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宇軒老師析詩

晚安
不知去向的月亮臉,星子引航
留在遠處的心,正聚集疑雲。
我只想保存自己的淚水,而失去的
遺落了影子。

短暫的分別,落寞在每扇被打開的門
最後一刻轉身的幸福
會是不幸的鐘聲嗎
沒有習慣這樣的等候,一站又一站的站牌
待下車在認領處前。

未被畫出的同心圓,城市遺忘了天空
世界跟著飛走了
我問立場,落寞的一種年份不詳
旋轉門裏門外,還摸索著舉槍自盡的瞎子。

何時左右為難的價值在認領處
找到了愛
曇花朵朵旋轉在掌心變成實心
空心漸行漸遠。

最後扭開軟木栓子,砲彈的香檳
打暈了曾不耐嚼著泡沫的
一隻毛躁猴子。

復活的會是隻獅子嗎?
藍色無垠有很多種
有來自山泉、晴空、海洋
一隻豹追逐一群豹
拒絕風被選擇遺忘
滅火器互別苗頭的互比行頭
誰被洗腦,腦海的後門被打開

一根思想的鞭子郵票蓋戳
確沒有人要和你握手
留白想像的翅膀沒有方向
一朵烈紅花朵能保持原型嗎
透澈的湖鏡,水鬼是誰
你、我、他、神不神秘

歪掉的畫框,少年猜疑著
安全感的那種墜落
分岔未明的會是某根白頭髮嗎
何以解憂,徒然之酒

髮梢的勁草哼了小曲
翻個筋斗就毛燥的審判雜草有罪
左右真理
誰是荷葉邊吟詠的蛙影
貓步又是曉色古典河山的晨影

瘋長的內心巨響,無聲無色氾濫
意志漲滿共同的夜
一聲號角,或許就同溫在回家的路
排山倒海戰火蔓延時 佈下天羅地網,輾斷人性鐵鍊戈伐 以快劍之勢逾越時間的陰暗處 那來野火延燒,霍霍成血濛任烈焰紋身 那來蕩然無存,攝住的眼球始終沙塵難忍 不斷不斷逐浪撕裂的頸 凌厲的峰頂交擊聲給雷給電 給鷹一聲長嘯 蓄勢待發的子彈傾全力暴虐聲響 唇槍含有戒律的梵唱 歌唱著挺進雷霆澎湃的野心 盤上之敵硬撐千均一髮 勁草抵抗鞋履蹂躪 一聲槍響 就是風咧嘴無聲的嘶喊 一聲又一聲刀光劍影 皆是刺骨落地開花的革命 巨大崗位開始不斷歷劫 豎起哨兵眼線快速被拘擊 無以名狀的手榴彈亂石,轟轟重疊回音的耳 刺青的蟒蛇手臂燒不盡死城骷髏 臉上的偷渡淤泥冥冥海水漂洗著 心在爆裂,汪洋孤舟無人救援 埋設的頑強地雷痙攣...
蔓延秋葉的味道,安穩的心境
想像對方錯過的因緣
依稀,月圓曾試探孤獨的相遇
內心洶湧的海潮傾聽之際
尋找出路

殘破的葉子微風中安靜飛行
怕驚擾了陽光善變的漣漪
熟悉的風旋律,靜了
只聽見蕭索枝頭不忍嘆息

昔日交換森林大火在紙張的臉
表錯了情將錯就錯
秋的精神飄泊去流浪的口琴
風信子的陷落,失去趕赴晨霧命題

我與自己對話包括死亡的愛情
冷卻的風暴沒有成型
閃爍的眼睛,流星選擇了方向
月照滿信心的光芒
腳步的響導,鞭打的省思

黑暗和光明在湧動
我從秋愁走過
樹木落完了沉葉,飄搖的心不再

我聽見的鐘聲是一滴不忍的淚
更遠是海,一滴悔悟的淚
公園涼亭擱淺了我們的天空
楚河漢界土法有著麥浪的血淚史
黑軍與紅軍不同的叢林豹紋色彩
論戰的盟約單槓磚砌槍膛的雙峰

