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第六十九章 為國為民的官商勾結 「喂,時間很趕了,不要再胡扯了,快進入主題!」 當眾人還在計算某個資本家的黑心程度時,李映雪冷冷的聲音讓謝屏森猛然打了一個哆嗦。「糟糕!這女人又快變換成李莫愁狀態了……媽的,我難道不是在談正事嗎?只不過稍稍透露一下雲想衣裳的成本,有必要這麼兇嗎?」心裡嘀咕著,可是向來識時務的謝屏森可沒敢真說出來,反而微笑著對因聽不懂李映雪說的英文而一臉茫然的眾人說:「李女史提醒我趕緊與各位商議大事。」 「大事?還有比剛剛說的事還大的事?」剎那之間眾人腦中立即充滿了各種想像,蔡碩、黃伸與沈義這三個可憐男人更立刻想到自己的錢包要更扁了,頓時臉又綠了。 其實也無須他們多猜想,謝...
第一卷第六十八章 美女是用錢堆出來的 沒有等太久,當李映雪拉著兩隻附有輪子與拉桿造型奇特的箱子出來後,他們很快就知道謝屏森的膽氣由何而來。 只見謝屏森拍拍那兩個箱子笑著說:「各位,這種箱子叫行李箱,外層用經過處理的皮革製成,可以防水,這拉桿可以收起來……看,就是這樣子。出外旅行時可提可拉,方便得很。」 接著謝屏森打開其中一隻行李箱,取出幾個造型奇特的袋子後說:「這是背包與手提包,也是可以防水的。不管是放仕子們的書籍文房四寶還是女娘們的梳妝用品,都很好用。」 把幾個樣式顏色都不同的包包遞給眾人傳看後,謝屏森接著又說:「這行李箱與提包不但可以在工坊裡生產,且其中有些配件就可以發包出去,讓女娘們在家...
第一卷第六十七章 大宋的三七五減租運動 蔡碩心裡嘀咕,但他與呂惠卿兄弟的交情一般,只要謝屏森不是推蔡族來面對呂家,他倒是樂見糧價穩定。他可不是錙銖必較的土財主,深知糧價一直上漲對小民的危害,一旦民怨沸騰甚至失控,他們這些宗族難免也要受波及。想到這裡,他搖了搖頭,繼續聽謝屏森說話。 「……要徹底解決糧食問題,必須從幾方面著手。第一,也是最容易的,就是改良耕作方法,引進更好用的農具,增加土地的肥力。這一些我已經與黃族說好了,在清溪撥一塊田來試驗,一旦有了成效,就可以鼓吹農家採用。第二,現在泉州的稻作都是一年兩熟的占城稻,占城稻的好處是耐旱,但坦白說,畝產量實在太低了,而且口感實在太差。我倒是有法子...
第一卷第六十六章 宋代官員的幸福生活 從范仲淹的慶曆新政到王安石的變法,所高舉的旗幟都是解決日益嚴重的財政赤字與強兵以因應主要來自西夏的威脅。宋代是華夏歷史上最重視工商也最富裕的朝代,宋真宗時歲入就已超過一億貫(約為明清時代的一億兩白銀),而其中就有約七成是來自海貿的商稅。然而,宋代的財政支出之大也是歷代之最,從仁宗朝開始,幾乎都是年年赤字,而對西夏、吐蕃的用兵,更加重了原就沉重的財政負擔。 宋代財政負擔沉重的第一個原因,在於冗官太多。宋代冗官形成的原因,與趙匡胤以科舉制度籠絡士人以抑制世家門閥有關。為了改變唐代世家門閥壟斷官職的現象,宋初對科舉與任官制度做了許多改革,提高了科舉的公平性與錄取...
第一卷第六十五章 新政!這是新政呀! 黃植看著娓娓陳述的謝屏森,再看看聽的目眩神迷的陳偁等人,只覺得一種揉合了興奮、欣喜的快意湧上心頭,讓他要盡力克制才能不失態大笑。再怎麼說,他也是泉州黃族的族長、受人敬重的長者,可不能像黃清一樣,臉上都笑開了花,渾沒個族長該有的莊重。 可是轉念一想,他又覺得黃清要不樂開了懷,那他還真的不是人了。清溪這一宗族人苦久了,偏生子弟又不爭氣,黃清這族長當的確實憋屈,連黃波這樣已近知天命之年的族老,都還得到海上搏命。但或許是天道酬勤,去年竟讓他們父子遇見謝屏森三人,不但為黃族帶來夷洲這一大塊土地和富可敵國的財富,還給了黃族躍身千年世家的機會。 他熟讀史書,知道這華夏大...
第一卷第六十四章 江湖的起源 謝屏森三人穿越之初那幾日,在海島上閒來無事,只能聊天打發時間。那時李映雪說她一直找不到男友,還要謝屏森、尚美雪若認識好男人,一定得介紹給她。那時謝屏森還以為李映雪在說笑,這麼聰慧又美麗的女子怎麼可能會沒有男友?可相處久了,謝屏森卻相信這女人真的沒有男朋友。 理由無他,李映雪雖說本性還算善良,可不知是否在中國生活的那幾年受的影響,許多時候她的言行舉止還真像中國那些土豪大媽,叫人不敢恭維。任何一個心理正常的傑出男人,應該都不會對這種個性的女人有興趣。像是現在,如果陳偁他們真跪下來膜拜,謝屏森相信李映雪不但不會不好意思,搞不好還會趁機展現一下一代女皇的氣勢。好在李映雪這...
