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郎国科技发达,国家科学院首席科学家贾货先生发明“腹泻反贪”疗法,其理论依据,乃通过实验证明,欲望起于肠中矣。
“腹泻反贪”疗法一出,举国欢歌,河山尽烟花矣。夜郎王宣布“腹泻反贪”为该国第五大发明。
夜郎王亲笔开方,以二黄(大黄、人中黄)组方,命诸位大臣率先服用,每周三天厕中办公矣;文武百官跟进服用,每周四天厕中办公矣。
果然,仅仅数月时间,天下欲望全无,无贪无腐,以麻为衣者荣,以丝为衣者耻矣。
久。粪土皆可食矣。
火灾

他点燃了一根烟
世界燃烧起来
人在风中带着火跑
动物在风中带着火跑
森林也在风中带着火跑
山是红的
海也是红的
而他吸了一口烟
心肺焦黑





那些静静的树
等着风来
那些静静的人
等着意外
虎牙鱼 一 护城河很宽,城墙已经破败,东南西北四个门都不见了,不过地名未变,还叫东门、南门、西门、北门。 钓鱼金手离开他住的青瓦房,沿着石板路去东门。再过一道明代石桥,就到了落英河河边。 忽然有人喊:“地上长猪毛啦,朱毛红军要来啦。”一堆人在朝地上看,钓鱼金手也去看,黑黑的一片,大家沉默。钓鱼金手说话了:“不太像猪毛,好像女人的头发唉,这么老长老长的。” 钓鱼金手从地上拔出一根黑毛,这时候,一颗带血的人头突然从地下飞出来,又如闪电一样闪了几闪就不见了。钓鱼金手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揉了一下眼睛。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有鬼。”围观者在不约而同打了个寒战之后,一边叫着鬼来啦一边跑了个精光。 只有一身黑衣...
有些山丘




有些山丘
几棵树就引来了春光
有些山丘
小庙在旁梵音轻飏
有些山丘
小到烛火也可照亮
有些山丘
大到装得下整个海洋


这美妙的山丘啊
让雪花满身的人
忘记了冬天
这美妙的山丘啊
让泥泞满身的人
开始了仰望
一颗来自黑夜的星
占据了她的心灵
让她迷恋靠她最近的眼睛


有些山丘
飘动在到不了的远方
有些山丘
一直绵延在她的心上
有些山丘
夜行才能与之相逢
有些山丘
软绵绵趴在蓝天旁


这美妙的山丘啊
在她的心上转动
转了一圈一圈
这美妙的山丘啊
让她脖子上的相机
镜头不停晃荡
一颗来自黑夜的星
占据了她的心灵
让她迷恋靠她最近的眼睛
谜野




什么风在吹
混沌中有什么在响
草枯黄
清晨的小鸟倒毙于暗处
寂静携带着腐朽的夜味
一群眼睛从阳光中蒸发
一个尖锐的倒影里
暗藏着几个事件
像失踪的无毛的狗熊
在火灾记录里光秃秃闪烁
两棵互相交叉的树
跨越两条毫不相干的河
猿猴视为通途
没有人来过的地方
狼用牙画过地图
野兽的足迹
被沼泽分割为陷阱
白瓷质的梨花


春天燃烧过一次
烧出满山白瓷质的梨花
独立倔强
她的花蕊是发光器官
用自己的光触摸着月光阳光
花瓣锋利如刀
那闪亮的姿态穿透浓雾
满山梨花
割裂了灰扑扑的天空
山的起伏带着翻飞的疑问
梨花源源不断的光
成为夜的劲敌
迅猛倾泻的河流
成为夜逃亡的路
风来
落花在河里追击夜
谢诗友读评!问好!
谢版主耐心评读。问好!
谢版主好评。问好!
谢版主好评。感谢,问好!
当窗外有夕阳和大海


半个视野浅红
色彩婉转浅吟
也许是霞光不停重击的结果
一只翅残的蝴蝶
斜走  
一群群落花
想从泥土里起飞
想飞起来去抚摸柔软的云
那些过度高昂的情绪
或许认可逐渐下沉的天空
还保持着多年前的遥远
大海轻轻拍打
沙滩的滑润的边缘
某些海浪没有说出来的话语
正酝酿出沙滩沙哑的方言
解题

