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修剪著你們的皮影小屋
真摰問候
天使靜靜落下翔恆羽毛
同花語墜入搖藍諧和音
耶誕紅天籟的弦纏醉了

一顆耶誕樹修補著油彩的天空
魔法袋裏的宇宙光之砂
幾何星圖輕輕搖晃
虹橋上的巫師鼎盛暖亮內心

神匠雕刻著你們的天使輪廓
妖精們開始響導著鐘聲
躲在耶誕樹糖果襪的魔法
是幸運的人生
活力舞台

跑馬燈揮灑多彩地奔放夜
聖潔的月呵護著銀鈴的麋鹿
教堂彩色玻璃內漸漸高音攀升
飛出古老神話
冰塊[冷門]


吹拂飄落之聲
今日小雪如泡沫之歌
水與火不知在召喚著誰
獨酌冷茶
誰的面容枯槁
一張歲月的臉荒涼起來
難解的塵世

窗外落雪了
冷冷的匕首插在背骨
扶骨莫愁
俠士會為你開花
江水踏波而來月走如飛
喔,漫天迷霧誰被放逐了
秋雲自開自落著玫瑰
弔詭的面具
走過橋與革命做愛

宇宙黑洞爬出了初生的我
天地間渾沌的殘餘影子
死亡的預習煮沸海水
遁入一盞燈水波不興
不容爭辯的曇花無限
雨滴如透明珠廉成串靜靜落下,擊中一葉扁舟且浮且沉。
雲挽著農人以乾淨的藍天
溫暖的太陽熱情著斗笠,心開懷
拭汗的風卸下重擔
沐浴著稻香
拉犁拖車的老水牛曾拿命來換
泥土耕翻的耐力賽
深耕土地的快樂節奏
畝的跳動心臟一觸即發
張掛帆布天空
一束穗,一曙微笑
陽光一閃一閃放射自由火花

金黃光影曲折著季節郵戳
衷曲年年的揚歌收成
金黃色的薄霧膚色深呼吸
引八風的環抱都是愛
缺氧的一株樹正在掌心茁壯開花
伸展大地喜悅
浪田的美誰迷住了
一束穗,一曙微笑
稻浪的脈膊在跳動
風颼颼地響著鄉愁之歌
沙漏會豁達季季時間
繼續滴答汗水
夕陽說盡草草一生,青藤秋空的寂寞 飄落之聲寒鴉也荒涼 女人的淚是可以燃燒的,著火的意象 火中赤壁,焚我雜悲 散去清晨的霧,一場離別無以名狀的愛 胸中希望的花朵絕世,刻寫希望 捧飲自己遺忘乳房天色,歸晚否 撫柳穿秋水,慢板的過橋鞋聲 流浪的夢,獨酌青蓮一曙冷傲 孤寒背影宿命的無有,看晨星起落 女人一口黑井醉賣鄉愁 張掛帆布天空沒有人知道 另一個島是否有真愛 喧囂城市練習迷路低低吟唱 剪下一片夜,漂泊是風 一根雪茄炊煙,裹腹 一株青竹有著遠山的深度 落葉滿階一步一愁 十二階似十二月溫柔的蝕痛 再踏上桃疏柳翠澄明禪機 翅膀的小船擺渡著半醉的琴韻 忽忽諸弦皆斷,相忘於江湖 江水在唱神的聲音 青春年少時...
龐克的太陽相約在搖擺青春站牌
都市叢林帥性地有了熱門節奏
自由天空一較高下美式國旗
電音重鎮半顆心
復活昔日的草根搖滾精神

風噬人的超異能快感
刺刀刺在胸口也不賴
恐龍和七彩棒棒糖一如往常
翻越跳錶暴力界線
個性搖滾炮箭轟下重鎮火紅心臟

追魂手駭速的轉彎即興的風
玩味原始活力震耳欲聾
耳畔呼嘯而過的車聲像拔鞘之音
較勁了末梢神經
順其地在彎曲山路算式線條
在追風咆嘯中震碎猜手槍的天空
宇宙的閃爍快活
星子脫下萬物心事
讓夜夜成為十分清澈的月
枝椏撥開樹蔭,隱現妳寂寞的側影
我傾訴著飛揚的年輕
走過瑣事句點,雲的沿路
跟樹幹拔河,霧的釋懷
盛滿盈盈少女透明的夢寐
山水舉起葉羽片步來時自己的存在
溫暖依舊,撿拾杜鵑回到原始的大地
雪是乾淨的一帖小詩
讀我像懂你,天井的深淵
被打開的抽屜

