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詩一出,天地即現。
其用字之俗,反成精彩之處!
此詩一出,天地即現。
其用字之俗,反成精彩之處!
每一首都有生活中的無奈和味道。
但建議可以一首一首發表。
城市,自我面前魚貫
而過。

陽光將影子曝曬
為斑馬與刺青
歲月在沒有雨的機車後座
兀自淋濕。

往前三個街口
曾經下過的雪
堆積,腳步車陣與航道:
他們眼中盡是一艘艘
擱淺的小艇。

自此,城市
八厘米底片般開始
不停經過。
上次見面,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已讀不回。

雖說,螢幕裡有光
但神不在那裡。

我知道,知道:死亡
剛剛來過了。

不!我提醒你
別讓自己的悲傷顯得更為堅強

傳來一張複製貼上,流淚的臉
哀悼就是這樣
雖我記得,我們哭起來比較疼痛
而且聲音並不巨大。

怎麼會這樣?已讀。
(我的眼神比經歷過的風霜更要冷漠)

一切已和十年前那次的見面一樣
無法回覆。
一、 一些死亡,終於開始 零星地拜訪。 二、 我憶起彼此寄生的時光裡,瑣碎語言 拼貼而成的河道 浮載無時無刻不寂寞的沙州 但色調燦爛:誤信了 陳舊的世界定會推使全新的我們 緩緩靠岸。 三、 努力嘗試在戀人的夢裡棲息 以及飛行,努力長出背鰭 試圖用鰓呼吸 得知洄游是鮭魚的習性,才開始 認識海洋 一切都來得及,一切都如春雷驚蜇 自然且容易。 四、 相約窺伺城市細小的縫隙,並假裝可口 與高貴的模樣。 但當車潮漲退,日落月升 發現眾神的腳步聲穿透了疲憊的宇宙:訝異 祂也搭著捷運去工作? 自此便胡亂地猜測,彼此的身世 耍弄無知與情緒,沒想到多年後方領悟自己 也經不起命運的試探與脅逼。 五、 刻意聽同一首...
一、 一些死亡,終於開始 零星地拜訪。 二、 我憶起彼此寄生的時光裡,瑣碎語言 拼貼而成的河道 浮載無時無刻不寂寞的沙州 但色調燦爛:誤信了 陳舊的世界定會推使全新的我們 緩緩靠岸。 三、 努力嘗試在戀人的夢裡棲息 以及飛行,努力長出背鰭 試圖用鰓呼吸 得知洄游是鮭魚的習性,才開始 認識海洋 一切都來得及,一切都如春雷驚蜇 自然且容易。 四、 相約窺伺城市細小的縫隙,並假裝可口 與高貴的模樣。 但當車潮漲退,日落月升 發現眾神的腳步聲穿透了疲憊的宇宙:訝異 祂也搭著捷運去工作? 自此便胡亂地猜測,彼此的身世 耍弄無知與情緒,沒想到多年後方領悟自己 也經不起命運的試探與脅逼。 五、 刻意聽同一首...
經過作者的解釋之後,主題確實更加明確了。