脸是谜
镜子就会陌生
人间无解的
时间会给出答案
在江南画无名山


长天浓云隔夜雨,
青峰瘦树断肠人。
把花画尽春自隐,
一腔彩墨染百川。
棉花


一个充填了阳光的灵魂
有时隐居于仓库
有时行走于江湖
与严寒对立
有朋无数
为炎热附属
一世孤独




时间再远,
用一秒的诚意迅速抵达;
空间再远,
用一米的爱心轻松跨越。
戏剧演员


笑容常常带着一些透明
她身体里有一轮月亮移行
幸福表现为完美的踉跄
落在花上的沙会努力变成蝴蝶
期待的标识凌乱
游入人心的故事借用观众的皮肤
剧场将含泪的生命整体移动
星光终于听到深渊的叹息
她还在那里
为转瞬即逝的美
画一条延长线
暗房


暗房从地狱来
习惯了听嚎叫
习惯了看带火的人
并且把这些处理为空白
暗房涂黑了明亮的脸
涂黑了温暖的衣
从皮肤下面
打捞水和玻璃的倒影
角落里一块磨平的山岩
用来暗示群山的侧面
红光穿越麻木的灵魂
反反复复测试
纸上的敏感的肉体
美人吟

人艳之时天不艳,
天艳之时人如露。
欲学河水东流去,
无奈身在沙漠中。
在事物的反面有何感觉


风暴让深渊倒立
深度即高度
撕破风景的黑手
曾经拈花一笑
向着黑夜猛烈生长的森林
过度浓烈的氧气呛倒了我
我体验了一种飞翔中的窒息
一只狗眼
主动替换了我的视觉
狂吠
成为我触摸世界的重要渠道
一名进入我肺部的医生
捡到了我已剪去声音的歌唱
你无法教一个倒立的人
正确复述山顶
这几句我唱了三次
意外


蝴蝶被一朵不在此处的花抓住
本来可以挣脱
却情愿陷在花影里
花枯萎
放飞了花影里的蝴蝶
却吞下一只刚寻到梦的蝴蝶
梦经过显影
出现一张眼睛的照片
这眼睛
把瞳孔里的花
误认为蝴蝶
捆住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是有些模糊。问好!
风筝和鸟




当风筝跟着鸟时,
少年的他和她,
开始懂云了。
当鸟跟着风筝时,
青年的他和她,
开始懂风了。
当孩子,
跟着鸟和风筝时,
中年的他和她,
开始懂快乐了。
当孩子飞远,
留下风筝和鸟时,
老年的他和她,
开始懂思念了。
孩子不回,
思念涂满了
鸟病风筝破的时间。
广阔的零



唯有风
终将把山消解为尘埃
更久一些
把一消解为零
广阔的零
似雾非雾
那个决心永远站立的人
拥抱着森林里的一片圆叶
他用一片紫色
填涂自己正方形的灵魂
他有时发出嘎嘎的鸭叫
召唤圆圆的雨滴
召唤
有无数圆球的星空
寫好了貼在這裏。不知是否可用,是否與曲的風格契合。

追著風的靈魂


深淵裏走彎路
緊跟黑暗滿身塵土
踏巨浪越高山
偶爾揚眉星入胸口

追著風的靈魂
恰似白馬飛揚馬鬃
追著風的靈魂
要找到光的來路


追著風 追著風 去穿越層層雲霧
在夜終點找到光來路
讓靈魂所有的旋轉
都帶有大海和星空

追著風的靈魂
恰似白馬飛揚馬鬃
追著風的靈魂
要找到光的來路


追著風 追著風 去穿越層層雲霧
在夜終點找到光來路
讓靈魂所有的旋轉
都帶有大海和星空




日月聚在靈魂的胸口
飛的花最終如此廣闊
追著風 追著風 去穿越層層雲霧
在夜終點找到光來路
讓靈魂所有的旋轉
都帶有大海和星空
琵琶声里的画舫




四弦化身为泉
泉眼里涌出表情如夏的荷花
不醒的梦
自然移动了几片绿得过分的莲叶
画舫伫立于缓缓水流
金鱼绕行
雨远走如故人
月常留似花窗
季节的壳上
珍珠跳跃
歌者低垂的眸澄明
玉指下的漩涡
鬓发尤青
匾下太师椅围着圈
吸入无形之丝
吐出多色之虹
当有几句唱词摇晃
几块有画的船板
共鸣
荒坟

