文,縮短的篇幅也比較好讓版主可以單篇仔細看過,這樣細部給建議也比較實在些。
台灣的出版界目前的現況是很現實的,編輯必定會考慮到客群上的問題,如果是不賣的題材,不夠主流的風格,很容易在第一瞬間就被拒絕。關於外國翻譯小說,出版社基本上只會代理大賣且有知名度的作品,想要在現今的主流小說市場上闖出一片天,通常都必須是近似日系動畫的小說,其中以輕小說領域特別顯著。

新人作者要出頭,非常需要際遇與欣賞,若樓主真有興趣投稿,可以嘗試著一次投稿十幾間出版社,當初哈利波特作者出書前至少也被拒絕七次。
第40章: A用口說方式補滿了古瓦肯德與依拉特中斷的記憶,他們兩人是第1次知道白天使這號人物。白天使感覺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人物,善惡立場飄浮不定,至少他們都不認為擁有神力的白天使會對人類存有純粹的善心,只怕白天使其實是另有目的。 「先不提白天使了,就算他隱形躲在旁邊偷看我們也沒轍,還是做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吧。」 依拉特有種不太好的預感,白天使擁有各種凡人無法想像的能力,堪稱神力,他曾在A、C兩人之間種下惡果使其相殺,如今他卻又對大家伸出援手,由此可見白天使是個無法用正常邏輯理解的人物。 依拉特原先想好好替伊莎貝莉的犧牲哀悼,可是他們已經沒時間也沒資源了,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任務。 古瓦肯德很...
第39章: 緊張的氣氛是因為同類相殺,也是因為同伴相殘,A與C的對決明顯對A不利,C原本就是肉體強度高度進化的異人,比起戰鬥A的強處在於動腦用計。 羅傑菲與夏娃等人逃逸後留下了C這個麻煩的毒瘤給A自掃門前雪。A與C的單打獨鬥完全一面倒,A手槍彈藥用盡未傷到C分毫,倒是A手上的短刀先被C給一腿踢飛。 「好好玩!同類同族相殺,有比這個更好玩的嘛!」 C面色癲狂,瘋狂的姿態失去了理智,現在的他只不過是沉溺於戰鬥快感中的怪物。 「你瘋了。」 A將兩手的白骨都透出來當刀抵禦C狂亂的胡亂攻擊。C的戰鬥方式太過火爆有攻無守,放眼過去就是一隻人形樣貌的野獸,面對一隻沒有理智的魔鬼同為異人的A除了撤退一途別無他...
有時衝突與誤會是增進情感的方法,時間讓人們有了感情的深度後才會永遠信賴彼此。
第38章: 大爆雨打出此起彼落的滴答聲,惱人雨聲伴隨著逼人的寒風吹來將所有人都冷得一蹋糊塗。蹲在辦公大樓的角落穿起數件大衣生火,著涼的人身體隱約顫抖,在一整個被凍僵的節奏中只能像個弱者者躺在空寂的大聽躲藏。 好冷,真的好冷。自從從警局這樣的避難所畢業後依拉特就再也沒遭遇過如此強勁的寒氣,天氣若不轉好他遲早會在建築物內失溫凍死。為了生存他不得在名為惡魔的氣候前低頭,可是若臣服於命運而沒有更積極的動作,這只不過是再加速自己的死亡。 肌肉一抽一抽的,許久沒好好動使得肌肉抽蓄痛疼,別說被凍死了,說不定今晚他就會倒在大樓中痛死。 「好久沒遇到這樣的日子了。」 逝者的容顏浮現在依拉特蒼白的臉孔,加魯多與羅...