當然這是有努力去處理的文字,不可否認。

但手法上仍顯生疏,

且這些話雖隱而未發,

但發了之後,也就是發現文字後的啞謎後,

情感上卻也沒有更大的衝擊性。

這個部分就是我一開始說的,

不夠深刻的問題。
夜雪,我抬頭
聽妳問題。

流星於是,下成了雨。
狼嚎,鹿鳴
冷林依舊
屏息,閉目,沉默。

妳認識雪。
誰都不能再將之
抄襲,成再來
亦或者火。

我抬頭,遠眺
妳的問題
一雙腳印,踏出了
厚厚的雪跡。
當然是反諷。

但以純粹為題,我認為還可再三思。
當然是反諷。

但以純粹為題,我認為還可再三思。
結尾弱了。
以生活的細節來安排這首詩的情節。

假牙在生活中為我們說出令自己也感到真實與安心的假話。
以生活的細節來安排這首詩的情節。

假牙在生活中為我們說出令自己也感到真實與安心的假話。
在孟克那一段我覺得用力過猛了

刻痕太深。
除了好吃之外似乎還想多說什麼,

但不夠深刻,也沒讓人有悲憫的感覺。
分前後兩大段。

第一大段只能說俗。

第二大段漂亮,但可惜沒能救援成功。
哲理卻存於其中,先不論我認不認同這些說法。

但過短的句子,反而成了哲思的啞謎了。

那就把妳寫成壞蛋,或者 我自己吧! 早上起床,發現自己的頭長成一顆準備破裂的皮蛋 房間裡擠滿了雞鴨蛇龜魚蛙鴕鳥與恐龍之類全盯著我 像在臉書上分享巢穴中 最後一張超音波產檢圖片。 然後我知道自己餓了,想吃顆小七的茶葉蛋 但年老而多事的母親 卻總是在桌上擺著煎好的荷包蛋,讓我始終覺得自己的夢 總像沒熟而易破的流質蛋黃。 (這大概就是他們上次在我的詩中挑出的骨頭有那麼多  那麼多的,鹹蛋炒蛋紅蛋苦瓜蛋  他們覺得這裡頭沒有任何一個真正純潔  通過食品衛生法的好蛋) 那就把我寫成妳吧。反正 妳那麼清高那麼遠 親口說出此生將一直冷眼看我 如瓦斯爐上的鍋子裡,一顆快要裂開而逕自嘔吐 並叨唸不止的過期水煮蛋。
那些故事像沒有止盡又環繞太平洋的迷宮軍官說
往事被擱在好長好黑的山洞裡,絮語著那些一直不能忘記,不能忘記
最後便螺旋成一把通往地底的梯子。

戀人們為此攀爬了好久,才驚覺其實糖果屋
竟如此可口。他們拔起了傳說裡的鞋子鏡子車子刀子
企圖交換一些錯過許久的秘密
作者終於開始顯得不耐煩了,用北臺灣的腔調告訴他們:

死去的那班南下列車終將再度啟動。這件事的本身
就是我的小說。
水鳥在浪頭上,飄蕩
比海風和貝類的足跡
更要攸攸晃晃。

於時,彼此話語中
已佈滿隱喻般漲退的海潮。

並漸漸淹沒每一次終昏與始曉
像褪去蟹殼的岩礁
底棲的魚類因此生氣,決意
盡皆離你而去。

可笑可悲的是你,竟尚未
學會怎麼嘆息?