清风白眼动
阴影黑骨临
仿佛花姿态
野鸟暮色停
谢版主意见。已改
山峰上的鱼





山峰上的鱼
森林让它继续喘
云雾让它有继续游的幻觉
恍恍惚惚
金色的幻境
有个破碎的边沿





山峰上的鱼
还是看见了海洋
美的远的灿烂的
像一滴童年的笑出来的泪




山峰上的鱼
还是看见了鱼群
美的远的自由的
像一集青春的飞起来的诗
宣布




这个人的舌头宣布
如果在脚板
植入一只猫科动物的爪
人类的跳跃会布满空中
这个人随着前呼吸的节奏
伸着腰
前笑容层层叠加
显性快乐有流水般简单的边
这个人在自己身体内部的角落
摇着前否认的隐性双手
而后笑容的动作
似乎注意到也是形式的动物园
有十根铁柱倒塌
猫科动物那边跑来的虎
低吼时大张的冷嘴唇
这个人看了最后一眼
这个人的后呼吸
俨然就成为后否认
否认
一匹受伤的马倒在冬天


一匹受伤的马倒在冬天
看梅花和雪花飞驰而来
梅花在马背上吐香
雪花在马腿边闪亮
马瘦毛长
马的伤口滴血
马如同贴在玻璃上的旧剪纸
颤抖的身影
飘摇的梦境
马的心里
残存着的草原和山岭
青翠
永不枯黄
幸福的下坡路



我不知道这是安静
一种冠名为幸福的安静
因为我的耳
被乱世带走
未能寻回
我无法证实记忆
但风暴呼啸的岁月
真实存在过
实际上也许还没结束
因为我依然保持
弯腰前行的姿势
我的发还是被风吹乱
没有耳的肯定
安静我不敢认同
我看见的天气
花纷纷落入河中
花顺流而下
花香却逆流而上
我走下坡路
弯着腰吃力前行
虽然
已经没有要我拉的车
扶人 一 屋子里没有暖气,窗也没有关严,寒风溜了进来,寒风吹拂着房间里摆放的花花草草,吹拂着桌椅,吹拂着床。桌上有几个没有洗的脏碗。显得很凌乱。 寒风吹拂着床上的李老头,李老头醒了。李老头揉了揉眼睛,看了下表,11点钟。他记得自己是9点40睡的。他恨恨地朝天骂了一声:“他妈的,就睡了这么一丁点。” 李老头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衣服冻得硬梆梆的,李老头觉得自己是在把冰块往身上贴,他观察了一下,发现窗没有关好,赶紧去关窗。关窗的时候,寒风呼啦啦灌进了李老头的脖子。 “寒风欺负孤独的人。”李老头觉得这句感悟不错,以后要发朋友圈。 李老头初中文化水平,却特别爱好写打油诗,经常把写好的打油诗配上李老头...
扶人 一 屋子里没有暖气,窗也没有关严,寒风溜了进来,寒风吹拂着房间里摆放的花花草草,吹拂着桌椅,吹拂着床。桌上有几个没有洗的脏碗。显得很凌乱。 寒风吹拂着床上的李老头,李老头醒了。李老头揉了揉眼睛,看了下表,11点钟。他记得自己是9点40睡的。他恨恨地朝天骂了一声:“他妈的,就睡了这么一丁点。” 李老头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衣服冻得硬梆梆的,李老头觉得自己是在把冰块往身上贴,他观察了一下,发现窗没有关好,赶紧去关窗。关窗的时候,寒风呼啦啦灌进了李老头的脖子。 “寒风欺负孤独的人。”李老头觉得这句感悟不错,以后要发朋友圈。 李老头初中文化水平,却特别爱好写打油诗,经常把写好的打油诗配上李老头...
青山叠




青山与青山连体
深谷和浅谷无数
向往无形
点绿成路
路面凹凸
路线如乱麻
缠绕着似有似无的云雾
林海如海
林海的浪峰与山峰类似
山顶的树木枝叶相连紧抱
仿佛不可分离的兄弟
蜻蜓和蝴蝶优雅盘旋
众鸟蹒跚寻食
小黄牛下行于花香鸟语
山中潭轮廓分明
山中洞深
暗流直下曲跳
通往春天之源
洞外
有几个脱离红尘的背影
在被露珠打动的瞬间
出现了几道裂纹
春色拂面
隐者相通
谢版主评读,确实是要表达一种极其支离破碎的混乱感觉。问好!