第一卷第六十三章 令人尊敬的……笨蛋 「眼下春耕將至,首要之務就是確保農耕用水。我知道華夏自古即有汲筒、龍骨水車與筒車幾種器具,而雪園有一套水利器具,是將汲筒、龍骨水車與筒車分別加以改良,配以蓄水池泊,可將江河之水送至數里甚至數十里外。而且,只要配以機軸齒輪,就可以產生源源不斷的動力,驅動磨具或織機……在三位大人勸說下,雪園決定將水車與輸水管製造圖紙公諸天下……」謝屏森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上的圖紙遞給眾人。 做為一個早熟的農耕文明,華夏早在春秋時期就已出現水利器具。《莊子》中記載的桔槔一物,即是豎于井邊的提水器械。隨著社會的發展,提水工具的使用越來越被重視,先後又出現了戽斗、汲筒、龍骨水車(又名...
[作者小語] 最近以近乎一天一章的速度發表,其實這些都是存稿,我只是盡可能地再檢視一下是否有錯字。本想從第一章開始檢查順便修改點小地方的,但我的視力狀況不允許,只得先這樣子了。 我的視力狀態一直很不穩定,現在每週大約只有二、三天的情形比較好,可以在電腦前寫一些東西。而我的手上其實還有一堆學術研究得處理,加上要準備教學,能挪出來寫小說的時間實在有限。所以雖然我的腦海中早已把這個故事的前後情節推演都想好了,可是寫作進度卻其慢無比。花了一年時間,最近才寫到第一卷「十一世紀的異鄉人」的結尾,等其他四卷寫完,恐怕我現在的學生們都畢業了。這個故事是幾年前我在與他們談華夏文明與所謂的中華傳統文化之間的差異時...
第一卷第六十二章 差點嚇死一個太守 黃植明白陳偁想知道什麼,但不要說他拿捏不準謝屏森對王安石變法的真正態度,就算他清楚,此時此地也不是談這件事的時候。他不知陳偁何以會如此焦急,然而這事一定是得讓謝屏森自己與陳偁去談。所以他深深看了陳偁一眼,沉吟一會,才字字斟酌地說:「我曾聽我那新認的女兒說過她們家鄉的事,據她說,蓬萊有十幾個國家,但各國學制大同小異,卻都與我大宋大異其趣。這其中最大的區別嘛……這蓬萊的學校似乎與任官無關。」 陳偁等人都皺了皺眉頭,黃植這話其實完全沒回答大家想知道的事,但他們也不好追問,而且,這時謝屏森的話似乎也到了一個段落…… 「諸君,時辰已是末時一刻,我們的午餐已經耽誤得太久...
第一卷第六十一章 包青天也虧空公款 陳偁皺著眉頭望了朱文光一眼,似是譴責他直呼王安石名字的不禮貌行為,然後才略帶遲疑地說:「謝邊森說的蓬萊學制,似乎與王介甫的《三舍法》不同……」說完後他看向旁邊的黃植,希望在座最瞭解謝屏森三人的黃植能給個說法。 宋仁宗慶曆三年(一O四三年),宋對西夏戰爭慘敗,內部動盪不已。仁宗趙禎遂罷去宰相呂夷簡,任命富弼、韓琦等為樞密副使。同年九月,范仲淹、富弼等人上《答手詔條陳十事》奏摺,請求進行改革。時年三十三歲的趙禎正是銳意進取之年,遂在范仲淹的主持下展開慶曆新政。但范仲淹、富弼雖皆是譽滿天下的能臣,但他們所面對的卻是整個大宋的官員與官員背後的家族,一年四個月後,慶曆...
[作者小語] 重感冒,頭昏眼花,連鍵盤上的字都看不清楚。更新晚了,請見諒。 ................... 第一卷第六十章 收徒弟……等於躺著當米蟲 謝屏森不知道一眾古人是否相信他扯的這個故事,但他知道尚美雪李映雪兩人鐵定是滿意的。因為這時尚美雪又遞了一杯蜜水給他,李映雪也笑瞇瞇地塞過來幾顆糖果。 可是,他才想要再喝一口蜜水時,卻聽尚美雪用英語低聲說:「邊森,情況似乎不太對勁……」 謝屏森猛然一驚,轉頭望去,卻見眾人都是臉色怪異,有的人更是一臉驚惶。他楞了一下,轉念間便知問題出在那裡,不由暗罵自己又口無遮攔,竟碰觸到了這時代的另一大忌。 剛剛謝屏森在話中提到「驅逐國王」「實施共和」,他...
第一卷第五十九章 神奇的明星花露水 「我肯定自己不是外星人,不然在現代世界時也不會混得那麼悽慘了。但雪兒我就不肯說了,那女人怎麼看都像是暴力女超人……」謝屏森心裡嘀咕,臉上卻是一臉疑惑地問黃蓉:「阿蓉呀,汝怎會有如此奇怪的想法?」 黃蓉側頭想想,這才遲疑地說:「老師方才說外星人住在宇宙深處的星體上,那應該是距我們住的地方很遠很遠的地方。老師又說外星人可以乘飛船橫渡宇宙虛空來到我們住的地方,那這些外星人的壽命一定很長,不然怎能來到我們住的地方?而老師說過已是知天命之年,卻看起來比族裡幾位兄長還年輕。再像尚老師說是年齡與阿蓉的娘親差不多,可阿蓉怎麼看尚老師都是與若姐一樣大。李老師更不用說了,姐姐們...
第一卷第五十八章 老師是外星人? 謝屏森說罷,低頭看了下手錶,發覺已接近中午十二點了。他想讓大家先進午餐,因為他實在也蠻餓了。今日他早餐吃到一半就去招呼客人了,方才女使們送上點心時,他也沒機會吃,現在覺得血糖降得頭都有點暈了。可是他還沒開口,又有人說話了。 說話的是坐在後面角落、先前一直振筆急書的碧娜芝,只見她行了個禮以字正腔圓的宋語說:「尊貴的恩人們,你們淵博的學識讓人驚嘆,在你們的指引下,這宇宙天地的運作法則被一一揭露。就算是智慧之家最睿智的學者,也無法與你們相比。但是,碧娜芝仍有疑惑:真主呢?在你們的宇宙論裡,碧娜芝尋不到真主的位置。」 阿拉伯人這種說話時總要先說上一堆廢話的習慣,實在讓...