如他人畫紙上
迷途的海鷗:年少也已無聲地
從跟前漂流過去了。
我聽電視上廣播裡
一些活著的人
說著死去的話。

彷彿許多死去的故事
為了這些,雖不耐煩但
仍得再活一次。
距離純粹,還得
步行一小段

老的公車,新的島
她是一邊環繞一邊
看鏡頭的人。

畫面不說話
它褪去化過多次,雜亂的顏色
臉上已顯得清白。

聽花走,沿途水起
潮落。

白色的帽子上有風
她伸手輕撥,笑容歪了
如不熟識的夕陽
那樣燦爛。
距離純粹,還得
步行一小段

老的公車,新的島
她是一邊環繞一邊
看鏡頭的人。

畫面不說話
它褪去化過多次,雜亂的顏色
臉上已顯得清白。

聽花走,沿途水起
潮落。

白色的帽子上有風
她伸手輕撥,笑容歪了
如不熟識的夕陽
那樣燦爛。
廢,與刀
瞬間與死。
判決在高且深的庭院裡
是白堊紀
或更久以後的事。

張耳聽戲之人
磨牙獵犬,冷眼的貓
他們住在海邊,爭論正義此刻
是與故事中黑色的靈或熊
英勇奮戰。

但這明明是城市裡的事
既沒有神話,更沒有森林:它總是
比真實更要寫實。

然後她哭了。一聲
不響,在
我們都看見,卻又都
沒看見的地方。
你需要
一個能喚醒自己,城市與世界
並且耐摔的鬧鐘。

否則,清晨醒來
只能坐在塞車的駕駛座上發呆,看著昨夜
消化不良的夢
騎著機車,自眼前的紅燈
一扭一扭地躦過。

否則,誰也不覺得荒謬
像辦公室外有狗打盹
主管的高根鞋瞥見,自動
跳過,像你螢幕中
剛剛吃到金幣的瑪莉歐。

否則,一天就過了
回房和壁虎同居,每日懊惱自己
買了紅牛
卻沒能長出一對翅膀。

你應該不要打它的。雖然你也不想就這樣
把它摔回昨天
沒看完的黑白電影裡。

你想要一個鬧鐘,來喚醒自己
城市,世界,順便摔掉它們自信滿滿卻
毫無來由的春秋大夢。
假日的雨中 一起經過動物園門口,才發現我們 都喜歡善良的人。 當時,城市 仍沾染一切灰暗的光 被遺落的青春 一片一片,架構成了海浪 與無法復拾的公路網 (於最後的那場退潮裡我記得  我們的書寫  盡是彼此的殘缺與匱乏) 轉身回到車廂,對面眾多 陌生又熟悉的憂傷 他們的腳步交錯著 語氣如防波堤般倔強,因此 即便害怕 誰也不願被輕易淹沒,也不肯認領彼此 豢養多時的寂寞。 雨下著,假日 終究淋濕了。 寒意剝奪逃亡的念頭,日常黏在窗邊 看著憧憬的遠方; 我知道,我們 都是善良的人 比無尾熊勤奮,比白海豚執著 像躺在路上的斑馬線 讓不認識的足跡隨意踏過。 是故,我們都努力 成為那些衷心歡喜而選擇 相信善...
分段之後讀來較有層次。

但仍有贅字,可惜。
一些贅字可惜了意境營造。

最後的嘆息應該是讓讀者嘆即可,

作者自己把那口氣嘆掉,

實在破梗也搶戲了。
一些贅字可惜了意境營造。

最後的嘆息應該是讓讀者嘆即可,

作者自己把那口氣嘆掉,

實在破梗也搶戲了。
以看書為意象所呈現出來的畫面,

搭上語調

整個情境顯得光線柔和卻又百無聊賴。

第二段的元素使用比較不同於其他段落

雖不至脫節,但以為可再思量。
以看書為意象所呈現出來的畫面,

搭上語調

整個情境顯得光線柔和卻又百無聊賴。

第二段的元素使用比較不同於其他段落

雖不至脫節,但以為可再思量。
中間一段說得太直接,

美感過少而情緒太濫。
前段很精彩,但收尾處我覺得力道上弱掉了

有點類似被逆轉的棒球比賽
世界是一場相互遺棄與忘卻的戲。

主題很好,但我覺得有些詞可能因為少用,

所以有生澀感,

輪胎胎痕大可只以胎痕二字即可。
第一段很好

但第二段把話說得太白了。
開段的口語性很突出
但後來的銜接上我覺得不夠精彩
語氣和許多元素上的混合有違合
不如貫徹原來的語氣來得好。
如果你說寂寞 我便為你重造一座不再忙碌的城市 倒掉糟蹋時間的車潮 將電扇灌注春風 在當晚的夜景開始美麗之前 要求陽光對高樓誠實 不再說塵埃才能知悉的謊言。 如果你說寂寞 我想替你注滿一片新生的海洋 豢養一些善良的底棲魚類 允許珊瑚為波濤溫柔地歌唱 屆時所有的島嶼都將是月,而月 是唯一不會下沉的浮貝 當海龜游經時,沙灘和流浪的故事 將一同為你發光。 如果你說寂寞 我便掃淨大漠中所有礫沙 敲岩生水,栽植適量的綠洲 讓駱駝吃飽 讓風暴沉默 若能來了雨雲,再沖一碗 淡涼的茶 聽聽遠方的故事被如何訴說。 如果你說寂寞 我將雪山上唯一的燈火往谷底放 千盞碎去的螢 勢必將黑夜照亮 如何冷冽而蒼白的,一次冬季...
我在街角,遇見妳
一條溺水的豚鯨。

