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古画里的意味




古典的问句
在绢的颜色里尖叫
诗在留白里蹦跳
一方红色的印
如躺在角落里的玛瑙
一种安静的鲜艳
山的正面是春意
天然多么自然
辽阔的蓝在山的背面
远不可测
一口泉奔涌于千里无眠
花窗的方格
至少曾放在风里吹拂
江水会在水井里再来一次
这重重叠叠之间
有几扇反复开合的门
大树的枝从深深的庭院伸出
亭台场合隐晦
人物背影模糊
我的黑眼圈
有时到达画面以外的世界
像月亮一样睡在心中一秒钟
出发点


从北京出发
你容易升高
从上海出发
你容易增大
从内心出发
你容易智慧
从屁股出发
你容易人渣
冰在鸟笼里



冰在鸟笼里
想不起瀑布的样子
鸟却因为冰
看见了南方
鸟经过的每一块冰
都有无形的爪痕
在冰的印象里
鸟是会叫的云
这块冰在鸟笼里
日日夜夜
成为飞翔的水滴
鸟笼渐远
群鸟渐多
水在处鸟歇息
水穷处鸟不见
躲着鱼的鱼



躲着鱼的鱼
去了沙漠
在沙海里
深潜
看见了夜间的彩虹
涉过幽暗
枯鱼
需要补充几点
亮晶晶的梦想
等白昼亮
注视拨开沙丘
视线吸足泉水
只一次
躲着鱼的鱼



躲着鱼的鱼
去了沙漠
在沙海里
深潜
看见了夜间的彩虹
涉过幽暗
枯鱼
需要补充几点
亮晶晶的梦想
等白昼亮
注视拨开沙丘
视线吸足泉水
只一次
回忆录




时间发黄了
人和景
都越来越远
穿越歪斜的隧道
取回破碎的往昔
是为了
得到完美的未来
在一种如花的感觉里坠落



闭眼芽出
睁眼花开
一次饱览春色的滑雪之旅
坠落于朝阳浮动的深渊
我知道黄昏尚远
我伸出时间之杆垂着丝线
在云海的虚浪里
准备钓未来的星辰
但我一无所获
渴望在我的表情里
提炼出一层面纱
我终于震动着逼近了黄昏
时间之杆依旧垂着丝线
钓到了虾形的灯光
钓到了鱼形的黑石
我的心
笑着溢出一场大雨
我从一个陌生的角度远眺
八匹马载满了夜色
翻过群山飞来
在一种如花的感觉里坠落



闭眼芽出
睁眼花开
一次饱览春色的滑雪之旅
坠落于朝阳浮动的深渊
我知道黄昏尚远
我伸出时间之杆垂着丝线
在云海的虚浪里
准备钓未来的星辰
但我一无所获
渴望在我的表情里
提炼出一层面纱
我终于震动着逼近了黄昏
时间之杆依旧垂着丝线
钓到了虾形的灯光
钓到了鱼形的黑石
我的心
笑着溢出一场大雨
我从一个陌生的角度远眺
八匹马载满了夜色
翻过群山飞来
两张相爱的地图



没有风
我们走不到一起
但没有风
我们也不会分离



相聚的日子
纸一样易碎
我们尽可能重叠
好让世界懂得
生命
可以因为爱而加倍

你把你的首都
移动到我的穷乡僻壤
我让我的河流
覆盖着你的沙漠荒凉
两 张相爱的地图
梦抚摸着梦
长夜漫漫没有了痛

明知你的山很遥远
但我留它在唇齿之间
明知我的路已断裂
你还要策马驰向我身边

人生本来可以握在手中
人生就是这样握在手中
两 张相爱的地图
在一起
玉藏深山光自现
龙动浅海涛先来
一个被雨洗过的天地



一个被雨洗过的天地
太阳纯净
不多的金色云
飘而未散
溪水转百弯而千响
枯草遇轻风而低头
绿色离尘土最远
氧气离呼吸最近
抽出落花内部的阳光
用来编织没有黑暗的快乐
雨后必有桃花源
地下的太阳