第一卷第五十七章 臭名遠揚的新定義 謝屏森的語音一落,在場宋人,還包括李義成這幾個躲在角落偽裝成宋人的越國人,都是眼睛一亮,直呼好詩。但最激動的卻是朱文光,只見他雙眼放光雙手緊握,喃喃自語著:「好詩意!好境界呀……」 也不能怪朱文光少見多怪,謝屏森「作」的這首詩是南宋理學大家朱熹的傳世之作,尤其是「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兩句,正點出程朱理學強調個人道德修養的教義。所謂的「存天理滅人慾」,正是藉由不斷地審視內心所思所想,去除慾望,由內聖進而外王。所以謝屏森此詩一出,他人只覺詩好,時時以發揚二程理學為念的朱文光就要大受震撼了。 可是,眾人還在此詩精妙之時,卻又聽謝屏森話鋒一轉道:「唉!這...
第一卷第五十六章 中國尿尿小童是成吉思汗的子孫? 雪隱門口的字好不好,見仁見智,但謝屏森可以肯定,朱文光一定不欣賞雪園的雪隱,因為他一回來就罵開了。只見他衝到謝屏森面前,指著謝屏森的鼻子咆哮:「出恭之地竟布置的如此豪奢淫靡,處處奇技淫巧,這是石崇才會有的舉措呀!」 朱文光這一鬧,頓時引來全場關注。而被罵的謝屏森卻有點糊塗,他倒不是聽不懂朱文光罵的話,而是對眼前朱夫子那隻指著他鼻子的手手裡抓著的東西感到狐疑:「嗯?這是什麼呀?」可是他再定睛一瞧,卻不禁想笑,原來那竟是一疊廁紙。 在現代世界時,謝屏森看過不少穿越小說,可等他來到中世紀時,他就知道那些穿越小說基本上都是胡扯。因為一個現代人回到古代時...
第一卷第五十五章 遇見武林高手了? 「真是豈有此理,這女人只是把小學科普讀物背一遍,還講的七顛八倒,全無體系與邏輯可言,怎麼就如此受歡迎?莫非這時代也與現代世界一樣,越是沒學問就越是可以當老師?」謝屏森小聲嘀咕著,對於一眾古人給李映雪這麼讚賞很是不滿,因為這讓他想到在現代世界的悲慘人生經驗。 「喂,不要再胡說八道了,該你上台了。」尚美雪瞪了謝屏森一眼,提醒他該做正事了。 謝屏森看看手錶,發現已快到上午十一點了。他很想再接再厲繼續摧殘這些古人,然後早點收工吃飯去,但考慮到這些人已經在那裡坐了一百分鐘,總得讓他們喘喘氣上個洗手間,所以他還是先上台宣布休息一刻鍾。顯然這是個很英明的決定,因為包括那一...
第一卷第五十四章 當名嘴的條件 「太初本是渾沌,一百三十八億年前一場我們至今仍不知原因的大爆炸後,始有今日的宇宙。宇宙是一無限寬廣、無盡黑暗、無比寒冷的虛空,在其間散佈著無數在大爆炸中產生的陰陽兩種物質,由於同性相吸,陰性物質相聚成黑洞,陽性物質相聚成星體。無論是陰性物質或陽性物質,都有一種天生之力,這種力能把附近的萬物吸附過來,我們稱之為引力。就是這種引力,決定了宇宙森羅萬象的秩序……」 「星體因其大小而有強弱不等的引力,相近的星體間會彼此相互拉扯。小星體若被大星體拉扯過去,就會撞擊到大星體而毀滅。但若小星體的引力足以使其不會完全被大星體拉扯過去,就會變成在離大星體一定的距離上以大星體為中心...
第一卷第五十三章 小歌女的逆襲 謝屏森一聽有人欺負尚美雪,真是既驚又怒,趕緊問是什麼一回事?這才知為了安排座位,階梯教室那邊折騰了好一會才搞定,結果一聽到待會兒尚美雪李映雪都要上台講解,幾個比較迂腐的人就又鬧騰起來,這其中又以朱文光鬧得最厲害。 幾人匆匆來到階梯教室外時,還隔著七、八公尺就聽到朱文光的聲音。謝屏森要李映雪李墨筠先不要急著進去,且聽聽裡面的狀況。 三人立在教室外傾聽,正聽到朱文光氣勢洶洶地說:「……天地分陰陽,陰陽各司其職,此天理也。是以聖人制禮教定三綱,夫為妻綱,此天理也。今汝一女子竟敢言登壇講學,此牝雞司晨,大壞聖人禮教也。」 「朱教授,汝剛剛這些話都已經說了第五遍了,是不是...
第一卷第五十二章 不要臉的與死要臉的都來了 宋神宗熙寧八年農曆一月二十四日,西元一O七五年二月十二日,星期四。 一早雪園就來了四、五十輛驢車、騾車和馬車,車馬填途眾聲喧嘩,不要說是街坊鄰居嚇一跳,就是謝屏森三人也大吃一驚。謝屏森只得趕緊請黃華帶著些小禮物去拜訪街坊,為造成他們的困擾致歉。沒辦法,這是宋代社會,你搞出這麼大的陣仗也沒事先與街坊打個招呼,是要惹人嫌的,謝屏森可不想讓人在背後說閒話。好在他們自在泉州落腳以來,一直就很注重社區關係,甚至還依照這個時代的習俗,將雪園部分庭園開放給街坊,所以鄰居們也都能體諒。 之所以會有這麼多人,實在是雪園的知識與工藝的誘惑力太大。除了泉州黃族五宗外,本來...
