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怀疑
昨夜的月亮
是不是畅饮了许多茅台
醉醺醺从西边爬到东边
熊熊燃烧起来
辽阔天地因此明亮
这轮被酒精烧红的月亮
被错误地称为太阳
那些蓝色的水



那些蓝色的水
是正在做梦的水
它们静躺在湖泊河潭
周围的山峦
因为傍水而醉
从山的梦里
跌入水的梦里
化为倒影
藏恶



装在玻璃瓶里的食人鱼
一双死眼不闭
皮下的黑心雷跳
玻璃瓶一惊
有些闪电的纹
獠牙在玻璃的断裂处
有人叫了一声
血满了一杯
死亡的微笑涂改了牙尖
看起来像切面包的刀
谁的骨头在砧板上
谁的晚餐
城灭


城墙
被当成一条蟒蛇
抬进巨碗里
肥头和大耳
从云后露脸来看
加点酱油
放点蒜
满城热气腾腾
城墙内心有金戈铁马呼啸
他想拿出古时不畏矢石的勇气
这时
一只推土机模样的勺子来临
城墙听天由命
软如棉花
很快碎得如一桌酒席
看了六百年老城的月
连一声尖叫也没有听到
城灭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o:p> </o:p> 城墙 被当成一条蟒蛇 抬进巨碗里 肥头和大耳 从云后露脸来看 加点酱油 放点蒜 满城热气腾腾 城墙内心有金戈铁马呼啸 他想拿出古时不畏矢石的勇气 这时 一只推土机模样的勺子来临 城墙听天由命 软如棉花 很快碎得如一桌酒席 看了六百年老城的月 连一声尖叫也没有听到 <o:p> </o:p>
等心如止水


水在等心如止水
心如止水
就不再是波浪的一部分
而是镜子的一部分
升华以后
是蓝天的一部分



树在等心如止水
心如止水
就不再是森林的一部分
而是孤独的一部分
腐烂以后
是沃土的一部分


人在等心如止水
心如止水
就不再是斗争的一部分
而是沉思的一部分
醒悟以后
是智慧的一部分
以虚景实写和实景虚写的手法营造幻觉一般的意境,抒发人生感叹,不知效果如何啊。
纸上的马
纸上的马
穿过夜背面的草原
留下一道蹄迹
就直奔月亮
纸上的马
以空灵为翼
云在蹄下散
蓝天润如玉

花开着开着就落在了镜里
天蓝着蓝着就隐在了春里
人走着走着就化在了梦里
我目光延伸拥抱着你
纸上的马


纸上的马
穿过夜背面的草原
留下一道蹄迹
就直奔月亮

纸上的马
以空灵为翼
云在蹄下散
蓝天润如玉


花开着开着就落在了镜里
天蓝着蓝着就隐在了春里
人走着走着就化在了梦里
我目光延伸拥抱着你
很远

路随身携带着离别
路边的树
因伤感而生
你从此很远

我把路
一寸一寸卷起来
卷成心的形状

依然很远
过去已经脱落,安装两排能咀嚼未来的现在。
镜之语
我没有颜色
但绝不空白
在黑夜看懂我的人
她们的眼睛懂我的背面
而你不懂我
你仔细打量我
是想从我的反光里
提炼出自己的美丽
当我被浓雾涂成花时
我将与你绝缘
在此时
我内心的阴影
吸入你白发苍苍的绝望
变成横亘在你面前的墙
变成你努力穿越的距离
你撞碎我
会看见
我用一生埋藏的锋利
谢喜菡老师评点,这诗确有些浅。<?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停着的蝶就是花
飞着的花就是蝶
分不清那斑斓和缤纷呀
也许花已非花蝶也非蝶
  