我们在地下逼近太阳
往往使我们离太阳更远
正如
我们以为
往往击伤了我们成为
冬季与山对饮


每当我读懂你的沟壑
我的胸中就飞起一阵松涛
我用一朵朵雪花
测量我和你之间
一团火的距离
你面目模糊如昨天的黄昏
你消瘦如刀
岁月被你榨汁
汁浓香辛辣
入喉有万马奔腾
你高耸在星的身旁
我睁开朦胧的眼
爬上你的肩去揽月
此刻
我饮下你无顶的孤傲
你饮下我斟满的远方
一起等
春风吹乱我们的白发
香水



轻轻的来
仿佛思念的轮回
悄悄的去
仿佛晶莹的眼泪
朦胧梦深处
那仙人的霓裳
舞动着迷幻的氛围
飘得很远的妩媚
妩媚了很久的香味
镜中的花插翅已飞
水中的月任凭风吹
香水
改变了轨迹的美
香水
循着春天去追
香水
也许世界已沉醉
香水
无声歌唱的鬼魅
未老先衰



花开的景色
颠簸在花落的山路
往事高速向前
唤起一些情感的波动
眼里夕阳低垂
脑海金色荡漾
胸膛有黑色的伤口
心脏荒凉
血液提前入夜
骨骼始脆
根根直立
如无风的树林
听沧桑之喉
重复海浪般广阔的声音
山下行





黄牛独步,
彩鸡集群,
弯曲小路入空灵。


此时无花胜有花,
一株绿山,
九朵红云。
空洞的甜蜜



滋味的混沌
弥漫于膨胀的口腔
一种超自然的微笑
方中的冷和圆中的暖
互相碰撞
嬉戏
融合
这些滋味的表面和本质
分裂为各不相同的层次
和各不相同的块
叠加的破碎
呈现出颜色隐藏的美
味蕾长出永不睁开的眼睛
含蜜的光停留于遥远的未来
一只无形的手
打开深深的内部空间
放出一群一群蜜蜂的影子
后悔者




梦中缓慢爬行的事
睁眼时一闪而过
回忆的十字形的框架
在一声呼啸里漂浮
胸膛里的星空
被眼里的雾埋了
触摸不到的秋意
在阳光里吹奏冰的笛子
唇齿之间的湖波动起来
几块蓝色破碎
远方的山来到头顶
浩浩荡荡的往昔
堆出新的脊梁
血管



心脏里长一条河流
肌肉里刻一条河流
梦里装一条河流
去翻山越岭
生命
包括生命的起点和终点
都凝结在一起
奔腾
或者沸腾
世界是铁的山脊
一条条生命
曾经奔流其上
宣布


这个人的舌头宣布
在脚板
植入一只猫科动物的爪
人类的跳跃会布满空中
这个人随着前呼吸的节奏
伸着腰
前笑容层层叠加
显性快乐有流水般简单的边
这个人在自己身体内部的角落
摇着前否认的隐性双手
后笑容的动作
似乎注意到也是形式的动物园
十根柱子倒塌
猫科动物那边跑来的虎
低吼时大张的冷嘴唇
这个人的后呼吸
俨然就成为后否认
否认
前世




一把画在纸上的手枪
走火
打穿了一个脑死亡的脑袋
脑袋苏醒
在云中种了一棵桃树
桃花在婴儿啼哭时盛开
而把凋谢
推迟到山河消失之后
许多人影
白纸一样飘来飘去
后脑勺碰到桃花的脑袋
头发一瞬间
全白
南方的隐士




那根永远失去了雨的肋骨
在胸中藏着一朵云
白发在小桥提炼昨夜的明月
月光里有残缺的红尘
河边的垂钓者沉浸于鱼的眼神
两种神经质的徘徊
通过杆和线交流
桥墩上的怪兽
始终面向乱世的激流
柳荫下的画舫
已经是彩色枯骨
山和浪一起远去
慈悲心深处
敏感的蓝色
体现广阔的自我
桃花若在
必有家园
生锈



