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朋友评论!祝新春快乐!
一坨驴巴


一坨驴巴
已经好长时间放在空气中
我不知它是否已经变质
我觉得扔垃圾桶可惜了
我决定扔草丛中
附近曾经有野猫
还有不少鸟
也许它们可以吃
我刚刚扔
那个有花白胡子的清洁工
一边扫地一边说
你在扔什么
我说
一坨肉
不知猫吃不吃
清洁工说
是肉啊
我过了五分钟再去看看
附近无猫
也无鸟
驴巴不见了
鸟通过走病毒路线建立与人类的近亲关系
蓝鬼


墙上虎头张牙怒吼
夜开始添加一片暗影
越来越模糊的痛楚
叠加出越来越清楚的大笑
捂住万物的眼睛后
在瞳孔里挖个陷阱
留几片不会飞翔的羽毛
装点地下的天空
欢迎来到蓝色的地狱
一群蓝鬼
点燃火焰里面的火焰
制作冰雪里面的冰糕
谢版主点评。问好
怪鸟




长颈缓缓转

夜半和中午一色

天空已经挂满
同类乌黑的标本
来自天外的黑手掌
掌心张开巨嘴
吞噬无翅的一切
此时
冷血的翅膀
如同冰凉的锋刃
划破时间
突围到地狱最深处
在铜墙铁壁上啄一个
无人认可的天堂
发亮的羽毛
最低级的欲望
天空有孔洞
大地有缝隙
一生在逃
梦老


青山遗忘哪里
哪里两鬓染霜
虚度了无数废墟
来到这里
悟出青山也是废墟
陈旧的森林
一如既往
树木
自动编织出巨船
去找最后的家
暮年是没有岸的河水
假装船桨的春天
注定被一口烈酒毁掉
含水量99%的人




潜入冰山下面
捞出自己玻璃质的名字
又捞出一个同名的沙漠
鼻尖有个指示牌
心的左边是海
右边是江
奔跑时
胸前背后全是巨浪
吼声中挟带着暴雨
微笑里飘出云雾
入夜
在一张薄钢板上写情书
感动中
眼泪把灯淹没了
马上打个电话给电视台
洪水要来
哦哦,谢朋友点评
野餐


我想来一次野餐
我望望窗外

却看不到野外
到处都生长着房子
像中年人的下巴挤满了胡须
路上车连着车
远处的大海里
人们肩并肩背靠背
大海改名叫人海
许多人想爬上岸
岸由个子高的人组成
看来野餐吃不成了
来一次家餐
菜里挣扎着被捆住的气味
谢喜菡老师点评。蓑衣等旧物和半裸暗寓传统和反叛在“现在时”的混合
空气衰老症


空气长满了皱纹
让所有向前的动作变得迟缓
肺打了个120
从古代开来一辆救护车
穿蓑衣的医生和戴斗笠的护士
半裸着赶来
他们初步判定
空气患有衰老症
因为时间也有同样的症状
他们用淡泊的心情
为空气拍了张巨大的X光片
读后纷纷说
虚无
绝对虚无
谢版主评论。问好!
以光速飞行


紧跟着一道光
心慢不下来
从前的奔跑和停滞划上等号
经过一面镜子
光通过反射转换了方向
而心发出一声巨响
把镜子
撞成一朵蘑菇云
谢绿豆版主评论。祝新年快乐!
微笑的地铁列车

那辆带着微笑的列车
轻盈飞来
即使在夜间
它也有充满了清晨的肺
它带着一串星星般的灯
努力寻找
隧道里的蓝天
一群满怀希望的人上车了
另一群实现了梦想的人下车
他们和她们的心情
如同他们和她们的衣服
五颜六色
花一样在这地下盛开
而希望的青涩
以及梦想的芳香
要在等车时酝酿
要在出站前保存
我们在地下
和那辆带着微笑的列车一起呼吸
一起飞飞停停
独行


