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空白




孤独是美丽的纤维

可用来编织空白

我们在诗意里虚无

才能在人烟中栖息
死去多年的新闻


真相虽然大
却可以折叠起来
放入小箱子
只要这个箱子
足够无耻
足够健忘
沿着箱底的一道光
我去找寻丢弃多年的灯
请用最冷的雪
堆出我苦度夏天的模样
精神原野




这闭眼才可扫描的风景

如同隔着玻璃抚摸的脸

手感和心感不同

外感和内感不同

在万花怒放的季节

把我努力前伸的呐喊

冻结在永恒的荒凉
固化





黑占据空间

只有灰光心内残存

想飞的时候

天空已经比囚笼还小
山顶的白昼 蓝色的下方 很 纯粹 一棵树 有 无数双褐色的手臂 松软而且随风 摇摆 不代表什么 也不意味什么 继续纯粹 石头和树一起 站着 阳光去了又来 雨来了又去 如果阳光和雨相逢 则 危险的美连成一片 太阳 居然还认识 水 黄昏来之前 有几片云 仿佛疲倦的翅膀 栖息在时间之上 纯粹 在 继续纯粹 不理一切 不懂一切 不在乎一切
谢评论。问好!大陆底层社会太可怜了
谢评论。问好!
谢评论。问好!
长成了书架的



树读了许多书
便长成了书架
书和绿叶一样多
书里面有几粒沙
读书后也长成了微型山丘
雨滴围着佳句转了几圈
把自己放大成望远镜
留月亮在书里住一夜
书架上面
叶的绿继续绿
花的香继续
秋天
答应不来了



我怎么能死呢 纸板下面的水泥太冷,而我的被子太薄,被子上面的几个洞不停地灌风进来,我已经冻麻木了,身体有点痛,又有点痒。 我听见附近有人撒尿,哗哗哗,然后有人咚咚咚咚在跑步。“看上去这桥洞住著人呢,这么冷的天,零下10度,不会冻死了吧?”“真可怜啊,我们要不要看看去?” 冻死?这几天一直很冷,我还是活得好好的呀。不过,的确太冷了,要是旁边有一盆火就好了。 遥想当年,我身高一米八二,同学们和亲朋好友们都说我长得像某个电影演员。我的老婆桃花,哦,那时还不是我的老婆,那时我在银山中学上高一她在银山中学上初二,哦,那时我和桃花就好上了。 我的其他功课不太好,但是语文课成绩一枝独秀。我的作文经常被老师作...
谢评论,问好!
[诗由心生


诗在似乎绝对不可能生长一根草的地方开辟绿洲。可以成功也可能成功,因为种树的工具不是锄,而是长存于良心中的温柔的梦。
有感觉想表达出来,但是,这种感觉很微妙,不像数学那么清楚,那么有逻辑性,1234一条一条;也不像物理那样,有个或大或小的世界摆在面前,可以用实验论证结果;甚至也不像哲学,可以天马行空通过思辨抓住事物本质。诗的感觉,纷乱杂陈,模糊一片,找不到中心也找不到边界,把这种感觉用尽量少的文字表达出来,就是无韵的诗歌。加上韵,就是真正的诗歌。
诗从来不是内心独白,诗为共鸣而生,共鸣越多则诗的生命力越强大,没有共鸣的诗注定死亡。
消化远方