人生夢境將一池墨水眠床
黎明寫在一抹陽光
以彩筆以墨水以曲韻骨肉相連
泛黃的老舊照片是昨夜的斷句
今日是什麼紀念的日子
我們的相遇,再合照一張
擁抱也好落淚也罷,如此煙雨
一把紙傘是否輕夢一場
千古的幽情送別了惆悵
接著日子繼續變老,找尋彼此
在木頭刻上情人兩字封藏愛情
風吹散沉默開始談論他們自己
宇軒老師好跟電影沒關西

我另外想的故事

謝謝你的指導
謝謝宇軒老師的析詩
周末快樂~
(冰塊)

它住在冷凍庫裏
落寞的冰山一角
它也想有屬於自己的島嶼
海洋性的天空

可是它長不大
一出門它就冒著冷汗
隨時可能消融成水
微弱的語音
說不想在陽光下人間蒸發

還是寧願和白開水做好朋友
被人類當成養份消化
流下眼淚一起遠走高飛
岔調的變奏曲
水的節拍有了心跳
乾杯,與城市相擁
清涼的新鮮青春
失控的熱情氣泡
搖晃著零星冰塊
可口可樂心中有顆不沉的太陽
戰鬥力十足,追逐夢想
口兒震盪舌頭的碎冰
撇著鬍子盡情搖滾
味蕾衝浪的開場天真派對

飛天潛地露天游泳池
充滿生氣的跳躍音符,渴望
清涼比基尼小姐好辣
氣泡繽紛的可樂俱樂部
怎會沒人領舞,嗨到翻

大草帽邊緣有著麥浪微光
那來休止符的孤獨
清新的回聲泡沫
再來一杯
幻象繁殖留白的髮,成黑
翻身超脫無枉的青春
(冰塊)可口可樂

乾杯,與城市相擁
清涼的新鮮青春
失控的熱情氣泡
搖晃著零星冰塊
可口可樂心中有顆不沉的太陽
戰鬥力十足,追逐夢想
口兒震盪舌頭的碎冰
撇著鬍子盡情搖滾
味蕾衝浪的開場天真派對

飛天潛地露天游泳池
充滿生氣的跳躍音符,渴望
清涼比基尼小姐好辣
氣泡繽紛的可樂俱樂部
怎會沒人領舞,嗨到翻

大草帽邊緣有著麥浪微光
那來休止符的孤獨
清新的回聲泡沫
再來一杯
幻象繁殖留白的髮,成黑
翻身超脫無枉的青春
爵士黑咖啡的黑眼圈裏 住著一個悲苦的靈魂 肖像掛在牆上,我想我就是那朵玫瑰。 善變的你,飆火了未知的慾望曙光 老式掛鐘踏響停擺的愛情心跳 57街密室牌桌上以封印分牌 波波通明的時間齒輪滾過紙牌秘密 爆胎的臍帶談論著解剖愛的保存期限 一隻眼睛便是心靈的鎖 一副牌每扇門都通往未來的玫瑰花魂 海水正黯藍海上花開又花落 卜出仍不完美的愛情 別敲沉了遠方的燈塔 今晚的夢會坦然嗎愛在那心就在那。 揮別了複雜魔符的手銬 愛神拉弓手款款音符彈射一一命中 相思樹紅色靶心,拒絕風被選擇遺忘。 新諾亞方舟鑽進了啟航愛之船的腦海 支撐著人間合格的假設題 神主宰遊戲的多角關係魚刺仍遺留 大雨小雨未曾間歇,愛力有未逮 月...
這兩天看了你的書

覺的你真是情感豐富的人寫的這麼好

網路的我也很喜歡喔~加油
絕情男人女人兩個人都痛

愛是什麼?

