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餐桌   隔天,那些夢,彷彿只殘留最後的片段。   等到匆忙中滑著手機吞下早餐後,連皮膚僅有的冰冷感都已然被自己輕易釋懷。現在能感覺得到的只剩,與滾水通過咖啡的灼熱感不斷自瓷杯外剝落。   我想自己是記得那些夢的,甚至是全景,如果願意的話重頭撥放似乎也不是難事。但在電風扇涼風下半冷半熱的腦,溫暖的吐司、碎屑與在些與裂開的唇上乾燥堵住滲血的蛋黃,昨夜指尖的破口似乎已經被填平。稍稍捕捉點餘韻好像已是從魚眼鏡頭後看見泛黃的歪曲片尾,播放著讓人頭皮發麻的黑底白字沙啞唱腔。      早晨,整個世界除了後邊住戶鏘鏘的鍋鏟和阿嬤們蒼老的呼孫,只有窗外,偶爾呼嚕嚕經過的汽車。   世界多麼美好。  ...
  二、黑海   我是作夢成癮的人。   有些人迷酒,有些人靠化學品解癮。我迷非現實。   別人的夢,我自己的夢;別人的故事,與那些不屬於現實的自己。   小說,動畫,遊戲劇情,醒時我著迷於不屬於此世的世界。喘息間,一管一管地接連將夢輸入血管,短暫解渴。睡著時,我作著永遠不醒的噩夢。沒有月的懸崖,我橫渡鋼索,被背後的巨石緊迫,一晚一晚反覆跳下懸崖,在半空中漂浮。   醒來的時候,除了確實的心跳,那些接連的噩夢,夢裡追在背後的漆黑爪牙,持槍的陌生人影,都比眼前的,冒著電鍋蒸氣的生活更加真實。   有時我會夢見自己在睡夢中醒來,抓抓縐褶的衣襬,出門,在不知名的彼端醒在床上。不過這一晚,應該不是夢。...
  一、人行道   一開始那只是條裂縫。   就像這座城市裡偶然能見到的,氣磚間在雨水乾涸後留下黑泥的縫隙。只不過它的一側,氣磚邊緣被敲出一整塊缺口。或許是重物撞擊,又或許是颱風後的破損,大人們在重建會議後暫時忘了修理。不過或許不是,因為那道缺口看不見新破損的灰白,而是已經覆蓋上濕滑的黏苔。   我突然在人群中蹲了下來,試圖摳去縫裡硬掉的黑泥。   用前幾天才剛修短的指甲,把指甲沿著裂縫的最淺處,咕哩咕哩地將手指拖向中心,向兩側裂開、積泥較深的腹部。途中,指甲磨著氣磚邊緣細小的晶粒,在磚面上留下淡淡的白末。事實上,不只是為何會用指甲開始刮起磚頭這件事,包括走在前去學院的途中,為何想要突然停下腳...
  比起屬於年輕人的理髮沙龍,自己更常前去傳統髮廊。   是那種會在黃昏市場或是早市附近,通常不會有招牌,有些可能會在玻璃門上貼著理髮或是髮廊的字樣,但剩下的就只能從除寒流來時外永遠敞開的玻璃門內,牆上的整面鏡子與幾張外表有些生鏽的理髮椅。這也是高雄市內奇妙的所在,鬧區從鹽埕到近年遷移至左營的時髦的海港都市卻總會在不起眼的老社區裡用沒有上鎖的門、隨意進去日常招呼的社區提醒一直都有的老派軌跡。   傳統髮廊沒有預約制的。人們隨興地來,等待,坐上發出咯吱咯吱聲音的理髮椅繫上白斗篷,剪髮後離去。夏天時阿嬤們會拿出大圈鐵線繞成的圓架,穿過客人的上半身撐起斗篷下襬通風。剪髮時比起沙龍時尚的髮尾或鬢角,...
  比起屬於年輕人的理髮沙龍,自己更常前去傳統髮廊。   是那種會在黃昏市場或是早市附近,通常不會有招牌,有些可能會在玻璃門上貼著理髮或是髮廊的字樣,但剩下的就只能從除寒流來時外永遠敞開的玻璃門內,牆上的整面鏡子與幾張外表有些生鏽的理髮椅。這也是高雄市內奇妙的所在,鬧區從鹽埕到近年遷移至左營的時髦的海港都市卻總會在不起眼的老社區裡用沒有上鎖的門、隨意進去日常招呼的社區提醒一直都有的老派軌跡。   傳統髮廊沒有預約制的。人們隨興地來,等待,坐上發出咯吱咯吱聲音的理髮椅繫上白斗篷,剪髮後離去。夏天時阿嬤們會拿出大圈鐵線繞成的圓架,穿過客人的上半身撐起斗篷下襬通風。剪髮時比起沙龍時尚的髮尾或鬢角,...
ocoh 寫:文字的描述
道出了台南的特質
台南之所以是台南
皆因她眾多的不完美處
卻因而長成了獨有的面貌
作者把城市的觀感於最後帶進了人與人的相處
也是自然而給讀者一定的思想空間

