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版主评读。问好!
早已结冰的旅途




错过是一种来自星辰的芬芳
让我
痛苦地再期待一次
头顶被一只偶尔飞过的鹰
占据
但眼睛已经忘记天的蓝色
命运里隐含着某些轮回
我在迷宫里找到的谜
通过冬天传达给森林
到了山脚下
一棵树用花朵证明我的万千不对
在我多次拒绝夜色之后
清晨反复出现
清晨是一段多姿的锦
阳光穿着月光的衣服回来
谜像河一样流淌
谜底像冰一样沉默
原谅我远道而来满身灰尘
但我携带着原始春天的标本
选择置你于无法相信之处



裹着哲学外衣的视野
逻辑整齐
月光播放着经过修饰的真相
明明是夜
要默认阳光金黄
偶然的你
对必然的判断感到不安
点亮几盏往事
沿一面红墙进入幻想
笑是那么孤单
看起来无数个天空
却只有一个远方
有人在颤抖
有人停留在不存在的诗行
红墙仅余红色
多面镜子构成的河滨


上午在流淌
许多早晨在上午的边上
上午如果足够宁静
会有早晨的倒影
早晨即使被鸟鸣打碎
也存在上午的反光
一条河的意义
一万群波浪的意义
被上午解释清楚了
多面站立的镜子
携带未表达的话语
等着一只灰鸟
灰鸟飞临翠绿的树枝
枝头有朵白色栀子花
远处一把长椅上
落了几片灰色羽毛
光线逐渐暗淡
那些镜子的嘴
最终
会消失在深夜中
无常理之物




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风
固定在高楼
螺旋形的手
牵出大地的翅膀
多洞的大脑里道路复杂
雪的根
玻璃的云雾
夜的光芒
位于原点的事物
前进则灰尘
倒退则宝石
花开无声的时刻
在落花的结局歌吟
雨季的推测淡淡穿过
柔软里的钢丝散去
几个椭圆形组成的山谷
将降临海平面上方
古今混合时代


化过妆的山水
青绿
仿造了五百年前的意境
看见古人归来
彼此应该相识
再见何必惊讶
岔路口
一代代无意义的身影
在唐宋的月光中分飞
马车上微信飞散
高铁呼啸着路过跪着的空气
无人坚信
几滴柔弱的水珠
会化为远海的风暴
突然淋湿未来
大雨里的魔鬼
如此这般搅动历史的乌云
直到
一排排摇摆的人
认同一排排摇摆的植物
历史永远在晃动


历史永远在晃动
历史返回原地的力量
比脱离原地的力量
更强大
返回原地的过程
比脱离原地的过程
更血腥
风怎么不摇头了



许多气球
如同发酵的珍珠
撑起一个个大泡
野餐的人互敬燥热的酒
一杯杯哗哗进入血管
脸上显示出红色的旧回忆
又一滴一滴丢在阴霾里
看那风徐徐吹乱了秋天
落叶打滚
河里不透明的水
像一块块灰色的玻璃游走了
那个衬衫上画着鱼的老人
趴在岸边自比沉船
那个肺里有烟的年轻人
在等待蓝草染蓝天空
没有人关心地下有什么
风怎么不摇头了
海边的孤独者


开裂的港口
有一列自己
孤独的影子
衍生出一列影子
这些影子看起来瘦小
用来拍摄大海
沿着海岸一直往南
岸那么锋利
像飞刀
海上有几船云天晃动
互相握手的风暴急坠
凌空有携带巨炮的暗波奔腾
海在远深处
收藏了几种闭目的孤独
和几种开花的平静
孤独者向海鸥借了一双海的往事
轻如
来不及告别
交流




现在的这人
面孔独特
闪烁的眼如不深的井
外形特征准备内脏化
生活原则准备头发化
坐下来的时刻
释放跳来跳去的符号
这里多雨就变成那里
那人忧郁就神似这人
镜子仅记录无心的时刻
极度旧的词汇
逐渐阻碍新的话语
地点始终游移
消息附带定位
那人和这人
竟然
空间交错
种类不同
春风是城市夜晚的兴奋剂