痛完也許就學會遺忘

波兒問好詩友
不同城市的倆個人,在轉角相遇 無意擦撞了彼此。書本散落一地 街景跟著氛圍轉動,撿拾微冷告白 「抱歉,沒事吧....」 街燈下男子女子各懷心事的 尋找對方影子的表情,瞬間 有種心跳的感覺。 女人淺意識偷穿高跟鞋 世界抒情的灑落月光花瓣 時間安靜的像隻貓。兜售一隻舞。 美麗的相遇有著磨墨的劇跳 詩句為誰坦白。 秋夜誠懇的言語,像初戀的青春 一瞬間城市沒有了距離 星斗親吻著大地點燃彼此溫度 月光泛著臉龐,不熟悉的臉孔晨星起落 遙寄未來的思憶。定格的名信片。 男人遞了號碼,要住在口袋的浪漫手機永恆 瞬間愛逃進了背包想和你去旅行 像微甜的蘋果派候鳥有了依歸 咖啡確又淡化成一種追憶,風將落葉吹的好遠。 天...
一杯透明寧靜的荷
無雜質的思想,在
柔柔呼吸中流開
水的風貌清朗
太陽的活力藏在水裏
泅在生命的流泉
精神上挺著甘露
咕嚕咕嚕
自焦渴而清醒湧動世界
再捧飲一杯林泉,使成鶴
溶入大自然本質
釀製水的韻律,多像魚
自由跳躍於海洋中
地球的方程式是什麼
穹造人類的力量
那雨的智慧無窮盡
高漲海闊天空
我們康健的斂翅使飛翔
天地萬物都生動起來
在掌心沸騰水墨
在掌紋熱絡生命線
愛的飢渴便找到自己
讚美樹更加茁壯
讚美噴水池神的雕像
賜我們共生的水天堂
永生的純粹明日
鮮採濿苦湅甘的熟透果實
肺腑之愛的旋律暗暗飄香
陽光探出臉來暖暖緊握愛戀滋味
吾的愛氳著童話氣味
手中分別善惡的果子
在掌心扮了個鬼臉
格紋桌巾上瞥見的怪蟲不怪
削去圈圈愛的習題
切開巴掌大的寂寞
口涎的叉伸向口中肢解著
果肉的慾樂章
嚼成清脆浪花飛向雲端
純白的高舉我
飛揚的邂逅一切盡在其中
哺乳了甘甜前衛了味蕾門
特定的夢誰寵壞了
汽笛響起帶我去遠方,胸網的夕陽一樣輕夢 出發的心情是藍調的前奏,港口回音 與旅人同樣的鄉愁,渡輪逐漸起身航行 浪花與雙手共鳴,激越共存的漫渡海程 十指間開始聲音流動 遙想伴奏的你曾轉身離開,透露著焚燒的愛 一個人的舞台依舊 誰來傾聽,凋散的雨季輕飛寂寞的餘溫 跳躍的音樂精靈,下個季節有沒有我 音階開始瘋狂的搖滾忘我忘情 邀請來自不同世界的臉孔,並且相擁 一起奔赴海洋的水晶玻璃吊燈宴會 誰一見鐘情了,誰有了舞伴 轉調飄邈的爵士之音,為愛鋪夢 舞步交換舞步踩著星圖,銀河有了旋律 一切依舊是那樣的夜晚 摯愛的月光彼此一樣耀眼 陌生的男人女人在描繪戀人的喜悅 情人巧奪關於找尋彼此的敘事 跟著音樂一起反...
有人從霧裏走來,浪人或者俠客
管它是啥花雪與月都行走四方
燈火焚雪我欲成炭,燃燒自己熬成江湖
蹓躂著幾兩銀子,新沏的那壺茶暗流洶湧
獨飲諸佛松天間,誰飛簷走壁來
劍出過招遂成絕響一種調子,冷
千百次的死欲絕都渡去
我從不發怒,但喊殺連天的有之
道可道林泉激湧,純白的深處
血是種什麼臉色,絞殺的味道
提煉河川的清醒,武者不可辱
寂寂的飛步是煙雨焦渴的燭淚
不妨溫柔殺死我吧
不妨讓雁子向西來自無影
倘佯在大自然的寫生,風重重一拳震碎一面鏡子,如果我是隻小小鳥。
(一)鞦韆 往前盪,混入青空把太陽詠進胸脯 全身開始發光發熱發揮理想 風輕輕一拳 散開了節奏意象 往後盪,倘佯在大自然的寫生 風重重一拳 震碎一面鏡子 如果我是隻小小鳥 (二)溜滑梯 出發,心情猶勝小別 登上高峰 站在斷崖叫醒大地春回 坐好降落傘 滑下到地球表面平行的草地 意猶未竟 哪裡還有更高的彩虹 (三)單槓 逐勁的手臂舉起青春 追逐天空冉冉白雲 撐持再撐高 任行草冒險空翻 失手的瞬間 時間的靜止,愛,痛不痛 輕握那麼一點瘀血的顏色 夢想張望未來該有些勁道 (四)涼亭 坐在樹下的長椅 微風像年輕的旋轉木馬 鐘擺捲起袖子 誰的左手 誰的右手 清閒的攤開時間風景 (五)幽徑 老地圖上如昔行過幽...
黑道無國界
性感的賭博女神附魔著迷途的貓
發牌員玩家專玩陰謀色彩
遊移的手在敵香煙盒故作迷離
重返午夜知音海上花開的風流之韻
為誰開盤下注
莊家下好離手
洗牌著凱迪拉克膚色的酬碼
英雄本色兩把刷子的縱衡賭城
脈膊在翻騰血汗錢的虛浮人心
美鈔反唇相譏
人性在為影子刺青
風雲變色一夕間
撲克牌王子隨機打出闊斧煎熬
互別苗頭互比行頭
在牌桌旋轉地球孤寂因果時
蹙著眉鬼點子多
嗜血的嗜甜的一同繁殖
矯情的虛線被寂寞消化
夕陽如火如荼的自滅
遠雲初誕了不夜城的血膿曙光
剪接天羅地網重振雄風的隨性充饑
表錯了情將錯就錯
最後槍客不知要火燒了誰
加水站