放手一翻,圓棋迴繞年輪旗桿
一格一格的沉穩風勢
乘隙而入的步伐,泥濘的臉色
溜滑梯此起彼落的滿腔熱血

敵方無可退路,別過頭去重圍決鬥
無意肩膀靠攏成兄弟
研磨方向使無地立錐的亡國
蹺蹺板水平人生頓時失去重力

生存光芒過河的卒子占領一方
張張的盪鞦韆山水墨畫一進一退
有頭有臉的王消失在天空藍
一盞茶功夫誰才是英雄本色
苦苓的一片落葉隨著大地呼吸
搖晃愛恨交錯,飄零身陷的皺紋
滄海的擺渡,密雲深處
門裏一人燈火棲止
愛憎諸如眼淚一種寞落

海的心情起落著曾契合的纏綿
人間冷暖引望星河
紮根一聲再見不見,愛的兇手是誰

我是時間的過客
背枝離葉獨有的戀恨
往年的堅持常綠不見葉蔭
寒月怕守候窗燈皆滅了
尋找落葉的軌跡美麗的花冠
城市忘了匆匆清風一縷

十分年輕的我們阿
依順在對月喜樂或者傷悲
心進駐夜空鏡花水月別無選擇

剖開的心,風無法蔭乾濕手絹
你有尊嚴的籌碼飛鳥的相思呢
輕撫照片輕愁,沉淪飲泣過的愛
琴聲揚起朵朵漣漪枯葉的意義
夜遊
掌一盞溫溫的花苞
半開半閤的閃爍
心芯明朗透出春的新衣裳
我們圍舞成螢火蟲流盪
紅潤的臉映成霞光
清風伴隨逍遙

甦醒一個飛躍的夜晚
擊倒街角一個路燈
貫穿幽徑小巷探險
祥和火炬般邀約

回家
甜湯圓守住一份寂寞
一暈月光
籠罩久違的自己
平淡順流而下的抒情
熟悉的同心圓團聚漣漪
泛泛會合一整個春嚮
太陽陰影下的老舊掛鐘,封藏的心碎記憶
在肩上背負著龍的覺醒,大地開花
歷史逆流中皓月被凝視

釋放禁錮的歲月遞變
黑暗的槍,無情的子彈曾燦爛火花
血和淚的流動在生命恆河

壓迫冥黑待發的干戈巍巍成立
誰曾抵抗了狂風,誰曾征服了山
武裝的腳步無法丈量的巨大傷痛

消滅反抗的勇士
傾頹的城有著廣場的煙硝
心中刺骨的風雪潛行

再生和平的崢嶸,征服狂傲吧!
胸臆就此迸裂,嘆息高舉的火炬吧!
誰曾流注鮮血灑花大地!

引爆號角失根的荒碑,人間暗淡下來
真理規範不安定的陽光
圍密象徵的火紅夕照,肅然沉寂永續哀悼。
相忘於江湖,飛棧如來,我如茶。
剥復麥田的稻草人
剛猛的烈日下有著假想敵
好一聲長嘯,意氣足以崩石
盤旋復盤旋
預被攻毀的蜂巢長滿無情藤蔓
利爪的鐮刀緝捕野生

鷹它是狩獵的豹在吃熊心
試探孤獨,則消遙於王者之風
十面埋伏凌厲成巨大的網
閹割的蜂巢成了地獄黯啞
被扼殺的辛辣鐘擺滴答滴

胸懷交映的燈塔啄揚蛇行的
蟲,微薄生命力
嗜甜的嗜血的一同繁殖
血型拼圖得救的舌頭
給不同階段生命小鷹嗷嗷待哺

掩翅休憩,沾染一身灰雲
崩毀的樹皮屋,打響了
天外飛來的花漾漫舞紛雨
落日,漸漸淡了下去
月思那裏鋒刃
等待日出月沉月沉日出
1.

堆積如山的鞋子
擺放在簡單的嚮往
為了走向遠方,走向更高處
在眺望的無盡人生
累積收藏記憶
時間緩慢下來
過去、現在、未來
復活每一天,夢都是暖的

2.

至少幸福一個旅程
僅管大海沒有終點灌溉
也要為你送行
微雨在臉上密麻的爬
散去烏雲,乍現和平虹橋
高跟鞋有了翅膀
告別潮汐
笛鳴有了思念的回聲泡沫

3.