我用象一般的长牙犁地

取一湖接雨水

又用一巨洞储存腐朽

让我草原般的宽舌得到足够的养料

我的胃在地壳之下

比熔岩更红

胃里有早年吞下的行星若干

星依然闪烁

我一张嘴

美丽就会放射出来

我因此闭口不言

好让所有的美丽

经历漫长的时间

堆积成我自己
皮留球的学习故事 皮留球不是个行动派,而是个心动派,他有句名言:“梦里杀人无数,醒来善人一枚。”皮留球是个看上去很顽皮的孩子,而他确实很顽皮。皮留球的妈妈是个经常坐飞机飞来飞去的记者,而皮留球没有爸爸。当然,从人类的繁殖规律来推断,皮留球是应该有爸爸的,但是在皮留球眼里和心里都没有叫爸爸的东西。也许,是因为皮留球玩得开心,乐不思爸了。 皮留球正在上初中二年级,他最烦的事情一是做数学题,二是写作文。不过,皮留球的烦恼在最近有了很大的缓解,因为皮留球做数学题和写作文有了一个得力的帮手——皮留球心爱的小狗“小键盘”。 小键盘是皮留球收养的流浪狗。一天,皮留球在放学的路上,看见两个壮汉挥着木棒在追杀一...
手握尖刀拥抱你 李得贵认识钱悟道已经好多年了。 二十多年前,李得贵得了一种他自己认为非常严重的病。这种病一年要发作好多次,常常在吃饭之前,肚子痛得十分厉害,满地打滚,大呼小叫。乡下的赤脚医生曾经让李得贵吃过不少药,有时肚子在吃药之后虽然不痛了,但是过一段时间病又会发作,又会痛得满地打滚。 李得贵决心要挖掉病根。李得贵是一位木匠,在帮人打家具的时候打听到牙山县医院中医科有一位中医名叫钱悟道,医术高明,品德高尚,在病人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李得贵是鹅岭县土林乡人,李得贵的家离牙山县医院不过十几公里的路程。 不久,李得贵又一次发病了。这一次李得贵下决心不让赤脚医生折腾自己了,他让自己的两个徒弟抬著自己上...
一堆雪骑马离开

一堆雪骑马离开
一路梅花的香气
马的鬃毛上有几片花瓣
雪上有一枝梅
风温柔吹过
阳光黄得耀眼
一堆雪骑马离开
要去更寒冷的地方
春天被马甩在后面
一堆雪骑马离开
红尘迷离
没有眼泪送别
早已





远方不在望远镜里
它躲在梦的光影之间
你向前走一万步
也只是靠近了夜晚
等到阳光灿烂时
一切又回到原点
你揉一揉眼睛
不敢相信
胸膛即使会飞
也无法抵达心灵
而恍恍惚惚中
远和近之间的鸿沟
只要一笑
就可以完全弥合
连疤痕也没有
积满灰尘的沉默



积满灰尘的沉默
是静悄悄的闪电
它不插耳
它直捣心臟
让上一秒的活著
大叫一声在下一秒死
山因为积满灰尘的沉默而崩
海因为积满灰尘的沉默而枯
人因为积满灰尘的沉默而满身火焰
一切很难
积满灰尘的沉默想证明自己
如枯树开花去证明春天
积满灰尘的沉默要充实自己
如一场细雨要汇成大海
但是积满灰尘的沉默
可以敲碎最遥远的星球
但是积满灰尘的沉默
可以点亮最黑暗的深沟
在停滞的时刻
积满灰尘的沉默在动
要重新
拼接宇宙
狮子曾经笑过



我想知道
狮子是否笑过
有人说
狮子不会笑
不过
我相信
在狮子主宰世界的时候
狮子曾经笑过
你看
尖牙利爪
强壮无比
而世界活了下来




深呼吸的人
拥有两个天空
看见了地平线外的远山
提炼出秋季里的春季
把人海放进心海时
僧面也变成了佛面
你在
他在
即我在
确实如此。
紫水


紫水是原生的湖泊
它拒绝天降的雨水
紫水不见阳光
却偶尔重回蓝色
野马误认了
以为这是巨大牵牛花
飞奔去却踩上了浪花
紫水居玉山边缘
水边水里的石头
全部晶莹剔透
紫水
偶尔有波浪
也许是雷的痕迹
也许是闪电的痕迹
也许是自生而不自灭的痕迹
守成


