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样游动的错觉




当错觉鱼一样游动时
我也起起伏伏
感觉不通过下午也可以进入夜晚
可以用深藏在时间里的光
把夜剪碎
夜飘散如水中之墨
涂抹出黑色的城市
街道上有落叶和黑云滚动
由此联想
一些包裹在绿叶里的城市
到了秋天
也会漂浮在夜里
摇曳的灯火表达着曲折的向往
山川在星光下聚集了许多氧气
早晨的鱼携带着更多的光和绿
我的可以点燃的呼吸
把我的身体扭曲成波浪







花在人前淡

石在雨后深

风吹月痕去

竹摇船影来
水果




水果很安静
水果散发出光泽
散发出希望的光泽
散发出怜悯的光泽
散发出爱的光泽
海也许会消失
浪不会消失
动物也许会消失
人不会消失
如果动物消失
水果会成为人的另一部分
挂满山野
水果很安静
每个水果都充满人性
和某个结局相差一厘米



我是一台需要充电的摄像机

画面常常丢失

常常无法回放

我在过去和现在之间游动

在白天被生活打沉

却在夜晚浮起

我决定成为游艇

不是闲人

很难与我擦肩而过

许多日子都像风中的景色

它们因为我没有欣赏而幸存

我想以某个远方为终点

但某个远方被我推到更远

我伸手想拉住什么

但秒针划伤了我

分针捅伤了我

时针敲昏了我

我掉进起伏的曲线

一会儿在山顶

一会儿在深渊

我内心鲜血淋漓

肺泡破了
这人的胸膛里没有心



这人的胸膛里没有心
这人的心在炼钢炉里
和钢水一起流动
直到砰然一声
火红的心落在这人面前
这人的胸膛里没有心
这人把心打制成一块钢牌
挂在胸前
钢牌里天然饱含忠诚
这人忠诚的对象
是堆积着神秘符号的云状物
那些神秘符号
给这人仰望的理由
这人和铠甲整齐的兵马俑一道
前进前进
阵容庞大
英勇无比
缺悔的后悔


白光环似乎在振动
很漫长的一束刺状物
在脑海的前方爬行
慢如从猪到人的轮回
轻如从羽到风的转变
原来滴血的空气
飘来几滴死雨
爬行贴上一行标语
具备了飞行的形状
刻在胸上的一只红鸟
啄穿脚下的土地
带来云在地底的感觉
冷锯不断火的幻根
如果牙缝里
还残留着嚎叫过的昨天
今天就是凹凸的原野
凹处失去的
凸处回不来
白色风景里流淌的紫



此处
一切淡
一切更淡
一切露出无穷的白
一切在不存在的风里摇曳
一切皆无名
一切等待命名
直到紫色如蛇
蜿蜒而入
无波无澜
无声无息
如我回首
它入我心
如我远离
它亦无名
(小说未完成。之所以早早把开头发在这里,是希望聪明有眼光有爱心的台湾企业家朋友能够采纳(用于骨质酥松症可穿戴护体气囊,摔后不再有骨折)和牙齿保护膜这个不成熟的想法,制造出这种可穿戴护体气囊和保护膜并且生产之,如果成功,相信是造福全人类之举。请各位朋友广泛传播这个不成熟的想法)
一场关于洪水的电影





电影院客满
银幕上冲下来的洪水
等水珠打在脸上
大家仍然以为是戏剧的一部分
直到许多人惊叫着被浪卷走
放映机的光芒里
驶出两辆救护车
后面一辆自行车
捞起几个早年渴死的观众
无尽的恐惧
还有痛苦和忧伤
电影院外无人知道
因为
不断有人驾船而来
在电影院门口
排队购票
一场关于洪水的电影





电影院客满
银幕上冲下来的洪水
等水珠打在脸上
大家仍然以为是戏剧的一部分
直到许多人惊叫着被浪卷走
放映机的光芒里
驶出两辆救护车
后面一辆自行车
捞起几个早年渴死的观众
无尽的恐惧
还有痛苦和忧伤
电影院外无人知道
因为
不断有人驾船而来
在电影院门口
排队购票
身缺自我是侠客
心无旁骛乃囚徒
鸟衔花



鸟衔花
空气里留下多色的痕迹
去了何方
皆为远方
风回到霞的睡眠里
鸟栖在明亮的树林
发出紫色的叫声
花落在青枝之上
鸟更艳
而花缓慢失去颜色
树林里
夏溪干
秋溪深
那些山中的知道
皆为无知
火柴
呆在火柴盒里的时候
他不知道
火焰属于自己
高雅