賦與鞋子生命
每雙際遇造化不同
休閒鞋走向陽光挽留雲
散步的魚私會破碎的風
風景漣漪不斷變化
巧遇白梅
花開花落凍結的香氣
行到腳停處
緩慢的旋轉鏡頭,愛在冬季
最初的倫理道德錘鍊意志
世上形形色色的人生,不惑的輾磨
不動搖的心,眾生麥穀成精勵
圖治自我意識貫穿彼此心靈

世故的人情冷暖在時間深處
鐘擺晃動過許多路
覺醒了平常心,酸甜苦辣張望愛
面對陽光趕上人生
冷眼也歷經許多風風雨雨

大海無限,潮漲潮落臆想中
浪牽動了成長的海闊天空
新諾亞方舟鑽進了啟航的腦海
熱血的眼淚乘風破浪過

話說生老病死
生為一糊天下無難事
老為心靈之窗不散的年邁
病為黑暗回聲中不安初啼
死為永恆空靈出走

風都在訴苦人間疾苦要自嚐
踩過一粒塵埃即便脫不了身
鋼鐵的磨練就此堆砌重擔的歷劫
了了天地荒漠孤寂因果
廢墟掉落的臉
人心悲喜交集就在林間起伏間
一面白鏡,勾勒簡單的人生輪廓
內心靜僻的一角
常常思考被收藏起的年輪
用愜意人生起舞
面對世間紛擾用平凡心

勇敢與寬容順著父親的腳印
一條小徑通往神秘森林
山的記憶胸襟無限
河的追隨會奔赴另一個海洋

苦悶的流星劃過夜,道一聲永別
至於殞落何以解憂的重量
製造快樂的鑰匙吧
輕輕啟動藝術的門
殞石刻寫堅強精進,在和平的希望

超脫靈魂的真實小小羅馬
生命囤積星空,藝術恣意遊行
革命的狂熱,愛並不張揚
萬籟俱寂,傾聽自己的聲音
遺落的救贖音符,朝寂寞方向
去永恆天空
驚醒熟睡的臉,盜汗亂夢一場
窗外寒星點點,月眉皺了起來
腦海一閃即逝的句子
鎖死的房間裏,鐘啞了燈明的開場白

默想畫面一齊碎在閃光的田畝
任風吹散描述不完整的抽象畫
背向夜晚一場鮮血洗刷
生存是拯救一場惡夢
鐘樓死寂確認太陽的鏡子

窒息窒息火熾慵懶幻覺
每隻烏鴉的盤旋都是破壞風暴
扭曲的房間捏碎黑色心臟
回憶的螢火蟲不再黑暗

只要睡的更迷糊一點
只要睡的更迷糊一點
親愛的小瑪莉今天妳快樂嗎 馬車經過麥田 草色有了遙望未來的眼睛 藍天下馬力馳過風吹彎了稻穗腰身 更多的早晨朝露被搖曳清響水鈴鐺 滾動太陽烈愛世界自轉 每日妳奏著大海奏出生命 一雙溫存的手敲響每一鍵 切音於大自然心跳 那斟滿的琴酒阿 好似一個希臘走來 花涓沐浴心靈洗滌天想 花的乳房果實流淌蝴蝶春夢奇想 哲學的慰藉羽毛筆閃過夢境 研磨妳的愛再細一些更柔綿 讓濃郁癡戀不再羽化那苦澀 繞過星空守望的月影發芽 追逐潮水起落妳是愛我的嗎 親愛的小瑪莉今天妳快樂嗎 佔據我的心在無限天堂裡 發甜的老照片一盞燈守著 當時間沒有終點來世我們依然抱擁 浪深深起伏妳的樂音風景跳躍 甕甕琴酒染織著寓言舞衣 跳一支嘴銜白...
無風無雨的日子
下水道每天裹著黏稠的毒酒
漆黑的溫軟黑泥,流溢在床是種謊言
誰相信了吞吞吐吐的老鼠
必然是烏有的意義

揮別了沉下去的空
時刻錶擠爛了一張臉
時間腳步放慢點
臭味相投就多點

沖刷成一種抒情趕不上人生
陽光之日常殺死細菌
活細胞混合葬禮

缺氧了深陷過多無力
深深被埋伏了地雷焦黑,而
無法分解一隻魚
[花若有情天地無間]