血已经不新鲜
唇青紫
脊梁软
四根骨头组成长方形
勉强挺立
疲惫的人
需要不断去起点挖掘
才不会被成功的人生
突然打败
有渐渐入虚,再渐渐入无之意。问好!
黄昏后,生物钟会指挥一些味蕾去银河捞吃的用的玩的
相对于雨水而言,雪是稀有之物;相对于阳光而言,月光是稀有之物;无心之物也如人类轻粮食而重黄金般渴求稀有之物,自然生出心来
一条准备坐禅的鱼 湖先于琥珀到达山顶 把一方秋意冲淡成凉意 峰峦在等着下雪 草木在等着月光 无心之处 生出无数心来 一条鱼 随一阵暴雨入湖 嘴衔几片花瓣 尾有几点红尘 鳞片上有网的影子 惊魂未定 摇摆 忧伤便开始荡漾 鱼口吐花香之后 水草更绿 水泡的形态更美 由于历经磨难 鱼尾演变成莲花的形状 球形的眼 学着辨别清浊 此时 水天相连 蓝色无限 鱼在游向无限的中途 豁然开朗 把鳃安放在蓝色之外 用未来呼吸 梦境逸出 浪一般拍打鱼头 恍惚中许多浮沉 梦境不断修改水质 让几朵彩云的倒影 表现出几分妩媚 鱼拒绝再看 拒绝体会 用眼把风景抹去 摇鳍上行 远方依稀有竹林草舍 鱼慢慢飞 渐入佳境 鱼自言自语...
已修改。再谢版主
有道理。谢诗友点评。
与高度有关的狂草



头颅与月齐
方知天下小
低头
饮海上巨涛
日出为醉
轻点几下
江山天翻地覆
短叹数秒
今古几度轮回
云卷时白鹭在肩
云舒时驾鹏东飘
胸有热血写朝霞
笑笑笑笑笑
傲傲傲傲傲
任江湖上无数尖刀
尽放一炉烧
向冰山要一片草原吧


向冰山要一片草原吧
如果冰山
曾经在冻结之前
经历过白浪滔滔
如果冰山
曾经映照着彩虹的影子
呼唤雨点
如果冰山
曾经在杨柳依依的时刻
流下珍珠般的眼泪
而如果你
曾经用伤残的手
握紧刀凿
在花岗岩上
刻下永不回头的文字
那么你
等冰山融化的时刻
骑上骏马
穿过羊群飞驰吧
谢评论!圖檔
谢评论!圖檔
显居在隐居的对面



在很蓝记忆里掩埋葱茏
荒芜的苍穹
想寂静而不能
许多人和事呼啸而过
徐徐叹的秋天
绕过低垂独柳
等待着大风之边的灰幕
近处碎了就是远处
被天空赞扬的翅膀
都比云更庞大
那朵丢了江山的落花
复活于望远镜的反光
它的香气令房屋倾倒
从卖笑的走廊
到另一处含泪的长街
满地
用海在搅拌雨水
谢点评。问好!
谢点评。问好!
捡来的枪 一 刘雄伟和李雄伟都是牙山县人。 刘雄伟和李雄伟互相称对方是割头换颈的好友。刘雄伟曾经在酒桌上面这样评价李雄伟:“浓眉小眼,虎背蛇腰,仗义揍人。”李雄伟也曾经在酒桌上面这样评价刘雄伟:“半混半读,半文半武,问题少年。”刘雄伟为了考上名牌大学,已经在位于牙山县县城的一家省重点高中复读三年了。 刘雄伟和李雄伟都是因为喜欢打架而成为好朋友的,用刘雄伟的话来形容,就是“两个人的血管里面都流着斗争的血液。” 二 李雄伟买了一件文化衫,文化衫上面画了一只霸气四溢的螃蟹,并且写上四个字:“逆我者亡”,这样,身高一米八九的李雄伟在气候适宜的时候常常穿着文化衫,前胸是螃蟹,后背是“逆我者亡”。如此锋芒...
三兄弟 刘强躺在出租屋的床上,手里捧着一本地方志在读,他读得很仔细。这本地方志,是老家的一位亲戚送的,亲戚是这本地方志的编委之一,所以这地方志家里有十本,这地方志当然是老家的地方志,上面的东西正是刘强感兴趣的。 刘强属于比较喜欢读书和思考的人,他爱读书却因为手头拮据而不太舍得买书,床头的一溜书不是别人送的就是自己捡的再就是花几角钱从收废品的人手里面淘的。刘强之所以对这本地方志感兴趣,是因为他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自己的老家,一个山清水秀的鱼米之乡,竟然穷得叮当响。老家的穷,老家的生活之枯燥无味,以前刘强在老家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自从高考落榜来到上海这大城市,刘强就常常感叹老家真他妈穷啊。 ...
风中的花


