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老師您好,拾羽申請加入。
如入口中藥苦澀難嚥,入心肺則甘甜滋潤,少則有益多則傷身。
嗤喳!是牛排放在鐵板上美味的香氣聲,亦或是牛被殺的尖叫聲。
我趴著,微微睜開惺忪的睡眼,此時應該是躺在宿舍的桌前,忙於考前的複習而打了小盹。
卻依稀看見年邁的父親溫柔地在桌前擺了杯熱牛奶,輕撫著我的頭就如同孩兒時代般,待我正要開口,他只是笑了笑搖了搖頭。
「記得回來就好。」
當我伸手想要握住,嚇壞了好心幫我買了飲料的室友,他卻靦腆笑著說。
「你又見到父親了嗎,他真愛你。」
聞言,我點了點頭,默默走出房門,想哭,卻又用水沖去。
脫離了原有的枷鎖
你肆意地在餐盤上舞動
疏不知危機已經降臨
在殘留焦糖般血跡的殘盤上
螞蟻偵探尋找你死去的證據
嘩啦
待清水洗去殘盤上的甜膩
下一個
又是冰箱中的誰想要獲得自由
在被水蒸氣中滿的世界裡
蛋液、牛奶、糖輕柔地混成一體
逐筆寫成焦糖般濃郁的故事
於是味蕾愛上了這樣多變的它
「再吃一個吧」
我的口邊流著眼淚邊說
城市遮去地球原本的美貌,誰聽見它無聲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