站在云中


必然忽略泥土的气息


阳春白雪


不必交给下里巴人
谢版主评读!
摇晃的房子



是镜在迅速地摇晃
还是灯在迅速地摇晃
疑问也在摇晃
而答案始终不出现
多暗则自动转入午夜
空气宛如水蒸气
沸腾的影像
从未接近清晰
一张淡红色的床
床边花一样艳丽
坐在床上的美人站起来
站在镜与灯之间
希望自己怒放几次
把春天引来
疑问继续摇晃
长江摇晃着流过美人的胸前
消失在窗外
几声丝竹
摇晃于摇晃中
道路清瘦


道路清瘦
路两边的楼房歪斜
午后的一些寂寥
被一头小黄牛踩进草里吃了
不动的蝴蝶
加深了皱巴巴的巨石的暗影
一棵孤独的梨树
探测出大山的几个跳动
夕阳有时白有时红
遥远得像一种感觉
白光或者红光
对梨树而言没什么区别
道路清瘦
暮色渺小
不远处
另外的红尘
吻了另外的荒凉
谢版主评读。祝版主新年快乐!也在此祝所有版主以及众诗友新年快乐!
养生歪告


横穿高速公路
至少举着一本交通法规
抽烟的时候
在鼻子上安一个小小烟囱
孤独的时候
用一盏圆灯代替圆月
纸上的诺言
真读假信
路上的红尘
有亦当无
人生的起
当云看
人生的伏
当酒喝
书中行


青山依月
可照那大漠孤烟
梦里无马
怎知我心底草原

(附自创圆体书法,希望抛砖引玉)



怎知我心底草原圖檔
黑光阴



黑光阴的轮子
在夜的惊诧声中转动
无限远的距离
或者无限大的面积
都被一双黑手
塞进一只黑箱
黑墙里的黑色城堡
密封了黑境
光线视线和射线
都穿不过去
许多谜团在黑墙外翻滚
有一天雾大
山崩地裂
一匹带有铁翼的飞马
冲破黑墙
半张马脸血红
残荷



有残荷的早晨分外斑斓
一池晶莹
所有零落的线条
依靠似有似无的轮廓
传递着平静的空气
荷与荷
对视无言
风吹过池水
涟漪如梦
梦醒雨来
叶破池更翠
茎弯雨欲圆
几棵缓慢挣扎的夏
浸泡在秋色里
几个忧郁的气泡
隐藏在淤泥深处
残荷自带晚霞
彩虹咒




善念如无
佛失一空
我失一世界
善念如有
佛得一犀
我得一彩虹
骑马者



骑马者和马
停留在原地
骑马者的雕像和马的雕像
已越过千山万水
骑马者淋了雨
一场感冒让他憔悴
躺在大床上休息
骑马者的雕像
被埋在远方的雪中
他大声呼喊马的名字
马疾驰千里赶来
双蹄刨开雪
对着骑马者的雕像
嘶鸣几声
马的雕像
则来到大床边
看见骑马者
正念着写在雪花上的诗句
骑马者



骑马者和马
停留在原地
骑马者的雕像和马的雕像
已越过千山万水
骑马者淋了雨
一场感冒让他憔悴
躺在大床上休息
骑马者的雕像
被埋在远方的雪中
他大声呼喊马的名字
马疾驰千里赶来
双蹄刨开雪
对着骑马者的雕像
嘶鸣几声
马的雕像
则来到大床边
看见骑马者
正念着写在雪花上的诗句
世界碎了以后



许多裂缝
许多看不见底的深渊
许多看不见顶的隆起
我捡起一些碎片
在胸中拼成残缺的心脏
在我面前
一朵杜鹃花突然红了
她吐血表达忧伤
天上无云
地上无路
我循着兽迹
找到一根孤独的翠竹
翠竹上一滴孤独的露珠
月光特别白
我问月光何处是天涯
月光补上我丢失很久的脚趾头
什么水在旧河流淌





弯曲几回
才能到达
到达也未必停顿
云雾缥眇
可隐浩瀚
一叶扁舟
已露心情
浪花频点头
许多有光泽的方向
大鱼刚深潜
吐一些海洋的回响
空空咒语
竟刺痛蚌中的珍珠
袅袅钟声
又唤醒久眠的渔火
眼眸更晶莹时蓦然回首
红叶满山
什么水在旧河流淌
银杏金黄