樹枝細雪輕襯白梅,風情飄浮在森林
左腦醒來在春寒,雪花紛飛
舉起冉冉白雲,明鏡的淨土如此
溪澗行雲流水,水鈴鐺清澈動聽
橋畔的風舉步颼颼鄉愁

花若有情天地無間
鴛鴦香徑誰爬了頭香
白梅的詩人兀自吹響歲序之音
口琴的隧道,風正旋轉著彩虹之舞
擦過無數不知名的星群
白梅的詩人,一抹彩霞的相思
獻給大地的歌

花若有情天地無間
星光在水央落下銀笛似的直線反光
映照白梅的心湖
照亮白梅萌生的島
舉杯生命曙光天地仍相望
彩雲生春晚霞
愛托住了夢,向親人坦白
鐘擺的歸期,再
通往明媚月亮的

朝向天空走去

沾染咖啡香在心的光廊
同花語墜入諧和音
熟稔的走訪
報紙遞給時間,人們優閒地
攤開世界
飄展雲朵筆觸
飛行在浩翰的心宇宙

擦亮腳步轉動地球儀
飛機彷彿禁不起亂流無情衝擊
似落葉打亂遠颺的髮
望向遠方畫出地平線
夜緩緩從窗口融化
透視的陽光開始漫遊全身

下機,回首鄉愁的凝望
親切的和乘客一一道別
然後悅滿彩虹制服風采
大步向前
照亮自己的
內心
(心澄之花)

追逐天涯的山高水長,雲淡風清
比雪還嚴肅的白梅
永恆了心澄之花
不滅的流光
是鵲喜的哺乳
是醉影的花奔

漂泊的雲回歸大地
比山更高的夢裡
凍結的花香味道如何
一陣寒氣吹過,粉了
卸下獻身的行囊
畫一株白梅筆墨紛飛

胸懷有著茉莉香片的柔古風光
天地悠悠能逢知己
雪豹的眼淚是顆澄澈玻璃珠
內心明亮如燈

梅說一點春意
桃花般的笑容
梅浪澎湃的青春
雪地足印我走過
塵埃帶走了相框的你
誰去旅行了
每個角落都有你的影子
轉動地球儀我是一艘船
月曆累積多少記憶
時間齒輪輾過沙漠就要窒息

遠雲初誕了港口曙光
海鷗不斷搏動
慢慢地蒸發信鴿的淚水

我必須向高山學習
鋪開雪的道路,梅花的鐘聲
熱烈的夢,繁花為誰給綻放了

守護的溫柔港灣澄明如鏡
燈火通明轉瞬間
陌生的港口仰望平常心

黑夜遠方有著遙遠的故事
染色喜鵲靈活像你的話語
靈敏的心孤梗白髮似
向歸航的我招手

心的位置遲來的陽光
滲雜著閃爍光點
收藏在久久蘊藏的期待
甘願為你以整個天空
人生是一顆大樹
土生土長世間紛擾
最近的風景推擠後
很多時候的日子遠遠的拋擲
年輕,已非昔日

更無止盡的
萬物的存在只能仰望
帶著一個黎明睡去
明天面向大海
湧進每一天當下
破浪成舟衷於生活

濛濛的晨光太陽還沒長大
城市模仿溫柔
與陌生人的生澀輕輕問候
風會帶走你的眼淚
連痛苦都失去

我是時間的犯人
心中的鑰匙打開了密室

走向未知
孤獨與我對話
舞龍舞獅的風采在欣悅的大地
梅花絢爛的舉杯國家騰雲歡騰
夜透徹的節慶繚繞心懷
良夜譜就團圓新曲

復活的弓月,心弦拉箭
星馳穿越
愛過的痕跡宛如飛散的密雲
火盃的考驗照亮全家鄉心
燃著每一刻相守的人間美味

爺爺坐在年老的藤椅
怦然心動的紅包讓祈福希望蔓延
愛的流年拖住了夜空
依偎親情
長長的小巷家家戶戶
焚去睡蓮炸毀走獸鬍鬚
鞭炮憾醒了春嚮水鈴噹

夜幕低垂城鄉小調搖身一變
晚天未晚拉長了影子
守歲有著無盡的夜
日出的晨光是明志之心
喜鵲點亮星子的眼睛
今晚
我想繁殖銀河美麗神話
讓愛神吸吮酩酊
春水兀自流放玫瑰花絮
蜿蜒萬縷時空情絲