第37章: 古瓦肯德醒來是明天的事情了,耀眼的太陽光亮得讓他眼睛感到刺痛。一棟辦公大夏,人事全異,這邊他 認識的人只有卡謬、約瑟夫與蘇安,剩餘兩人他不曾見過。 羅傑菲與夏娃是來其他團隊的人,起初見到兩名陌生人古瓦肯德有些不安,直到蘇安過去將事情經過解釋 後古瓦肯德才放下了戒心。 古瓦肯德查看上次被野猴也咬傷的地方,傷勢看起來好了很多。古瓦肯德整整昏睡了兩天,這段期間發生 了很多事情。依拉特為他注射了狂人病疫苗,雙方合作前進星象儀館,可是在這之後紐約街道出現大霧與 龍捲風,新的團隊因此失聯。 我真的好了。古瓦肯德看著自己的雙手活動手腕,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還活著,這簡直是一場奇蹟。 「有沒有哪裡不...
你基本功都可以,但缺乏一些更進階的細節。關於模仿學習上,你的文風比較偏向黑暗與現實,這種寫作方式比較重視邏輯,比如說歐美的奇幻或科幻文學。我知道的知名二手書店有〝茉莉 〞,有機會可以去找一本歐美知名的小說大作來閱讀,任何你想得到的移動迷宮、地海傳說、哈利波特、龍槍傳奇、暮光之城、達文西密碼都可以。你會發現這些作品架構背景跟故事的能力很強,很多作品畫面感都極強,若覺得囉嗦了一點可以觀察別人的寫法,找出你自己注重的點來加強。
人物性格很有意思,這是一個亮點。

關於建議方面,文章開頭需要附註號碼,因為讀者並不知道哪篇是1哪篇又是2。還有一點可以聽聽看,〝憤怒地〞說,說這個行為是動作,修飾動詞的是副詞。〝憤怒的〞人,修飾的對象是名詞,所以前句是形容詞。現代這可能比較無所謂,很多詞性混用關係不大,重要的是讀者是看得懂就好了。

只要多學習一門外語,時間一到(可能要好幾年)你自然就會看得懂詞性的差別,分辨詞性會變成一種直覺根本能, 會用類推的方法來解釋中文的詞性。
那時候計畫寫得的小說計畫練習因為寫得太快往往語序不順,並且錯字連篇,這是相當糟糕的地方。
第36章: 伸手拔刀一揮,人頭落地。夏娃殺了一隻進化不完整的嗜血異人,手法乾淨俐落,更令人驚嘆的是她又殺了一隻躲起來的同類。異人相殘的情景實在是火爆無比,夏娃對異人拔刀相向毫不留情,大家實在很難想像夏娃就是異人。 羅傑菲無聲無息地從對手背後靠上去,咖的一聲,當扭扯斷對方頸椎。羅傑菲精熟的暗殺技巧宛如索命魅影,所到之處都是異人的遺體,海軍陸戰隊出來的特戰死神名符其實。 依拉特看著底地不起5具異人遺體發呆,夏娃跟羅傑菲雖然相處不太來,說到殺人放火兩人倒是同一國人,相信他們討論怎樣殺人肯定有很話聊。 「很能殺嘛。」 羅傑菲難得讚美夏娃,雖然他的臉毫無笑意。 「因這是為他們沒有進化,一直停留在第1階段...
第35章: 天空下著濕透的雨,迷霧中爬行的機甲頂著大雨偵搜任何可能存在的汙穢。淨化世界拯救這片大地就是機甲種的使命,他們證明了生物的渺小與惡劣,無能的生命只會帶來一次又一次的敗亡,所以他們毀滅了一切能夠移動的生命體。 對,毀了全部的生物,這是我們機甲種被賦予的高尚使命,只有當我們將世界淨空之後地球才會回歸真正的祥和綠地!爬行中的機甲被塑造為半人形的樣貌,他擁有剛硬的外殼與人形的樣態,他是機械智能中最偉大的代行者。 「肅清。」 代行者發出仿人類語言的機械語音呼風喚雨,4輛樣貌類似機甲兇兵的變種坦克機從灰黯煙雨迷霧中竄出,冰冷砲管對準紐約市街道中荒蕪的灰塵,他們能夠將空氣中最小的浮沉分子送回空虛,...