花遇见蝶构成春天
蝶离开花是美的碎片
谁的眼眸如此清澈呀
万紫千红摇曳在里面

花低头抬头叹着沧桑
蝶飞来飞去寻着永远
梦一样盛开的就是回忆呀
梦一样凋谢的是感伤无限

认识的花本来是昨天的蝶
忘记的蝶已成为今日的花
这一束阳光温暖如泪呀
洒在地上是对春天的想念
黑想变成红
饮尽世界上所有酒窖的酒
换一场烂醉
黑想变成红
苦无路
在无人看见的地方
在阴影的最深处
黑想变成红
一声长啸撕裂了天空

黑想变成红
是否要点燃煤田炼一千遍
黑想变成红
是否要让烈日穿透一辈子
是否要从地狱的边缘
挣扎到天堂的尽头
也许这美丽的红
是嘴唇隔着玻璃看到的红酒
吻一次
只需要一个梦
时间看上去很美

这幽暗中深藏著绚丽的隧道
是月亮穿过冰山的痕迹
色彩有些眩晕
把三百六十五颗珍珠
丢失在深渊
漏壶那饱经沧桑的脸
已经锈蚀
笑容却依然灿烂
往事的一双慧眼
东望朝阳
西望夕阳
被锯断的四季
有一圈圈年轮
温柔绽放
看电视的秦始皇



秦始皇
厌倦了蓝眼睛的天
所以换了个频道
让乌云来临
他知道选择这个东西
在他有呼吸的时候没有代价
他掏出一棵松树点燃
吸一口松烟
肺里面有墨的颗粒
吐出来
山水变黑
夜色覆盖大地
秦始皇
在掐灭万家灯火后
睡觉去了
心中有鹰的翅膀,就可以让四蹄飞翔。
因为狂野,所以能轻易抹去距离。
深寒

他本是神秘的溪水
带着体温周游世界
饮西风的清凉
抚摸花的温热
旋转在沙漠滚烫的边缘
他已经进化为热带动物
他回首找他的源头
看见你
站在北极的北部
用你的全部清澈
呼唤他久别的晶莹
他在心动时刻
流泪往北
神秘的溪水
涟漪开始凝固
你看见他的心
冻成玉石
他路过的高处
挂着冰凌
他看见你
把透明到极点的他
埋在北极的北部
画海





在道路不知所踪的地方
我看见画框中的海
我走近画
一排巨浪打湿了我
与我同行的老王
跳上游艇融化在一片云中
我顿时怀疑
我站在梦想和现实的界碑上
一群闲人走来
大叫
这是照片吧
一秒钟后蔚蓝涂满了地球
谢了,也祝喜菡老师新年万事如意。
謝喜菡老師指正和評價,我對繁體字不是很熟悉,誤用"經曆"。
在時光中迷路
思念過
就經歷過永遠
所有發源于愛的錯誤
都將被原諒
所有理解了愛的原諒
都將被保存
過去爲人們選擇了過去
未來爲人們選擇了未來
我們留在無路可逃的現在
思念過
就經歷過永遠
在時光中迷路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 </o:p>
<o:p> </o:p>
思念過
就經曆過永遠
所有發源于愛的錯誤
都將被原諒
所有理解了愛的原諒
都將被保存
過去爲人們選擇了過去
未來爲人們選擇了未來
我們留在無路可逃的現在
思念過
就經曆過永遠
在時光中迷路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o:p> </o:p> <o:p> </o:p> 思念過 <o:p></o:p> 就經曆過永遠 <o:p></o:p> 所有發源于愛的錯誤 <o:p></o:p> 都將被原諒 <o:p></o:p> 所有理解了愛的原諒 <o:p></o:p> 都將被保存 <o:p></o:p> 過去爲人們選擇了過去 <o:p></o:p> 未來爲人們選擇了未來 <o:p></o:p> 我們留在無路可逃的現在 <o:p>...
依靠內心的陽光儲存溫暖

