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說 妳無法解讀自己的皮 妳的骨卻化為一隻蝶 逃避寂寞直射。 好多個調色盤在這空間裡揉 有點紅也有些鵝黃、茉綠 想要的粉金色卻潑成一只愁 依舊,妳無法抗拒。 妳說這是天生 無法推辭 在無意中遭小孩以樹藤敲打 或撲入蛛網中緊勒意志 妳於夢囈中唾罵無用防衛 一層層薄薄掩飾 活在自己構築的空間裡 只是不想面對 只是不作抉擇 只是逃離。 妳並不是喜愛與我對望 只專心閱讀 那些個靜默的修飾語調 不自覺又漸層出來。 妳仍無法解釋。 /櫺曦 http://blog.udn.com/overhere
這 該是吻上問號或是驚嘆號 鏡子光滑的面 沒有確認。老奶奶的木梳 遺憾憶及往事 抓住一整個比青梅還酸澀的童年 如今已醃了梅醋 熟了蒂果 熟了味蕾。 糾纏所有因咖啡淺嘗而醞出的皺紋 疲憊一整夜無法添柴 讓這夜裡點燈點至火枯 而你髮絲逐漸鑿進壁上滿佈老朽紋路 起了雞皮疙瘩 泛黃相片也不再焦黃。 我們該如何不致老去 鬱鬱直與生死習題共存。 脆弱的光讓瑣事影子拉長拉直 地上一條污黑暈成一片不語 模糊間,秦王政的臉仍糾結 姿態有些沉還毋忘輕撫長城 跪迎不老。 日光逐步曬過馬不停蹄的闇影 指針也固執翻跨過齒格 不曾試圖去阻止雨滴墜落 也無視於呼與吸之間孰先孰後 於是不再背陽 於是輕啜靈魂的重量;就 在咖...





深深
吹了口氣,向你
天狗將牆面吃個大半
逐漸向西傾斜,你的背影學習
才剛剛拉直一條線
現在,又崩毀了。又拉直了,現在。











/櫺曦
http://blog.udn.com/overhere





不說分由的
討厭
討點苦頭 / 甜頭
厭倦
你的視線。
生活。










/櫺曦
http://blog.udn.com/overhere
感謝讀詩
問好 意逢詩友(版主?)
祝新春愉快


其實這首對我來說僅算是一種論述
裡頭所描繪的約有七成的真實性
的的確確發生在本人身上
可說是我的小時候生活寫照呢,呵!