ocoh說
  謝謝版主。

  有時在想,文化或許是經驗濃縮成的人們當下活著的方式。

  
ocoh 寫:文字的描述
道出了台南的特質
台南之所以是台南
皆因她眾多的不完美處
卻因而長成了獨有的面貌
作者把城市的觀感於最後帶進了人與人的相處
也是自然而給讀者一定的思想空間

ocoh說
  謝謝版主。

  有時在想,文化或許是經驗濃縮成的人們當下活著的方式。

  
  有時看著學校裡的那些努力寫出中文報告的大馬學生,那些小吃攤裡連台語都越來越漂亮的越南太太,或是港口的黝黑移工,都不知他們從現在這裡回去後,是否還好。
  也不知道該如何向他們攀談。  

  也讓人覺得作為東南亞移民社會,幾乎無人能被定義純血的台灣,卻在當下繼續著歧視其他東南亞人的社會風氣太讓人難堪。
  謝謝麻吉版主!

  自己對台南一直有著微妙的情感。一方面是父母是台南移民,二來是古蹟,所以成長時所知道的故事,都是台南。
  大概是這樣,所以對台南的認同感可能高過出生和居住地高雄吧。
  熟識的大學同學中大半也是台南人,普遍一本正經做蠢事與直率葷腥不忌口不擇言的相處風格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高雄較讓人自在,半個城市的生活風格,比較適合生活些。

  問安
  謝謝麻吉版主!

  自己對台南一直有著微妙的情感。一方面是父母是台南移民,二來是古蹟,所以成長時所知道的故事,都是台南。
  大概是這樣,所以對台南的認同感可能高過出生和居住地高雄吧。
  熟識的大學同學中大半也是台南人,普遍一本正經做蠢事與直率葷腥不忌口不擇言的相處風格實在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高雄較讓人自在,半個城市的生活風格,比較適合生活些。

  問安
  離開仁德到了台南車站前的圓環,GPS冒出在第幾個路口右轉這樣讓人費解的人工語音。公園圓環路口六個路牌交疊,三個指向左側,下三個則同時指向相反的一頭。我們按著語音的數字自右側逐一清點路口,一、二、三地數過,直到確實地瞥見南門路的路標。   身為台南市旅遊還需要GPS、旅遊指南或親友指路的人,對於中北部的同學還能理直氣壯地說著自己在舊台南縣的老家,關於小時的田、水溝和撐在阿公的野狼引擎蓋後喀啦啦拉長的色條,認火車,橘條的自強號、莒光號與藍條區間電聯車,被火車拖出的咻地長音抹花的平交道前遠處的夕陽。但在道地的台南人面前,這種身分卻霎時萎縮,「台南裔」的氣球被舌尖捲回重新吞落。現在仍然能清楚記得...
  離開仁德到了台南車站前的圓環,GPS冒出在第幾個路口右轉這樣讓人費解的人工語音。公園圓環路口六個路牌交疊,三個指向左側,下三個則同時指向相反的一頭。我們按著語音的數字自右側逐一清點路口,一、二、三地數過,直到確實地瞥見南門路的路標。   身為台南市旅遊還需要GPS、旅遊指南或親友指路的人,對於中北部的同學還能理直氣壯地說著自己在舊台南縣的老家,關於小時的田、水溝和撐在阿公的野狼引擎蓋後喀啦啦拉長的色條,認火車,橘條的自強號、莒光號與藍條區間電聯車,被火車拖出的咻地長音抹花的平交道前遠處的夕陽。但在道地的台南人面前,這種身分卻霎時萎縮,「台南裔」的氣球被舌尖捲回重新吞落。現在仍然能清楚記得...
  一、   對自己來說,除夕夜從來不是件值得誇耀或令人特別煩躁的事。不論是大多人家會有的三姑六婆問候或是飯後守歲時的麻將桌前捉對廝殺。大人們會盡量刻意保持年節該有的熱絡,但孩子們不懂偽裝,親戚家間私下的尷尬在孩子們的低頭沉默間格外銳利。原本小時候會玩在一起的堂弟妹們,也逐漸到了上高中或是大學的年紀,已有好幾年一句話也能跟他們沒說過。晚餐時,一半人會在年夜飯桌前寒暄,另一半人在狹小的廚房裡眼神卻永遠缺席。      當在Facebook上讀著各種好友想出來的迴避親友關切,想像那是逼供,都不免想著能被問問其實也不錯呀。老一輩人不會記得自己詢問過的題目,更多只是不知該從何表達關心的起頭,問了這次...
  一、   對自己來說,除夕夜從來不是件值得誇耀或令人特別煩躁的事。不論是大多人家會有的三姑六婆問候或是飯後守歲時的麻將桌前捉對廝殺。大人們會盡量刻意保持年節該有的熱絡,但孩子們不懂偽裝,親戚家間私下的尷尬在孩子們的低頭沉默間格外銳利。原本小時候會玩在一起的堂弟妹們,也逐漸到了上高中或是大學的年紀,已有好幾年一句話也能跟他們沒說過。晚餐時,一半人會在年夜飯桌前寒暄,另一半人在狹小的廚房裡眼神卻永遠缺席。      當在Facebook上讀著各種好友想出來的迴避親友關切,想像那是逼供,都不免想著能被問問其實也不錯呀。老一輩人不會記得自己詢問過的題目,更多只是不知該從何表達關心的起頭,問了這次...
  其實不會啦!