金的碎片无限堆积
雾原以雾为符号
表达出落叶的本质
是秋色凝固为扇的痕迹
一种跟随秋风的柔软
一种紧贴地面的飞翔
想要寻找
被光芒染透的人心的边界
十一月穿过满面薄霜
一匹长毛瘦马
游离于古道之外
一些风景出现又隐去
沉睡者未弃倾听
这时节
白雪欲来金满楼
银杏金黄



金的碎片无限堆积
雾原以雾为符号
表达出落叶的本质
是秋色凝固为扇的痕迹
一种跟随秋风的柔软
一种紧贴地面的飞翔
想要寻找
被光芒染透的人心的边界
十一月穿过满面薄霜
一匹长毛瘦马
游离于古道之外
一些风景出现又隐去
沉睡者未弃倾听
这时节
白雪欲来金满楼
动词





许多词趴在黑板上
许多词躲在书页里
而我要表达的这些词
捆不住关不了
这儿那儿
这些词身上的关节
噼啪作响
一个个像正在长跑的腿
踹过什么
压迫过什么
击打过什么
在人的脑海里耗费过什么
必须把这些词身上的关节
一个一个取出来
搭积木一般堆起
但这些词还是停不下来
忽东忽西
忽南忽北
当这些不休息的词遇见形容词时
许多彩色的光反射出来
耀眼
被杀者






花瓶和花属于前世
花香飘在今生
从x光片里伸出的断腕
戴着沉甸甸的金表
不动的影子有混乱的脚步声
丝质的空气
钢质的空气
木质的空气
在钢琴旁回旋
房间里堆满被剪断的时间
夜锯成板构筑了闪光的楼梯
高楼下是悬崖
悬崖下是海
面对海
石头想到的是海底
船想到的是桨
雨想到的是无限和永远
远行


他骑着一匹已死的马
来到夜间
天空有草
地面有星
山脉在很重的撞击下分裂
树弯曲如蛇
一切变化
来自他前世的一次咳嗽
他面无表情
残缺的月只要挂在蓝色区域
就有无波无浪的心
寂静中慢慢生出根来
风吹倒大片蓝草
马踏黄了许多许多空气
一路上
山跳跃如猿
水飘荡如雪花
红的栈道时断时续
白的栏杆时有时无
一个蹄印一个未知
八月十五之月光


一些金色的光芒
将连绵的山川之间
那些凝成圆形的情思
一一切碎
碎蛋壳在蓝色袋里想念更碎的蛋黄
碎珍珠在沙漠里坚守着内心的一滴水
水中月没有眼中月大
眼中月没有心中月大
緣分





自行車在鐵軌上飛馳
他熔化了可以成為火車的零件
他入夢了可以成為火車的翅膀
他被火車推動
成為火車的現在
他被火車撞碎
成為火車的未來
歌手




不懂音符的人
看不见他
他的胸腔里
藏着一把金制的小提琴
这让他整个人
音色优美
他的呼吸
向蓝天再靠近一点
人海里的浪花之一
又起航了
看灵魂猜不出身份



置身于显微镜下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是一堆懵懂生长的细胞
是一块凝结成团的碳水化合物
还是一片不停说话的叶子残片
飞舞后就是秋天
然后
然后离开显微镜
不管我曾经是什么
一律成为尘土
然后
然后被某个或长或短的根抓住
成为某种植物的肥料
植物的茎植物的芽植物的花植物的叶
都有我的一部分暗藏其中
某一天
一匹马吃了植物的果实
过了几个月
马的嘶鸣近似我曾经的长啸
我对此毫不惊讶
我乐意成为马的一部分
在广阔的原野上
如风如闪电
必须用望远镜加显微镜
才可以看见马和我
曹操温酒



原因在酒杯里
酒温热
英雄和利用英雄者对视
许多猜疑
有些事一弯腰
满手回忆的余温
简单的铁锁
锁不住海一样的心
马是无名的马
却仿佛会飞驰的金子
高高的一声嘶鸣
破坏了原野的亮度
马躲过千万利箭
沿着因重病而歪斜的路
重返战地
青龙偃月刀下
又一颗染血的头颅
经过风的擦拭
原来也是兄弟
面如重枣者叹息
人马回
酒尚温
一本丢在公园里的禁书





附近的树林诡异
树干树枝交错如群蛇竖立
我走过封面上的铜钟
翻开书页
钟声在标点符号里回荡
黄昏时刻文字暗淡
偶尔有火花必须及时扑灭
因为梦是纸质的
经不起激动和愤怒
几只饥饿的蚂蚁
正抬着一个被抠下来的名字
去一个名叫遗忘的地方
我相信
一个走向天堂的人
必有光辉留在黑夜
风是记录者
有些名字
将在空气中永存
谢评读。问好!
退守