感謝讀詩
問好 喜菡詩友 (站長?)
祝新春愉快。







/櫺曦
媽媽說玩陀螺的人是傻瓜 總是要繞著木樁好幾大圈才肯擲地 繞著空地轉彎像繞著自己腦袋 旁邊的小三小四生看得張嘴瞪眼 買菜的隔壁鄰居大嬸阿姨也誇讚你長大長高了 不久前雜貨店的財叔才拿隻糖葫蘆 祝你學業進步還有日後別忘記他 村口住的里長伯也故意經過時蹣步看得仔細 頻頻道自己早年曾拿過扯鈴冠軍 今天上學時,老師派發作業是一篇作文 名為「我的志願」 他總喜愛督促我上課別愛講話 順便在家庭聯絡簿上寫上一段 讓爸爸可以知道我在學校 有多麼活躍 也順便在五金行多添點愛的小手 讓我以後手心只敢拿筆,而不是白色棉繩 當然,小黑不理我 牠只在我手拿雞排時才搖尾巴靠近───── 只有媽媽說玩陀螺的人是傻瓜 我僅知道...
那夜她來到我窗前 我曾如同小孩般依偎在她懷內討著糖吃 像依偎在老舊教堂內祈禱 躺在聖經裡咀嚼每頁。 妳是木製書架,我倚在妳側邊 仰著瞧觀星光 何曾不是像那窗櫺向我撲至的月光 我靜靜閱讀光罩於妳臉龐的分散 妳不說話 妳不說話了,妳 僅微笑對望 我仍朝妳對訴著在我心中正茁壯的 我的芽。 那夜 那夜她來到我窗前 書桌左上角沿讓妳的視線吃了幾塊 螢光迷路了三兩隻在玻璃窗前 泛著青綠,穿透妳的身軀 耶穌讓人釘上了十字架如昔 我依然靜靜閱讀 妳也不再攫取這白光 聖經內頁上一角被灼焦,黑暈得悶 泡上了杯熱茶 挪了檯燈 我不再過份懷念妳 我們彼此不再哭泣。 /櫺曦 http://blog.udn.com/o...
感謝蚊人詩友指教,再努力 :)
問好詩友
一首創作能一氣呵成實為一件不簡單的事
很高興詩友能不吝告知能再進步的空間呢
也許揪在一起一口氣吐出是不錯選擇
問好 蚊人詩友,謝謝讀詩
祝順心
這裡是 晚霞初嘆的橘紅色 漁船安靜於水面搖著水波 偶然濺起一兩飛浪花,害羞了 幾首妳睡前愛聽的小曲 不經意讓貝殼給放頌了這些關於 妳撫過海風,妳吃了小卷後打嗝聲 貓咪也在妳腳邊繞圈 不過若覺得發癢也別挪開腳踝而 離去,用影子覆蓋貓臉。 在落日前也許讓火熱色調 調和幾張紊亂的大眾臉,以往冷卻過頭 隨著柔細的波流 輕輕擺動臀──────大概 花仔不喜歡 轉頭追貓咪的毛絨去; 在落日前也可於堤岸邊的小咖啡店裡 點上一杯拿鐵讓氤氳的白霧跟隨海風私奔 柔柔地吹散日落前靦腆 海邊有許多安慰的微笑,晾 在倒映的橘紅染布旁 等風乾後,抬頭便可望見許多夏天樣貌 用老相機親吻幾張 日落時,海邊。 /櫺曦 http...
田寮圍作熱天的暗頭仔 田雞叫得望春風,田頭的 稻仔惦惦置咧玩拾捌 田尾是我夢中的 土角厝腳。 彼一天落日時,阿嬤的灶腳滾著 豬腳麵線糊,街仔響著叭噗聲 一來一往的時袸 親像想著卡早的影 想著阿爸脫赤腳 想著土角厝內無聲的 阿嬤看著細漢的我 置彼咧玩尪仔標。 知了慢慢爬上了樹仔頂 一聲一聲親像叫著阮的名 阿嬤的笑聲,厝內的心聲 猶原置咧灶腳搬布袋戲尫仔 阮坐置彼,吃著豬腳,脫赤腳。 暗頭仔的水雞親像廣播電臺 每次到六點就咧叫阮五四三 好返來厝內呷飯陪伴 彼一暗暝,好親像 看著細漢時袸的阿爸 脫赤腳置咧弄大人 捧一碗豬腳,笑虧笑虧站置阿嬤 面頭前,親像歡喜置心內 親像駱駝歸暗暝 阿嬤縮了的肩胛頭 ...