救贖情人月光泛著臉龐
有著晴朗不散的約定

相思的親切楊柳
在流雲的橋畔隨微風
水花多情浪動
十指穿透慾望音階緊扣心弦
編織花瓣旋律

若隱若現的染色丘比特精靈
讓我輕輕擁你幻影
讓寂寞獨月
佔有水仙愛戀般的妝鏡
謝謝綠豆老師的析詩

新年快樂^^
謝謝綠豆老師的析詩

新年快樂^^
謝謝綠豆老師的析詩

新年快樂^^
謝謝綠豆老師的析詩

新年快樂^^
謝謝綠豆老師的析詩

新年快樂^^
泡沫之外
還有櫓聲眼前還有浪峰
如何抵抗險灘的敵人
我們可以走的小徑更遠,森林更深
那樣的島嶼,冒險與信心併進
夕陽如火如荼的自滅於海潮
一隻豹的速度來的及去狩獵嗎
魚都在餐盤中了

泡沫之外
什麼使你更快樂
過盡千帆的人情溫暖才擁有天空
你留下世界的呼吸
人生,貧血的太陽觸礁
擦肩而過的青春枯竭的翻耕
白髮的鄉愁也泡沫了何以挽留
夜開始碎裂,彎月像把銳利的刀子
兇手是誰

泡沫之外
雪花漸漸沉默,湧出的春酒
朝露般新鮮,一瓣瓣殘花
霧中一閃而過的片片詩句,被雨射殺
紛紛都在泡沫之中
泡沫之外的詩
不消亡的正在向時間逆流中致敬
醒來在超現實
生,死,無從選擇
泡沫之外
還有櫓聲眼前還有浪峰
如何抵抗險灘的敵人
我們可以走的小徑更遠,森林更深
那樣的島嶼,冒險與信心併進
夕陽如火如荼的自滅於海潮
一隻豹的速度來的及去狩獵嗎
魚都在餐盤中了

泡沫之外
什麼使你更快樂
過盡千帆的人情溫暖才擁有天空
你留下世界的呼吸
人生,貧血的太陽觸礁
擦肩而過的青春枯竭的翻耕
白髮的鄉愁也泡沫了何以挽留
夜開始碎裂,彎月像把銳利的刀子
兇手是誰

泡沫之外
雪花漸漸沉默,湧出的春酒
朝露般新鮮,一瓣瓣殘花
霧中一閃而過的片片詩句,被雨射殺
紛紛都在泡沫之中
泡沫之外的詩
不消亡的正在向時間逆流中致敬
醒來在超現實
生,死,無從選擇
盟約白梅的夢落
撥動枯枝塵封的夢境
一輪月圓舞曲的邀請正為世界著上顏色
粉紅的笑臉開始融化夜

花精靈飛行的羽毛有著盛裝的慾望
夜霧拂著我的臉
古老灰燼死灰復燃
馬車偷穿高跟鞋城堡有了心跳

與王子共舞凌波水之美
鐘樓的裙擺一波波心花怒放
高低起伏的人生交響曲
輕盈的舞伶正轉著薔薇的綻放
把愛給諸天地

雀鳥的飛舞之歌似雲似彩的
穿梭在浩浩天籟

星墜的夜真美
迴射的鑽石舞台在奔放海髮之音
時而閃耀時而性感
為誰掀開古堡的簾幕
身披的彩鱗自在的穿梭在幽緲的深海

城堡的12點鐘昇響起,飄逸的髮絲斷了線
旋轉木馬何處尋你,深情的眼波
留下一隻
暢懷月的協奏曲玻璃鞋
[白梅灰姑娘]

盟約白梅的夢落
撥動枯枝塵封的夢境
一輪月圓舞曲的邀請正為世界著上顏色
粉紅的笑臉開始融化夜

花精靈飛行的羽毛有著盛裝的慾望
夜霧拂著我的臉
古老灰燼死灰復燃
馬車偷穿高跟鞋城堡有了心跳

與王子共舞凌波水之美
鐘樓的裙擺一波波心花怒放的
高低起伏的人生交響曲
輕盈的舞伶正轉著薔薇的綻放
把愛給諸天地

雀鳥的飛舞之歌似雲似彩的
穿梭在浩浩天籟

星墜的夜真美
迴射的鑽石舞台在奔放海髮之音
時而閃耀時而性感
為誰掀開古堡的簾幕
身披的彩鱗自在的穿梭在幽緲的深海

城堡的12點鐘昇響起,飄逸的髮絲斷了線
旋轉木馬何處尋你,深情的眼波
留下一隻
暢懷月的協奏曲玻璃鞋
[白梅的詩人]