[1] 殘存的空,風乾的夢,在盡頭又回到青春的行旅。

[2] 沙漏的倒置,滴落詩韻翩翩。

[3] 快忘了一場魚水之歡,再重頭蔓延真善美的愛河。

[4] 空夢一場,乘風追尋。
陽明山陽台的躺椅上有你暖暖的胸膛
入谷的白鳥撒落花漾音符,漫山的異國情調
斟一壺小洋傘的水果茶,癡戀的味蕾在滋養甜橙
午后陽光靜靜地落下了紅顏杏杏的果實

留聲機的冰刀滑雪般的花式
刮出髮絲飄渺的輪迴,滑過鐘聲教堂
綠光森林生日蛋糕有著相思火燄的藝術家
鄉村的藍調在此相遇為世界著上顏色

樹林簌簌地響起亂葉的七情六慾
男子想要擁有女子角落的秘密
飄展雲朵的往日情懷,擁夢的原野風光富於時樣
寂寞之井打撈了花之影,心跳恍若有夢

我們曾守護的溫柔港灣澄明如鏡
風繞過內心的音節夢迴了彼此浪花
嫩透新葉的脈絡之音,橋畔的風盛開薰衣草的懷抱
這樣的溫度在掌心剛好為我的天堂之樹命名吧!
雪昆的每首詩都好棒,真是愈來愈喜歡你了

^^

波兒問好祝周末快樂
異鄉人的新城市有了護照,舒展了茶葉脈的掌紋 沏壺好茶凌空港市的月,夜是坦白的在下機後的小茶館 路燈照亮城市,燃根煙,黯魂的煙圈套住夢 在小巷蹓躂著欲散未散茶的甘。 走進飯店窗外的風在翻弄單人旅行的心浪 寂寞交纏的月影發了芽長出多情藤蔓 攀附向上摘了朵星子音放新首都 高音攀升我的午夜玫瑰,天堂階梯的自由靈魂 正投向夜的雙臂,編織流轉胸懷的真善美。 蒐集滿天星空的告白,換上灰白休閒服故步雲遊 走著走著來到了間小酒館,輕盈的城市在夜裏很爵士 歌唱如鶯的女伶哼著老式情歌,再來一首 琴鍵浪動著曇花一現的香榭大道紛飛的蝶影。 揉揉我月亮的額自由之光從心靈之窗鑽進 至永恆的空靈出走,在未知之鏡切開銀河的容顏...
獨自去看海很輕的情緒 把蔚藍海岸畫布旅程放進行李箱 未知的單人旅行,浪漫的地圖 寂寞的溫度剛好 起飛航行的流浪飛機 窗外的城市在眼裏漸遠漸無 雲層凌亂的抽象,雲湧不斷 低首揚眉看著報紙翻來覆去 奶泡咖啡預約著世界的終點 降落飛航的音階滑行,浮現爵士般的 自由島嶼,下機沐浴太陽的熱絡 活力的草裙女郎為我戴上花圈 為我歡頌美好光景的氣習 開著吉普車前往浮潛聖地 沿途經過海岸、雨林、峽谷 閃亮的鍾愛景致被釘在時間的 名信片,雲彩下都是綠光的畫浪 握住海的大手,心澄晴朗的永恆之歌 光線抓住蔚藍海岸的夏顏 金黃沙灘被抹上晶瑩透粧 貝殼的海音在召喚風的懷抱 伴隨著潮浪捲著我的髮 海鳥搏動著邀約共飲椰子樹的...
我在床上慵懶的枕邊武裝思想
預習戰鬥一天的時間
淺意識焦黑了吐司
綿綿奶油成為賴床的理由
鬧鐘從理性到吵的很兇
太陽努力向上爬又爬升
微光漸漸包圍了我
問候窗外的城市但不要溫柔
用力醒來管它世界痛不痛