第一卷第五十一章 這隻神豬死的好呀 「邊森,那隻神豬在哪裡,我們得建廟把牠供奉起來!」 「是呀!會飛的豬可是神獸呀!這是祥瑞,我們得請官府上報朝廷!」 謝屏森剛走回台上就被幾個族長圍住了,也不知這幾個剛剛還在台下的人是什麼時候上台的,他們眾口齊聲地認定那隻小公豬是神獸。可氣的是幾個官員不但不阻止,還在一旁拼命點頭。 「各位各位,那隻豬只是因為戴上了工具,才能夠漂浮在空中。你們看,李女史用了工具,就能從摩雲崖上飛起來,難道你們也要說她是神獸是祥瑞?其實就算是你們,只要有了工具也能飛能漂浮的……不信?唉,過幾日我會告訴你們這其中的道理。現在,我們是否該先去看看李女史?」謝屏森當然不可能接受把他預定...
第一卷第五十章 美女和豬一起飛 眾人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來到涼棚附近時,卻見有六、七個人圍著一個髮長僅及耳下身穿奇怪服裝的高壯青年男子在說話。黃清低聲告訴眾人說那青年男子就是謝屏森,而圍著他的那幾人都是清溪各宗族的族長。這又讓陳偁等官員大吃一驚,因為雖然泉州坊間謠傳謝屏森三人身有駐顏仙法,連吳子野的愛徒張俊都想拜他們為師學那長生之術,可是眾人並不相信。此時見那青年男子白面無鬚,樣貌怎麼看都只有二十六、七歲,絕非黃植所言的知天命之齡,眾人想不驚訝也難,甚至心裡都暗想莫非坊間傳聞竟然為真? 陳偁搖搖頭甩去腦中想法,見謝屏森未注意到他們一行人走近,便囑咐大家勿驚擾謝屏森等人,先聽聽他們在說什麼。 只...
第一卷第四十九章 比包青天更青天 陳偁等人到達摩雲崖下時已是午時一刻,下車時看到這裡人山人海的樣子,眾人都是倒抽一口涼氣。通判黃伸忍不住就驚呼:「天呀!看這陣勢遮莫有數千人之眾!」 「應該有吧!但詳細人數有多少還是得問邊森才知道。」黃植苦笑點頭,他也是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人。 黃植的話頓時讓大家來了興趣,要知這時代的官府可沒後世國安局調查局那般的手段,對於這種大數量人群的估計,常常是一句成千上萬就輕輕帶過。此時他們聽黃植話裡的意思,竟然是說謝屏森有辦法查知具體人數。他們都是任官多年的親民官,怎能不知道這其中的意義,所以陳偁立即就問如何可以探知詳細人數? 黃植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邊森是如何探知的...
與街道上喧鬧的氣氛完全不同,清溪縣衙裡的小花聽裡此時卻是一片凝重。連、余、胡三族族長臉色陰沉地看著正一遍遍轉著圈子的錢縣令,覺得他們的腦子都快昏了,但他們卻不敢開口要他停下來。 從陳縣尉與楊、黃兩族族長在楊家酒樓現身後,他們就來了縣衙求見錢縣令。錢縣令聽說後既驚又怒,整個清溪縣衙都知道他與連家親近,幫著連家打壓黃、楊兩族,今日陳縣尉卻與黃、楊兩族族長一起現身,這擺明了是與他唱反調怎能叫他不怒?但在第一時間的盛怒過後,他卻又暗暗心驚,這陳縣尉雖素來與他不合,此前在他面前卻也一直夾著尾巴做人,現在卻敢公開與他作對,這其中必然發生了一些她所不知道的事,讓陳縣尉有了依恃。在官場摸爬打滾了幾年,他又怎能...
第一卷第四十七章 神豬的幸福生活 宋神宗熙寧八年農曆一月二十日,西曆西元一O七五年二月八日,星期日。 在後世的科學史書上,這一天是個被大書特書的日子,但對此刻身處清溪縣城的人來說,這卻是一個豪賭的日子。 從清晨開始,十里八鄉的百姓就開始湧入清溪縣城,而隨著日頭逐漸升高,人也越來越多。清溪小城為數不多的食店酒樓都擠滿了人,連路邊的小攤上都座無虛席,竟是比前幾日的元夕還熱鬧。這些人都是為了「豬從高空落下會不會死」這個奇怪的關撲以及因而出現的驚人賭盤而來的。 確實是驚人的賭盤,據說呂相家族作莊的賭資已經到達十四萬餘貫,而昨日另一個由大食巨賈蒲遠安作莊的新賭盤,更因幾個異國海商的投注,在短短一日內即聚...
第一卷第四十六章 泉州最搶手的男人 宋代是古代華夏社會最有享樂主義精神的時代,《東京夢華錄》中記載的汴梁生活實況,充斥著各種娛樂活動。就現代人的標準而言,宋人的生活是單調的;但若把時空場景置放在中古,我們會發現,宋人追求各種娛樂的努力是令人讚嘆的。 宋代也是一個賭風盛行的時代。這是華夏歷史上唯一賭博合法化的時代,從帝王到庶民莫不以關撲(賭博)為樂。這個時代還出了一位真正的賭神——女詞人李清照,據說她好賭如命,甚至還寫了第一本賭經《打馬圖序》,但最令人驚嘆的,是據說她一生賭博從未輸過。 在這樣一個瘋狂追求娛樂又賭風盛行的時代,當「豬從高空落下會不會死」這樣的賭約傳開之後,人們會有何反應?對此,此...