大街霓虹不散
小巷一闪犹存
春风是一种兴奋剂
让人群总是匆忙
深究这兴奋意义的春夜弓起绿背
朗读了一首关于春风的古诗
路灯在拐弯处
照耀着粉红脸的少年
行道树
又出现花朵怒放
广场上围坐着几种美
月下黑
阴影和阴影之间的距离
由流动的物质决定
梨子的雕塑在喷泉边
模拟着飞翔的苹果
出租车穿过快节奏的寒风
留下有心事的轮印
红绿灯变换
如两个标准化的笑脸
被车窗反复使用
其实
人群不愿意这样匆忙
但是春风是一种兴奋剂
吹拂一些人
鼓动一些人
迷倒一些人
比梦走得快的人
先穿过钢筋和混凝土
如果被时间记住


如果被时间记住
消失就等于归来
不要管
心是否已经破碎
不要想
血是否已经流尽
星辰越来越远
山路越来越险
左右都是深渊
继续向前
如果被时间记住
消失就等于归来
如果被时间记住
消失就等于归来
情节有趣,表现了陌生人之间微妙而复杂的感觉,结尾余味悠长。问好!
情节有趣,表现了陌生人之间微妙而复杂的感觉,结尾余味悠长。问好!
苦闷的早晨


盆地因为蓄水而分外美丽
黎明时的白光如巨浪
溅起一批散落四方的人
他们都有久治不消的伤痕
笨重的大钟在角落里鸣
升起假装丰满的生活
古楼在无法测量的回忆里
信赖青砖
一些守着美沉睡的人
如同生锈的青铜器
身上保留着高贵的气息
周围森林茂密
竟然很久没有鸟叫
气氛总是有些诡异
有裂纹的笑容
不知为什么反复降临
学会飞翔


我们在天空深蓝时想起飞翔
想起鸟优美的姿态
但是我们忘记了
河边伸手可及的小鱼的摇曳
也是飞翔
小鱼也是一种鸟
飞翔与天空无关
飞翔的意义
在于认识鸟群
飞翔的终极意义
在于
成为一只鸟
心结



最小的窗是无灯的窗
你曾经拥有过去的灯
却找不到未来的光
久而久之
你成为你自己的阴影
夜继续
闪电和雷霆
把云切碎
直到雨落尽
直到花落尽
直到鸟语响起
直到你
打开无灯的窗
谢版主评读。问好!
对比

海不接受边界
人岂甘心蜗居

安静

像一丛杜鹃花
躺在等雨的山岗

怪客

一个冷僻字
来自一本无名书的末页
一幅古画里的意味




古典的问句
在绢的颜色里尖叫
诗在留白里蹦跳
一方红色的印
如躺在角落里的玛瑙
一种安静的鲜艳
山的正面是春意
天然多么自然
辽阔的蓝在山的背面
远不可测
一口泉奔涌于千里无眠
花窗的方格
至少曾放在风里吹拂
江水会在水井里再来一次
这重重叠叠之间
有几扇反复开合的门
大树的枝从深深的庭院伸出
亭台场合隐晦
人物背影模糊
我的黑眼圈
有时到达画面以外的世界
像月亮一样睡在心中一秒钟
出发点


从北京出发
你容易升高
从上海出发
你容易增大
从内心出发
你容易智慧
从屁股出发
你容易人渣
冰在鸟笼里



冰在鸟笼里
想不起瀑布的样子
鸟却因为冰
看见了南方
鸟经过的每一块冰
都有无形的爪痕
在冰的印象里
鸟是会叫的云
这块冰在鸟笼里
日日夜夜
成为飞翔的水滴
鸟笼渐远
群鸟渐多
水在处鸟歇息
水穷处鸟不见
躲着鱼的鱼



躲着鱼的鱼
去了沙漠
在沙海里
深潜
看见了夜间的彩虹
涉过幽暗
枯鱼
需要补充几点
亮晶晶的梦想
等白昼亮
注视拨开沙丘
视线吸足泉水
只一次
躲着鱼的鱼



躲着鱼的鱼
去了沙漠
在沙海里
深潜
看见了夜间的彩虹
涉过幽暗
枯鱼
需要补充几点
亮晶晶的梦想
等白昼亮
注视拨开沙丘
视线吸足泉水
只一次
回忆录




时间发黄了
人和景
都越来越远
穿越歪斜的隧道
取回破碎的往昔
是为了
得到完美的未来
在一种如花的感觉里坠落



闭眼芽出
睁眼花开
一次饱览春色的滑雪之旅
坠落于朝阳浮动的深渊
我知道黄昏尚远
我伸出时间之杆垂着丝线
在云海的虚浪里
准备钓未来的星辰
但我一无所获
渴望在我的表情里
提炼出一层面纱
我终于震动着逼近了黄昏
时间之杆依旧垂着丝线
钓到了虾形的灯光
钓到了鱼形的黑石
我的心
笑着溢出一场大雨
我从一个陌生的角度远眺
八匹马载满了夜色
翻过群山飞来
在一种如花的感觉里坠落