躺着读蓝色的天气
预知终有一天
看见松动的将来
有崩溃的征兆
路上欢笑的陌生人
生命其实从未开始
很多石头没有逃离
立于红色的废墟
终点打扫所有的地平线
迎接地壳深层的风景
无灵魂的原始已经恢复
兴奋完全拱起
仿制的虚无批量夭折
思想涌起一些零碎
如绳索如乱麻
是为了让高处的人生
回到洞穴
秋暗藏一箫




眉在浅处聚
愁往深处流
寒意覆盖紫色大地
疑问游离
风渐多
花和隐士渐隐
碎土块上的几朵花魂
游动在昏暗处
放射万千表象
不管内心是否有沙浪翻滚
手里有锁的隐士
封闭了通往大海的暗道
山岭成为闭环的一节
行动都是躁动
无方向感的视野
充满了非现实的风景
秋暗藏一箫
秋声悲凉
颠倒





似乎听到夜在叫
拥有太阳的夜
保留黑色是艰难的任务
经历某种特别的过往
猫头鹰浑身金色
而乌鸦雪白
地面渐渐在天空上方
软绵绵的云
托住坠落的一切
海作为持续不停的雨
雨点比河还大
而云内云外的有许多巨孔的星们
吞下了所有雨点
最后
在哲学家老子的已故的梦里
出现一个直立物
1
1生2
2生3
3生万物
戴花饰的夜


戴花饰的夜

冥想着的星星和唱着歌的月亮
想对原野说宇宙话却找不到翻译的光
无人无车的延伸到永远的街道
无结构无墙的住着书籍的房子
仅仅用一片叶子就构造了历史的古树
不规则有节奏准备去沙漠的河流
静止而内心埋藏着翅膀化石的山丘

追溯到时间源头的我
带上找到的一切
以失重的状态
原路返回
忧郁鸟



一只飞翔在伤口里的鸟
它丹红的羽毛沾上时间的腥味
如果它的爪不去挖掘更深的伤口
如果它的喙不啄食腐肉
它将迷失于伤口内部的迷宫
不知云为何物
不知雨为何物
不知春天和秋天为何物
不知自己为何物
而如果它的爪挖掘出深深的伤口
它将听到不知来自何方的哀嚎
鸟不知该动还是该静
鸟破碎的灵魂
不断颤抖
伤口外还是伤口
一溪红血
载着几片羽毛西去
谢评读。问好!
目的地的治疗作用



即将光临的结束
让虚弱的计划无影踪
灰颜色的地图让我内心矛盾
空气稀薄时我可以在阳光里标出海拔
喝水
多喝水会使错误变得清澈
虽然正确依旧混浊无比
望远镜看到更多关于失眠的议论
面对雪峰发亮的额
我让头发再花白一些
每往前一步
我慢慢缩小的伤口
都会笑一下
我再喝一口水
自身里外联成一个湖泊
无浪
就像一次有边缘的睡眠
曾经坐在岩石上的棉花
基因要变化多少次
才适合包裹
终于躺在夏季的我
拂晓吟



桃花落时胭脂风
吹散月下愁
昨夜灯火格外脆
温柔分明是
红玉猛回头

佳人醒来晶莹碎
窗蓝鸟斜行
久磨黄峰三面白
露珠留几粒
巨云正凸起
谢谢。你的诗也很棒!问好!
寂寞在白烟里陡峭



许多白烟
不知是怎么来的
也不知会如何去
视野被枯枝占据
枯枝在空气里交交叉叉
仿佛要划清什么和什么的界限
远山走远了就剩下平面
如蓝纸黏贴于天际
一种空荡荡的缓慢
风中含无数细语
雪球在阅读往事的墓志铭
梅花盛开处
有一些鲜艳物落在地上
幽径充满寒意
黄昏尚远
何人登上楼之顶楼
一杯浓茶
竟消去半生坎坷
原野的询问




猛然是什么力量
激情是一团火焰吗
多次颜色叠加可不可称为季节
河何时连续陡峭向上
云环绕着高山是想带走山顶吗
雪经过提炼会显示出几朵梅花呢
在春天的绿里饱含着绝妙的音乐
演奏者是竹林吗
地平线代表着希望还是绝望
相爱的人为什么常常相距遥远
而那些满载深情回忆的船
会停靠在哪个港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