一杯咖啡寂寞了棉被的依依不捨
房間的冷空氣沐浴著肌膚
微透陽光的親熱
沉默的四壁變老變多愁
憂傷的蛛網
墜入年輪絲絲入扣的唱盤
追憶昨夜無情的梗落下相思羽毛

打開水龍頭忘了吧抗奮的清水悟了我
牙刷微持下半輩子的自信
刷去愛的牙牙學語
再漱去分手的痛
鏡前相擁自己
噢!詩人你是怎樣的靈魂
我只是想唱著歌名叫詩歌.....
滑稽的唇揚起抒情音調
滾著銀鈴笑聲
和音著微風中的愛神天使
幸福的粉紅笑臉
小廣場歡愉的拉著手風琴
踢踏舞著

陽光就這麼射穿舒展的心
魔幻中的形形色色
多變的面具晴朗的水汪汪眼
流淌出歡愉的淚

挪出原位的夢綻放童話色彩
在時間的影子聽故事如歌
孤單是否就不會成形
胸懷的天真一直為你微笑
被抱起收藏的孩子坐在肩上
扮了個鬼臉後離去

舉杯生命曙光
叼起哀豔的鮮紅玫瑰
撥放一曲輕快節奏飄展雲朵
舞一曲煙火
放飛噴泉翅膀
廣場風光在開懷新天堂樂園
任烈陽紋身自轉自信笑臉
漂浮的打字機在閣樓圓桌上 留下一封信 打開小小的浪漫輕嚼詩感的氣泡 好像我們在等待一場舞會 鐘樓裏的女孩 在旋轉階梯找尋光亮的出口 引八風的花漾舞曲是滿櫥子的幸福 調色盤愛不色限 魔幻衣櫥正量身巧匠神妙的舞衣 穿上百花影的大地彩衣 汽笛奏鳴著海風的愛 誰要貪婪的放飛夢想了 多情的港灣躍海的城堡 月亮割下自己的一部份 快節奏的抒情旋轉著萬花筒活化細胞 把愛緩緩吹上夜空擦過無數不知名的星群 旋轉出百花齊放的摘星盛宴 古老的鐘怦然心動滴答滴 燕尾服在邀請花樣年華的女郎 胸懷交映的燈塔有座橋 花裙瞬間舞起浪花與之共舞 攪拌海的顏色 我是你迷離的烈火情之酒 我們都是愛在星光下做詩夢的人 關於舞會少女的心...
好喜歡你的詩