闭眼芽出
睁眼花开
一次饱览春色的滑雪之旅
坠落于朝阳浮动的深渊
我知道黄昏尚远
我伸出时间之杆垂着丝线
在云海的虚浪里
准备钓未来的星辰
但我一无所获
渴望在我的表情里
提炼出一层面纱
我终于震动着逼近了黄昏
时间之杆依旧垂着丝线
钓到了虾形的灯光
钓到了鱼形的黑石
我的心
笑着溢出一场大雨
我从一个陌生的角度远眺
八匹马载满了夜色
翻过群山飞来
两张相爱的地图



没有风
我们走不到一起
但没有风
我们也不会分离



相聚的日子
纸一样易碎
我们尽可能重叠
好让世界懂得
生命
可以因为爱而加倍

你把你的首都
移动到我的穷乡僻壤
我让我的河流
覆盖着你的沙漠荒凉
两 张相爱的地图
梦抚摸着梦
长夜漫漫没有了痛

明知你的山很遥远
但我留它在唇齿之间
明知我的路已断裂
你还要策马驰向我身边

人生本来可以握在手中
人生就是这样握在手中
两 张相爱的地图
在一起
玉藏深山光自现
龙动浅海涛先来
一个被雨洗过的天地



一个被雨洗过的天地
太阳纯净
不多的金色云
飘而未散
溪水转百弯而千响
枯草遇轻风而低头
绿色离尘土最远
氧气离呼吸最近
抽出落花内部的阳光
用来编织没有黑暗的快乐
雨后必有桃花源
地下的太阳


我们在地下逼近太阳
往往使我们离太阳更远
正如
我们以为
往往击伤了我们成为
冬季与山对饮


每当我读懂你的沟壑
我的胸中就飞起一阵松涛
我用一朵朵雪花
测量我和你之间
一团火的距离
你面目模糊如昨天的黄昏
你消瘦如刀
岁月被你榨汁
汁浓香辛辣
入喉有万马奔腾
你高耸在星的身旁
我睁开朦胧的眼
爬上你的肩去揽月
此刻
我饮下你无顶的孤傲
你饮下我斟满的远方
一起等
春风吹乱我们的白发
香水



轻轻的来
仿佛思念的轮回
悄悄的去
仿佛晶莹的眼泪
朦胧梦深处
那仙人的霓裳
舞动着迷幻的氛围
飘得很远的妩媚
妩媚了很久的香味
镜中的花插翅已飞
水中的月任凭风吹
香水
改变了轨迹的美
香水
循着春天去追
香水
也许世界已沉醉
香水
无声歌唱的鬼魅
未老先衰



花开的景色
颠簸在花落的山路
往事高速向前
唤起一些情感的波动
眼里夕阳低垂
脑海金色荡漾
胸膛有黑色的伤口
心脏荒凉
血液提前入夜
骨骼始脆
根根直立
如无风的树林
听沧桑之喉
重复海浪般广阔的声音
山下行





黄牛独步,
彩鸡集群,
弯曲小路入空灵。


此时无花胜有花,
一株绿山,
九朵红云。
空洞的甜蜜



滋味的混沌
弥漫于膨胀的口腔
一种超自然的微笑
方中的冷和圆中的暖
互相碰撞
嬉戏
融合
这些滋味的表面和本质
分裂为各不相同的层次
和各不相同的块
叠加的破碎
呈现出颜色隐藏的美
味蕾长出永不睁开的眼睛
含蜜的光停留于遥远的未来
一只无形的手
打开深深的内部空间
放出一群一群蜜蜂的影子
后悔者




梦中缓慢爬行的事
睁眼时一闪而过
回忆的十字形的框架
在一声呼啸里漂浮
胸膛里的星空
被眼里的雾埋了
触摸不到的秋意
在阳光里吹奏冰的笛子
唇齿之间的湖波动起来
几块蓝色破碎
远方的山来到头顶
浩浩荡荡的往昔
堆出新的脊梁
血管