  現代坦率又直白得多。雖然這樣也不是不好,但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
  畢竟自己從未親身接觸過那個時代,這樣讀來格外讓人感到有趣。
  其實不會啦!

  現代坦率又直白得多。雖然這樣也不是不好,但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
  畢竟自己從未親身接觸過那個時代,這樣讀來格外讓人感到有趣。
  電影中的老派浪漫。
  自己年紀太輕了,很難想像人與人間的交往,真的有喘吁吁的老骨董會在校門口「嘰!」地帥氣剎車脫下安全帽的時候。
  對於大叔們是真的,對年輕的我們卻已經是電影。
  電影中的老派浪漫。
  自己年紀太輕了,很難想像人與人間的交往,真的有喘吁吁的老骨董會在校門口「嘰!」地帥氣剎車脫下安全帽的時候。
  對於大叔們是真的,對年輕的我們卻已經是電影。
  歐洲的風情令人嚮往。不論是流浪者大街、洪堡大學、路邊绊人腳步的藝術品,還是愛琴海無法用漢字描述的藍。
  標題美麗的錯誤呼應文中的邂逅。

  不過,我想對於讀者來說,小說是假的,散文是真的。一開始自己讀時預設自然是也是真的,直到最後一段。
  或許,這篇發在小說區會更為妥當。

  另外,「我」不必太多。只要動作或思考主體沒有經過變換,其實不用一再用客觀敘述之我來強調。

  一點意見,見諒。
  
  讓人想起以前讀過痛苦的三階段。

  一是蜷縮疼痛到鐵釘不會落下的腳趾頭後;二是忍耐,將其視為無物,但痛苦仍然存在;
  最終是將痛苦圇吞下腹,痛苦不再是痛苦,看待痛苦形式超越成戲謔或是平靜。
  大概就像托爾斯泰藉由他的代言人皮耶爾的人生,從享樂到信教而好善,好善仍迷惘,最終在成為戰俘時醒悟--

  「生命就是一切,生命就是上帝;一切都在變化,一切都在運動,這運動就是上帝。」
  「最困難與最幸福的,就是在痛苦中,在無辜受苦時愛著生命。」
  

  感謝分享。
  讓人想起以前讀過痛苦的三階段。

  一是蜷縮疼痛到鐵釘不會落下的腳趾頭後;二是忍耐,將其視為無物,但痛苦仍然存在;
  最終是將痛苦圇吞下腹,痛苦不再是痛苦,看待痛苦形式超越成戲謔或是平靜。
  大概就像托爾斯泰藉由他的代言人皮耶爾的人生,從享樂到信教而好善,好善仍迷惘,最終在成為戰俘時醒悟--