白梅的詩人阿這世界教我們希望
追到的霧會散去,山河依復高揚
滿山的澎湃白梅在戰鼓
我們只能向前跑堅忍寒霜
昂首四方的老江湖
泥土的氣息正沸騰著墨竹成胸
人間溫情的祖國,另一種鄉愁
潦草的雪
墨人戀慕,繁花綻放

白梅的詩人阿這世界教我們希望
母儀滿天下父命在天
國的和諧,鄉土的溫郁
羽毛筆的帆掌舵
划過的歲月寫滿愛與生命渴望
霧中摸不透的詩
日子一天比一天的晴朗

白梅的詩人阿這世界教我們希望
把握走遍夢土上一聲喟歎
情忘的流水低語,梅浪樹枝高歌
和音連綿山脈磨墨的劇跳,高於峰筆
幾縷流雲快樂否
我們阿我們無盡的夜
時間的恆河反叛寂寞巨大迷宮
白梅的詩人阿這世界教我們希望
啜了口苦茶無法稀釋的
人間煉獄
歷史胸口的悲傷刀刃活埋了
心海色彩
黑暗回聲渦漩有如魚雷波動

雨的落葉有張枯萎的臉
水泥叢林築成地獄癱瘓
頹然的屋瓦洗不淨槍林彈雨
候鳥兩翼空響卷雲滿是烏穢

孤星血淚
紅色血絲纏繞著模糊人影
地雷生機隱現
掩埋不了一頭濃密思緒

翻起的公路擠壓著心臟
失根的浮萍一夜後
風無法蔭乾濕去的手絹

不滅定律的國家
掃去了憂傷蛛網向石階深隙
微雨滴答滴



-(記花蓮地震後)-
吹響雪溶之歌
周圍遊移的神竹如霧,行雲間
流泉在我雙手間洩下
水面蕩漾微爍貓的搖籃曲
煙波寬廣

泉水交織的是更迭的意象
魚貫的眼波彷彿透明不存在
畫像的晴空有誰
女人,早春的一座天池在
大千世界盛開

泡著忘憂暖流
人生稀落掌聲成了過往雲煙
白雲閒散了每顆心

眼睛天空下的檜木小屋
為我量身訂作火藥噸數
炸開的是歌德搖滾火山
一朵安心休息的梅花
向前四季變化之快

發酵熱浪雕刻出春的表情
較勁末梢神經
火柴棒躍身而起滑軌
無止歇地點燃一盞盞步行的行星
絕境萌芽
在太陽下用血汗洗煉人生
四周圍的海洋蘊藏著期待
岩石不畏風雨在久旱的夏季
昨日,迎接豐沛的愛
漁夫心聲給了天空
吹斜了桅杆的夢落

動身遲來的陽光
生動的沿岸樂園
一艘船,滿滿尾尾的魚
一尾潮溼蹦跳在粗重的手

不滅的信念,飛奔的海音
無垠的海岸線
解斷纜繩翱翔
青春豪邁在撒網捕網之際
熱血在搖擺的船身

快轉心海色彩止於內心海嘯
冥冥海水漂洗著臉上辛渡的淤泥般
啞默的笛鳴被胸際擎起返程

孩子氣的夏野
放的長竿突然在碼頭脫帽致敬
朋友喊著:是大魚是大魚
墜海的夕陽
牽手最愛的勞累與喜悅
[白梅]