兩人物對對於婚姻價值意義的探索頗為特殊。現代人生活辛苦,很多乍看之下優渥美好的富裕家庭都有家暴,只是很多人為了錢寧可被糟蹋,也不肯受苦受難活得更有尊嚴。我不敢說人們價值觀趨於勢利,不過婚姻很大層面已經變成了財富契約書,而非情感天長地久的保證。
第34章: 天空下著雨,雨中混雜了大量的塵灰,雨是混濁的液體,不是透明乾淨的水。透澈淨潔的水與霧霾融合微一體,天空的盡頭可見大幅降低,人類進入霧霾雨暴會傷害呼吸系統,所幸以羅傑菲為首的車隊提早行動遠災難,不然淚極光所帶來的噩耗將讓人們肺部積塵暴斃。 車子的雨刷在搖擺,這是為了把夾帶灰塵的的雨水刷掉免得影響可見度造成意外事故。孟娜最一開始經歷了極寒的天氣,隨後又經歷了高熱,除此之外還有淹水、地震以及大霧等異常氣候,她在末世遇過最大敵人并不是怪物,而是反撲的大自然,誇狂的聲太遠比生物所帶來的危害更要致命。 經過多天的努力,他們終於來到了紐約的郊區,這邊的路很寬闊、綠地很大片,幾乎每一戶人家都有自己...
第33章: 天氣一日變天,原本不該下雪的地方幾乎變得天寒地凍,羅傑菲的車子整整開了半天才脫離極寒地帶,他脫困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小鎮找個房子居住。大家身體與精神都承受太多的負擔,為了趕路到紐約大家幾乎都沒有時間好好睡覺。 車子開著夜燈照亮整個小鎮,所有的房子都關著燈,從燈火方面來觀察並沒有人類活動的跡象。沒有人的小鎮或許是件好事,沒有複雜的人際關係往來,人們只要雨那些熟悉的人相處就好,這樣也省著重新認識新朋友。 夜很孤單,夜晚向來是孤寂的象徵,沒有燭火點燃的市街滿地灰塵與垃圾,車子動不動就輾過一些沒有用的垃圾發出擠壓的聲音。大家選擇了一棟看起來比較小間點的房子寄宿,停好車子後準備好了睡袋,孟娜...
這作品讀起來主體是科幻,不過卻有融合一些奇幻作品的氣味。故事中所提及的神造晶鑄從前提看來應該是罕見的稀有資源,極有可能是什麼驅動物質或是研發物質,可以讓國家獲得龐大的力量。
你這樣的要求難道還不算高嗎?你的興趣和愛好就是雨,你喜歡的就是象(像)瘋子一樣地在雨中漫步
第32章: 當日告知古瓦肯德等人該離開清白的是倫特,他是隱居幕後的幕僚團隊之王,藍娜斯只是他放在檯面的虛擬領袖,真正握有清白實權的人就是倫特,全清白中他就是實質的權利核心。 倫特造謠藍娜斯跟內部叛逆團體合謀殺人,探險隊的死傷事件是藍娜斯為了剷除異議份子而發動的手段。藍娜斯告訴巴德清白將會有內亂,約瑟夫等人必須趕緊離開清白,不然他們可能會成為犧牲者,可是她卻選擇向約瑟夫說出實情,而非謊言。 「原來是誣陷計畫,過河拆橋。」 卡爾傑斯已經知情了,他招集所有的夥伴到房間商議應對計畫,是救或走很快就會有結論。藍娜斯被變相軟禁在教堂樓頂的倉庫,倫特打算等他們6人一走就公開處決藍娜斯,之後的清白的一切活動將...