  「生命就是一切,生命就是上帝;一切都在變化,一切都在運動,這運動就是上帝。」
  「最困難與最幸福的,就是在痛苦中,在無辜受苦時愛著生命。」
  

  感謝分享。
  那些荒唐的記憶都被同文中小女兒的琴弦拴緊。
  我想青春是不顧一切,青春即是當下。

  問好文友。
  那些荒唐的記憶都被同文中小女兒的琴弦拴緊。
  我想青春是不顧一切,青春即是當下。

  問好文友。
  我認為人無善惡。或者說將這類社會事件放置到善、惡二元論底下討論並無意義。   看到這類社會事件時,個人首先想到的會是制度,社會制度。   當制度不完整不充分而造成有些人被「必要犧牲」時,讓遵守社會制度(通常是法律)的我等想當然會認為自己所遵行的是善。   但對於被社會制度踢落水溝的被拋棄者們來說,我們是否有如此純潔?   當人陷入絕望時,陷入連自己的性命都目為虛無的絕望時,旁人的又算什麼呢?這種時候他腦袋裡怎麼可能還會想著「要重視生命」。   期待人人皆能毀滅自己保持靈魂上的聖潔、捨身成仁並無意義,因為幾乎沒有人能做到。   個人亦覺得不能一概論「是人心不古,是現代人變邪惡」。古時孔孟讀其...
  (16/07/31)   1、   某個無課的星期日,我再次獨自搭上往新札幌的公車。   沒有搜尋過景點,沒有行程就直接前往校門附近、轉個彎過天橋就到的站牌。就出門吧,等出門後再來計畫,獨自出門時自己總習慣如此。   剛結束四、五日連日大雨的札幌天空仍一片銀白。整片雲,哦不,是整片銀白色的天空連同底下的影子正隨著強風快速飄動,天空像被白色大陸籠罩。只有偶爾會在雲之大陸的裂隙透出藍底。上午陽光此時正好穿過裂隙間,金黃色的白色岩層正隨風不斷扭曲變形。   整條公路上除了經過的車輛外,只有另一頭的樹海唰啦啦地搖晃。沒有人聲,沒有烏鴉聲的公路,鄰車輪胎一輛輛刷過柏油路面,拖出長長的逐漸變窄的單音...
  (16/07/31)   1、   某個無課的星期日,我再次獨自搭上往新札幌的公車。   沒有搜尋過景點,沒有行程就直接前往校門附近、轉個彎過天橋就到的站牌。就出門吧,等出門後再來計畫,獨自出門時自己總習慣如此。   剛結束四、五日連日大雨的札幌天空仍一片銀白。整片雲,哦不,是整片銀白色的天空連同底下的影子正隨著強風快速飄動,天空像被白色大陸籠罩。只有偶爾會在雲之大陸的裂隙透出藍底。上午陽光此時正好穿過裂隙間,金黃色的白色岩層正隨風不斷扭曲變形。   整條公路上除了經過的車輛外,只有另一頭的樹海唰啦啦地搖晃。沒有人聲,沒有烏鴉聲的公路,鄰車輪胎一輛輛刷過柏油路面,拖出長長的逐漸變窄的單音...
  「法官看了兩人一眼,把被告再次喚上台問了段話後,抿了抿嘴,向眾人點了點頭後,起身重新打開木門,閃身退回牆後。」   後來改成這樣。   當初在寫時就覺得哪邊怪怪的但又想不出來,這樣看來動作連續點比較完整。   其實法庭一貫無聊,不論是哪國法庭。   德國式的比較特別,只有一個大圓桌,法官不穿法袍,像協調的長輩坐在圓桌最末與雙方對談。   台灣家事法庭的話好像有些親子案件也是以這種方式避免給小孩造成陰影。   法庭劇無法完整演出法庭眾人神態,畢竟法庭比外人想像的都難堪許多,要是這樣演大概也沒觀眾想看。   以前我們學習訴訟法時,任教的地方法院庭長講了句讓人深刻的話--「走進法庭一切再無可挽回...
  「法官看了兩人一眼,把被告再次喚上台問了段話後,抿了抿嘴,向眾人點了點頭後,起身重新打開木門,閃身退回牆後。」   後來改成這樣。   當初在寫時就覺得哪邊怪怪的但又想不出來,這樣看來動作連續點比較完整。   其實法庭一貫無聊,不論是哪國法庭。   德國式的比較特別,只有一個大圓桌,法官不穿法袍,像協調的長輩坐在圓桌最末與雙方對談。   台灣家事法庭的話好像有些親子案件也是以這種方式避免給小孩造成陰影。   法庭劇無法完整演出法庭眾人神態,畢竟法庭比外人想像的都難堪許多,要是這樣演大概也沒觀眾想看。   以前我們學習訴訟法時,任教的地方法院庭長講了句讓人深刻的話--「走進法庭一切再無可挽回...
  