一抹陽光任瞳翦影
清新的冬雪在掌心成凝珠之露
含苞待放的朝顏輕綻藐然一笑
落盡初醒枝頭初雪

一點點伸展大地喜悅
邂逅初動舉杯的國家
一絲絲餘溫弄青梅的故鄉
銀鈴的笑和音著戒律的梵唱

山河依在
在追尋的夢土上
繁花凍結香氣釀成
掌舵者的一抹微笑
為我定景幅古老純真絲路
桃花源的島
聽流水帶走我沉睡的心
在甲板殞落晨星之寂寥 浪潮洗刷了面目全非的故鄉 人生的泡沫 拋下了整個城市 天下之大何處是我家 岸邊岩石暴裂出湍流的聲浪 撞上了鋼琴 翻飛出海鳥之歌送別,即將遠方 觀海不如觀己 即將出航的忙碌太陽早起 別敲沉了遠方的燈塔 翻手為雲覆手即為雨 海面掀起的地毯是一片無洲沙漠 冷冽的風音撲向 張張的親情歲月誰親手埋葬 天倫之樂的錶停了 咬住了空茫,堅忍國的梅花 紙鈔浮水印的神父沒有笑容 鐘擺的歸期 海水氣泡的一粒粒淡化成一種追憶 落下相思羽毛黯然為誰傷神 停泊在他方國度的港口貨運 請別敲擊我的玻璃城市 地鐵不是春野 胸口摩擦過多過境莫名的船魅 像子夜星歸無法高傲 像發光的海水無法航行 那裏是祖國的懷...
老日子記起一張臉粉碎夢的完整
人生散場終有時
貓頭鷹啄開了半透明的夢
在崎嶇山徑凝固一種難忘的影子
筆桿滿懷飛翔意志

我筆帚輕掃紙張的落葉歲月
畫布的天空下森林的脈膊在跳動
撥動枯枝塵封的夢境
深耕我晚霞的容愁
再乘著月色將芳心封鎖

哽住的侯鳥在熄聊齋之燈
在鐵橋下扮鬼的冤大頭
頂著沉重的大理石懸案墓碑
潔白的蕾絲枕頭誰格外醒目

突擊的陣陣旋風
是晚霞風鈴的更深處
描繪了地平線的虛線
油彩的刀在裁切夢的區塊

上鎖了不安童話的祕密房間
窗外有了多情的花之影
溪畔誰的相思髮如流水涓涓
溢出天籟純蜜澗溪的支流
豐滿的風鼓脹乳房尖挺的果實
老式掛鐘踏響了
少年停擺的愛情心跳
畫一個太陽
推翻思想的光留下
一個釘子

內心意識爆炸
咳出缺氧的曙光
痛的問題不會長滿青苔

抵達的鎖,輕輕把時間
癒合
湧向堆積的謎雲
晴朗有了告白

無以名狀的強心針
踏實的號角快馬加鞭

改革在緊閉的門
那暖暖的深處
風張開大嘴一吹
快速飛走了沙石車掙扎中的我
離開隊伍了,喊著「自由、自由」
有力的步伐沿路有著愛的火花
煉就自己的信心
天空的一角曾有保衛國土的使命
不變的體質
適應新生地不論多深沉

塵埃落定
這裏就是我的鄉土了
有氧的空氣不帶污濁
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青青草原的地毯
白雲閒散在山,環繞著墨韻
仰望流動天空
僅管我的太陽像皮球被踢開花

塵緣流水不復返
打開內心的天空吧
露水嫩透新葉的脈絡之音
悠閒的歌連松鼠也愛聽
夜晚路燈擁抱
夢遊的落葉落在孤獨的月下
覆蓋了我成了棉被
看不見的風景一夜好眠


(剛經過沙石車施工中有感寫下)
讓桃花流淌著夢對你耳語
磨滅孤單的日子奄奄一息
填空的號碼被想起
喊出的名字,月代替了
街燈下的角色。
生僻的詞不再延伸
愛的物語會扎進心裏。

哽在咽喉的苦澀不再
不小心就按到了一個吻
兌現幾十分鐘的檸檬酸甜
不時灌溉邂逅初動
不再迷失十字路口的人生。

指尖划著多情星塵噓寒問暖
加法一個世界
赤裸的島不需將愛擱淺。
通諜的濃情巧克力
雲湧心澄永恆之歌
一起撕下愛人的枕日曆
開始沒完沒了............
容納更多的老車站票根
一張張知故里
一張張萬重山
一張張千江月
老機車貫穿街道突襲孤單
不再那麼的孤單
盛開的句子密封成禮物
遞增給太陽

時間的厚度
潮漲潮落趕上人生
萬里雲堆積出泛白的語法
指標會倒映出生命的喜悅
誕生驚喜

通緝親近墨思乾透的名字
熟成幅幅自然天景
一站又一站的幸福旅程
無限的重量愈來愈輕

時光最後抵達終站
以為是寄給自己
加一個星空
黏著夢
於是不那麼的孤單
映照故鄉的月光
長途電話撥弄心弦
一夜鄉心通向清晨一種霧散的語言
逝去的鞋印,回家是屬於雪的
圍巾留給泛黃照片
圈住時間的記憶,雪淺淺剝落