第一卷第四十五章 怪叔叔與小蘿莉的戰爭 自然的神豬一說對在場的宋人們衝擊太大,眾人臉上的神情除了古怪還是古怪。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華夏社會養豬的歷史雖已有數千年,但因為豬是雜食動物,什麼都吃,一直被認為是骯髒的動物,向來與神聖無關。事實上,在蘇軾發明東坡肉之前,連豬肉都被認為是窮人與賤民的食物,只要自認有一些社會地位的人是不會吃豬肉的。要到蘇軾為幫賣豬肉的老婦解決生計問題,發明了東坡肉,在蘇軾這超級名人的光環加持下,豬肉才逐漸成為華夏菜餚中的要角。因此自然說會飛的豬是神豬,可是完全顛覆了眾人對豬的印象。 這時只聽無塵喃喃自語道:「不對呀!老道讀過的道藏裡並沒有神豬的記載……」他是越想越疑惑,心...
第一卷第四十四章 會飛的神豬 「不行!你們一個年紀太大,一個年紀太小,出海太危險了!玄同,玄音,你們都是在海船上待過的人,當知行海的風險,怎不勸阻你們的老師!」謝屏森一邊把頭搖得跟搏浪鼓似地,一邊狠狠瞪著無塵的徒弟玄同、玄音。 玄同、玄音兩人一臉尷尬不敢說話,倒是他們的老師無塵搶著說:「邊森,老道雖年已六十有五,但身手矯健,仍可日行二、三十里。行海雖艱險,但老道自認仍可因應……」 這時小道姑自然也跟著說:「是呀!我隨祖父從潮州來泉州,這途中也過了好幾條河,搭了好幾次船,還不是好好的!」 謝屏森氣樂了,很想直接開口罵你白癡呀,拿小河與大海比,更況印度洋的風浪還不是一般的海洋能比的。但對方是個小姑...
第一卷第四十三章 我們一起來敗家吧 謝屏森也不管李義成的反應,自顧自地說:「我幫黃族與我們三人準備了兩個保障,第一是夷洲,那地方宋國官府管不到,沒有我的指點,其他人也很難在那島上順利生存。現在黃族要開始開拓夷洲的南部,過兩年汴梁的一賜樂業人也會過去。如果越國李氏有意拿那裡當退路,我也很歡迎。」 「弘仁,汝今日看到的這一切,以及慈濟醫院和以後會設立的書院,是我準備的第二個保證。慈濟醫院免費施醫,書院也是要讓學生免費就讀,這樣做會有什麼樣的效果,我不說汝也應該明白,現在我只說這時尚堂。這塊地本是泉州的貧苦百姓聚居之地,黃族出面與這裡的四百八十七戶人家立約,除依照每戶人口多寡給予五十貫到一百五十貫...
第一卷第四十二章 誰比誰更敗家 「阿爹怎麼現在才來?人家都在這裡等了大半日了。」李嬰姿拉著李義成的袖子,半是微嗔半是驚喜地說著。 「哈哈,阿爹這不是來了嗎。對了,淑姿呢?」李義成摸摸女兒的髮髻,數月不見,他還真的想念這兩個掌上明珠。 「阿姐和老師們都在表演廳,說是要測試什麼音效的。我覺得那裡氣悶,就出來了,可謝老師又不許我胡走,只許我待在這店裡,說是什麼泉州的拐子多,怕我一人在街上會被拐賣。哼,謝老師就是偏心,黃家的阿蓉說要上街,他就同意,還塞給阿蓉一貫錢……」 李嬰姿一邊抱怨著一邊拉著父親往外走,李義成也不插嘴呵呵笑著跟著她走。李義成可是太瞭解自己的女兒了,從小被自己寵壞了,又見不得人家比自...
第一卷第四十一章 他要教你們怎麼花錢 李義成這是希望謝屏森有點小麻煩,此刻他正窩著一肚子的不爽無處發洩,他知道謝屏森忙得腳不沾地,吳復古這些人找上門去,謝屏森總得花時間陪他們說話,哼哼…… 說起來也難怪他有些小怨念,今晨他醒來時只覺全身酸痛,喚了半天也沒人進來服侍,這才想起不是在自家家裡。他知道謝屏森三人有怪癖,不喜讓人貼身服侍,連帶著他們家的客人也得入境隨俗。當時他兩個女兒要隨師來泉州,他就是擔心沒人服侍女兒的起居,才讓李英姑帶了幾個侍女僕人跟過來。 可想通了不等於可以接受,尤其是當他找到浴室準備洗漱時。他在昇龍府時沒少去李映雪的公主府,知道謝屏森弄的這些玩意兒,所以當他看到那個所謂的洗手盆...
第一卷第四十章 人紅是非多 「這鼎泰豐的酒食確實異常美味,尤其是那道烤鴨……只是這店家要價實在不低,又有這每日午晚各只招待十桌客人的怪規矩,讓人想多來幾趟也難……」 元夕這日午後,泉州滄海街上,六個青年男女從一棟掛著「鼎泰豐食坊」店招的樓房出來。說話的是一名身穿文衫的青年男子,他名叫林繼祖,字篤志,是晉江林家家主林方山的三子,在族中行九。他的親妹妹在去年嫁給邕州知州蘇緘的兒子蘇誠,近日與夫婿返泉州祭祖,明日就要離開泉州返回廣南西路。他從小就寵愛這個妹妹,對她遠嫁一直不捨,所以他特地在這開張甫兩日的鼎泰豐宴請蘇誠夫妻。 林繼祖之所以會選在鼎泰豐宴客,是因為他林家與晉江黃族往來密切,知道黃族從蓬萊...