第31章: 崇高的聖殿專門尋找迷途的羔羊成為虔誠的信徒,蘇安早就知道宗教力量的強大,過去中古世紀的歐洲東正教曾經牽引歐陸的存亡,宗教的權力讓人們像著了魔似地追隨神使並相信神蹟。現在人群匯聚在教堂接受藍娜斯的指導完全是因為天時地利與人合的關係,外面的世界不安全,人們找不到安全感以及嚮往的歸所,剛好這一切身為修女的藍娜斯都可以給他們。 世界上沒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一樓有許多老人與兒童向天主祈禱培養信德,宗教有安定人心的力量,所以生存者才得以找到生活的勇氣團結在一起,藍娜斯會成為清白團體的中心領袖並非偶然,這只不過剛剛好罷了。 「抱歉,我們必須去紐約。我們的計畫是去星象儀館,那邊可能有我們要的真相...
樓主剛剛說出的結論,是當代人們普遍的問題,這是個忙碌且冷漠的世代(由以台灣)。伏筆的快慢,主要是故事節奏與篇幅的關係,這當中包含了很多作者個人的經歷與想法,很難斷定好壞。精確地說,大多時候作者除了在自我表達之外,更多時候是在盡力取悅觀眾。讀者是很主觀的,很多時間只會依據喜好的內容、題材與人物來判定作品的好壞,這幾乎是每個人的本性,很難做到真正公正與客觀。讀者自然遭到過去經驗所蒙蔽,那作者的本文引導就有著關鍵性的作用。 剛剛貼出的部分關連到生命的起源,甚至是說一切存在的起源,從原子到電子可以說是構成了物質中基礎的基礎。以科學為論向的小說陳鋪需要時間,這種小說讀起來也比較像達文西密碼這類的小說體裁...
曉峰的反應很有意思,雖然故事充滿了戲劇性的夢幻顯得誇張,卻不得不承認女孩的身心都被男孩口中的話給掠奪,想要深刻地記住他容顏並了解他的一切。
曉峰的反應很有意思,雖然故事充滿了戲劇性的夢幻顯得誇張,卻不得不承認女孩的身心都被男孩口中的話給掠奪,想要深刻地記住他容顏並了解他的一切。
本文傳遞出了一個非常殘酷的婚姻價值觀,或許人對伴侶的條件與要求既現實又貪婪,但真正可怕之處在於情感基礎,沒有敢其基礎的婚姻是邁向婚姻墳墓的結局。
第30章: 連夜大雨,一堆液態子彈打在車子的鐵皮,夜空瀰漫了詭譎的多色迷彩——淚極光。這次的淚極光距離古瓦肯德等6人的車很近,淚極光長得越來越奇怪,分布區域發出強烈的螢光,形狀像波浪一般從上往下推擠,詭異的浪濤四處浮游,大家這輩子從未看過如此稀奇的景象。 車隊分為兩組,第一組是古瓦肯德、妮卡尼亞以及卡謬3人;第二組是約瑟夫、卡爾傑斯以及蘇安3人。大家幾乎開了一整天的車子,第一車隊駕駛是妮卡尼亞,她車子開到一半忽然拋錨,卡謬是第一個下車查看的人,他解析過後估計車子的引擎壞了,只能換一台車子。 「該說幸運好嗎?幸好這附近有個大城。」 卡謬看了一下路牌,上面就是費城的郊區,抵達紐約之前會先經過費城,...
第29章: 依拉特、羅傑菲、孟娜與伊莎貝莉來到一處荒蕪的小鎮,鎮上林立大量的低樓層民房,寬闊馬路的大街上一抬頭就是一間關門的銀行,銀行外剛好是十字路口,十字路口上的斑馬線道擠滿了小客車,過去的居民顯然遭遇過麻煩所以改用腳當代步工具。 羅傑菲小心翼翼地將車子開上人行道繞路過去才解決無法前近的問題,現在更大的問題是正前方居然有一隻馬擋路。這隻馬待在人行道上吃野草,大家仔細看清楚後才發覺這隻馬不平凡,掌有一對小翅膀,頭上還有一隻角,看起來跟本是活生生的獨角獸,宛如童話故事中的夢幻神獸。 羅傑菲獨自一人開車,夢幻生物雖然美麗卻很擋路,只要這匹獨角獸還在吃草他們就動彈不得。 「哇,怎麼辦?」 依拉特回頭...