曾封存的另一個驛站
妥合在寂寞的味道
父親恰似暖暖微溫的牛奶
天空還是一樣的天空

火車疾疾狂奔,風景如一斗笠
晨霧打開了心的陽光
耳邊縈繞是久違的聲音
不滅的雲絮在緬懷風動的容顏

一滴淚的空白是否能填滿
碎裂的燈塔解釋時間被拼回
地圖同時心跳

默念小城,終站直奔您的書房
風信子有著遠颺的旅行
飄落一盞燈的寒暄

傍著侯鳥的依歸
相思髮如流水涓涓
巍巍的鄉愁您伸手接住了
那一滴澄澈的


打出黃牛票的角力賽
芝麻開門鬥陣俱樂部撲光撲光
爆米花痛快鮮活玩
高度媒體專業過招
專拍玩家陰謀色彩

紙幣翩翩出價灌籃
易解的劊子手
獸皮緊身衣塗滿叢林豹紋色彩
機率遊戲獨吞彈簧戲碼
迎風力擊轟趴轟趴

猛地霍一霍,霍一霍
跌進重節奏
超音波的熱門噪音淹沒擂台
像天空的腦杓在陣陣中棒喝

嗶嗶嗶,嗶嗶嗶
天雷勾動地火
哨子嘴吹出嗶囂
沉重的巨無霸炮箭
放大鏡下角落重振雄風
震碎的將是大蟒蛇的高塔
謝謝宇軒老師的析詩

晚安^^
舞台下巨大的眼
自由心證正掃描魔術的疑雲
支撐著人間合格的假設題
待發的干戈拉長了幻網
故弄玄虛的明確了洞悉

瞞天過海
咀嚼濃烈風格的靈魅氣泡
空港歲月有了懸疑的紙船
被暗殺的時鐘
魔術師偷走我的心

黎明昂首誕生
記憶有始有終戲耍心魔
形形色色鼓舞眾生
夢不會撲了空會有了方向

揮別魔符手銬
震憾教育在人間合格的視野忘情
行雲流過疑問句後驚嘆號吹又生
天方夜譚是我的消費神話
前衛了入場券完美的句點
想像把地球倒過來走躍動顛覆的生命力 高樓大廈旋轉了一圈 城市的調色盤任意塗抹一夏 小城故事多騎上鐵馬哼著歌 鮮活的陽光射穿心的指標 飄展雲朵的往日情懷擱淺了天空 街道口涎的美式麥當勞 正轟炸我的味覺 久違的餘韻射進了自個兒的嘴裏 紅磚道的麥當勞叔叔 一抹微笑撇著鬍子盡情搖滾說嗨 占據我的心點餐相遇在春暖花開 混搭的套餐交感魔力 漢堡獨到品味入口的都是終極美味 薯條的童年旋轉木馬風味十足 暖身的炸雞前衛了味兒新綠洲 暢懷清涼的可口可樂激盪嘴裏浪花 闊嘴輪舞十分入味 用餐完門外張掛青春帆布天空 心情搖身一變蘋果笑臉高高掛 人間美味速食愛情頻頻回首 仲夏復活日開始拼貼 味覺的派對被拋上了浪頭 任光...
親愛的克立夫特 麥芒的一顆星渾然呼吸著不朽的月光 飲盡時間的恆河越過一隻蠟燭的真理 暮吹著古昔的銀笛一支歌晚禱順從 黃昏一扇霞光盡頭重溫最初心的激流 我是如此等候傾聽你那初生的月芽 那黑色的美猶似珠廉後的風景 冷醉我大腿蕩漾的浪谷發狂 我們向前奔跑拋棄了墮落的某種錯過 韻律的奇妙日子肉體展開歡愉的慾姿 囚我在神秘入谷的白鳥藤蔓纏繞全身 一些憂鬱散開藏在髮間浮動的星也散開 夜晚的私吟火燄的眼被您俘虜 就這樣失去自己擁有你 戴上枷鎖死心蹋地的愛交給了上帝 感覺到風車轉動愛情的鬱金香了嗎 我的夢將在回到遠方唱著古昔的流淌聖音 當這個季節每個詞成梅雪花片片珍守 千年之雪的愛濃了密林呼吸 冬天走過一聲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