  感謝指正,後來修成「日俄戰爭的英雄不死身杉元為了踐行前線戰死的舊友為其安頓妻小,同時也是自己的青梅竹馬的遺願」,不知是否較易了解。
  另僅輕薄較佳。

  另外,這三人關係有點複雜。
  差不多是三人皆是幼時玩伴,後來男主角拋棄女主角離去,女主角又與男主角的同村玩伴結婚。

  標題會用「已死」,是因為愛伊奴文化在北海道早已只存在於博物館中,問來的結果是沒有人再以這種方式生活。
  或許剩下的人不會認同已死。但我會傾向覺得就算將來有任何復興那應屬復甦或重生,現階段確實已逝。

  最後,再次問好。
  (16/07/23)   1、   回過神時我已獨自一人坐在開往小樽的區間快車上,望著窗外,左肘抵著窗台,還想不起來搭上列車的理由。   也許是其他人昨夜唱真的唱卡拉OK到早上六點,正全昏睡在宿舍,剛好給了自己獨自溜遠門的藉口;又或許是自己試圖彌補去年小樽行中被太過倉促的團體行動與陰天塗汙的運河印象。早上沒多想,草草處理早餐及背包後,翻了一下北海道JR班次網頁後就出門了。   旅行果然還是該獨自進行。如果要說理由的話,大概是為了免除共遊時專注力被多餘的閒聊給消耗。如此才能有餘裕讓頭顱乃至全身能浸入名為在地之水,只有如此,才能意識到腳趾在街上踩過的每一吋顛簸,才能用自己的步伐前行,才能用自...
  (16/07/23)   1、   回過神時我已獨自一人坐在開往小樽的區間快車上,望著窗外,左肘抵著窗台,還想不起來搭上列車的理由。   也許是其他人昨夜唱真的唱卡拉OK到早上六點,正全昏睡在宿舍,剛好給了自己獨自溜遠門的藉口;又或許是自己試圖彌補去年小樽行中被太過倉促的團體行動與陰天塗汙的運河印象。早上沒多想,草草處理早餐及背包後,翻了一下北海道JR班次網頁後就出門了。   旅行果然還是該獨自進行。如果要說理由的話,大概是為了免除共遊時專注力被多餘的閒聊給消耗。如此才能有餘裕讓頭顱乃至全身能浸入名為在地之水,只有如此,才能意識到腳趾在街上踩過的每一吋顛簸,才能用自己的步伐前行,才能用自...
 (16/07/18)   對於習法的自己來說,日本的刑事訴訟程序有著說不出的怪異。   札幌裁判所參訪的下午,我們一行人正坐在大廳入口附近的環型沙發上等待。負責行程的日本學生們,也坐到了我們身旁,每個人都穿著西裝、拎著個乾癟的黑皮公事包。門內,大廳的右側則是一長列的X光機輸送帶與金屬探測門,進門時我們才剛手忙腳亂地脫下全身配件從金屬門底鑽出。   (還有X光機喔?我記得台灣只有感應門,同學剛進大廳時看見那在台灣時只有在機場會出現的陣仗時問道。對,沒有,我回說。)   在沙發與機器間的紅毯前,不時有人經過。有些大概是對意外大量的訪客感到好奇向我們多瞧一眼,大部分只是盯著眼前的地板快步走過。穿...
 (16/07/18)   對於習法的自己來說,日本的刑事訴訟程序有著說不出的怪異。   札幌裁判所參訪的下午,我們一行人正坐在大廳入口附近的環型沙發上等待。負責行程的日本學生們,也坐到了我們身旁,每個人都穿著西裝、拎著個乾癟的黑皮公事包。門內,大廳的右側則是一長列的X光機輸送帶與金屬探測門,進門時我們才剛手忙腳亂地脫下全身配件從金屬門底鑽出。   (還有X光機喔?我記得台灣只有感應門,同學剛進大廳時看見那在台灣時只有在機場會出現的陣仗時問道。對,沒有,我回說。)   在沙發與機器間的紅毯前,不時有人經過。有些大概是對意外大量的訪客感到好奇向我們多瞧一眼,大部分只是盯著眼前的地板快步走過。穿...
  (16/07/08)   他們將我們一行人帶進了「大屋」。   並不是房子真的有多麼壯觀,相反地,它與附近造型類似、一幢幢自園區入口並排深入湖畔的茅草屋並無二致。會這樣稱呼只因入口告示牌真的這樣寫著茅草屋的名字:「大屋」,只不過不是日語,而是愛伊奴語。   大屋內中央靠近牆的一側搭著木製的平台,平台中央挖了正燒著黑炭的四方形火爐,飄出燻痛人眼的淡淡灰煙;火爐上方,在屋頂下交錯成方格形的四道懸樑上用繩子掛了一整圈的魚乾,連在入口都聞得到燻魚散發出的焦味及腥味。   我們走進室內,一行人依次坐進木台旁一列列的長凳。   「要做甚麼呢?」我問同伴。   「他們說會跳舞。」同伴說。   我開始翻...
  感謝糾錯(拜)。到現在我還是常常為分號的使用感到困惑。