我一直以為有張明信片是寄往她說的地方 那地方曾經浸染莎士比亞的衣袍 遮掩著他不讓人了解的細節與氛圍。 於是,我貼上郵資 挾著那張看似未知的記事 走向方型郵筒的側旁 頓了下腦袋,我以為可以將疑問抖出來 只是沒想到,明信片飄浮半天 嘩啦嘩啦的掉出許多遺憾 正巧 滴滴答答的還以為春雨一直 不停歇。 其實當我走出亂成一團思考 妳就已經步上往別邊路上 拉著我衣角,輕輕與我呼氣 笑著攀著我微醺臉龐 那時,我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妳只輕輕微笑著 遞給我那張明信片,要我寄給昨天 不疑有他的想法讓步伐正想跳起小步舞曲的當下─────── 那夜 我開了門 出了門 沒再回頭 也不讓影子蔓延到妳身上 背負時差。 所以,在...
花若離枝,承載不了 落葉般的離愁,擱一次回頭 已不知幾年冬。 花落離溝,田水黏惦身軀爛泥 鳥仔嘛未擱再飛起 祇袸還袂睏飽的月瞑。 若是妳知,阮猶原是飛不遠的鳥隻 猶原嚎未出聲,叫未落定 祇待妳在寒冬,輕輕在耳邊叫阮的名 安貼阮的生命。 若是妳知。 若是葉子隨風落在水岸。 離枝的花,亦作是葉 攏是暗瞑吹過身軀的一首歌曲 無論是妳,亦作是路燈 攏照在阮的心內,溫暖著美麗的心窗。 若是花隨落葉被風打落土 亦作是落葉隨風吹送花叢 心內的彼條歌,最後 嘛是祝福著伊人。 就算是花跟葉猶原 不是同路人。 阮的心,阮的眼前彼片虹彩 疊著落雨聲,滴答滴答 取笑淋著雨的憨人 阮猶原嘛知影,被風打落土的 不是暗暝的...
每個人 對於曾發生過的甘甜 都希冀能再調頭 如浴廁隨手可取的皂塊 不如同嘰嘰喳喳 空降電線上小麻雀 那樣吵鬧著想像 僅安靜任人塗抹於靈魂。不間斷。 這些耐人尋味的路線 似乎我們可騎上腳踏車 那些潛意識、忘卻不了的 偶而繞路前往探訪 給予這些日子 想念。 當這些曾佇足於每次必途經過的紅綠色號誌 眨著眼跳動不停 也許聽從他人指導,斑馬線────── 是種好的選擇? 錯了或者胡亂行走才能知道如何。沒有一定規則。 關於這些事────妳 總喜愛拖著我手 同我說些曾問過卻支吾其詞的不記名 而那些事也讓自己在當時 質疑過青春的面貌 倘若是妳再次向我提起 也無法保證是否還能成形。 這些事,或那些事──────...
嗯,遺忘而不自知呢!圖檔
問好 綠豆詩友,新年愉快。
總會忘記 提筆時的初衷。 每當一首歌於夜裡忘記凋零 每當煎熬每首詩的起頭 吞咽一支筆中所有情緒,那 僅於一紙愁悶上迤邐,如同摺上紙飛機 在自製的過往氛圍內 慢飛尋覓那些逾期清單。 有些以前的親吻,別臉 轉角處總可輕易碰見 止於過去那三、四年裡。也有些 擁抱及碰觸總於昏黃燈光下 彼此讓耳語私密,也偷聽伊人愜意。 水泥地黏貼彼此的影子 隨著月光浸淫的方向直往背後拉尖 惟有單單手背漾開親密 一再呢喃被月亮萎凋的記載。 一角黃黃的 有些未竟。 從那之後 就開始 找不著原本該記住的時間 找不著一張相片內的暱樣 找不著一首歌被斷開後的後半段 找不著兩個人指頭不經意交錯 找不著情詩描繪彼此 也找不著慌忙時的...
感謝讀詩
問好四分衛與守詩友圖檔
(8) 題目:自由發揮,字數不限 □□□□□□□□ □□□□□,□ □□□ □□,□□□ □□───────── (如同記者正著手撰稿) (9) 留一夜徘徊 時光終究只是一個人曾經 過往、當下與未知 我願在夜裡留一頁如雪的空白 續接當下提筆的靈動──── 然而,空白處總少得可憐。 (10) 小便的好處就在於 能讓積壓許久 態半壓力得以傾瀉 最後擠迫一丁點快活 以及 檢視是否於馬桶外逾矩。 (11) 撕下一張隨堂測驗紙 上面沒有浪漫的折角 也沒有晴朗的手溫佇候 只有等待書寫、發呆、轉筆、 異想天開、情人嬌羞的面容───。開始作答。 (12) 我們所喜愛的那首歌 飄浮於我們每日途經的小巷 當細雨紛...