希望還能再看到你


祝愉快
絕望的花凋散了秋日光景,依稀 我們都是光宇中的小精靈,漫遊 在彩虹的橋。苦痛的果實爆裂出甜美的汁 輕顫的蝶語在高腳杯撞擊下 清響甘美的快樂不快樂 如何描繪你多情的彩羽 晚雲歸去何方,痛的部首 淚成凝露散葉飽合著新生字句的莫名 如果在轉角我們又相遇街燈會不會告白 歲月老去浪跡匆匆,莫名的思古 我寂寞的站在站牌,公車漸遠彷彿帶走了你 關於離去一種沉長的默念。 我們都是醉的白色的薔薇互相找著彼此 夜鶯相信神話所以坦白夜空的無光傷痕 採一朵星綻給你,是否你就會轉動宇宙的空寂 不在嘆息月形的無情。 讓我們輕撩渡輪的浪花然後浪漫晚霞 在飛鳥在另一個島在鄉愁挽風的懷想 不再逝去那每一張不認得的臉 那是我都是...
絕望的花凋散了秋日光景,依稀 我們都是光宇中的小精靈,漫遊 在彩虹的橋。苦痛的果實爆裂出甜美的汁 輕顫的蝶語在高腳杯撞擊下 清響甘美的快樂不快樂 如何描繪你多情的彩羽 晚雲歸去何方,痛的部首 淚成凝露散葉飽合著新生字句的莫名 如果在轉角我們又相遇街燈會不會告白 歲月老去浪跡匆匆,莫名的思古 我寂寞的站在站牌,公車漸遠彷彿帶走了你 關於離去一種沉長的默念。 我們都是醉的白色的薔薇互相找著彼此 夜鶯相信神話所以坦白夜空的無光傷痕 採一朵星綻給你,是否你就會轉動宇宙的空寂 不在嘆息月形的無情。 讓我們輕撩渡輪的浪花然後浪漫晚霞 在飛鳥在另一個島在鄉愁挽風的懷想 不再逝去那每一張不認得的臉 那是我都是...
找一個解釋繼續微笑
我們背對著背理解空的部份是什麼
然後跳過沉鬱的天空
好像也不需要看得特別明白
彷彿不需改變自己的生活
也許就會有新的情人取代
今天成為紀念日痛快哭一場
哭過就是晴天了
你也是自由的
想想明天的城市繼續保持微笑
整個世界很安靜的
只踩著自己的影子回家
風味十足的壽司米披著生魚片
新鮮的高度飽合著激情七彩
饑餓的筷子夾著
沾沾自得一碟芥末醬油
輕裹一身調味疏朗的絕癮
痛快品嘗
一口將它吞下

忽忽風浪大作
綿綿的滔微動的捲旋心頭
咀嚼著玩味概念,墜入敏感神經末端
芥末戰慄著舌頭,滋味有如魚雷波動
生魚片入味十分,嗆鼻十分
噙著嗆火攫走一切的狂
叱吒口中旋即奔出一條龍,沖天飛去
稀有的韻味上升

霎時殘留的餘暉緊緊抓住我的心
啜口淡茶
新夏娃舌蕾激情
掛滿,滿天雲
撿起一張臉
面對面問著你是誰
才發現我沒了我
亦或多了個我
素雅的容顏在孤獨中折返
不朽的明月
赤裸的宿命
在自己的深處尋覓完整的自己
時間靜止在一片汪洋
一些飛散的情緒
明辨的加加減減
不敵的我已無限擴充了藍
奈何我被時間囚禁沉溺在黑
藍與黑皆傾陷在無形之形
昂首有形的婉約之影
妝扮起整個花顏
展放樹的姿儀
風串過我的白髮
成為翠意的山水
禪意的陽光寒起來
因均是趕路的旅人
向自己揮手
向四季走去
斧頭霍霍劈出痛快的火花 樹木即便在空氣中暴斃死亡 重生是單槍匹馬的復活挑戰 滾動樹的年輪刨著新生的喜悅 雕刻著脫胎換骨綑出勇敢 陽光下完成著初始 擦拭著汗水已成形 獨木舟天生有理想不畏風雨 旋轉瞰著世界的眼睛 自在的天空夢想開始飛行 割斷夢的纜繩 真理的浪是掌舵者的黎明 在海上遊行在燈塔摸索 朵朵浪花純樸的帶領飛翔 尋找傳說的桃花源新島 帆伸展愛與自由 泛舟被藍色的海擁抱著 承載的甕甕銀夜都是冒險的相思 划過槳聲海浪雲湧泡沫的諧和音 海面微炫的微醺泡沫 都像開懷暢飲的啤酒 海鳥輕喚船痕的腳跡 浮現出新生的島 夕陽滾過棕櫚的靈活潮聲 海藻忽隱忽現任熱帶魚捉迷藏 行到船停處 將沙灘踩成羅曼蒂克的幽藍
掏出一隻老舊復古打火機
點燃滾燙記憶
一閃一爍
火燄盡興地著魔片刻歡愉
像貪戀禁果的瘋狂

無名慾火歸魂纏住手紙捲菸
一經碰觸就著火
騰升的一縷白煙風縷著往事
熄滅了打火機失去了惹火身材

煙草的迷香繼續任情綻放風姿
搖滾的活力有著躍動的生命力
內心的音節夢迴浪花
浪衝擊著慾望城市化解人世苦悶

撕裂星空
畫家筆下燃燒的文字花園
有了老菸的陪伴
起舞寂寞芳心
打火機是蠻荒愛情的變身望想
(空氣) 微笑的向日葵




溫潤泥土間,有童話埋入星星下
清晨勁芽奮力探出頭來
呼吸著光新生盎然
如何推斷世界輕酌露水的甘漾
有人滋潤了小小羅馬
把瘦瘦的夢餵養得豐腴
茁壯了日光和空氣
成長了向日葵
陽光灑落了閒情
香味的藤蔓緊緊的將我纏繞
讓生活昇華成浪漫的詩意