落葉消化了花的夢想
鳥在沒有耳朵的角落鳴唱
蜜蜂同化于藍色的氣流
氣流如同碎水晶
佛塔
懸挂在發黃的空中
無限靠近幻覺
五色的樹林
在昨夜的太陽下微笑
留有足迹的未來叫道路
未留足迹的道路叫未來
冰山掘個隧道去沙漠中心感受風暴
. 等積雪融化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o:p> </o:p> <o:p> </o:p> 山頂的白是一片積雪 <o:p></o:p> 美得讓人心跳停歇 <o:p></o:p> 別的人已走入景色深處 <o:p></o:p> 只有我在等積雪融化 <o:p></o:p> <o:p> </o:p> <o:p> </o:p> 因爲我至今還在想他 <o:p></o:p> 就讓我試著等積雪融化 <o:p></o:p> 在一陣風裏愛會開花 <o:p></o...
這是一首紀念我已故父親的詩。
等積雪融化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o:p> </o:p> <o:p> </o:p> <o:p> </o:p> 山頂的白是一片積雪 美得讓人心跳停歇 別的人已走入景色深處 只有我在等積雪融化 <o:p> </o:p> 因爲我至今還在想他 就讓我試著等積雪融化 在一陣風裏愛會開花 我堅持等積雪融化 <o:p> </o:p> 等積雪融化 等一個夢幫我尋他 等積雪融化 我說 你快回家
謝喜菡老師點評。受益良多。【妳】原为[你],我原來以爲繁體字兩者不分,看來錯了。
雪昆
山頂的白是一片積雪
美得讓人心跳停歇
別的人已走入景色深處
只有我在等積雪融化

因爲我至今還在想他
就讓我試著等積雪融化
在一陣風裏愛會開花
我堅持等積雪融化

等積雪融化
等一個夢幫我尋他
等積雪融化
我說
你快回家
一路胡須 <?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o:p> </o:p> <o:p> </o:p> <o:p> </o:p> <o:p></o:p> <o:p> </o:p> <o:p></o:p> <o:p> </o:p> 這個手 <o:p></o:p> <o:p> </o:p> 因爲不安而青筋暴起 <o:p></o:p> <o:p> </o:p> 如同 <o:p></o:p> <o:p> </o:p> 在苦悶的季節 <o:p></o:p> <o:p> ...







許多人在談論敵人


但我沒有


我的敵裏沒有人


沒有植物和昆蟲


甚至沒有攜帶尖牙的野獸


在曠野上


我想和密密麻麻的生命握手


我考慮


什麽樣的眼睛會視我爲敵


我要用微笑去化解


但我知道來不及


我眼中的敵只有壹個


那就是匆匆逃走的時間


它讓我來不及修補


某些有缺陷的美


以及


痛感強烈的後悔

火的弟弟和妹妹們,每一滴汗珠都認識它們。
一種用腐爛的良心磨制的負能量
陰影出的思考題:燈是怎麽亮的。
初見大海的小眼睛,敢比清澈,不知深邃。
越過某種障礙寄出的花語,常常由看風景的人組合而成。
地球在想,彩雲的後面是月亮還是彗星?
死樹上怎能刻出活的春天
夢會被塗改,新鮮總站在陌生的地方。
綠豆 寫:/孤獨是背影的眼淚
正如彩虹是風暴的絕望/

這兩句說理不通
這首詩寫到最後一行仍在行進間,並沒有擠出流浪的況味。
最後一行/風景綁在鞋上/,是好句子。

問好詩友


綠豆


哦,確實是這樣,謝謝指點!
張雪昆
流浪

凝望遠方總斷腸
因爲路也走在路上
孤獨是背影的眼淚
正如彩虹是風暴的絕望
上一秒的自己揮手
送下一秒的自己前往
風景綁在鞋上
在話語的田野上,種水稻虧,種罂粟賺。
從自己的黑白照片裏爬出,到別人的彩色照片裏飞翔。
圖像的碎片和符號的碎片被鼠標拼成裸人
用唇的熱度去測試思念的濃度
一只點燃了森林的火把,傾聽著大火的霹啪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