哈嘍! 問好檬子與意逢
感謝讀詩。
我將繼而努力
祝順心~
(1) 螢光繞著思緒暱著 正當我停靠於妳目光所至的輕觸 一簍夜影正促狹 我還來不及書寫妳完整身影。 (2) 有種蕨類喜愛讀詩 總會依附於離我筆尖不遠的光亮處 它也喜愛與妳掏心 與妳談情 當妳偷渡於我內心時 它也跟著冒出胞子 越冬。 (3) 竹林內鴉鳴 聲聲呼喊月夜下種詩的詩人 每啼一聲,種一株小詩 妳提著桶子沿畦旁走 灑下一些愁。 (4) 有些事說不得的。 說不得的正如同妳與我錯身 一些鮮紅的杏子掉落 我彎下身子拾起 妳已到下個街口。 (5) To 親密的過往: 我的咖啡總只加上砂糖 不加奶精。不加回憶。 而總喜愛啜飲於街角的位置 與不愛說話的杯子、愛笑的眼角 、不慎滴落的思念。 From 太...
許多的 人不懂一支筆所些微透露的心酸 某些心細、感傷的詩能讀穿 也有些夜裡的惆悵 偷偷親密去安慰 撫摸那些個思索回憶的夜 悄悄淌淚。 些許時間,它總安穩地躺在你所安置的過去 曾振筆疾書在桌間 曾窸窸窣窣地遊戲於內心奮起的靈感 我曾試想: 『它真是個多情胚子』 想到此,坐於角落靜靜看著前方的 似乎也能起了疙瘩─────── 就在我感到欲言又止時。 它的喜怒哀樂總能讓窗簾飄逸。 每當一輪明月高掛 每當一輪明月總高掛在那夜空 手掌心感覺它溫度正在流失 總感覺它溫度正流失得太快太突然 即便早晨正襟危坐 立於櫺前,也得笑笑地假裝鎮定 夜裡便飛舞游移,再度 對著格子感傷 直往心裡頭撲去。 『它真令人感到欣...
這對我真是個好問題
自己也想過該如何去讓寫的東西更能凸顯主題
會再斟酌及改進
感謝崎雲詩友指教
日安,祝順心 ~圖檔
「我想自首了,現在」─── 瑟縮在牆腳,靠窗櫺邊微微斑駁 斜躺在桌面上,杯緣無來由地 溢出整面失眠,似夜裡的獸類 大口咀嚼晦暗的角落。沒有燈光愚昧賣弄著。 只射入幾頁看不清楚的嘴角 淡淡,卻也暗自訕笑 不意啐出幾口靜止的灰────── 難以隱瞞的妳的側臉,殘留幾絲美麗。 「就放在那裡吧!沒人會理會的」 ── 斷弦的記憶,張開雙翼緊緊地攫取 在那本不知名內,繪滿一些奇怪線條 時而緊縮,時而張狂 有時也跳起舞蹈。我 冷冷地觀望著。 它不理會,關於我的自白 逕自行走於本子的邊緣 一把將虛偽給驕傲了。 理智應聲倒地不起 言語不了,關乎我們的過往、 病態許久的缺陷、多重人格玩蹺蹺板 妳手心上方多個割腕痕...
風吹過樹的髮稍 在半空中書寫餘韻 冷空氣向著已龜裂的愛情猛遁 訴說那天早晨,霧白。 那團白色氛圍 恰似妳前晚留下的夜慰 寂寥逕自行走於離岸邊 我斟滿一杯熱咖啡 苦澀味侵染失溫的味蕾 感受不出關於脫俗的甜。 寧靜馱著一首詩的份量 藍綠色妝扮冷涼色調 對於遠方彩虹跨越山的彼端 前夜裡霧氣沾濕青苔 水氣漸漸在林木間斑駁。 想杵著一支善感的筆 將灰澀的早晨寫進詩篇 朧白讓空氣多了點暗沉 卻少了 一抹 靈魂 。 清晨的香味塗抹山巔 讓失溫的感官再度冉起味覺 起碼,不需再頓足離境 而再一次地,將 寫有妳的詩篇攤開 淋 滿────── 關於愛的記憶。 /櫺曦 http://www.wretch.cc/blo...
詩的身體是一支鉛做的思維/
壓縮感情的濫觴/
將之擬成一具風箏/
飄揚在空中親吻有妳經過的風景

/櫺曦

http://www.wretch.cc/blog/overhere
http://blog.udn.com/overhere