詩的味道如何
思念往誰的身上割
向日葵是讓人善變的柔雲
每天給自己一個微笑
一抹陽光忘卻一切煩憂
一絲餘溫都是弄青梅的風華重現
守護的鐘聲在耳邊響起了
愛的麥穗收成,永恆了心澄之花
向陽的鯨行宛如透藍的心旅程
曾經愛過的.....
陽光如此明媚了
溫潤泥土間,有童話埋入星星下
清晨勁芽奮力探出頭來
呼吸著光新生盎然
如何推斷世界輕酌露水的甘漾
有人滋潤了小小羅馬
把瘦瘦的夢餵養得豐腴
茁壯了日光和空氣
成長了向日葵
陽光灑落了閒情
香味的藤蔓緊緊的將我纏繞
讓生活昇華成浪漫的詩意

詩的味道如何
思念往誰的身上割
向日葵是讓人善變的柔雲
每天給自己一個微笑
一抹陽光忘卻一切煩憂
一絲餘溫都是弄青梅的風華重現
守護的鐘聲在耳邊響起了
愛的麥穗收成,永恆了心澄之花
向陽的鯨行宛如透藍的心旅程
曾經愛過的
陽光如此明媚了
(空氣) 讀詩


我在詩裏呼吸世界變的很輕
愛與死不明作著翅膀的夢
墜入星夜的的旋渦
墜入稻麥的波浪

詩,一種熟悉又陌生的名詞
也曾看過的天空
也曾呼吸的空氣
我相信世上有太多的寂寞
呼吸間、分秒間、夢幻間
在詩裏尋求解答

生命是詩,緩慢且堅定
也是一株寧靜的菩提
在離開已墜落詩的瞬間
深深的吸口氣
再把相愛過的....
親手繪上一道彩虹

再為已逝的美好
浪漫、現實、壯麗
碎成一曲季節的歌
初秋,多少情愁落葉紛飛
(空氣) 陽明山之晨 天剛濛亮 早安世界!好清涼的空氣 陽光盛開森林香甜的氣味 樹林與我活力充沛起來 一片青山倘佯在我的呼吸裡 一吸眾花廣闊了眉宇間爽意 一呼眾鳥奔出天空的豁達 屋外陽台上 望著溪河涓涓長流清幽起伏 盪著清朗的波動天籟 盪著細碎樹蔭光影 我的髮涓將麗水流過夢 風逍遙的坦白心靈山水 似水年華一種特有的異香 纏綿著我似乎想抖落些什麼 例如憂鬱..或者就新盎什麼 山路有翠竹山色相伴 抓住一道亮藍的時光 時間悄俏溜走了 走向公車站牌準備上班 將一幅潑墨山水折疊起來收藏 閒暇時攤開它又是一天的美好 公車來了世界突然變小 小在小小天地的我 車上寫著詩想讓空氣變大的我 小的大的全在文字魔法中...
紅的 一朵朵激情滾燙的 紅的 唇,癡癡地吻著 紅的 一朵朵激情滾燙的唇 紅的 忽明忽滅的燭火 紅的 一如迷離掠過的夢 紅的 溫潤臉頰,以及 紅的 深情顫動的我 紅的 血液狂亂拍打 紅的 水龍頭的唇舌乾枯欲竭 紅的 欲仙欲死逐而放浪的輓歌 紅的 床旁散落著花瓣 紅的 撩起台中港口的星圖閃爍 紅的 依然擁有青澀時 紅的 體溫,一千個衝鋒待陣的精子 紅的 依然維持出征的愛 紅的 邂逅情思,翻過來覆過去 紅的 依然是,一朵朵 紅的 一朵朵激情滾燙的唇 教堂布毯上的腳步 紅的 緩緩如春風搖晃 紅的 這有海中盪出的旋律 紅的 不再需浮雲偶然相遇 紅的 一種制式的白紙黑字 紅的 存在於鑽石與道德規範 紅的 ...
.鼠. 平時暗藏在深不人知的角落 偶爾探出頭來賊一賊 再穿越臭水溝的有無中 .牛. 實實在在的辛勤拓汗 收割世界一半的太陽 把不言不語的泥土氣宇軒昂起來 .虎. 造化如此大膽 披著青山的雄風草動 兇猛的嘶吼聲樹陰顫抖岩石炸裂 .兔. 悄悄豎起耳朵機靈的步姿 紅紅的眼水汪汪有夢 起伏的光陰柔軟無比似巧雲 .龍. 清絕而超寂隱約的神隱 盤旋在山棄絕人間煙火 在天的翼飛梭松風來去自如 .蛇. 陽光流過溜溜滑滑的身子 拉長蜿蜒寸寸的影子長度 毒的王者占領著叢林的一方 .馬. 達達的蹄聲逍遙天地 瀟灑如風奔騰萬里天空 雲高霧清張狂的有些叛逆 .羊. 漫步在草原之上充滿鄉土味 任寂靜輕輕飛舞閒情 望不盡的...
有道理,我也覺的這篇沒寫好
謝謝綠豆老師的析詩