  不過說實在的,很多時候並沒有特別想說什麼,只是單純地想將眼前的景象白描,比如像這篇。
  可以說是單純的享受敘景和觀察人類的片刻吧!

  觀察行人挖鼻孔,觀察坐在百貨公司沙發看著大電視牆直播網球的歐吉桑露出木然又隱隱緊張的表情,或是不小心把路人們的對話聽得太仔細,很享受這樣的視覺聽覺捕捉。
  覺得這種時候如果再參進多餘的個人情緒都讓捕捉本身掃興,所以也就不太喜歡在這類題材中論理。  

  有時候都覺得這是樣挺變態又自high的樂趣。
  (16/07/09)   下午五點遊客散盡後的函館幾近空城。   我們走向兩列車道間的市電站。雖然被稱為站,但其實只是小小的、在車道間隆出的一小塊水泥平台,寬度僅夠一人通行,就連要交身而過都有些勉強。我們併成一列踏上站台,台上已有看似歐巴桑的兩位,提著大袋子等候。一行人面向夾在兩側車道間的市電用道,沒有鋪上柏油的土色路面一道道淺色的刮痕,嵌入兩道細直的軌道。市電站不遠處,偶爾會有車輛轉個彎橫過軌道。   函館一整週都覆上厚厚一層雲糕,灰灰黏黏,城市一整天下來都吹著陰陰涼涼的海風。往函館山頂望去,雲層越來越低,最後終於連山頂的觀景台都完全籠罩。就這樣,自然沒有多少遊客願意在海風漸強的下午四...
  文章是在機場起頭,飛機上完成。不得不說活頁紙與活頁夾是種非常方邊的手寫恩物,連毀去令人羞恥的痕跡都非常方便。   感謝文友指正,修正了許多語感上的怪異地方和錯字,有很多「自己」其實都是贅字;另外確實該部分挖苦太過,終歸是自己年輕氣盛,想來實在不太適合。   我高中時曾也是龍氏的書迷,而到現在為止仍很喜歡余秋雨的敘事。   這類文章非常熱血,余秋雨由於本身在戲劇與美學上的造詣,在相關歐洲美學或中式美學上的論述非常引人入勝。   龍氏畢竟是文學專業,她的目送值得一讀,但有些政治或法律或文化上評論,現在思來未必全面,當作散文抒發亦未不可。只不過龍氏當年實在盛名太過,總覺得替社會帶來些古怪的影響,...
  (16/07/05)   不知為何自己出國旅行時都要帶著書。通常最後會是一本或三本,會在整理行囊時不自主地逐本逐本塞入防水袋,直到防水袋幾近脹裂才開始認真想著在國外時真正會翻讀的書,不斷重複抽出又塞入。   有時想著這或許只是為了稍稍安撫行前血管裡亂竄的焦慮。   現在我就是如此,焦慮地在通關後,在走廊上來回快步,而旅行用的登山包裡放著一整袋書。原本應該用來裝慢跑鞋的藍色防水袋,在看上它的方便性後就被自己拿來充當旅行用書袋。書袋裡正放著萬城目的萬字固定散文集、鹿男原文文庫本與余秋雨的行者無疆,行者一書是時報早期的版本,邊角內頁微微泛黃,灰鐵色的花紋封面間印著不顯眼的淡黃書名,是自己最為喜...
  白石一文我也覺得難讀。基此,比起芥川類作家,個人更偏愛本屋大賞或直木賞風格的作家。頂多有時想著該適時從輕鬆隨興中暫時抽離時會稍稍接觸。   我也很好奇日本文學一現象--現實如此緊繃壓抑的文化下,何以能國民的想像卻是反向地活躍、無拘無束。     日本最多的大概就是想像力青春甚至已到詭異境地的作家,故事中的世界往往也是帶著現實感貧乏的童話風格,這點讓人很喜歡。   最近幾個月開始慢慢練習接觸日文原文文本,有時在想這些深奧難讀很多是因為中文與日文間巨大的語言邏輯落差,那些輕快的筆觸往往被沉在東京灣底而沒能與譯本一同渡海。春上就是其中一位,那些被譯本翻得古怪的邏輯原文中往往不是如此拗口。不過這也...
  希望是自己的錯覺,挖苦得讓人痛快。
春上文字顯露出他那太過平穩的人生,那種極力想在一片死寂中尋找零星火花的焦躁,
或許也可說是現代日本社會,不,或許是先進國家社會中都會有的另類絕望感吧?
古塵 寫:文友您好:

感覺行文有著實驗的性質,
文中這句:「偉大或不偉大,瘋狂或清醒,那些耳語我多麼早餐煮好咖啡時會從烤箱跳出」像是跳接的語言。或是剪裁失當。
文字想要脫離某種限制,所以製造想像的空間以敘事替代現實的反映。
語言有奇特之處,讓讀者感受新鮮而想要探究,
這樣的嘗試令人有所期待。

我會建議後半段的描寫架構需要再加強,
因為軸心似乎沒有掌握好,顯得聚焦不足。
這是我的讀後想法與建議,提供參考

謝謝分享

古塵
  感謝版主評析。

  試著做幾次修正,總覺得仍然難以駕馭這類幻燈片式的思考,乖乖排成一列不要斷裂。
  主題其實只想挖苦現實,但怕太明白會太過激動。

  問安。
  (2016/6/1,高雄市)   日文班結訓三週有餘,自己每天卻仍準時驚醒。爬起來看看手機,無燈的螢光幕亮著刺眼的「06:00」。夏天這時外頭已全天光。開始聽見了樓上父母睡不著,在廁所與棉被間走走停停。隔著天花板,腳步聲在木頭地板上趴達趴達響。   算了先起來了,要是躺回去就不用準備早餐。搖搖擺擺走向廚房,一隻眼睛清醒,另一隻眼皮卻還在陷眠。   每天五六小時的日文學習結束。但結業的當下既沒有偉大,沒有滿足,也沒出現想像中,恭喜達成成就的「噹噹噹」金徽章跳出頭頂。一切太過自然,平淡地結束。只依稀記得那天八點在教室拍的團體紀念照真實存在,剩下的回想起來都有點泛黃,套在玻璃片後被裝進太精美的...
緞華 寫:隨筆間可以窺見作者所見的用餐氣氛,其中描寫出來呈現的,必不只是隨意。
利用人物描述和互動的鏡頭,拉出來的空間包含了不單單只是滑著手機冷落人際的問題,也許有更多是對成長的觀察和體會反思。
所以這篇隨筆也不輕鬆吶。

敬祝
文安

緞華
  謝謝P子。

  記得那時在用餐時注意到了他們,我對家人說:
  「他們應該去戶外走走。看看現在外面的好天氣,去文化中心啦外面的草地走走都比留在這裡好。」
  「青春啊,不該浪費在這種地方K書。」

  看著他們實在有很多感慨。
  感慨自己當年也是如此,浪費了太多青春在考試間,
  感慨我們的文化自我高中畢業六年後,居然不能產生絲毫點改變,反而變本加厲。
緞華 寫:隨筆間可以窺見作者所見的用餐氣氛,其中描寫出來呈現的,必不只是隨意。
利用人物描述和互動的鏡頭,拉出來的空間包含了不單單只是滑著手機冷落人際的問題,也許有更多是對成長的觀察和體會反思。
所以這篇隨筆也不輕鬆吶。