第一卷第三十九章 你的天敵是伊莎貝拉 時間已是深夜一點多了,但李義成還不想睡,謝屏森三人也是。兩天後尚美雪規劃的泉州時尚堂就要開幕,預備要銷售的許多商品卻是今天才由李義成帶到泉州,時間太趕,不趕緊交割清楚不行。 在找到麻逸的礦產之後,謝屏森三人就把彼此間的財產關係做了確認。那些從現代世界帶來的東西,除了原先各自的物品外,都算是三人的共有財產。麻逸礦產與聯合貿易的股份,則是三人平均分配。李映雪在越國設立的大越精工堂,是李映雪佔了一半的股份,謝屏森尚美雪各佔一成,李義成李道成兄弟有兩成的股份,剩下的一成是李乾德的。尚美雪是泉州時尚堂的大股東,擁有四成股份,晉江黃族與清溪黃族各有二成五與一成五的股份...
第一卷第三十八章 山神打鼓計畫 北宋時宋越戰爭發生的根本原因,是趙匡胤、趙光義兄弟那要將周邊國家都併吞的野心。宋神宗趙頊與王安石規劃對越征戰,也是存有併吞越國的野心,且希望以此證明變法的成功。至於現在在廣南西路主持籌備攻越的劉彝,他雖是反對變法的,但如果能領軍滅掉越國,這是足以封爵的大功,更可以垂名青史,誘惑太大,因而他攻打越國的熱情可是比趙頊更高。 無論是在汴梁的宋國朝廷君臣,還是在桂林的劉彝,都不認為宋軍攻越會失敗。從趙匡胤開始,宋國朝廷一直有「南人不可戰」的偏見,所以宋國禁軍都是北方士卒。在這種偏見下,宋國君臣從不認為攻越會失敗。加上受儒家偏執教育的影響,他們甚至固執地認為,宋軍「王師」...
第一卷第三十七章 山神的寶庫 公元前五八六年,新巴比倫王國攻陷耶路薩冷,猶太王國滅亡,耶路薩冷聖殿被拆毀,上萬猶太人被擄往巴比倫為囚。四十九年後,波斯帝國攻滅新巴比倫王國,釋放被囚半世紀的猶太人,協助他們回到耶路薩冷並重建聖殿。 雖然自出埃及後,猶太人就普遍信仰耶和華,但猶太教的真正成形,其實是在猶太人在巴比倫為囚時。猶太教是一神教,與其他宗教信仰在先天上就是不能相容;猶太教更是猶太人的民族宗教,本質上強烈排斥非猶太人。於是隨著猶太教的發展,猶太人與非猶太人之間出現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對猶太人而言,所有非猶太人的統治者都是外來的暴政,是要加以推翻的;縱然統治者本身就是猶太人,只要他不支持排他性...
第一卷第三十六章 造假錢有利於國計民生 李墨筠帶著女侍們告退了。她不能不離開,因為剛剛謝屏森的話其實已暗示不希望她留下來。她本來還期望她告退時尚美雪和兩個猶太人會出聲挽留,只是她沒想到眾人竟是沉默以對,她也只得離開。 李墨筠不知道的是,其實剛剛尚美雪以希伯來語和兩個猶太人拉家常時,就已經說了想和他們談一筆涉及猶太人利益的交易,不希望有其他人在場。或許是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遇見能講希伯來語的非猶太人,所以他們容忍了謝屏森的行為。 等李墨筠及女侍都離開後,謝屏森又請尚美雪叫兩個黑人守在門外不讓人靠近後,他才對兩個猶太人說:「雅伯與摩熙應該是你們的猶太名字吧?我可以稱呼你們為雅伯與摹熙嗎?」 見兩個猶...
第一卷第三十五章 政治學者唬人的本領 也不知這小院是不是李墨筠的住處,庭園不大,卻布置得很雅致,難得的是院子角落還有數株梅樹。這景致讓謝屏森想到年輕時在京都住過的小旅館的庭園,那旅館的庭園就是一個標準的宋式(日式)庭園,只是栽種的不是梅花而是櫻花。這彷彿相識的場景再度觸動了謝屏森的心弦,他停下腳來看著那幾株梅樹,脫口而出便是陸游《卜算子.詠梅》的下半闕:「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好詞!邊森真是好才情!」 正當謝屏森忽然覺得右手被人握住時,卻聽到李墨筠的讚賞聲。他先向尚美雪投去一個微笑,反手將她的手輕輕捏了一下,隨即放開,示意她無庸擔心,才轉頭向聲音所在地望去。...
第一卷第三十四章 就是欺負妳不懂外語 「這個女人根本是騙子!是詐騙集團!」 望著拿了三首詩詞揚長而去的李墨筠背影,一臉嚴重便秘神情的謝屏森在後頭直跺腳。不過更令他鬱悶的其實是其他人的態度,尚美雪掩嘴微笑也就算了,李映雪以及李淑姿李嬰姿這對無良姊妹竟然笑的前俯後仰。 還好,還有個小黃蓉在。 「老師的詞寫的真好!」 看著雙眼都是小星星一臉崇拜的小黃蓉,謝屏森覺得這才是知己呀!要知剛剛他寫給李墨筠的可是李清照的《一剪梅》、《聲聲慢》和朱淑真的《清平樂》,那可都是傳頌千年的傑作。《一剪梅》通篇都是名句,尤其是末尾「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被認為是描寫相思之情的絕佳之作;《聲聲慢》的開頭就...
第一卷第三十三章 宋代貓王的鬼哭狼嚎 尚美雪所謂的歌曲,是指謝屏森會唱許多中文歌曲,而詩詞其實也是歌曲,因此她認為可以拿一些具古典韻味的現代歌來應付李墨筠;但她卻不知道,現代歌曲與古代詩詞有極大的不同。 所謂的歌曲是由歌詞與樂曲這兩部分組成的,現代歌曲受近代西方音樂發展潮流影響,歌曲的旋律由樂曲來決定,樂曲旋律的動聽與否,則主要由使用樂器樂音間的配合狀況來決定。因此,無論創作歌曲的方式是先譜曲再填詞或先有歌詞再譜曲,以樂器表現的音樂旋律都是歌曲動聽與否的關鍵。這就是為何帶歌曲創作者幾乎都會演奏樂器的原因。 和現代歌曲不同的,古代的詩詞雖也是歌曲,創作過程也是先譜曲再填詞(依照既定的曲牌填詞),...