翻开季节
发现终点不在这里
长啸一声
开始漫无目的的旅行
飘久了
时常遇到春天
却永失当初花香
在自己的故事里
主角换成他人
白云里草的孩子
已咯咯笑着消失
空旷的世界有无数广告牌
而你
携一朵雪花飘过
树根的永远


山在崩塌前
想起树根的永远
山消失了
树在丘陵上
丘陵消失了
树在平原上
平原消失了
树在沙漠上
沙漠消失了
树在绿洲上
树消失了
树根在春天上
月夜的萤火虫






萤火虫们
飞在夜的形状上
组织出一个分布广泛的冷光
色彩在飞翔时破碎
制造出半透明的环境
巨大的群游
缠绕着时间的骨头
月亮旁边的第一朵云开始弯曲
因为挪动的群的重量
第二朵云也弯了
最后
月亮也弯了
云中村

踩着空气走
比羽毛还轻
来的风都不带灰尘
去的雨都必含蓝光
花一见日出就开了
那个牧童
从未遇到落花
小黄牛和白羊叫着
老水牛躺着
鸡到处走动到处下蛋
古道旁从不断流的小溪
躲在云后面的绿
会填满所有的心脏
黄昏后,一口酒在飞


豪气无翅
凭眼神高远
通天的门已经关上
模糊的星辰
如中心被虫蛀的水晶
装满金色的空白
游向边缘
形成角落的意义
一大片山脊的起伏
封闭了森林
空气似花在摆动
一旦清凉
便挂满了冥想的指头
蓝天吐出月亮
轻击昏暗的同时
释放几缕妩媚
迷倒在洞穴隐居的秋水
洞穴里
无数狐狸的酒杯
谢点评!
陌生的明月



明月的光里
再也找不到故乡了
天空给人以荒凉感
纯净的层峦叠翠
是绿绸包裹 的远方
云中来的大河收储了秋色
桂花树的幻觉
朦胧再生
鸟身旁的空气太凉
风吹走落叶
还原了昨天的曲径
停在千里外的马
嘶鸣一声
缰绳全无
流浪在花海


那个流浪在花海的人
早已忘记自己的姓名
他仿佛从云中来
他要到霞里去


流浪在花海
有花相伴一生香气浓郁
流浪在花海
春色入胸怀寂寞成诗句
流浪在花海
鲜花枝头笑落花脚下眠
流浪在花海
天黑万花陪着等阳光来
夜雪



飞雪锋利

夜如撒了钢片的墨汁

写意的轨迹

穿过符号的密林

月出自画家的眼眸

他胸口的惊涛骇浪被光剪碎

轻轻自行消失

他骨中有冰块

魂魄频繁进出

夏的记忆

生锈

脱落
八月桂花的黄昏


八月桂花的黄昏
古道
小楼
无语的镜中人
八月桂花的黄昏
云散
雨歇
风有些冷


莫说苍山不变
莫说红颜已老
谁能寻得回
跳动在往事里
那颗香气浓郁的心
莫说人行千里
莫说乡愁似火
谁能留得住
奔向远方了
那个黑如黑夜的背影

苍山不变
红颜已老
当一切平静
看八月桂花的黄昏
问好版主
隐士



花沉重时
树木轻如云烟
很瘦的山
露出铁的肋骨
一溪叮咚
双潭候月
鱼似游非游
珍珠大到把蚌包裹
鸡鸣与午夜隔绝
竹在睡梦中生出七孔
风吹出唐时的秋颂
一片稻田里
清香岂止几缕
背影仅有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