生存下去才是正事,這就是人生。
我目前只有看到前兩章,不過大概就知道最後會怎麼樣了。為了理解猜測,我還特地先拉到最最後一章看一些段落。 故事中的線索散布在文章的各個段落,多種奇怪的規定段原關係,並且將人變相關起來,估計就是要進行洗腦般的精神操作計畫。故事中對建築的描寫特別明顯,有那麼多錢去蓋房子在偏僻之處,連杯子都用玉做,顯然有某程度上的嘲諷。 基本上,目前為止我會將這作品的阿古門定義特色邪教,擅長包裝,懂得精神洗腦進而達到行為操作的效果。科學家講究科學,看得出來樓主是以科學思維來思考的人。 我會認為語法與筆法比較接近中文大陸的用法,修辭有一定水準,某些段落頗有畫面感,算是架構比較完整一些的作品。個人覺得,這作品刪去政治與宗...
第28章: 暴徒6人組迅速地壓制現場,8位居民動彈不得任由他們搜刮生活物品。暴徒身上穿有防彈背心,如此強大的防禦裝備肯定是從當地警察局掠奪而來,擁有如此傑出的攻防裝備難怪行徑這樣高調囂張。 古瓦肯德等人往上移動,他們沒有發生任何聲音,底下的暴徒全部都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就8個人而已嗎?沒別的人了?」 「是的!」 暴徒B清點人頭總數,居民首領阿黛爾聽到後點頭答是,口氣沉穩而堅定,完全沒有要出賣古瓦肯德等人的意思,由於她的聲音很大,在上方的古瓦肯德全部都聽到了。 「大聲什麼啦!」暴徒C。 「老人耳朵差聲音大,別浪費子彈,她不值得你開槍。」 暴徒C原本轉而將步槍移往阿黛爾的臉龐,但是暴徒A一伸...
第27章: 駛動的開在高速公路上奔往華盛頓特區,窗戶東南方的天空一片漆黑,半空中滿滿的球形閃電四處竄逃,沒過多久遠方就燒起了大火,燎原之火燒得又燙又紅。 「想到氣候已經畸形到了這種地步。」 妮卡尼亞拿槍習慣了,她早就被大家當成神射手捧在掌心。她這邊有很多武器跟彈藥,可是她再怎麼樣射也射不下滄桑黃昏下的太陽以及球形閃電。 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一切萬物都是同樣的脆弱。 「昨天淚極光整整維持了一整天,我們這邊離這麼遠都看得到,只怕接下來的氣候災害不單純……」 第一車隊開車的人是古瓦肯德,他踩油門將時速提升至一百以上,大搖大擺地在無人的高速公路上狂奔,像一匹完全不會累的千里馬。 蘇安待在第二車隊的後座...
感謝版主拜讀,此作品節奏很快,很快就會結束。
生存本身就是奇蹟,人都很辛苦。

向版主問好。
故事中能夠看出人物之間無形的溫柔,還有情誼間的信賴與深度。 我必須很嚴肅地說,目前樓主的作品還不夠成熟。 本作整體比較缺乏架構背景與故事關的空間,建議可以多對人物的眼神、表情與動作進行描寫,如有需要必須要在旁白進行適當的著墨,以適當的解釋與內容來架構故事的整體完整性。 人物明白方面,人名並不容易記憶,建議可以多以名字來提及,這樣子讀者也好在不斷遺忘的過程中明白誰是誰,不會在大量的對白中失序,分不清誰是誰。 當代很多小說改編動畫的日本輕小說都寫得不錯,即便被翻譯成中文後,故事依然很好理解,用字難度也不高好懂(有些國中就夠了),很多作品都是不錯的模仿學習對象,比如說《刀劍神域》,可以說閱讀相關文章...
狂人有狂人的特徵,雖然只是因為生病而發狂罷了,成為正常人眼中所謂的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