喘氣吧?趕緊
將月光和溫柔的海浪
敷在妳受傷的尾鰭上
好起來吧?
像自由的鴿群,飛翔成青色的火
讓妳自己回到海岸吧?

潮汐還沒回來嗎?
北極的雪
都化了呀!妳喃喃地說
比遠處的方言易懂
比身旁的承諾更難相守。
街角於是
安靜地哭著,每滴淚中
都形成了海洋。

還要回去嗎?我
曾以為鯨魚
是善泅的哺乳類,沒想到
妳憂愁的眼裡
比誰都還要怕水。

妳在街角遇見,我
一頭路過的獸
自顧自地吐著舌頭
企圖舔舐妳
擱淺在城市最寂寞最
深處的傷口。
他小心翼翼
跨過被春風撩撥的花季,氣味像
淺烘焙日曬咖啡豆;
自此,他的表情開始蛻變--
成離家出走的花貓
在那趟高貴的流浪之中
第一次跨越鐵軌時,臉上露出被鏽蝕
且興奮的樣子。
他小心翼翼
跨過被春風撩撥的花季,氣味像
淺烘焙日曬咖啡豆;
自此,他的表情開始蛻變--
成離家出走的花貓
在那趟高貴的流浪之中
第一次跨越鐵軌時,臉上露出被鏽蝕
且興奮的樣子。
夢中見妳,數年來的影子
泡沫般被踏碎
來不及開口
催促的分別便已離岸
我是煙雲,妳是霧
總使彼此
臉上佈滿靉靆的神情。

我承認--自以為峻嶺的
是我,自以為困獸的是我
自以為無力逃脫的是我,自以為悲從衷來的
也是我;但伏於夢中的
是妳,仰首長嘆的是妳
折花落泥的是妳,沉默不語的是妳
踏破湖面的是妳,推舟刻木,等待浮生的
仍然是妳。

原來,歲月是毒,寂寞是禍。
沒有鐵蹄的馬
如何穿越冰冷的沙洲?

當年,白首的蘆葦
隨溪依舊。

三月的鯽魚被細繩拉住,奮力掙扎
我們的笑聲是尚無裂痕的水珠
才意識到
那是數年前,自己夢裡
還不曾有過的事。
我覺得是意像的連結過於理所當然,
詩中一直在提「妳」,
但原來應該更含蓄而因「妳」存在的情感,
在這裡又太明白而無味,
像太甜的點心那樣,
無有回韻。
我只能說,你加油。
技與藝與思,缺皆不可。
這一系列地震之詩

總是隔了一層,

大概是缺乏真實現場的感受吧。
我想到了卞之琳的<斷章>

不過這裡比較專注於特定情境的書寫。

語言很口語,稍有贅字,但不影響詩內容;

當然句子的斷句、長短或分段問題

是詩人自己的抉擇

但倒數第二段,雖應該是為了加重語意或語氣

我還是覺得太長了一些。
我想到了卞之琳的<斷章>

不過這裡比較專注於特定情境的書寫。

語言很口語,稍有贅字,但不影響詩內容;

當然句子的斷句、長短或分段問題

是詩人自己的抉擇

但倒數第二段,雖應該是為了加重語意或語氣

我還是覺得太長了一些。
敘事頗為綿密

情感的飄忽難捉也表現得很好。

缺點是尚可再精鍊字句

去除贅述。
敘事頗為綿密

情感的飄忽難捉也表現得很好。

缺點是尚可再精鍊字句

去除贅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