問好祝愉快
眾星沉寂的夜晚
將劇場燈光打暗
把舞台擱淺在明日的風景
剩下一人的劇院
隨興的配樂與冷菸漫渡了
空白時間

突然,舞台巨大的眼走動場景
斷想著布景格局
把舞台燈光打亮讓自己感官震撼
一個人演起莎士比亞的癮
茱麗葉無人勝有人
喚醒著古堡尋覓著什麼失落
裸成花谷中奔馳的飛馬王子
為美殉身為愛憔悴

有人走了進來
剛落幕了一齣淒迷
夜已深,寒喧有著懷錶的凝望
聽說情人是最好的眼睛
來吧跳舞吧
心喜若狂的手舞足稻
仲夏之夜旋轉著舞著
所有的精靈敞開在雀躍的森林
幻劇在玩味弄影隱唱的辰星
敞開情人的喜悅
躍過佛的門檻
悌髮為禪之初
落髮為春花秋月已徒然
淨化自己再也沒有什麼可傷害的了
看清自己原是世上翻來覆去的辯證
人生的破鞋踏響春泥望盡生的徒然
人生的破鏡悔憾也不願意墮落
眾神靜默用天水洗過我的臉醒悟
剝開自己將凋萎的花囚了七情六慾
枯骨的歲月自焚在山寺的閉門

清静自然的天空我懷著新生的才
入晚霞的香灰揚塵
上香,仰天在外香爐三跪一拜
廟宇內,奉香禮佛再跪拜
頌佛,抑揚有致的冥心冥語
檀香升騰經語朗誦夜的渡
白蓮的觀音露水溫了我的橋
不惑的了卻塵緣在此灑落夢
修行,天天守著唯一的真理
寺鐘敲了又敲了明日復明日
此生追求的是什麼
氳染月的醉影
辛辣的街道都是落月凋零的殘瓣
青樓的煙花女子
再斟一盅花雕的老紅酒
翻花煙花柳巷
翻花青樓百態

我是誰攝魂的相思高度
這人性本戀可折騰姑娘我
香消玉隕
想說那家公子無可救藥
在大吉之日上了鎖鍊
翻騰覆雨的情慾
嗚呼不成行的

原來這順水推舟脂粉不絕
滿城都是雛血真相了
陳腔濫調我們多啜幾口
黯魂的煙圈套不住夢

邂逅了非議的濕褸
掃去了儀典風範
隨意打亂我潦草的髮吧
一伏鏡花水月
一揚煙飛雲散
一抑山河依在
窗外花雨飄落
花冠落地
爆開瘀血果實
痛飲蔭萍薄命
下場好戲是什麼
拿起妙喻的劇本妝扮自己
剪貼角色的表情
情緒魔鏡形形色色
練習找到自己的臉
肢體脈動新生的血
填充每一幕星光

好戲登場
配樂旋律躍然雲色間
一樹的落花飛羽
鏡頭下
都是段段美麗身影
開場白的悲喜交集
是屬於世界的

在一方天空,角色一較高下
流露出最真實的表情
觀眾的眼睛飛成鷹
舞台不斷如蕾綻開
台詞,繪浪出七情六慾
貫穿全劇
勾魂的幾棚戲
解禁了夾心的溫度

結局,值得愛的寂寞句點
在掌聲中醒來,心的飛駛讓它拋了錨
古今瞬間相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