蚕死亡之前
用尽力气吐完体内的光
那白得耀眼的光昼伏夜行
所过之处皆现花边
碎了断了的光
由波浪吞下
于是波浪们的足迹
让河湖海
成为无数的一滴一滴
每一滴里都有几声蚕的心跳
心跳们拍打着一群锦鲤
在水巷尽头消失
很多念头不再闪亮
如上个雨季的雨点
荷影固定于柳的眼眸
菱角漂移于月的歌舞
桑的故事在画里等
南方的金丝玉环
少年的感觉混乱症



一半是快乐的马
另一半是疼痛的鸟
缝合在一起
就是歪斜的少年
手上的神经想去天空
脚上的神经想去草原
不定向乱跳乱走
发育中的喉结
在阴影里苏醒
在绿树下喘息
夜漫长
白天更漫长
路边
未建好的半圆房子
巨大的无门的院子
静候着瘦小的客人
虽然内心似火
还是来一杯热的咖啡
或者茶
或者霞光
不断地续水续光
在炎热的国度里思考冰的害处
海水里浮着马蹄和旧翅膀
草和羽毛在深山喊叫
马在沙漠边缘的沼泽
爬行
鸟在地铁列车的车厢
觅食
谢版主评读建议。后段弱了一些,主要考虑到陌生化和音乐性。问好!
眼泪要多久才滴到花上



河水要多深可终成海水
如果水双眼迷茫
星光要怎样去化为月光
如果不经历沧桑


眼泪要多久才滴到花上
如果风不来帮忙
呼唤要多痛会听到回答
如果没长夜漫漫



我摇摇晃晃
碰擦肩之遇
我撕心裂肺
换云卷云舒
我踏雪寻梅
知春色难得
我仰天长啸
竟无人听到
谢版主建议。确有修改必要。问好!
今晨比昨夜更黑




渡过了黑暗之河
从昨夜抵达今晨
眼前比昨夜更黑
河岸比河更黑

睁眼还有何意义
前行还有何意义
好在天边残留着一颗星
告诉我下一次黎明

今晨比昨夜更黑
我心中的萤火虫起飞
今晨比昨夜更黑
许多人把火炬燃起
今晨比昨夜更黑
去山顶度过更黑的长夜
那里离日月最近
心中的废墟



我眼里的废墟
可以用错别字描述
而我心中的废墟
想用正确的词表达
当我费力找到一个词的时候
那心中的废墟
已经被一个暗藏的程序
设置为方方正正的城市
城市的街道上
行驶的不是车流
而是重新成为废墟的冲动
标记在每一次转弯之前
如果未来必须切割成小块
那就切割成百元币大小
方便有未来的人
买路
车里的旅行家


车里的旅行家
在司机背后睡眠
梦里的雷鸣让他揉了揉眼睛
他的睡眠携带着风景急速狂飞
狂飞的风景
在他肩膀上割出翅膀状的伤口
伤口里有笑哈哈的声音
怪兮兮
类似的伤口很多
昨天的烈日修复着今天的伤口
今天的风雪又覆盖了昨天的伤口
同车的人看见了旅行家的伤
车窗外的人看见了伤口里的笑
醒来后的旅行家
伤口愈合了
笑却开始出血
风景在车窗上慢慢爬行
谢版主评读,问好!
谢版主评读,问好!
我如水 我如水,我愿如水,可以蓝,可以飘绿叶,可以渡航船,可以知山色之远。 我走过的路,会在梦里再走一次,有时迂回,有时笔直,我常常转到我熟悉的地方。我如水,浅吟低唱,那低处在等我归来。在那无穷无尽的低处,有许多沉船,有成群结队的眼泪,有消失已久的春天,有我结了冰的梦。我经过,我流淌,点点晶莹,点点灿烂。 我经过,我流淌,直到静止,直到成为湖泊,如果,我得到的风暴够强大,我拥有的闪电够猛烈,我也许,也许会成为海洋。 我经过,我流淌,我仰望的别样的灵魂,都在河平面或者海平面之上,灿烂如星,沉默如云,美丽如花,我仰望,我跳跃如浪也拥抱不了这些灵魂。我如水,我用倒影拥有了别样的灵魂,这已经足够。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