敬祝
文安

緞華
  謝謝P子。

  記得那時在用餐時注意到了他們,我對家人說:
  「他們應該去戶外走走。看看現在外面的好天氣,去文化中心啦外面的草地走走都比留在這裡好。」
  「青春啊,不該浪費在這種地方K書。」

  看著他們實在有很多感慨。
  感慨自己當年也是如此,浪費了太多青春在考試間,
  感慨我們的文化自我高中畢業六年後,居然不能產生絲毫點改變,反而變本加厲。
  (4/16,高雄市)   她年紀很輕,他也是。隔著玻璃幕,這是我對他們的第一印象。   大概才高中,不,可能只有國中吧。他們面對面坐著,中間隔著彼此的桌子,椅背掛著的是道明那件有橘線的黑外套,大概是國中部制服。稚氣的臉頰、眼袋,到嘴唇都還非常細白,皮膚除了微微從眼底透露的黑眼圈外仍感鮮潤,還不到有一天也將會成為的,我熟知的乾涸。      男孩面前放著參考書,掛著耳機、搖頭晃腦心不在焉地滑著手機。由於隔著女孩的桌子看不見他書上的內容,但從他桌上擺著的一疊隨堂測驗紙大概猜得到是正讀著數學;女孩桌上也是,遠遠比我手邊任何一本法律教科書都還厚重的參考書,內頁段落間畫滿了格數不一的比較表。但沒有...
  (4/16,高雄市)   她年紀很輕,他也是。隔著玻璃幕,這是我對他們的第一印象。   大概才高中,不,可能只有國中吧。他們面對面坐著,中間隔著彼此的桌子,椅背掛著的是道明那件有橘線的黑外套,大概是國中部制服。稚氣的臉頰、眼袋,到嘴唇都還非常細白,皮膚除了微微從眼底透露的黑眼圈外仍感鮮潤,還不到有一天也將會成為的,我熟知的乾涸。      男孩面前放著參考書,掛著耳機、搖頭晃腦心不在焉地滑著手機。由於隔著女孩的桌子看不見他書上的內容,但從他桌上擺著的一疊隨堂測驗紙大概猜得到是正讀著數學;女孩桌上也是,遠遠比我手邊任何一本法律教科書都還厚重的參考書,內頁段落間畫滿了格數不一的比較表。但沒有...
  (16.3/23,高雄市)   「我們快要上滿一年了。」下課一片收拾聲中,同學說。   「我們已經上了一年了。」我回道。哪有!她們立刻尖叫起來。   「不是去年四月二十一開始的嗎?」我回問著,隨即想起現在才只是三月,「阿對不起,我搞錯了,現在才三月齁。」抓頭回想著自己何時混成一團的三月與四月。   「白癡啊!」她們翻著白眼。   話說回來,對於課程即將滿一年這件事,實無特別心情。既沒有當初剛報名加入時所想像的任督二脈貫通,連血管裡流著的都是日文句子,能夠趴啦趴啦地輕鬆以日文對話;也沒有當初想像的那樣,能半撐著手軸、悠哉悠哉地斜臥著閱讀文學類書。實際遇上日本人時除了簡易對話外,腦袋仍像是裝...
古塵 寫:文友您好:

最後一段話說得很好。
有時候,我們習慣某種生活的規律與視野的定向詮釋
所以人會執著或焦慮在某一處,自我纏結
當我們慢慢地親自去撥開生活的界線去體驗陌生的接觸
才會發現,命運是「放」與「期待」的問題
而關鍵在是否你能夠看到「根源」

謝謝分享

古塵
  也許就如狄更斯所說的,現在是惡劣的時代,也是最美好的時代;我們都在奔向天堂,也都在奔向相反的方向。

  這種時刻最是讓人焦躁,命運變得未知、混沌、不可預測,有如蒙眼在黑暗中獨行。

  感謝版主分享。
古塵 寫:文友您好:

最後一段話說得很好。
有時候,我們習慣某種生活的規律與視野的定向詮釋
所以人會執著或焦慮在某一處,自我纏結
當我們慢慢地親自去撥開生活的界線去體驗陌生的接觸
才會發現,命運是「放」與「期待」的問題
而關鍵在是否你能夠看到「根源」

謝謝分享

古塵
  也許就如狄更斯所說的,現在是惡劣的時代,也是最美好的時代;我們都在奔向天堂,也都在奔向相反的方向。

  這種時刻最是讓人焦躁,命運變得未知、混沌、不可預測,有如蒙眼在黑暗中獨行。

  感謝版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