贴了一层金箔的我
看起来像一个佛像
在金箔破了的地方
有铁锈露了出来
我发现我在草丛已久
梨花和我的距离
比星光更远
我在石碑上修改纸质的文章
我相信我经常浇水的那棵树
那不断涌出的绿
会保管我的灵魂
在某些冠名白天的深夜
我竟然写下人类忘记的事
手术


圣人戴着多色眼镜打量我
然后告诉我
一大半身体有病
需要切除
圣人作为理论权威
不需要和我商量
他拿手术刀
不顾我大哭大嚎
切下我大半个身体
然后
把健康的一小半
扔进垃圾桶
圣人说
社会病态
自然界病态
你病态的身体
才可以长寿
果然
从此我鱼入大海
没有半点不适
作夢的空間壓成紙張
留著空格填金額
佳句必须赞一个!
作夢的空間壓成紙張
留著空格填金額
佳句必须赞一个!
一滴雨正在绘秋的容颜


一滴雨正在绘秋的容颜
那个孤独的背影卷入了灰色的漩
浓得发黑的绿叶里
几根丝瓜高悬
天色渐晚
愁如山丘堆积在眼前


一滴雨正在绘秋的容颜
几条弯曲的路缠绕着一片片落叶
青石板昨天开始开裂
谁的心抽出银丝
恍然摇一摇手
人生竟然烛火一粒
灌注水泥




复杂物复杂到可以隐藏于表面
裹着谜的时间
总是先躺着然后原地滚翻
像一头休息后调皮的驴
迟到的含雨的沙漠
在彩虹上直接注册
几条线在蓝色空气里停滞了
让人感觉时间里缺乏空间
或者空间里缺乏时间
以上过程有些破绽露了谜底
生长着的山峦
弯曲一次得到一个宇宙
多孔的世间
石质的身体似乎比肉质的身体更有活力
痛苦暗到极致
草的姿态
从坐到跳到飞
连转换也不必有
有几个单调东西在等待七彩
其实意义不大
虽然所有的无
都灌注了水泥
谢版主评论。问好!
走散






落花是走散的感叹号
而走散在春天已经开始
有种很深的感觉
凉凉的像生命
有种很纯的东西碎了
一场白雪飘来了
牵拉着回忆
能否找到你
告诉你等待
能否让岁月倒流
心在呼唤
但那么多落叶在风中
那么多落花在雪中
那么多你的影子
在云中
这人有冷幸福


高端的红
配低端的暖
这人有冷幸福
在街巷感觉鸟声稀少
风奔跑出虚构的春色
忍受过堵车的公交车
有资格来到市中心
这人有冷幸福
他的四肢满是张力
嘴追随谎言移动后
头上有许多花朵
这人有冷幸福
他在观众席边缘
围着舞台中心游走
灯光放射
他因此可以
用阴影下酒
这人有冷幸福
活著是無法暫停的洋流
----点个赞!问好!
活著是無法暫停的洋流
----点个赞!问好!
等待明天的年轻人