闪电试图带走的湖
在一条大鱼游过后状态不明
远和近都不是距离
变化才是距离
有人的地方没有烟不太正常
此处荒凉
星星大得如二手月亮
树枯死
石头熟睡
很久无风无雨
无题(假七言诗)


身缺自我是侠客
心无旁骛乃囚徒
铁肩肉少骨更健
热眼阅尽四海风
问喜菡老师好!此诗的确浅。是想通过调侃的方式表达人在面对不确定性时一种悲剧状态。
愚公移山新说


世界上最难爬的山
是移山
这移山很有特点
不断移动
一会儿在山东省
一会儿在山西省
晃晃悠悠
晃晃悠悠
难爬
太难爬了
多少年没有人能够
爬上山顶
可是愚公不服气
要爬移山
愚公爬啊爬啊
晃晃悠悠
晃晃悠悠
从年轻时候爬到白发苍苍
也没有能够爬上山顶
摔死在山东省
所以后人叫他愚公
愚公的儿子继续爬
晃晃悠悠
晃晃悠悠
从年轻时候爬到白发苍苍
也没有能够爬上山顶
摔死在山西省
愚公的孙子继续爬
晃晃悠悠
晃晃悠悠
从年轻时候爬到白发苍苍
也没有能够爬上山顶
摔死在山西省山东省的交界处
愚公的孙子的墓碑
是山西省山东省的界碑
谢喜菡老师评论
有远见的错误



有准备的鱼
在海水燃烧之前
去油锅百炼成钢
回到大海后
感到连夏天也很寒冷
每天很漫长很难熬
会常常想
自己会死在海水燃烧之前
如果那样
去油锅
就是一个有远见的错误
屠宰场


在熄灭动物的惨叫之前
我还没有成为人类
牛羊猪
它们眼里的哀痛似烧红的铁
在我心里烙上兽性
我是屠宰场
在熄灭动物的惨叫之前
我还没有成为人类
一次吻别就烫伤了两颗冒着气泡的心脏
给花写诗的人


给花写诗的人
在梦境里面
找那些妩媚的词
一一排列
拼成
只有花懂的诗

此诗
散发着花香
写给花看
读给花听
此诗
在花开时吐蕊
在花落时凋谢
某一天
给花写诗的人
和花同时消失
树与树


他们站在一起
彼此很近
他们互相不说话
他们在风中扭曲
在风中拥挤在一起
他们是一群
根连着根叶连着叶的陌生人
山雨

有风雨如绳
无风雨如丝
山不解花意
山瘦花正肥
梦游     刘小景是城郊一所普通中学的教师,大学毕业后已经工作了两年。由于他的父母都是在家种着几亩薄地的农民,刘小景常常要把自己不多的收入寄给父母,因此,刘小景在城市里生活得比较艰难。他在城郊租了一套小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他吃得非常简单(属于只讲卫生不讲营养一类),但是电脑和宽带对于刘小景而言却是生活必需品,他每天从学校回家后,在电脑上面看看新闻,骂骂人,买买小东西,联络联络新朋友老朋友,倒也是其乐融融。  这天夜里11点,刘小景在电脑上面看了新闻后义愤填膺,他发了几个帖子,痛痛快快地骂了一个拥有一百多名情妇的贪官,然后,心满意足地爬上床睡着了。   迷迷糊糊,他醒了。他爬起来,发现天已经亮...
[TABLE][TR][TD]探险者