心脏里长一条河流
肌肉里刻一条河流
梦里装一条河流
去翻山越岭
生命
包括生命的起点和终点
都凝结在一起
奔腾
或者沸腾
世界是铁的山脊
一条条生命
曾经奔流其上
宣布


这个人的舌头宣布
在脚板
植入一只猫科动物的爪
人类的跳跃会布满空中
这个人随着前呼吸的节奏
伸着腰
前笑容层层叠加
显性快乐有流水般简单的边
这个人在自己身体内部的角落
摇着前否认的隐性双手
后笑容的动作
似乎注意到也是形式的动物园
十根柱子倒塌
猫科动物那边跑来的虎
低吼时大张的冷嘴唇
这个人的后呼吸
俨然就成为后否认
否认
前世




一把画在纸上的手枪
走火
打穿了一个脑死亡的脑袋
脑袋苏醒
在云中种了一棵桃树
桃花在婴儿啼哭时盛开
而把凋谢
推迟到山河消失之后
许多人影
白纸一样飘来飘去
后脑勺碰到桃花的脑袋
头发一瞬间
全白
南方的隐士




那根永远失去了雨的肋骨
在胸中藏着一朵云
白发在小桥提炼昨夜的明月
月光里有残缺的红尘
河边的垂钓者沉浸于鱼的眼神
两种神经质的徘徊
通过杆和线交流
桥墩上的怪兽
始终面向乱世的激流
柳荫下的画舫
已经是彩色枯骨
山和浪一起远去
慈悲心深处
敏感的蓝色
体现广阔的自我
桃花若在
必有家园
生锈



贴了一层金箔的我
看起来像一个佛像
在金箔破了的地方
有铁锈露了出来
我发现我在草丛已久
梨花和我的距离
比星光更远
我在石碑上修改纸质的文章
我相信我经常浇水的那棵树
那不断涌出的绿
会保管我的灵魂
在某些冠名白天的深夜
我竟然写下人类忘记的事
手术


圣人戴着多色眼镜打量我
然后告诉我
一大半身体有病
需要切除
圣人作为理论权威
不需要和我商量
他拿手术刀
不顾我大哭大嚎
切下我大半个身体
然后
把健康的一小半
扔进垃圾桶
圣人说
社会病态
自然界病态
你病态的身体
才可以长寿
果然
从此我鱼入大海
没有半点不适
作夢的空間壓成紙張
留著空格填金額
佳句必须赞一个!
作夢的空間壓成紙張
留著空格填金額
佳句必须赞一个!
一滴雨正在绘秋的容颜


一滴雨正在绘秋的容颜
那个孤独的背影卷入了灰色的漩
浓得发黑的绿叶里
几根丝瓜高悬
天色渐晚
愁如山丘堆积在眼前


一滴雨正在绘秋的容颜
几条弯曲的路缠绕着一片片落叶
青石板昨天开始开裂
谁的心抽出银丝
恍然摇一摇手
人生竟然烛火一粒
灌注水泥




复杂物复杂到可以隐藏于表面
裹着谜的时间
总是先躺着然后原地滚翻
像一头休息后调皮的驴
迟到的含雨的沙漠
在彩虹上直接注册
几条线在蓝色空气里停滞了
让人感觉时间里缺乏空间
或者空间里缺乏时间
以上过程有些破绽露了谜底
生长着的山峦
弯曲一次得到一个宇宙
多孔的世间
石质的身体似乎比肉质的身体更有活力
痛苦暗到极致
草的姿态
从坐到跳到飞
连转换也不必有
有几个单调东西在等待七彩
其实意义不大
虽然所有的无
都灌注了水泥
谢版主评论。问好!
走散






落花是走散的感叹号
而走散在春天已经开始
有种很深的感觉
凉凉的像生命
有种很纯的东西碎了
一场白雪飘来了
牵拉着回忆
能否找到你
告诉你等待
能否让岁月倒流
心在呼唤
但那么多落叶在风中
那么多落花在雪中
那么多你的影子
在云中
这人有冷幸福


高端的红
配低端的暖
这人有冷幸福
在街巷感觉鸟声稀少
风奔跑出虚构的春色
忍受过堵车的公交车
有资格来到市中心
这人有冷幸福
他的四肢满是张力
嘴追随谎言移动后
头上有许多花朵
这人有冷幸福
他在观众席边缘
围着舞台中心游走
灯光放射
他因此可以
用阴影下酒
这人有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