他不知道他伸出一双手
就改变了所有窗口
黑发让头顶的钟在白天停止计时
他的生命只为黑夜付费
他没有喝完的咖啡的香味里
整个天空变得浓稠
他的心跳声
被他的歌声烧灼为黑色花朵
他的眼中
一群一群红叶飘
不知是否在寻找
没有源头的河流
他不知道他伸出一双手
就改变了所有窗口
晚霞是否会打碎窗玻璃
这是个夕阳的问题
谢版主评读。问好!
最幸福的活法 王进和丘成晟都是富家子弟。 王进的父亲是建筑公司老板,丘成晟的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王进和丘成晟都是名副其实的“啃老族”,整天东游西荡。 二十五岁的王进和二十六岁的丘成晟本来素不相识。 鹅岭这个几十万户籍人口的城市,由于这几年工业迅速发展,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变得十分繁华。除了饭店和旅馆,新开了不少酒吧和咖啡馆。王进和丘成晟这两根独立曲线的唯一交点,就是一家名叫“玉鱼”的咖啡馆,两人都是玉鱼咖啡馆的常客。 大多数时候,玉鱼咖啡馆很冷清,鹅岭人对咖啡这种洋饮料显然不太习惯喝。走进玉鱼咖啡馆的王进一身颜色鲜艳的西装,皮鞋锃亮。而走进玉鱼咖啡馆的丘成晟则一身蓝色长袍,脚穿花布鞋,看...
琉璃的痴狂



琉璃的痴狂
颜色鲜艳的就像早晨
一种穿过红尘的悟
提前到来
严密的包裹
挽回层层消减的火焰
叠加春天的意境
浪的看不见的冲动
冲破小的空间流淌
动荡的美神情恍惚
意味着含光的召唤
注定有万千回应
意味着水晶质的心
微风一吹
露出海水般广阔的背景
一直知道
无岸
航行

天蓝得让我想化为海水,而船,想化为云。
面对镜子的脸



面对镜子的脸
看不出内部矛盾
镜如死去的池子

无波
深处大概有生活的影子沉淀
那些生活的影子
依旧释放着往日的气味
往日的烟味一旦咧嘴
竟然有些云味
云味让脸有些变形
有些不适应
棱角敏感
线条奇怪
位置或高或低
结构为框架结构
与镜子后面的楼房
一样平庸
从众

在人造太阳下群舞,踢踏出会说谎的春光。
一件瓷器的诊断书




哲学的血管里游动着两只鸭子
思辩的温度被误认为春江水
一些艳红流淌于高速公路
逻辑的掌心插满鲜花
鲜花组成紫色的太极图
古典的九曲幽径
通往现代的万千神经
途中有许多
落满黄花的长亭短亭
亭中常有古琴
琴声分泌出吸了大麻的叫忧郁的雨
点点滴滴
从春到秋
此瓷的疾病是
一把有中国图画的美国茶壶
短视

沙漠不会承认浪花的价值
蛰伏

好马在水草丰美的地方静卧,它将在山河变色时一跃而起.

洞察一切,记录眼中所见;一无所知,记录梦中所见。
晚宴




赴宴人已走
他们的眼光还留在餐桌上
交锋
讨论
从幽暗处伸出一只
金光闪闪的手
菜一盘一盘返回
酒再次令酒杯充盈
笑容和喧哗
飘散于夜色
许多人走后
他们的名字开始发光
在一张彩色照片里
灵魂的黑白很难辨别
月夜

夜淹没了美,穿过月光的你找到了美.
视野


躺着的山
在镜头里直立
飞向远方的一群蝴蝶
数量多到
改变了我的眼
一只红色羽毛的鸟
经常转移到盲区
这让我怀疑
它是否就是曾经的自己
此时
鸟叫声啄破了黄昏
几束白灯光流入我的眼角
我把梦卷起来又摊开
才看见胸腔里连绵的江水
一直在寻找草原和沙漠
我眉间
有一片红羽毛飞过
我醒来时
桐花渐入云上
人间山峦已无
岁月暂停行走,把它的光储存于某个陌生的房间。
尘埃止于深夜



远方属于沙沙
眼抓不到的几条线都带青烟
青烟细长弯曲
在月的呼吸里暂停
在广阔的皎白里折回人心
几抹蓝高悬
魂居住的地方
漂泊如巨大的绿叶
而森林在渺小的山脊上起伏
远方属于沙沙
雨沙沙
云沙沙
刚苏醒的星
似乎也准备沙沙
在我听觉的尾巴上
尘埃止于深夜
天外


孤独坐在一把孤独的椅子上
除了星星和看星星的孤独
只有一把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