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城市裡疾走,鑽進小巷,拐個彎,走入大街,翻過矮牆,又鑽進小巷。
本來該是追著貓的背影,沒想到自己卻踏進了另一片天地。
那是一片狹長的公園,就像是在城市中夾縫求生存般。
在公園的一隅,老人們排排坐著,有如某種奇景。
他們時而聊天,時而歡笑,這本該是很令人歡樂的事情,我卻覺得傷感。
因為在老家這樣的場景非常輕鬆自然,老人家喜歡坐在茶園或稻田旁的寺廟下棋聊天不是什麼值得談起之事。
可唯獨在這個城市裡,老人就猶如隱士般,若沒有熟路人便很難察覺到淹沒在高樓或是年輕人中,他們的身影。
於是我輕輕地將調皮的貓捉起,緩慢且不打擾他們地離開那裡。
風至床沿邊的縫隙溜進
像調皮的孩子般
將房內吵得不得安寧
嚇得相本跳起回憶掉了滿地
又肆意追趕著塵埃
哈啾 馬克杯打了噴嚏
使孤獨傾倒在地
沉睡的人從夢中驚醒
踏著回憶與寂寞將風抓起趕了出去
連睡意也沒留下
貓入水捉魚
魚見貓而逃
貓追魚則游
忽魚見礁而停
貓見魚止則衝
魚迅躲礁縫
貓便猛撞礁
魚嗤笑貓笨
疏不知貓撞礁則水缸落地
水漏貓則伸爪入礁縫捉魚
貓返笑魚笨
魚從容笑曰
貓捉魚然 人捉貓亦然
塔羅白羊 寫:夜空的一切,原來都是貓惹的禍!!
很有趣的比喻。

詩中對話形式也很有趣。
只是文中的「妳」「我」,是不是必要存在,可以思考一下…
感謝詩友指教,依您的方法細讀後別有另一番意境,下次發文時會更加深思用字上的涵義。

拾羽
我還沒有加入,想要多學習,還請多指教。
漆黑的貓在夜空四處玩耍
亮黃色的貓瞳閃耀於夜空
哈啾 於是妳說
一隻肥胖的波斯貓從月的背脊滾落
在黑夜的肌膚上抓出一道白色的爪痕
哈啾 於是妳更用力地說
數以千計的貓便分別地由黑夜上滾落
將黑夜刨抓的猶如白晝
於是 我驚嘆 而妳羞澀沉默
埋葬貓屍的小土丘上,黃褐色的貓盆莊嚴而慎重地哀悼。
嗯,有的時候會想念起他的時候就會夢見或想起他常在電話中叮嚀的納幾句話語。

因為已經很久都沒有回去了。
喜老師您好,拾羽申請加入。
如入口中藥苦澀難嚥,入心肺則甘甜滋潤,少則有益多則傷身。
嗤喳!是牛排放在鐵板上美味的香氣聲,亦或是牛被殺的尖叫聲。
我趴著,微微睜開惺忪的睡眼,此時應該是躺在宿舍的桌前,忙於考前的複習而打了小盹。
卻依稀看見年邁的父親溫柔地在桌前擺了杯熱牛奶,輕撫著我的頭就如同孩兒時代般,待我正要開口,他只是笑了笑搖了搖頭。
「記得回來就好。」
當我伸手想要握住,嚇壞了好心幫我買了飲料的室友,他卻靦腆笑著說。
「你又見到父親了嗎,他真愛你。」
聞言,我點了點頭,默默走出房門,想哭,卻又用水沖去。
脫離了原有的枷鎖
你肆意地在餐盤上舞動
疏不知危機已經降臨
在殘留焦糖般血跡的殘盤上
螞蟻偵探尋找你死去的證據
嘩啦
待清水洗去殘盤上的甜膩
下一個
又是冰箱中的誰想要獲得自由
在被水蒸氣中滿的世界裡
蛋液、牛奶、糖輕柔地混成一體
逐筆寫成焦糖般濃郁的故事
於是味蕾愛上了這樣多變的它
「再吃一個吧」
我的口邊流著眼淚邊說
城市遮去地球原本的美貌,誰聽見它無聲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