下午
疲惫因为仰望山顶而生
夏花秋叶
贯通于不同的经纬
按既定的轨道驯服时间
山岩努力从野心的爪下突围

切割一切困境

捆住不可知的幽深
阅尽高峰和深渊
发现感枯竭
存在感泛滥
有些云烟
不见 [/TD][/TR][/TABLE]
“雪白色的花紋,暈然
交纏成綿密的漩渦:妳的名字正螺旋狀
緩緩展開;”---佳句!
谢版主评论
夜郎国的放屁许可证    夜郎国面临严重财政困难,夜郎王遣使者去滇国讨教应对之策,滇王回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用好用活我们手里的权,最大限度发挥权力的能量,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不拿在我们手里的金银财宝。”  夜郎王读信后,龙颜大悦。  蜀地的枸酱、蜀锦等土产,常经夜郎国运到东南诸国。夜郎王下令,凡是土产入夜郎国境,十中抽二;土产出夜郎国境,十中亦抽二。   夜郎国渐富。  好景不长,由于夜郎王穷奢极欲,大兴土木建造金碧辉煌的王宫,夜郎国财政又面临严重困难。而夜郎国税务总局发现,夜郎国已经达到一个前无古人的税收境界:无物可免税,无民不纳税。  怎么广开税源呢?  夜郎...
文字和意境很美啊
冰的碎片披在身上,是否有勇气遨游火海?
纯想像而已。问好喜菡老师!
橘色和蓝色





橘色和蓝色
涂抹了整个夏
她们唱着歌要离开
心思很透明
手指很晶莹
她们坐在花瓣上随着风远去

美丽就这样接近了尾声
夏天就这样走进了寒冷
明年又有花开放在我的视野
是否会想念她们
野人

站在野马的背上
在云中飞驰
做一个没有姓名的强壮野人
去结识
没见过红尘的同类
去捕猎
比自己美得多的野兽
发几声长啸
让原野开裂
让地平线破碎
谢波儿诗友点评,问好!
蓝色的子弹


被蓝色的子弹击中
穿过我的心才懂我的心
半边胸腔化为湖泊
另半边胸腔开满向日葵


温暖的怀抱蓝色的伤
火红的血淹没了前方
蓝色的子弹去了何方
穿过我的心才懂我的心
下一个夏天
你是否会倒在我身旁
与蝴蝶有关


彩云的碎片
残留神秘的斑点
在原野沉浮
花与花之间咫尺
春与春之间万里
哪一朵花的前世
哪一片香的今生
来若未来
去若未去
悟透沧海茫茫
飞翔无须翅膀








花落在春的背面
香会从哪片天空归来
风的低语里有万里之外的歌
懂与不懂都会听出忧伤
握紧的手也会像云一样渐散
该怎么设想曾经热吻的唇的距离
沉重是否可以减缓离别
要看已醉的心有过几次叹息
请岁月凿一条穿越千山的运河
去连通所有无根的寂寞
隐藏


活着的白发会吓走死去的死神
在熟睡时做完清醒后的事
在山的曲线重叠之处
取出地平线涂黑鼻尖
把眼放置在远方
身体自然归于无形
色彩回荡在往日
青春滚滚千里
童年汹涌澎湃
化为一道安静的弧
从云中穿过
生命如此独特
像一座孤塔在深潭的倒影
甚至风来时也保持原状
微笑锃亮
终于覆盖
曾经叹息过的心脏
有关写诗的妙思,有深意
谢喜菡老师和绿豆诗友评点,问好
[TABLE][TR][TD]昏读


我的眼睛深陷黑墙之中
因而不能辨识白的时代
眼泪海浪一般涌出
脸如海底火山
表情是沸腾的愤怒
目光扫荡
云是倒过来的汉字
山水是用毛笔狂书的英文
夕阳下的惆怅是一面破碎的镜子
光已弯曲
天不是天
地不是地
我不是我[/TD][/TR][/TABLE]
一块冰的自由


一块冰该如何走过
那些自认为温暖的季节
远离拥抱
拒绝光芒
只呼不吸
呼出体内的春色
封闭
然后转身
向北极滑行
一串五颜六色的阴影,被绿光点燃,又被红光扑灭
把皮肤看成海,那里没有海洋生物会很寂寞。
香水




轻轻的来
仿佛思念的轮回
悄悄的去
仿佛晶莹的眼泪
朦胧梦深处
那仙人的霓裳
舞动着迷幻的氛围

飘得很远的妩媚
妩媚了很久的香味
镜中的花插翅已飞
水中的月任凭风吹


香水
改变了轨迹的美
香水
循着春天去追
香水
也许世界已沉醉
香水
无声歌唱的鬼魅
谢朋友评点,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