第一卷第三十二章 這個女人很飢渴 關大美女當然沒穿越,只是來的這人真的很像年輕時的關芝琳,這才讓在中國生活時沒少看香港電影的李映雪「驚為天人」。 來的是明月樓行首李墨筠,她是以送還在明月樓鬧事的黃濮黃苙為由登門的。結果她請門房通報時剛好遇到要出門的尚美雪李映雪,李映雪見到來人竟然長的這般像關芝琳,就急著衝回來告訴謝屏森這新鮮事,倒讓謝屏森嚇了一大跳。 等到尚美雪領著李墨筠進了會客廳,謝屏森三人搞清楚李墨筠的來意,真的是臉都綠了。謝屏森立即下令要除了李英姑黃蘭留下服侍茶水外,其他的黃族子弟與越國學生都離開會客廳,就連扁著嘴的小黃蓉都讓淑姿嬰姿給拉出去了。他還怕有人偷聽,把八個總統保鏢及辛巴達等一...
第一卷第三十一章 關芝琳也穿越了? 謝屏森不知道小黃蓉的心思,就算知道了,他也是一笑置之。小黃蓉現在才十二歲,實歲更才十歲,哪懂得男女情愛。她現在說不嫁笨郭靖,等她長大了談戀愛,搞不好還真會喜歡上一個比郭靖還笨的人。更何況,他這幾日頂煩的,也無心去擔憂小黃蓉心裡的彎彎曲曲。 他正為一堆美女的事煩的都快抓狂了,而這煩惱有一大半是他自己搞出來的。 事情最早的起因,其實還是與李映雪尚美雪有關。話說李大公主動了善心,急著要搞個貧民醫療體系,在晉江清溪兩地黃族的全力協助下,加上狠砸了兩萬貫,李映雪的慈濟醫院在九月底就成立了。在人力上,除了有奧薩瑪父女外,另聘了四男二女六個郎中幫忙,而李道成知道這事後,還...
第一卷第三十章 不要笨郭靖的黃蓉 冬至前的午後,黃蓉站在屋子二樓的陽台上曬太陽。從這裡望過去,只見到右方是一片花季早過的橘林,但或許是這數百株橘樹才移植過來不久,也或許是移植得不得法,樹上的果實稀稀疏蔬的,看著頗有些荒涼。但黃蓉全不在意,因為左方那一片梅花已開始綻放。更何況,老師說了明年那些橘樹開花時,將會把這園子染成如雪的花海。黃蓉喜歡白色,更渴望在無雪的泉州能見到那一眼望不盡的雪白。她覺得唯有這種景致,才能與這園子的名字相配。 黃蓉很喜歡這園子,不只是因為這裡的各種設備都是那麼新奇也那麼令人感到舒適,更因為她在這裡的每一天都感到無比的歡樂。 這種快樂的日子是從重陽那時候開始的。 重陽前幾日...
第一卷第二十九章 我抄我抄我抄抄抄 對於尚美雪「比數學招親」的提議,大獲黃清等族老的支持,一來這讓黃濮黃苙無話可說,免得謝屏森因此事對黃族有所不滿;二來從尚李二人隨手就能拋出一道數學大難題一事,可知這兩人確實才學驚人,她們既受黃族庇護,就等於是黃族的人,屆時這事傳出後,必然大漲黃族聲名。於是,謝屏森三人與清溪黃族的關係也算塵埃落定了。 尚李兩人以數學題目來處理黃濮黃苙的糾纏,讓黃清見識到她們的才學與智慧,也讓他確定了族老會議中的提議。此時既然彼此之間的關係已經明確,他就把同行三個黃族女子喚上前來,對尚美雪說:「這是我族中晚輩黃蘭、黃芙、黃若,我想讓她們隨兩位女史學習,也可協助兩位處理事情。」 ...
第一卷第二十八章 好色是學術進步的原動力 黃波說的邀謝屏森為異姓族老,是古代華夏宗族常見的招募外力以擴大宗族力量的方式。為了擴大宗族勢力,宗族會邀請外姓擔任排行第二的族老,這個族老在宗族會議是沒有決策權的,但卻擁有否決權。在宗法社會中,坐上這個位置的人必然要與這個宗族有共同的利害關係,而宗族通常也會利用聯姻將其同化。同時這個異姓族老的位置也是世襲的,會由異姓族老的家族繼承下去。因此,這就變成大家族併吞有潛力的小家族的一種方式。黃波提出這個方法,就帶有將謝屏森的陳郡謝氏變成泉州黃族附庸的意味。黃波相信謝屏森不會拒絕,畢竟他現在根本是孤身一人,沒有宗族可依靠。只是黃波怎麼樣也想不到,謝屏森這陳郡謝...
第一卷第二十七章 瞧!這就是光明之城 一零七四年農曆九月四日清晨,泉州港外。 「比現代的泉州漂亮多了……」望著遠方逐漸接近的泉州城,李映雪喃喃自語著,語氣中是一些驚訝,一些滄桑,還有一點茫然。 站在李映雪身旁的謝屏森與尚美雪沒有接話,但他們都能理解李映雪此刻的心情。正如數月前在麻逸時的謝屏森一樣,此刻李映雪應該是恍惚窺見千年後她那名義上的故鄉、曾經生活過五年以及祖母墳墓的所在地吧。正是這種此時與彼時似曾交會的感覺,使三人明確感覺到身為此時空的異鄉人的孤寂感。 天涯咫尺呀…… 「哇!好熱鬧的港口呀!」 三人身後忽然響起碧娜芝的驚呼聲,就如是信號一般,謝屏森覺得身後陸續出現人聲。他轉過身去,先看到...
第一卷第二十六章 馬桶先生謝屏森 礦脈所在地果然不是麻逸國王的領地,這個胖胖的土王雖然對謝屏森等帶來的糖果、瓷器、鐵器等貨物垂涎欲滴,尤其是李映雪在船艙裡「變」出來的刨冰更讓他吃得眉開眼笑,卻老實地承認他對謝屏森所說的地方沒有管轄權。對於他的態度,謝屏森很滿意,所以還是搭應了他以珍珠換取貨物的要求,也承諾以後只要有掛著聯合公司海豚旗的船來到麻逸,都會招待他一盤刨冰。 對於麻逸國王的憨厚,李映雪頗感驚訝,她用英語問謝屏森說:「不是說菲律賓的土人都很狡猾很貪心,總想不勞而獲謀奪華人的產業嗎?怎麼我看這個土王誠實得很呢?」 謝屏森冷笑回說:「妳說的是華人的觀點,可是這種觀點從來不提華人開拓南洋時所用...
第一卷第二十五章 這個公主像小狗 農曆五月的北越已進入雨季,但是從謝屏森一行到達越國後這幾日竟都沒下雨。這本來不是個好現象,只是謝屏森卻喜歡得很,至少,他現在可以帶著李乾德在李義成家的庭園中散步。不過,他總看身後那三個亦步亦趨的大人不太順眼,心想我當老師時最討厭那種把孩子當媽寶養的家長了,怎麼來到這時代還是碰到這種人呀?但他側頭看看身旁那一臉小大人模樣的李乾德,他又覺得可以理解李道成三人的心態。只是,他們給這小孩的壓力也太大了,畢竟他才十歲呀…… 想到這裡,謝屏森心裡忽然有種明悟,本來還在糾結的關於如何教授李乾德的問題迎刃而解。他笑了笑,領著李乾德走到一座涼亭裡,等眾人都落座後,才對李乾德說:...
第一卷第二十四章 收了一個國王學生 一零七四年農曆五月十四日。 這日一早,謝屏森與兩個女伴就來到李義成贈送的大宅。尚美雪李映雪兩人是以房子主人的身份來檢視裝修的進度,而謝屏森就可憐了,他這幾日都是早早被兩個女伴打發來這裡當監工。不過這也只能怪他自己多事,提議說該弄個現代化的浴室與廁所,結果就把自己弄成監工了。 其實若不論衛浴設備及防颱能力,李義成送的這棟大宅還真是不錯,完全就像是現代日式房屋的翻版,還有好幾個頗有園林之美的庭院。其實所謂的日式房屋,原版就是宋式房屋。雖然在此之前華夏已發明置窯燒磚,但一直只能以價格昂貴的糯米紅糖混合來當黏合劑,因此除少數大城的城牆外,縱然是宮廷建築也多是木頭建築...
第一卷第二十三章 大賢太閒就會瞎折騰 李常傑的話,讓李道成李日成高興不已,自從得知劉彝整軍準備攻越後,他們三人就憂心忡忡,日夜難安。他們倒不怕劉彝,他們怕的是劉彝後面的宋國。一旦惹惱了宋國朝廷,使其大舉來攻,那縱然最後越國能勝,也將元氣大傷。如今謝屏森的計策讓他們看到將戰爭對象限制在劉彝身上的可能性,又可能藉此逼迫宋國從此放棄併吞越國的野心,這讓他們頓時覺得輕鬆起來。 李日成笑著對李道成說:「大兄,這謝邊森此番助我大越,我們可不能虧待了他,總是不能讓這海外大賢覺得我大越小氣才是。」 李道成嘆了一口氣,說:「這也是我要與你們商議的另一件事。此人精通經世治國之術,又如此瞭解越宋兩國政情,若能為我大...
第一卷第二十二章 妳要和我一起睡嗎? 謝屏森回到住宿的小院時,見到所住房間亮著燈。他嘆了一口氣,推開房門,果然尚美雪李映雪都在。他可不敢想這兩個美女是怕他寂寞過來陪他,這麼晚了這兩個女人還待在這裡,只能是因為想早點知道他與李家兄弟談的怎樣,畢竟這事對三人都是很重要的。他找了椅子坐下,接過尚美雪遞過來的熱茶,感動地都想哭了。感動,不只是為了尚美雪的溫柔,更為這杯沒有加入香料的綠茶。 「這才是茶嘛!我真受不了唐宋時代的人喝的那種茶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往裡面加,也不怕喝出問題。也只有沒有文化的歐洲人,才把這種喝茶方式當高尚享受。不行,我一定得讓黃族在台灣和福建重點好茶,讓這些土包子明白什麼叫喝茶...
第一卷第二十一章 打勝戰是為了要投降 身為一個關心世界政治的政治學者,謝屏森的電腦裡有許多地圖,這時他拿出的東西,就是他在來越南途中就根據電腦中的資料繪製的東亞與東南亞地圖。雖然這幅地圖絕不能與現代軍事地圖相比,但在這個時代,這幅地圖又絕對比此時各國最精密的地圖還要精細。所以李家兄弟一看當下就臉色大變,李道成更覺得背上冷汗直流。 身為大越執政,李道成當然看過地圖,尤其是越國的山川地理,他早就熟背於心。但此前他不可能看過周邊所有國家的地圖,更不要說是如此精細的地圖。要知道要繪製這樣的地圖,所耗費的人力與時間根本是一個無法想像的數字。更可怕的是,他竟然從未察覺有外人觀測繪製越國的山川地理!他想到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